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美国式抗议与网络民主  

2009-05-26 12:0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在骂?我觉得是大多数。作为一个管理专家,我就在想,当一件事情你不能够控制的时候,可能就只能接受,管理不能够改变人性,管理只能改变规则,当网络成为一种完全自由的交流平台的时候,骂人这种人性,你完全控制是不可能的,所以,作为生态的一部分,有万物欣欣向荣的景象,就有骂人这种腐烂的枯叶存在。既然如此,我觉得所有的所谓名人,当你享受粉丝的喜爱的同时,可能就得承受粉丝或非粉丝的漫骂。事实上,即使在现实生活中,骂人是被大家都不耻的行为,但有多少人在心中骂那些所谓的名人?或者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骂?只要我们承认骂人是一种人性,那就得把它当成一种自然现象。当然,骂人是有限度的,过份就涉及到了法律,我前段时间就向警方报案,也同时在向法院起诉那么几个骂得过份的人,他们触犯了法律,自然就要由法律来让他们支付成本。这就象抗议一样,你有权抗议,法律也保护你的权利,但你的抗议如果采取的行动触犯了法律,警察自然也要约束你。然而我们不得不同意,网络社会的骂人,法律只能约束那些“职业骂人者”,对大部分人而言,法律显然不是最有效的选择。什么是最有效的选择?我觉得首先是习惯,娱乐界就很懂这一点,很多人就宁可被骂,也不要被人遗忘,我觉得这很符合网络社会的游戏规则,这就有点类似民主,民主就意味着你要习惯别人反对你。其次是“转化”,骂人其实是一种情绪表达。骂人是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来表达正确的情感,既然如此,我觉得网络内容商们不妨可以做一个骂人常用词量表,把所有骂人的话,用情绪量表来标级,只要有这样的语言出现,网络就自动在这句话后自动跳出--愤怒的情绪级别,当我们把网上骂人的话,比如最近骂姚明的话,每句都标出愤怒的情绪级别,那么,其实我们会   布什当选的时候,我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商学院读书,众所周知,小布什的竞争对手是克林顿的副手戈尔,他们之间的选票就差了一两千张,而且争议集中在加州---布什哥哥当州长的地方,支持戈尔的人认为,加州的选票有问题。

 

   结果戈尔做出了一项很令人吃惊的做法,他宣布自己放弃总统竞选,因为两人票数如此接近,如果争下去,美国就很可能陷入总统候选人之间争总统的战争,作为一个美国总统候选人,他不能够把国家利益置于不顾,为了国家利益,他决定放弃这次争斗。

 

   很多美国人都很佩服戈尔,当然,也就很反感小布什的当选,于是我在电视上看到很多抗议,布什当选那天,在举行的当选仪式周围,很多人在抗议,电视直播了抗议者与警察之间的冲突,我看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一个场景,那就是总统的庆祝会周围,到处是抗议者,并且抗议者与警察之间还发生了流血冲突。

看到,有那么多爱姚明的人,就有一些不喜欢姚明的人,他们开骂不过是想表达自己的情绪罢了,其实并不是对姚明本人有多仇恨,网络就是这样,一旦我们要接受网络的自由,就要接受这种伤人的表达方式,尽管这很不文明。更何况,这个世界爱与恨的表达方式是很难说清的,有人用赞扬来表达恨,可就有人恰恰喜欢用恨,用骂人来表达爱。你要相信每个人都是有判断力的,人们不会有人赞扬你,就相信你,同样,人们也不会因为有人攻击你,就不相信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相信读者的判断力,优秀是经历风雨长成的,冬天与春天都是人生正常的一部分,学会欣赏冬天的美,习惯网络的法律范围内的骂人,我觉得这是网络社会的一部分,因为这才真实的一部分。如果网络全是实名制,网络没有了“骂人”,网络社会还存在吗?这不是鼓励骂人,这是鼓励我们学会如何去引导与规范骂人,既然禁止不住,那就把精力放在引导与规范的好。

 

看到,有那么多爱姚明的人,就有一些不喜欢姚明的人,他们开骂不过是想表达自己的情绪罢了,其实并不是对姚明本人有多仇恨,网络就是这样,一旦我们要接受网络的自由,就要接受这种伤人的表达方式,尽管这很不文明。更何况,这个世界爱与恨的表达方式是很难说清的,有人用赞扬来表达恨,可就有人恰恰喜欢用恨,用骂人来表达爱。你要相信每个人都是有判断力的,人们不会有人赞扬你,就相信你,同样,人们也不会因为有人攻击你,就不相信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相信读者的判断力,优秀是经历风雨长成的,冬天与春天都是人生正常的一部分,学会欣赏冬天的美,习惯网络的法律范围内的骂人,我觉得这是网络社会的一部分,因为这才真实的一部分。如果网络全是实名制,网络没有了“骂人”,网络社会还存在吗?这不是鼓励骂人,这是鼓励我们学会如何去引导与规范骂人,既然禁止不住,那就把精力放在引导与规范的好。   当时我很难理解这种场景,堂堂的总统选举,居然还有这种很扫面子的冲突?但我周围的美国人却一点不觉得奇怪,于是我突然在想,哦,这就是民主,把反对或抗议当成正常社会生活的一种生活方式。对于统治者来说,你如果想享受人民对公共秩序的自觉遵守,那么,就得付上允许人反对你的成本。

 

是在骂?我觉得是大多数。作为一个管理专家,我就在想,当一件事情你不能够控制的时候,可能就只能接受,管理不能够改变人性,管理只能改变规则,当网络成为一种完全自由的交流平台的时候,骂人这种人性,你完全控制是不可能的,所以,作为生态的一部分,有万物欣欣向荣的景象,就有骂人这种腐烂的枯叶存在。既然如此,我觉得所有的所谓名人,当你享受粉丝的喜爱的同时,可能就得承受粉丝或非粉丝的漫骂。事实上,即使在现实生活中,骂人是被大家都不耻的行为,但有多少人在心中骂那些所谓的名人?或者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骂?只要我们承认骂人是一种人性,那就得把它当成一种自然现象。当然,骂人是有限度的,过份就涉及到了法律,我前段时间就向警方报案,也同时在向法院起诉那么几个骂得过份的人,他们触犯了法律,自然就要由法律来让他们支付成本。这就象抗议一样,你有权抗议,法律也保护你的权利,但你的抗议如果采取的行动触犯了法律,警察自然也要约束你。然而我们不得不同意,网络社会的骂人,法律只能约束那些“职业骂人者”,对大部分人而言,法律显然不是最有效的选择。什么是最有效的选择?我觉得首先是习惯,娱乐界就很懂这一点,很多人就宁可被骂,也不要被人遗忘,我觉得这很符合网络社会的游戏规则,这就有点类似民主,民主就意味着你要习惯别人反对你。其次是“转化”,骂人其实是一种情绪表达。骂人是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来表达正确的情感,既然如此,我觉得网络内容商们不妨可以做一个骂人常用词量表,把所有骂人的话,用情绪量表来标级,只要有这样的语言出现,网络就自动在这句话后自动跳出--愤怒的情绪级别,当我们把网上骂人的话,比如最近骂姚明的话,每句都标出愤怒的情绪级别,那么,其实我们会

   网络社会似乎就是这样一个民主社会,我虽然不是什么名人,但写东西多了,就自然有人反对,反对其实并不算什么,但很多反对其实是骂人,国骂是轻的,重的完全是一种泼妇般的人身攻击,以至于吴稼祥在自己的博客上声明,你可以怎么骂我都不为过,但请你放过我的母亲!

 

   我看到吴先生这些话是很有同感的,但与此同时,我们是注定无能为力的,你可以删掉自己博客中骂人的话,但你能够删掉在其它网上的话吗?王石是我很尊敬的企业家,他在地震时期的言论其实也不算太过,但网上的反对有多少是在骂?我觉得是大多数。

布什当选的时候,我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商学院读书,众所周知,小布什的竞争对手是克林顿的副手戈尔,他们之间的选票就差了一两千张,而且争议集中在加州---布什哥哥当州长的地方,支持戈尔的人认为,加州的选票有问题。结果戈尔做出了一项很令人吃惊的做法,他宣布自己放弃总统竞选,因为两人票数如此接近,如果争下去,美国就很可能陷入总统候选人之间争总统的战争,作为一个美国总统候选人,他不能够把国家利益置于不顾,为了国家利益,他决定放弃这次争斗。很多美国人都很佩服戈尔,当然,也就很反感小布什的当选,于是我在电视上看到很多抗议,布什当选那天,在举行的当选仪式周围,很多人在抗议,电视直播了抗议者与警察之间的冲突,我看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一个场景,那就是总统的庆祝会周围,到处是抗议者,并且抗议者与警察之间还发生了流血冲突。当时我很难理解这种场景,堂堂的总统选举,居然还有这种很扫面子的冲突?但我周围的美国人却一点不觉得奇怪,于是我突然在想,哦,这就是民主,把反对或抗议当成正常社会生活的一种生活方式。对于统治者来说,你如果想享受人民对公共秩序的自觉遵守,那么,就得付上允许人反对你的成本。网络社会似乎就是这样一个民主社会,我虽然不是什么名人,但写东西多了,就自然有人反对,反对其实并不算什么,但很多反对其实是骂人,国骂是轻的,重的完全是一种泼妇般的人身攻击,以至于吴稼祥在自己的博客上声明,你可以怎么骂我都不为过,但请你放过我的母亲!我看到吴先生这些话是很有同感的,但与此同时,我们是注定无能为力的,你可以删掉自己博客中骂人的话,但你能够删掉在其它网上的话吗?王石是我很尊敬的企业家,他在地震时期的言论其实也不算太过,但网上的反对有多少

 

是在骂?我觉得是大多数。作为一个管理专家,我就在想,当一件事情你不能够控制的时候,可能就只能接受,管理不能够改变人性,管理只能改变规则,当网络成为一种完全自由的交流平台的时候,骂人这种人性,你完全控制是不可能的,所以,作为生态的一部分,有万物欣欣向荣的景象,就有骂人这种腐烂的枯叶存在。既然如此,我觉得所有的所谓名人,当你享受粉丝的喜爱的同时,可能就得承受粉丝或非粉丝的漫骂。事实上,即使在现实生活中,骂人是被大家都不耻的行为,但有多少人在心中骂那些所谓的名人?或者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骂?只要我们承认骂人是一种人性,那就得把它当成一种自然现象。当然,骂人是有限度的,过份就涉及到了法律,我前段时间就向警方报案,也同时在向法院起诉那么几个骂得过份的人,他们触犯了法律,自然就要由法律来让他们支付成本。这就象抗议一样,你有权抗议,法律也保护你的权利,但你的抗议如果采取的行动触犯了法律,警察自然也要约束你。然而我们不得不同意,网络社会的骂人,法律只能约束那些“职业骂人者”,对大部分人而言,法律显然不是最有效的选择。什么是最有效的选择?我觉得首先是习惯,娱乐界就很懂这一点,很多人就宁可被骂,也不要被人遗忘,我觉得这很符合网络社会的游戏规则,这就有点类似民主,民主就意味着你要习惯别人反对你。其次是“转化”,骂人其实是一种情绪表达。骂人是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来表达正确的情感,既然如此,我觉得网络内容商们不妨可以做一个骂人常用词量表,把所有骂人的话,用情绪量表来标级,只要有这样的语言出现,网络就自动在这句话后自动跳出--愤怒的情绪级别,当我们把网上骂人的话,比如最近骂姚明的话,每句都标出愤怒的情绪级别,那么,其实我们会   作为一个管理专家,我就在想,当一件事情你不能够控制的时候,可能就只能接受,管理不能够改变人性,管理只能改变规则,当网络成为一种完全自由的交流平台的时候,骂人这种人性,你完全控制是不可能的,所以,作为生态的一部分,有万物欣欣向荣的景象,就有骂人这种腐烂的枯叶存在。

 

   既然如此,我觉得所有的所谓名人,当你享受粉丝的喜爱的同时,可能就得承受粉丝或非粉丝的漫骂。事实上,即使在现实生活中,骂人是被大家都不耻的行为,但有多少人在心中骂那些所谓的名人?或者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骂?只要我们承认骂人是一种人性,那就得把它当成一种自然现象。

 

   当然,骂人是有限度的,过份就涉及到了法律,我前段时间就向警方报案,也同时在向法院起诉那么几个骂得过份的人,他们触犯了法律,自然就要由法律来让他们支付成本。

 

布什当选的时候,我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商学院读书,众所周知,小布什的竞争对手是克林顿的副手戈尔,他们之间的选票就差了一两千张,而且争议集中在加州---布什哥哥当州长的地方,支持戈尔的人认为,加州的选票有问题。结果戈尔做出了一项很令人吃惊的做法,他宣布自己放弃总统竞选,因为两人票数如此接近,如果争下去,美国就很可能陷入总统候选人之间争总统的战争,作为一个美国总统候选人,他不能够把国家利益置于不顾,为了国家利益,他决定放弃这次争斗。很多美国人都很佩服戈尔,当然,也就很反感小布什的当选,于是我在电视上看到很多抗议,布什当选那天,在举行的当选仪式周围,很多人在抗议,电视直播了抗议者与警察之间的冲突,我看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一个场景,那就是总统的庆祝会周围,到处是抗议者,并且抗议者与警察之间还发生了流血冲突。当时我很难理解这种场景,堂堂的总统选举,居然还有这种很扫面子的冲突?但我周围的美国人却一点不觉得奇怪,于是我突然在想,哦,这就是民主,把反对或抗议当成正常社会生活的一种生活方式。对于统治者来说,你如果想享受人民对公共秩序的自觉遵守,那么,就得付上允许人反对你的成本。网络社会似乎就是这样一个民主社会,我虽然不是什么名人,但写东西多了,就自然有人反对,反对其实并不算什么,但很多反对其实是骂人,国骂是轻的,重的完全是一种泼妇般的人身攻击,以至于吴稼祥在自己的博客上声明,你可以怎么骂我都不为过,但请你放过我的母亲!我看到吴先生这些话是很有同感的,但与此同时,我们是注定无能为力的,你可以删掉自己博客中骂人的话,但你能够删掉在其它网上的话吗?王石是我很尊敬的企业家,他在地震时期的言论其实也不算太过,但网上的反对有多少   这就象抗议一样,你有权抗议,法律也保护你的权利,但你的抗议如果采取的行动触犯了法律,警察自然也要约束你。然而我们不得不同意,网络社会的骂人,法律只能约束那些“职业骂人者”,对大部分人而言,法律显然不是最有效的选择。

 

   什么是最有效的选择?我觉得首先是习惯,娱乐界就很懂这一点,很多人就宁可被骂,也不要被人遗忘,我觉得这很符合网络社会的游戏规则,这就有点类似民主,民主就意味着你要习惯别人反对你。

 

   其次是“转化”,骂人其实是一种情绪表达。骂人是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来表达正确的情感,既然如此,我觉得网络内容商们不妨可以做一个骂人常用词量表,把所有骂人的话,用情绪量表来标级,只要有这样的语言出现,网络就自动在这句话后自动跳出--愤怒的情绪级别,当我们把网上骂人的话,比如最近骂姚明的话,每句都标出愤怒的情绪级别,那么,其实我们会看到,有那么多爱姚明的人,就有一些不喜欢姚明的人,他们开骂不过是想表达自己的情绪罢了,其实并不是对姚明本人有多仇恨,网络就是这样,一旦我们要接受网络的自由,就要接受这种伤人的表达方式,尽管这很不文明。

 

   更何况,这个世界爱与恨的表达方式是很难说清的,有人用赞扬来表达恨,可就有人恰恰喜欢用恨,用骂人来表达爱。布什当选的时候,我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商学院读书,众所周知,小布什的竞争对手是克林顿的副手戈尔,他们之间的选票就差了一两千张,而且争议集中在加州---布什哥哥当州长的地方,支持戈尔的人认为,加州的选票有问题。结果戈尔做出了一项很令人吃惊的做法,他宣布自己放弃总统竞选,因为两人票数如此接近,如果争下去,美国就很可能陷入总统候选人之间争总统的战争,作为一个美国总统候选人,他不能够把国家利益置于不顾,为了国家利益,他决定放弃这次争斗。很多美国人都很佩服戈尔,当然,也就很反感小布什的当选,于是我在电视上看到很多抗议,布什当选那天,在举行的当选仪式周围,很多人在抗议,电视直播了抗议者与警察之间的冲突,我看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一个场景,那就是总统的庆祝会周围,到处是抗议者,并且抗议者与警察之间还发生了流血冲突。当时我很难理解这种场景,堂堂的总统选举,居然还有这种很扫面子的冲突?但我周围的美国人却一点不觉得奇怪,于是我突然在想,哦,这就是民主,把反对或抗议当成正常社会生活的一种生活方式。对于统治者来说,你如果想享受人民对公共秩序的自觉遵守,那么,就得付上允许人反对你的成本。网络社会似乎就是这样一个民主社会,我虽然不是什么名人,但写东西多了,就自然有人反对,反对其实并不算什么,但很多反对其实是骂人,国骂是轻的,重的完全是一种泼妇般的人身攻击,以至于吴稼祥在自己的博客上声明,你可以怎么骂我都不为过,但请你放过我的母亲!我看到吴先生这些话是很有同感的,但与此同时,我们是注定无能为力的,你可以删掉自己博客中骂人的话,但你能够删掉在其它网上的话吗?王石是我很尊敬的企业家,他在地震时期的言论其实也不算太过,但网上的反对有多少你要相信每个人都是有判断力的,人们不会有人赞扬你,就相信你,同样,人们也不会因为有人攻击你,就不相信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相信读者的判断力,优秀是经历风雨长成的,冬天与春天都是人生正常的一部分,学会欣赏冬天的美,习惯网络的法律范围内的骂人,我觉得这是网络社会的一部分,因为这才真实的一部分。

 

看到,有那么多爱姚明的人,就有一些不喜欢姚明的人,他们开骂不过是想表达自己的情绪罢了,其实并不是对姚明本人有多仇恨,网络就是这样,一旦我们要接受网络的自由,就要接受这种伤人的表达方式,尽管这很不文明。更何况,这个世界爱与恨的表达方式是很难说清的,有人用赞扬来表达恨,可就有人恰恰喜欢用恨,用骂人来表达爱。你要相信每个人都是有判断力的,人们不会有人赞扬你,就相信你,同样,人们也不会因为有人攻击你,就不相信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相信读者的判断力,优秀是经历风雨长成的,冬天与春天都是人生正常的一部分,学会欣赏冬天的美,习惯网络的法律范围内的骂人,我觉得这是网络社会的一部分,因为这才真实的一部分。如果网络全是实名制,网络没有了“骂人”,网络社会还存在吗?这不是鼓励骂人,这是鼓励我们学会如何去引导与规范骂人,既然禁止不住,那就把精力放在引导与规范的好。

   如果网络全是实名制,网络没有了“骂人”,网络社会还存在吗?这不是鼓励骂人,这是鼓励我们学会如何去引导与规范骂人,既然禁止不住,那就把精力放在引导与规范的好。

是在骂?我觉得是大多数。作为一个管理专家,我就在想,当一件事情你不能够控制的时候,可能就只能接受,管理不能够改变人性,管理只能改变规则,当网络成为一种完全自由的交流平台的时候,骂人这种人性,你完全控制是不可能的,所以,作为生态的一部分,有万物欣欣向荣的景象,就有骂人这种腐烂的枯叶存在。既然如此,我觉得所有的所谓名人,当你享受粉丝的喜爱的同时,可能就得承受粉丝或非粉丝的漫骂。事实上,即使在现实生活中,骂人是被大家都不耻的行为,但有多少人在心中骂那些所谓的名人?或者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骂?只要我们承认骂人是一种人性,那就得把它当成一种自然现象。当然,骂人是有限度的,过份就涉及到了法律,我前段时间就向警方报案,也同时在向法院起诉那么几个骂得过份的人,他们触犯了法律,自然就要由法律来让他们支付成本。这就象抗议一样,你有权抗议,法律也保护你的权利,但你的抗议如果采取的行动触犯了法律,警察自然也要约束你。然而我们不得不同意,网络社会的骂人,法律只能约束那些“职业骂人者”,对大部分人而言,法律显然不是最有效的选择。什么是最有效的选择?我觉得首先是习惯,娱乐界就很懂这一点,很多人就宁可被骂,也不要被人遗忘,我觉得这很符合网络社会的游戏规则,这就有点类似民主,民主就意味着你要习惯别人反对你。其次是“转化”,骂人其实是一种情绪表达。骂人是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来表达正确的情感,既然如此,我觉得网络内容商们不妨可以做一个骂人常用词量表,把所有骂人的话,用情绪量表来标级,只要有这样的语言出现,网络就自动在这句话后自动跳出--愤怒的情绪级别,当我们把网上骂人的话,比如最近骂姚明的话,每句都标出愤怒的情绪级别,那么,其实我们会 

  评论这张
 
阅读(7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