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中国民营企业的强大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唯一出路  

2008-12-09 12:3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民营企业的强大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唯一出路一,危机中,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如果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从国务院会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在传递一个信息,政府要集全力拯救中国经济.在目前乃至相当长一段时期,政府都无疑是中国经济与社会最核心的力量,但问题是如何发挥作用?我认为,中国政府与美国以及其它西方政府的救市方式要有所区别.以美国为例,美国是市场经济最完善的国家,所谓完善,就是美国社会的主体是企业,是一批产权明确,制度明确的企业,所以,政府出招,表面上会强化政府力量,但实际上,主体是企业的市场经济社会,经济稍回转,政府就会退出,或者说,你不退,大企业轩财团也会让你退,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均衡博弈政体.即使这样,我个人认为,全球政府出手,其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只是这需要时间而已.我相信要不了几年,里根式的新自由主义复辟必将再演.但中国就不同了,我们的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速度型的出口与投资拉动,讲通俗点,就是企业竞争力不行,这才是OEM式的出口与政府为主体的地产与汽车推动型增长,所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如果没有这次危机,那仍然是增长方式的转变,即民营企业为主体的企业升级问题.难道危机就可以改变这条主线?我想不是吧?政府的过度强势,特别是投资的巨型扩张,推动的是国有体系企业的扩张,以及寻求腐败的可能,民营企业如何在这场危机,不是壮大来替代国有企业的作用,那中国经济的未来是什么?可能的衰退似乎是一种必然了.道理很简单,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二,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由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

      

中国民营企业的强大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唯一出路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中国民营企业的强大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唯一出路一,危机中,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如果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从国务院会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在传递一个信息,政府要集全力拯救中国经济.在目前乃至相当长一段时期,政府都无疑是中国经济与社会最核心的力量,但问题是如何发挥作用?我认为,中国政府与美国以及其它西方政府的救市方式要有所区别.以美国为例,美国是市场经济最完善的国家,所谓完善,就是美国社会的主体是企业,是一批产权明确,制度明确的企业,所以,政府出招,表面上会强化政府力量,但实际上,主体是企业的市场经济社会,经济稍回转,政府就会退出,或者说,你不退,大企业轩财团也会让你退,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均衡博弈政体.即使这样,我个人认为,全球政府出手,其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只是这需要时间而已.我相信要不了几年,里根式的新自由主义复辟必将再演.但中国就不同了,我们的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速度型的出口与投资拉动,讲通俗点,就是企业竞争力不行,这才是OEM式的出口与政府为主体的地产与汽车推动型增长,所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如果没有这次危机,那仍然是增长方式的转变,即民营企业为主体的企业升级问题.难道危机就可以改变这条主线?我想不是吧?政府的过度强势,特别是投资的巨型扩张,推动的是国有体系企业的扩张,以及寻求腐败的可能,民营企业如何在这场危机,不是壮大来替代国有企业的作用,那中国经济的未来是什么?可能的衰退似乎是一种必然了.道理很简单,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二,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由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一,危机中,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如果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从国务院会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在传递一个信息,政府要集全力拯救中国经济.
   

中国民营企业的强大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唯一出路一,危机中,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如果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从国务院会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在传递一个信息,政府要集全力拯救中国经济.在目前乃至相当长一段时期,政府都无疑是中国经济与社会最核心的力量,但问题是如何发挥作用?我认为,中国政府与美国以及其它西方政府的救市方式要有所区别.以美国为例,美国是市场经济最完善的国家,所谓完善,就是美国社会的主体是企业,是一批产权明确,制度明确的企业,所以,政府出招,表面上会强化政府力量,但实际上,主体是企业的市场经济社会,经济稍回转,政府就会退出,或者说,你不退,大企业轩财团也会让你退,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均衡博弈政体.即使这样,我个人认为,全球政府出手,其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只是这需要时间而已.我相信要不了几年,里根式的新自由主义复辟必将再演.但中国就不同了,我们的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速度型的出口与投资拉动,讲通俗点,就是企业竞争力不行,这才是OEM式的出口与政府为主体的地产与汽车推动型增长,所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如果没有这次危机,那仍然是增长方式的转变,即民营企业为主体的企业升级问题.难道危机就可以改变这条主线?我想不是吧?政府的过度强势,特别是投资的巨型扩张,推动的是国有体系企业的扩张,以及寻求腐败的可能,民营企业如何在这场危机,不是壮大来替代国有企业的作用,那中国经济的未来是什么?可能的衰退似乎是一种必然了.道理很简单,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二,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由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   在目前乃至相当长一段时期,政府都无疑是中国经济与社会最核心的力量,但问题是如何发挥作用?我认为,中国政府与美国以及其它西方政府的救市方式要有所区别.

 

  以美国为例,美国是市场经济最完善的国家,所谓完善,就是美国社会的主体是企业,是一批"产权明确,制度明确"的企业,所以,政府出招,表面上会强化政府力量,但实际上,主体是企业的市场经济社会,经济稍回转,政府就会退出,或者说,你不退,大企业轩财团也会让你退,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均衡博弈政体.

 

中国民营企业的强大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唯一出路一,危机中,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如果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从国务院会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在传递一个信息,政府要集全力拯救中国经济.在目前乃至相当长一段时期,政府都无疑是中国经济与社会最核心的力量,但问题是如何发挥作用?我认为,中国政府与美国以及其它西方政府的救市方式要有所区别.以美国为例,美国是市场经济最完善的国家,所谓完善,就是美国社会的主体是企业,是一批产权明确,制度明确的企业,所以,政府出招,表面上会强化政府力量,但实际上,主体是企业的市场经济社会,经济稍回转,政府就会退出,或者说,你不退,大企业轩财团也会让你退,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均衡博弈政体.即使这样,我个人认为,全球政府出手,其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只是这需要时间而已.我相信要不了几年,里根式的新自由主义复辟必将再演.但中国就不同了,我们的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速度型的出口与投资拉动,讲通俗点,就是企业竞争力不行,这才是OEM式的出口与政府为主体的地产与汽车推动型增长,所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如果没有这次危机,那仍然是增长方式的转变,即民营企业为主体的企业升级问题.难道危机就可以改变这条主线?我想不是吧?政府的过度强势,特别是投资的巨型扩张,推动的是国有体系企业的扩张,以及寻求腐败的可能,民营企业如何在这场危机,不是壮大来替代国有企业的作用,那中国经济的未来是什么?可能的衰退似乎是一种必然了.道理很简单,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二,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由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  即使这样,我个人认为,全球政府出手,其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只是这需要时间而已.我相信要不了几年,里根式的新自由主义复辟必将再演.

 

  但中国就不同了,我们的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速度型"的出口与投资拉动,讲通俗点,就是企业竞争力不行,这才是OEM式的出口与政府为主体的"地产与汽车"推动型增长,所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如果没有这次危机,那仍然是增长方式的转变,即民营企业为主体的"企业升级"问题.

 

息,放松贷款,却不愿意废除7090政策!比如,政府要求企业提高竞争力,却不修改新劳动法中不合市场经济要求的部分,比如政府宁愿征兵,加大财政投入,却不愿意改革大学体系,让那些无能的大学校长与平庸的大学教授下岗,却不开放民营教育的产权保护,这种潜在的资源浪费,不知道价值多少亿GDP?我研究世界各国企业兴盛的感受是,国家背后的竞争力背后是企业竞争力,企业竞争力背后是员工的竞争力,员工竞争力背后是一个越来越强调竞争的制度体系,中国企业在国际经济危机中,只有一个出路,就是把竞争力提高,让其它国家的公司倒闭,而不是中国的公司倒闭.但遗憾的是,我们似乎正在相反的道路上行进,而这样的结果只会是大量中国企业的倒闭,让西方企业获得复苏的机会!任何一个国家的崛起都是危机的结果,没有危机,强者永远是强者,弱者永远是弱者,我多么希望在这次危机中,倒下的西方企业,站起的是中国企业,正如中东石油危机中日本韩国企业的兴起一样,但看来这一次危机是不太可能了,也许下一次吧,所以,我寄语那些民营企业家,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胞的犯罪!  难道危机就可以改变这条主线?我想不是吧?政府的过度强势,特别是投资的巨型扩张,推动的是"国有体系企业"的扩张,以及寻求腐败的可能,民营企业如何在这场危机,不是壮大来替代国有企业的作用,那中国经济的未来是什么?可能的衰退似乎是一种必然了.道理很简单,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二,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由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胞的犯罪!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中国民营企业的强大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唯一出路一,危机中,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如果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从国务院会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在传递一个信息,政府要集全力拯救中国经济.在目前乃至相当长一段时期,政府都无疑是中国经济与社会最核心的力量,但问题是如何发挥作用?我认为,中国政府与美国以及其它西方政府的救市方式要有所区别.以美国为例,美国是市场经济最完善的国家,所谓完善,就是美国社会的主体是企业,是一批产权明确,制度明确的企业,所以,政府出招,表面上会强化政府力量,但实际上,主体是企业的市场经济社会,经济稍回转,政府就会退出,或者说,你不退,大企业轩财团也会让你退,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利益均衡博弈政体.即使这样,我个人认为,全球政府出手,其副作用也是巨大的,只是这需要时间而已.我相信要不了几年,里根式的新自由主义复辟必将再演.但中国就不同了,我们的经济最大的问题,就是速度型的出口与投资拉动,讲通俗点,就是企业竞争力不行,这才是OEM式的出口与政府为主体的地产与汽车推动型增长,所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如果没有这次危机,那仍然是增长方式的转变,即民营企业为主体的企业升级问题.难道危机就可以改变这条主线?我想不是吧?政府的过度强势,特别是投资的巨型扩张,推动的是国有体系企业的扩张,以及寻求腐败的可能,民营企业如何在这场危机,不是壮大来替代国有企业的作用,那中国经济的未来是什么?可能的衰退似乎是一种必然了.道理很简单,以市场企业为主体的西方经济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他们复苏了,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却衰退了,用国有企业与跨国公司作战?前景会是什么?二,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由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

 

   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

息,放松贷款,却不愿意废除7090政策!比如,政府要求企业提高竞争力,却不修改新劳动法中不合市场经济要求的部分,比如政府宁愿征兵,加大财政投入,却不愿意改革大学体系,让那些无能的大学校长与平庸的大学教授下岗,却不开放民营教育的产权保护,这种潜在的资源浪费,不知道价值多少亿GDP?我研究世界各国企业兴盛的感受是,国家背后的竞争力背后是企业竞争力,企业竞争力背后是员工的竞争力,员工竞争力背后是一个越来越强调竞争的制度体系,中国企业在国际经济危机中,只有一个出路,就是把竞争力提高,让其它国家的公司倒闭,而不是中国的公司倒闭.但遗憾的是,我们似乎正在相反的道路上行进,而这样的结果只会是大量中国企业的倒闭,让西方企业获得复苏的机会!任何一个国家的崛起都是危机的结果,没有危机,强者永远是强者,弱者永远是弱者,我多么希望在这次危机中,倒下的西方企业,站起的是中国企业,正如中东石油危机中日本韩国企业的兴起一样,但看来这一次危机是不太可能了,也许下一次吧,所以,我寄语那些民营企业家,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胞的犯罪!

 

   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息,放松贷款,却不愿意废除7090政策!比如,政府要求企业提高竞争力,却不修改新劳动法中不合市场经济要求的部分,比如政府宁愿征兵,加大财政投入,却不愿意改革大学体系,让那些无能的大学校长与平庸的大学教授下岗,却不开放民营教育的产权保护,这种潜在的资源浪费,不知道价值多少亿GDP?我研究世界各国企业兴盛的感受是,国家背后的竞争力背后是企业竞争力,企业竞争力背后是员工的竞争力,员工竞争力背后是一个越来越强调竞争的制度体系,中国企业在国际经济危机中,只有一个出路,就是把竞争力提高,让其它国家的公司倒闭,而不是中国的公司倒闭.但遗憾的是,我们似乎正在相反的道路上行进,而这样的结果只会是大量中国企业的倒闭,让西方企业获得复苏的机会!任何一个国家的崛起都是危机的结果,没有危机,强者永远是强者,弱者永远是弱者,我多么希望在这次危机中,倒下的西方企业,站起的是中国企业,正如中东石油危机中日本韩国企业的兴起一样,但看来这一次危机是不太可能了,也许下一次吧,所以,我寄语那些民营企业家,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胞的犯罪!   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

 

  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

 

  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息,放松贷款,却不愿意废除70/90政策!比如,政府要求企业提高竞争力,却不修改新劳动法中不合市场经济要求的部分,比如政府宁愿征兵,加大财政投入,却不愿意改革大学体系,让那些无能的大学校长与平庸的大学教授下岗,却不开放民营教育的产权保护,这种潜在的资源浪费,不知道价值多少亿GDP?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我研究世界各国企业兴盛的感受是,国家背后的竞争力背后是企业竞争力,企业竞争力背后是员工的竞争力,员工竞争力背后是一个越来越强调竞争的制度体系,中国企业在国际经济危机中,只有一个出路,就是把竞争力提高,让其它国家的公司倒闭,而不是中国的公司倒闭.但遗憾的是,我们似乎正在相反的道路上行进,而这样的结果只会是大量中国企业的倒闭,让西方企业获得复苏的机会!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任何一个国家的崛起都是危机的结果,没有危机,强者永远是强者,弱者永远是弱者,我多么希望在这次危机中,倒下的西方企业,站起的是中国企业,正如中东石油危机中日本韩国企业的兴起一样,但看来这一次危机是不太可能了,也许下一次吧,所以,我寄语那些民营企业家,不要指望政府救你,我们必须自强不息,政府是解决社会问题的,经济问题应当企业来解决,我们如果不把企业做好,那就是对在危机中承受苦难的同胞的犯罪!

 

 

 

 

胞的犯罪!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了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导致了经济的衰退和大量人员的失业。正是在这样一个经济背景下,经济学家凯恩斯认为,宏观的经济趋向会制约个人的特定行为,于是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但是这几十年的实践也证明,以政府为主体来扩大内需的最大问题是挤出效应---国家能力扩张了,个人能力却在下降.事实上,我对中国经济危机目前最大的担忧也在于此,当政府要求企业不裁员,用征兵,用农村招干部等形式来解决就业的时候,中国大学无能的现实就被掩盖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平庸员工在危机中自救的动力也被化解了,这能够救一时,然而,对未来的影响却是巨大的.特别是我注意到,很多民营企业也在热衷于通过搞政府关系,加入权力经济,企图从中获利,这意味着什么?事实上,穷有穷的赚钱法,富有富的并有成效的赚钱法,一个国家的消费终归要回到消费者本身上来,只有消费者自己付钱买东西才是真正的消费。遗憾的是,现在大量的分析报道与重点,似乎都放到了宏观层面,那就是如何去提高内需,仿佛消费者的消费是可以‘设计出来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就是消费者,我们为什么要消费或者是不消费?这是可以被设计的吗?结论是不可以,因为消费是消费者自己的选择,是由自己对产品或服务的喜好程度所决定。他喜好什么就选择什么,选择什么就购买什么。这是自愿的行为。消费既然是消费者本身来决定的,那么我们就要回归到消费者的需求上来。所以,企业的真正出路在于研究危机时期消费者的需求,在创新产品上做努力,企业必须调整自己的创新能力,制造出让客户愿意付钱消费的产品,这才是企业的出路。政府可以通过扩张性的投资来拉动需求,也可以大力削减税收来降低经营成本,但那是政府,政府永远都是政府,政府永远不能够取代企业在经济中的核心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救市应当从制度上下功夫.比如政府宁愿降低利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