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2009-12-07 15: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欲达而达人,是仁也。君子知天道,知而行之,是义也。 “要成就自己,必先成就别人;要想自己发达,必先帮助别人发达。这就是仁呀” ,而“君子追求天道,一旦感悟到天道就立即行动,这就是义呀”。 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个穷书生孔子的话,这些话让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懂得了生命要在高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汉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业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文化的背后是心态,心态的背后是投资。这是锡恩创立的业绩定律,业绩定律所有的话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字,做事先“立志”。 立什么志?生命很短暂,有幸在一起,相互帮助,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你成就了客户,客户一定会成就你,这是仁,以时代规律为使命,在使命的感召下行动,这是义,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仁义之人,每一个团队都应当是仁义之师,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两千多年前那个穷书生的梦想吧,这个梦想在这块大地上已经游荡了几千年。 承接这个梦想,活在每一天,每一天生命都在高处,我想,这也许就是面临死亡所应当选择的战略人生! 2009年12月7日凌晨于广州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

 欲达而达人,是仁也。君子知天道,知而行之,是义也。 “要成就自己,必先成就别人;要想自己发达,必先帮助别人发达。这就是仁呀” ,而“君子追求天道,一旦感悟到天道就立即行动,这就是义呀”。 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个穷书生孔子的话,这些话让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懂得了生命要在高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汉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业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文化的背后是心态,心态的背后是投资。这是锡恩创立的业绩定律,业绩定律所有的话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字,做事先“立志”。 立什么志?生命很短暂,有幸在一起,相互帮助,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你成就了客户,客户一定会成就你,这是仁,以时代规律为使命,在使命的感召下行动,这是义,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仁义之人,每一个团队都应当是仁义之师,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两千多年前那个穷书生的梦想吧,这个梦想在这块大地上已经游荡了几千年。 承接这个梦想,活在每一天,每一天生命都在高处,我想,这也许就是面临死亡所应当选择的战略人生! 2009年12月7日凌晨于广州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欲达而达人,是仁也。君子知天道,知而行之,是义也。 “要成就自己,必先成就别人;要想自己发达,必先帮助别人发达。这就是仁呀” ,而“君子追求天道,一旦感悟到天道就立即行动,这就是义呀”。 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个穷书生孔子的话,这些话让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懂得了生命要在高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汉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业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文化的背后是心态,心态的背后是投资。这是锡恩创立的业绩定律,业绩定律所有的话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字,做事先“立志”。 立什么志?生命很短暂,有幸在一起,相互帮助,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你成就了客户,客户一定会成就你,这是仁,以时代规律为使命,在使命的感召下行动,这是义,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仁义之人,每一个团队都应当是仁义之师,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两千多年前那个穷书生的梦想吧,这个梦想在这块大地上已经游荡了几千年。 承接这个梦想,活在每一天,每一天生命都在高处,我想,这也许就是面临死亡所应当选择的战略人生! 2009年12月7日凌晨于广州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企业家。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是仁也。君子知天道,知而行之,是义也。 “要成就自己,必先成就别人;要想自己发达,必先帮助别人发达。这就是仁呀” ,而“君子追求天道,一旦感悟到天道就立即行动,这就是义呀”。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个穷书生孔子的话,这些话让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懂得了生命要在高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汉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业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文化的背后是心态,心态的背后是投资。这是锡恩创立的业绩定律,业绩定律所有的话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字,做事先“立志”。

生命在高处:活在当下的战略人生 在来广州的飞机上看了2012,这些天,一个念头始终在脑子中,那就是,如果生命如此脆弱,一个裂开的地缝就可以吞没你我的生命,那么,有什么可以让我们觉得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 想想,生命从来就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小时候出生在哪一家,不是由自已决定的,工作了,做什么也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甚至更可怕的是,生命的最后一刻,什么时候死去,似乎也不由自己决定。 生命如此脆弱,生命如此被动与无奈,我们如何面对? 在广州的总裁同学会上,一个几乎从锡恩成立起就跟随锡恩的总裁,牡丹航空的许刚总裁,讲了他今年如何登上8000多米的高峰。那只是出于一个念头,当大家在业绩与文化上陷入一种僵局的时候,出于激发同事的个人奋进,他问员工,你们相信自己可以登上珠峰吗?没有人回应,于是有人问他,你可以吗?他回答,我相信我可以。 于是几乎没有做太多准备,前年开始,就去西藏登了一个 五千米山峰,过程可想而知,高原反应,全身浮肿到最厉害的时候,几乎不能够方便,但他硬是登上了山顶。所有一起登山的,只有他是第一次,同行的伙伴很佩服他,对他说,没有见过这么坚持的。 去年,他又去登七千米,这次好了许多,身体没有那么多反应,但体力明显不支,到最后一两百米的时候,“山顶就在眼前,但却一点力气也没有,怎么也迈不动脚步”,但内心还是有一个念头,“生命属于那儿,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自己这么说,硬是爬到了山顶,但爬到那的一瞬间,人也晕了过去,最后是被同伴拖下山的。 今年八月,他再次选择了8200多米的山峰,尽管很艰难,但与前几次比起来,顺利的登上了山顶,并把锡恩总裁同学会的旗帜,插到了山顶,在会场上,当这张照片投在屏幕上的时候,全场近两百位企业家,给予他热烈的掌声。 登山让我感觉的是,下山之后,感到人生很幸福,更感到无数的奇迹,其实是完全可以通过一步一步去实现的,“YES,I CAN”,他说,现在公司上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这句话,他也想把这句话献给在座的立什么志?生命很短暂,有幸在一起,相互帮助,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你成就了客户,客户一定会成就你,这是仁,以时代规律为使命,在使命的感召下行动,这是义,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仁义之人,每一个团队都应当是仁义之师,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两千多年前那个穷书生的梦想吧,这个梦想在这块大地上已经游荡了几千年。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是仁也。君子知天道,知而行之,是义也。 “要成就自己,必先成就别人;要想自己发达,必先帮助别人发达。这就是仁呀” ,而“君子追求天道,一旦感悟到天道就立即行动,这就是义呀”。 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个穷书生孔子的话,这些话让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懂得了生命要在高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汉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业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文化的背后是心态,心态的背后是投资。这是锡恩创立的业绩定律,业绩定律所有的话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字,做事先“立志”。 立什么志?生命很短暂,有幸在一起,相互帮助,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你成就了客户,客户一定会成就你,这是仁,以时代规律为使命,在使命的感召下行动,这是义,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仁义之人,每一个团队都应当是仁义之师,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两千多年前那个穷书生的梦想吧,这个梦想在这块大地上已经游荡了几千年。 承接这个梦想,活在每一天,每一天生命都在高处,我想,这也许就是面临死亡所应当选择的战略人生! 2009年12月7日凌晨于广州承接这个梦想,活在每一天,每一天生命都在高处,我想,这也许就是面临死亡所应当选择的战略人生!     

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2009欲达而达人,是仁也。君子知天道,知而行之,是义也。 “要成就自己,必先成就别人;要想自己发达,必先帮助别人发达。这就是仁呀” ,而“君子追求天道,一旦感悟到天道就立即行动,这就是义呀”。 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个穷书生孔子的话,这些话让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懂得了生命要在高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汉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业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文化的背后是心态,心态的背后是投资。这是锡恩创立的业绩定律,业绩定律所有的话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字,做事先“立志”。 立什么志?生命很短暂,有幸在一起,相互帮助,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你成就了客户,客户一定会成就你,这是仁,以时代规律为使命,在使命的感召下行动,这是义,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仁义之人,每一个团队都应当是仁义之师,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两千多年前那个穷书生的梦想吧,这个梦想在这块大地上已经游荡了几千年。 承接这个梦想,活在每一天,每一天生命都在高处,我想,这也许就是面临死亡所应当选择的战略人生! 2009年12月7日凌晨于广州年12欲达而达人,是仁也。君子知天道,知而行之,是义也。 “要成就自己,必先成就别人;要想自己发达,必先帮助别人发达。这就是仁呀” ,而“君子追求天道,一旦感悟到天道就立即行动,这就是义呀”。 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个穷书生孔子的话,这些话让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懂得了生命要在高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汉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业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文化的背后是心态,心态的背后是投资。这是锡恩创立的业绩定律,业绩定律所有的话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字,做事先“立志”。 立什么志?生命很短暂,有幸在一起,相互帮助,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你成就了客户,客户一定会成就你,这是仁,以时代规律为使命,在使命的感召下行动,这是义,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仁义之人,每一个团队都应当是仁义之师,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两千多年前那个穷书生的梦想吧,这个梦想在这块大地上已经游荡了几千年。 承接这个梦想,活在每一天,每一天生命都在高处,我想,这也许就是面临死亡所应当选择的战略人生! 2009年12月7日凌晨于广州月7欲达而达人,是仁也。君子知天道,知而行之,是义也。 “要成就自己,必先成就别人;要想自己发达,必先帮助别人发达。这就是仁呀” ,而“君子追求天道,一旦感悟到天道就立即行动,这就是义呀”。 这是两千多年前一个穷书生孔子的话,这些话让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懂得了生命要在高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汉青,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 业绩的背后是团队,团队的背后是文化,文化的背后是心态,心态的背后是投资。这是锡恩创立的业绩定律,业绩定律所有的话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字,做事先“立志”。 立什么志?生命很短暂,有幸在一起,相互帮助,以成就别人来成就自己,你成就了客户,客户一定会成就你,这是仁,以时代规律为使命,在使命的感召下行动,这是义,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仁义之人,每一个团队都应当是仁义之师,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两千多年前那个穷书生的梦想吧,这个梦想在这块大地上已经游荡了几千年。 承接这个梦想,活在每一天,每一天生命都在高处,我想,这也许就是面临死亡所应当选择的战略人生! 2009年12月7日凌晨于广州企业家。 明年五月,他将去登世界第一高峰---珠峰,在大家给他鼓劲的旗帜上,所有的人,包括我们的员工,当然也包括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将会把这面旗帜,带上珠峰。 写完自己的名字下来,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看完2012后的那种无奈感突然间被冲破,我对身边的助理说,“我觉得自己的骨灰埋在了珠峰“。在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属于那儿。 是的,生命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就是死,也要让生命停留在高处。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王石一本书的书名“生命在高处”,是的,我们无法选择生,我们的生命似乎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偶然间的灾害或事故夺去,但只要一念犹存,我们就可以如许刚总裁在七千米山顶前一般,爬也要爬到山顶! 这也使我想到了最近几天读的《论语》,两千多年前一个书生到处流亡,甚至几天吃不上饭,他眼看国家被一些权力与利益迷失了本性的人分割,道德沦丧,民不聊生,于是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用自己的一双脚奔走列国,用自己的一张嘴呼喊四方,他的话,他的呼喊成为了两千多年以来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生命准则。 这就是孔子孔圣人,一个选择了生命在高处的先人。 作为一家咨询公司,我们以传播科学与商业文明为生,表面上我们是在卖知识,但客户为什么会选择我们?或者说,如果2012真的到来,锡恩,锡恩员工,我如何选择剩下的几百天? 我觉得,生命本来就属于高处,只不过要活在高处,必须象爬山一样,一步一步去把生命放到高峰,于是每一步有就了战略人生的意义,都在远离只是为了苟活而延伸的道路,我想,这也许就是生命的意义,如果我们的生命在高处,我们的产品就在高处,没有人会尊重你的产品,人们只会尊重你的人,没有人会被你的产品感动,人们只会被你的人感动。 是呀,如果我们不能够让客户尊重我们自己,那客户就不会尊重我们的产品,而如果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不在高处,那你又如何在每一天都创造出值得尊敬的产品? 不错,生命将会如此脆弱地消逝,但生命与生命在一起,灵魂却分得出高下。 已欲立而立人,已凌晨于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