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经济萧条如何过冬:不死才是硬道理  

2008-10-31 18:4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同往南走的就往南走,如果认同我的跟我往西走的往西走,如果认同另一个人往北走的往北走。这个时候团队就四分五裂了。接下来这四个小组再往前走的时候,会遇到新的困难,会再次发生争吵,会再一次分裂。第一次分四组,第二次分八组,再走还会再分裂。我想最后可能有人走出来,但我们大部分人肯定都走不出来。全世界无数百年以上的公司,没有一个没有经历过经济的灾难,没有一家公司在一百年周期里不碰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渡过难关?一百年周期的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敢说我的战略都是正确的,没有!只有一个结论,他们活了一百年以上。战略的根本问题是让我们对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有一个非常非常清晰的了解,因为打败别人的永远不是环境,永远不是各种竞争的困难,永远都是战略的起点和归宿。这才是我们要的战略。因为如果说你是一家有战略的公司的话,唯一的结论是你一定比别人活的长,否则我们要战略做什么?不死才是硬道理。做战略的本质在做“不死”!这两个故事,第一个结论是,一个错误的方向都比没有的方向要好;第二个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要经历危机,都会做错,但是他们活下来了。这两个加起来说明什么?说明一家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所以做战略的本质核心在于什么?在不死。我们讲战略的含义和战略的核心是我们战略的统一思做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                            

做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我个人认为战略思考80%的时间是很痛苦,只有痛苦完了以后会感觉很快乐,但是在思考的时候大部分是痛苦的时候。“一个团队如何走出原始森林?”:一个错误的战略也比没有战略好!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请大家闭上眼睛,设想一下突然之间时间倒流,我们70个人突然之间我们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办?听谁的?假设有人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指南针。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花了三个月时间走出来了。走出以后,他一脸严肃地跟我们说,对不起我这个指南针是假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指南针拿出来是假的,我们都可以走出这个原始森林。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一百年不遇到困难、永远正确,唯一的结论是,它们活了一百年!我们再设想另外一个场景,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怎么办呢?大家尊重某总,或者尊重我,或者某一位,说你来带路吧!我们往前走,在一座原始森林里面,大家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如果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埋怨谁?埋怨领路人吧?我们会想,如果他给我们指出的路不是这样的,我们就不会遇到这些艰难险阻了。如果有人埋怨我们就会讨论,一讨论就会争吵,一争吵就会分裂。如果我们相互不能说服的情况下怎么办?如果认同老总的往东走的就跟老总往东走,如果

 

我个人认为战略思考80%的时间是很痛苦,只有痛苦完了以后会感觉很快乐,但是在思考的时候大部分是痛苦的时候。

 

 

做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我个人认为战略思考80%的时间是很痛苦,只有痛苦完了以后会感觉很快乐,但是在思考的时候大部分是痛苦的时候。“一个团队如何走出原始森林?”:一个错误的战略也比没有战略好!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请大家闭上眼睛,设想一下突然之间时间倒流,我们70个人突然之间我们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办?听谁的?假设有人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指南针。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花了三个月时间走出来了。走出以后,他一脸严肃地跟我们说,对不起我这个指南针是假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指南针拿出来是假的,我们都可以走出这个原始森林。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一百年不遇到困难、永远正确,唯一的结论是,它们活了一百年!我们再设想另外一个场景,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怎么办呢?大家尊重某总,或者尊重我,或者某一位,说你来带路吧!我们往前走,在一座原始森林里面,大家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如果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埋怨谁?埋怨领路人吧?我们会想,如果他给我们指出的路不是这样的,我们就不会遇到这些艰难险阻了。如果有人埋怨我们就会讨论,一讨论就会争吵,一争吵就会分裂。如果我们相互不能说服的情况下怎么办?如果认同老总的往东走的就跟老总往东走,如果

“一个团队如何走出原始森林?”:一个错误的战略也比没有战略好!

做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我个人认为战略思考80%的时间是很痛苦,只有痛苦完了以后会感觉很快乐,但是在思考的时候大部分是痛苦的时候。“一个团队如何走出原始森林?”:一个错误的战略也比没有战略好!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请大家闭上眼睛,设想一下突然之间时间倒流,我们70个人突然之间我们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办?听谁的?假设有人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指南针。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花了三个月时间走出来了。走出以后,他一脸严肃地跟我们说,对不起我这个指南针是假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指南针拿出来是假的,我们都可以走出这个原始森林。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一百年不遇到困难、永远正确,唯一的结论是,它们活了一百年!我们再设想另外一个场景,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怎么办呢?大家尊重某总,或者尊重我,或者某一位,说你来带路吧!我们往前走,在一座原始森林里面,大家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如果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埋怨谁?埋怨领路人吧?我们会想,如果他给我们指出的路不是这样的,我们就不会遇到这些艰难险阻了。如果有人埋怨我们就会讨论,一讨论就会争吵,一争吵就会分裂。如果我们相互不能说服的情况下怎么办?如果认同老总的往东走的就跟老总往东走,如果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请大家闭上眼睛,设想一下突然之间时间倒流,我们70个人突然之间我们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办?听谁的?

 

假设有人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指南针。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花了三个月时间走出来了。走出以后,他一脸严肃地跟我们说,对不起我这个指南针是假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指南针拿出来是假的,我们都可以走出这个原始森林。

 

 

认同往南走的就往南走,如果认同我的跟我往西走的往西走,如果认同另一个人往北走的往北走。这个时候团队就四分五裂了。接下来这四个小组再往前走的时候,会遇到新的困难,会再次发生争吵,会再一次分裂。第一次分四组,第二次分八组,再走还会再分裂。我想最后可能有人走出来,但我们大部分人肯定都走不出来。全世界无数百年以上的公司,没有一个没有经历过经济的灾难,没有一家公司在一百年周期里不碰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渡过难关?一百年周期的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敢说我的战略都是正确的,没有!只有一个结论,他们活了一百年以上。战略的根本问题是让我们对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有一个非常非常清晰的了解,因为打败别人的永远不是环境,永远不是各种竞争的困难,永远都是战略的起点和归宿。这才是我们要的战略。因为如果说你是一家有战略的公司的话,唯一的结论是你一定比别人活的长,否则我们要战略做什么?不死才是硬道理。做战略的本质在做“不死”!这两个故事,第一个结论是,一个错误的方向都比没有的方向要好;第二个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要经历危机,都会做错,但是他们活下来了。这两个加起来说明什么?说明一家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所以做战略的本质核心在于什么?在不死。我们讲战略的含义和战略的核心是我们战略的统一思

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一百年不遇到困难、永远正确,唯一的结论是,它们活了一百年!

认同往南走的就往南走,如果认同我的跟我往西走的往西走,如果认同另一个人往北走的往北走。这个时候团队就四分五裂了。接下来这四个小组再往前走的时候,会遇到新的困难,会再次发生争吵,会再一次分裂。第一次分四组,第二次分八组,再走还会再分裂。我想最后可能有人走出来,但我们大部分人肯定都走不出来。全世界无数百年以上的公司,没有一个没有经历过经济的灾难,没有一家公司在一百年周期里不碰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渡过难关?一百年周期的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敢说我的战略都是正确的,没有!只有一个结论,他们活了一百年以上。战略的根本问题是让我们对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有一个非常非常清晰的了解,因为打败别人的永远不是环境,永远不是各种竞争的困难,永远都是战略的起点和归宿。这才是我们要的战略。因为如果说你是一家有战略的公司的话,唯一的结论是你一定比别人活的长,否则我们要战略做什么?不死才是硬道理。做战略的本质在做“不死”!这两个故事,第一个结论是,一个错误的方向都比没有的方向要好;第二个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要经历危机,都会做错,但是他们活下来了。这两个加起来说明什么?说明一家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所以做战略的本质核心在于什么?在不死。我们讲战略的含义和战略的核心是我们战略的统一思

 

 

我们再设想另外一个场景,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怎么办呢?大家尊重某总,或者尊重我,或者某一位,说你来带路吧!我们往前走,在一座原始森林里面,大家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如果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埋怨谁?埋怨领路人吧?我们会想,如果他给我们指出的路不是这样的,我们就不会遇到这些艰难险阻了。

 

如果有人埋怨我们就会讨论,一讨论就会争吵,一争吵就会分裂。如果我们相互不能说服的情况下怎么办?如果认同老总的往东走的就跟老总往东走,如果认同往南走的就往南走,如果认同我的跟我往西走的往西走,如果认同另一个人往北走的往北走。

 

认同往南走的就往南走,如果认同我的跟我往西走的往西走,如果认同另一个人往北走的往北走。这个时候团队就四分五裂了。接下来这四个小组再往前走的时候,会遇到新的困难,会再次发生争吵,会再一次分裂。第一次分四组,第二次分八组,再走还会再分裂。我想最后可能有人走出来,但我们大部分人肯定都走不出来。全世界无数百年以上的公司,没有一个没有经历过经济的灾难,没有一家公司在一百年周期里不碰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渡过难关?一百年周期的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敢说我的战略都是正确的,没有!只有一个结论,他们活了一百年以上。战略的根本问题是让我们对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有一个非常非常清晰的了解,因为打败别人的永远不是环境,永远不是各种竞争的困难,永远都是战略的起点和归宿。这才是我们要的战略。因为如果说你是一家有战略的公司的话,唯一的结论是你一定比别人活的长,否则我们要战略做什么?不死才是硬道理。做战略的本质在做“不死”!这两个故事,第一个结论是,一个错误的方向都比没有的方向要好;第二个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要经历危机,都会做错,但是他们活下来了。这两个加起来说明什么?说明一家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所以做战略的本质核心在于什么?在不死。我们讲战略的含义和战略的核心是我们战略的统一思

这个时候团队就四分五裂了。接下来这四个小组再往前走的时候,会遇到新的困难,会再次发生争吵,会再一次分裂。第一次分四组,第二次分八组,再走还会再分裂。我想最后可能有人走出来,但我们大部分人肯定都走不出来。

 

全世界无数百年以上的公司,没有一个没有经历过经济的灾难,没有一家公司在一百年周期里不碰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渡过难关?一百年周期的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敢说我的战略都是正确的,没有!只有一个结论,他们活了一百年以上。

 

战略的根本问题是让我们对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有一个非常非常清晰的了解,因为打败别人的永远不是环境,永远不是各种竞争的困难,永远都是战略的起点和归宿。这才是我们要的战略。因为如果说你是一家有战略的公司的话,唯一的结论是你一定比别人活的长,否则我们要战略做什么?

 

做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我个人认为战略思考80%的时间是很痛苦,只有痛苦完了以后会感觉很快乐,但是在思考的时候大部分是痛苦的时候。“一个团队如何走出原始森林?”:一个错误的战略也比没有战略好!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请大家闭上眼睛,设想一下突然之间时间倒流,我们70个人突然之间我们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办?听谁的?假设有人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指南针。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花了三个月时间走出来了。走出以后,他一脸严肃地跟我们说,对不起我这个指南针是假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指南针拿出来是假的,我们都可以走出这个原始森林。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一百年不遇到困难、永远正确,唯一的结论是,它们活了一百年!我们再设想另外一个场景,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怎么办呢?大家尊重某总,或者尊重我,或者某一位,说你来带路吧!我们往前走,在一座原始森林里面,大家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如果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埋怨谁?埋怨领路人吧?我们会想,如果他给我们指出的路不是这样的,我们就不会遇到这些艰难险阻了。如果有人埋怨我们就会讨论,一讨论就会争吵,一争吵就会分裂。如果我们相互不能说服的情况下怎么办?如果认同老总的往东走的就跟老总往东走,如果

 

想。我们公司的成长远远不是走出一个原始丛林,我们永远在原始丛林里行走,看谁走的长,看谁走的远,看谁走的队伍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市场竞争无疑就是一个原始丛林,你永远都走不出来,你唯一的希望是在这样一个原始丛林里面第一我们尽量的不要去走错误的道路,第二走了错误的道路一样可以走,我可能损兵折将,但是我一定不死。队伍的强大在于什么?在于齐心协力。因为我们是一群人,一群人在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要想走的长,要想走的远,我们相互合作,我们相互给予信心,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建立信心。反过来讲我们会不会永远错误?因为我们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不断地总结经验,不断地学习别的团队,别的部落是怎么做的,这样就减少了我们失败的机会。一百年里面我们犯的错误就会比别人少。
认同往南走的就往南走,如果认同我的跟我往西走的往西走,如果认同另一个人往北走的往北走。这个时候团队就四分五裂了。接下来这四个小组再往前走的时候,会遇到新的困难,会再次发生争吵,会再一次分裂。第一次分四组,第二次分八组,再走还会再分裂。我想最后可能有人走出来,但我们大部分人肯定都走不出来。全世界无数百年以上的公司,没有一个没有经历过经济的灾难,没有一家公司在一百年周期里不碰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渡过难关?一百年周期的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敢说我的战略都是正确的,没有!只有一个结论,他们活了一百年以上。战略的根本问题是让我们对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有一个非常非常清晰的了解,因为打败别人的永远不是环境,永远不是各种竞争的困难,永远都是战略的起点和归宿。这才是我们要的战略。因为如果说你是一家有战略的公司的话,唯一的结论是你一定比别人活的长,否则我们要战略做什么?不死才是硬道理。做战略的本质在做“不死”!这两个故事,第一个结论是,一个错误的方向都比没有的方向要好;第二个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要经历危机,都会做错,但是他们活下来了。这两个加起来说明什么?说明一家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所以做战略的本质核心在于什么?在不死。我们讲战略的含义和战略的核心是我们战略的统一思

不死才是硬道理。做战略的本质在做“不死”!

 

做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我个人认为战略思考80%的时间是很痛苦,只有痛苦完了以后会感觉很快乐,但是在思考的时候大部分是痛苦的时候。“一个团队如何走出原始森林?”:一个错误的战略也比没有战略好!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请大家闭上眼睛,设想一下突然之间时间倒流,我们70个人突然之间我们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办?听谁的?假设有人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指南针。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花了三个月时间走出来了。走出以后,他一脸严肃地跟我们说,对不起我这个指南针是假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指南针拿出来是假的,我们都可以走出这个原始森林。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一百年不遇到困难、永远正确,唯一的结论是,它们活了一百年!我们再设想另外一个场景,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怎么办呢?大家尊重某总,或者尊重我,或者某一位,说你来带路吧!我们往前走,在一座原始森林里面,大家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如果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埋怨谁?埋怨领路人吧?我们会想,如果他给我们指出的路不是这样的,我们就不会遇到这些艰难险阻了。如果有人埋怨我们就会讨论,一讨论就会争吵,一争吵就会分裂。如果我们相互不能说服的情况下怎么办?如果认同老总的往东走的就跟老总往东走,如果

 

这两个故事,第一个结论是,一个错误的方向都比没有的方向要好;第二个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要经历危机,都会做错,但是他们活下来了。这两个加起来说明什么?说明一家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所以做战略的本质核心在于什么?在不死。

认同往南走的就往南走,如果认同我的跟我往西走的往西走,如果认同另一个人往北走的往北走。这个时候团队就四分五裂了。接下来这四个小组再往前走的时候,会遇到新的困难,会再次发生争吵,会再一次分裂。第一次分四组,第二次分八组,再走还会再分裂。我想最后可能有人走出来,但我们大部分人肯定都走不出来。全世界无数百年以上的公司,没有一个没有经历过经济的灾难,没有一家公司在一百年周期里不碰到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这些公司能够渡过难关?一百年周期的公司没有一家公司敢说我的战略都是正确的,没有!只有一个结论,他们活了一百年以上。战略的根本问题是让我们对这些根本性的问题有一个非常非常清晰的了解,因为打败别人的永远不是环境,永远不是各种竞争的困难,永远都是战略的起点和归宿。这才是我们要的战略。因为如果说你是一家有战略的公司的话,唯一的结论是你一定比别人活的长,否则我们要战略做什么?不死才是硬道理。做战略的本质在做“不死”!这两个故事,第一个结论是,一个错误的方向都比没有的方向要好;第二个是,任何一家公司都要经历危机,都会做错,但是他们活下来了。这两个加起来说明什么?说明一家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所以做战略的本质核心在于什么?在不死。我们讲战略的含义和战略的核心是我们战略的统一思

 

我们讲战略的含义和战略的核心是我们战略的统一思想。我们公司的成长远远不是走出一个原始丛林,我们永远在原始丛林里行走,看谁走的长,看谁走的远,看谁走的队伍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市场竞争无疑就是一个原始丛林,你永远都走不出来,你唯一的希望是在这样一个原始丛林里面第一我们尽量的不要去走错误的道路,第二走了错误的道路一样可以走,我可能损兵折将,但是我一定不死。

 

做公司,不死才是硬道理我个人认为战略思考80%的时间是很痛苦,只有痛苦完了以后会感觉很快乐,但是在思考的时候大部分是痛苦的时候。“一个团队如何走出原始森林?”:一个错误的战略也比没有战略好!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请大家闭上眼睛,设想一下突然之间时间倒流,我们70个人突然之间我们到了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这个时候我们怎么办?听谁的?假设有人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指南针。我们沿着一个方向走,我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花了三个月时间走出来了。走出以后,他一脸严肃地跟我们说,对不起我这个指南针是假的。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指南针拿出来是假的,我们都可以走出这个原始森林。世界上没有一个公司一百年不遇到困难、永远正确,唯一的结论是,它们活了一百年!我们再设想另外一个场景,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怎么办呢?大家尊重某总,或者尊重我,或者某一位,说你来带路吧!我们往前走,在一座原始森林里面,大家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如果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埋怨谁?埋怨领路人吧?我们会想,如果他给我们指出的路不是这样的,我们就不会遇到这些艰难险阻了。如果有人埋怨我们就会讨论,一讨论就会争吵,一争吵就会分裂。如果我们相互不能说服的情况下怎么办?如果认同老总的往东走的就跟老总往东走,如果

队伍的强大在于什么?在于齐心协力。因为我们是一群人,一群人在一个原始森林里面要想走的长,要想走的远,我们相互合作,我们相互给予信心,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建立信心。反过来讲我们会不会永远错误?因为我们在这样一个过程中不断地总结经验,不断地学习别的团队,别的部落是怎么做的,这样就减少了我们失败的机会。一百年里面我们犯的错误就会比别人少。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