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灾后重建中企业:使命与救赎!  

2008-07-08 07:02: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

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 

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

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 

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

 

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 

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 

 

 

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

 

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

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 

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或运动式思维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按企业或市场的办法来做,一定会在同样资源的条件上,把事件做得更好,道理很简单,解决效率问题最好的办法,是企业或企业家的思维方式。比如新北川的选址,我相信,这样的决策当然要国家有关政府重考虑,特别是涉及到地震带等专业层面,更涉及社会稳定与民族团结等更高层面,但无论如何,一个新北川的选址,更重要的是经济价值,也就是说,从经济上讲,区域中心的选择基本决定了一个地区能够走多远?我们有限资源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有效的节约与利用?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象这样的事件,在灾后的重建中有很多。比如灾民的安置,我看到大量的灾区成天呆在地震帐蓬中艰难度日,没有事做。我也看到全国总工会组织了大量的企业到灾区搞“就业救灾”,比如我看到救助物质的发放与使用中的“纯输血现象”。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

所以,我很担心,靠“就业救灾”解决的就业问题,会对企业与就业者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觉得,输血在短期或应急是必要的,但度过了短期的输血之后,重要的造血,是让灾区人民真正的强大与自救!

 

更重要的是,企业在这一过程中,并不是在扮演一个施舍者的角色,相反,企业在这一过程中是一个自我的救赎过程,因为当我们这些企业志愿者真正去参与灾后的重建,就不仅是扮演一个出力的技术工,而是扮演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救赎过程!

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所以,灾害与战争对于军队就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没有了灾害与战争,没有了极端的危险,军队的价值何在?我们并不希望战争与灾害,但我们无法否认它的存在。那什么是企业重新认识自己角色与价值的时候?我想,那也一定是重大经济活动与事件的时候。想到这儿,我不禁在想,企业的价值在一个国家的历史长河中,究竟是什么作用?仅仅是为了赚钱?向国家贡献税收,向人民提供商品的目的又是什么?在我写了《市场的力量》之后,我就在想企业的力量,也许我们应当这样想,企业才是最大的非政府组织(NGO),作为一种代表市场经济的民间力量,企业在一个国家的现代化民主化法制化进程中,其作用也许比我们想象的大得多!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自由选择》中说过,社会组织的基本问题是如何协调许多人的经济活动。从基本上说,仅有两种方法来协调千百万人的经济活动。一个方法是包括使用强制手段的中央指挥——军队和现代极权主义国家的方法。另一个是个人自愿的结合——市场的方法。我想,不应当简单地从好坏来看待这两种手段,而应当从具体的社会环境来看待这种手段,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回顾了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所以,一旦生命危及安全危及的时候,人们就不再在意自己的发展权力,而是在意自己的生存权力,而在危机中的人们注定是渺小而无力的,这就给了政府与军队发挥的空间,所以,在我们在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是没有资格谈什么权利,人格,独立之类,这些词在“生存”面前,都是那么渺小。这就是说,从对生命救助的主角是政府,是军队,那怕是美国的911,也是政府的消防体系在发挥作用。但对生命的重生或灾后的重建,谁应当是主角?重建基本上是经济问题了吧?我们的政府对此是认识得很清楚的,政府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中国的地震第一阶段结束,也就是救助生命的阶段已经结束,而第二阶段已经开始,那就是重建阶段已经开始。尽管重建中的初期,仍然有大量的问题是生命的救助问题,不完全是经济问题,但我们不可否认,重要的矛盾已经转移。但我们发现,政府仍然是绝对的主角,这让政府员工们处于一个矛盾的角色环境:我注意到地方政府的很多官员基本上夜以继日的工作,“全国人民眼睛都在盯着我们,我们不能够出任何一点差错,否则对不起全国人民!”这是普遍的回答,所以,我负责地告诉大家,在这次灾害中,以权谋私的一定不多,你只要亲自去一下灾区就知道了,在那种环境下,人格的善良一面自然就出来了,没有人注定是坏蛋,在那种环境下,多坏的人,都会有良知的一面!这些场景我们并不陌生,建国初期那些只想民众,不想自己的“解放军”官员,他们就是在道德的政义感,良知的公正感驱动之下工作,他们很伟大,但他们也是人呀,他们这样的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更重要的是,让一个良知驱动下的完人,转眼就要做经济工作中的“交易”,这个角色可能不容易转移吧?当我在灾区接触到大量的重建工作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当一个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是一个效率问题,可在这个过程中,按道德或政治思维

 

一个不了解中国农民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算不上真正懂中国的企业家或企业员工,艰难的环境,对企业不仅是一种挑战,更重要的是一种机会。我建议优秀的中国企业把这次灾后的重建,作为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培养的一次机会,派出一批高层领导与后备干部,让他们参与到灾后的重建中来,我相信,这会对中国企业的企业文化,企业使命,企业精神与团队建设,都是一个良好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几十万灾区人民,用生命与鲜血换来的!

 

我在灾区与一些士兵交谈过,他们是济南军区的战士,大部分都不大,也就20岁出头,他们告诉我,5月13号他们就出发了,到了安之后,徒步三天进入了汶川,到现在,已经在灾区战斗了45天了在我与他们的交流中,一个战士告诉我,过去只在电视上才看到救灾有多苦,”这一次亲自经历了”我问”比起电视上那一个更苦?”“当时是很害怕,在山上到处是滑坡,但现在不怕了”他显得有些轻松,看得出,经历了这一次灾害之后的战斗们,内心强大了许多!与士兵们在一起不同,在进入灾区的时候,我们碰到一次检查,检查我们的也是一个来自吉林特警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在检查的时候,他有句话很经典,让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身份证只能说明你们是公民,但不能够说明你们是人民,除非你能够证明你是人民,否则,我们绝对不让任何一个坏人进入灾区!在对比这两个小伙感觉的时候,同样是军人,同样在脸上显得朝气,但部队的那个小伙子让人觉得亲切,觉得自豪。而武警的那个小伙让人觉得可敬,可怕。我想这种差别并不是他们个人的差别,而是他们角色的差别,军队承担的是救助,而武警承担的任务是检查与监督,军队的眼里是受灾的群众,武警的眼里是混入灾区的坏人。角色不同,几十天的经历下来,我相信,他们的态度与价值观自然就有很大差别,尽管他们起的作用同样重要,他们同样值得我们尊敬!想想吧,灾区中人民的疾苦如此艰难,我们经历了死亡与重生的军队战士,一定会真正懂得人民军队的价值在那里,也真正懂作为一名军人,“我们早上出发,走三四个小时,把帐蓬搭完之后,老百姓围着不让走,必须让我们吃饭才准走,但部队不允许吃百姓的东西的”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感觉得出他的自豪。而同样是在灾区,同样面对死难的同胞,特警们看到的是这样的环境下,仍然有人居然会犯罪,会丧尽天良,他们的内心从此体验到的是什么?所以,当他说公民不等于人民的时候,显然,这种“判断”有着特殊环境下的特殊的意义。地震之后的中国企业是优秀的,从大量的捐款就可以看到。在灾区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够更多地为灾区做起贡献,但呆的时间越长,接触的人越多,我越发感觉到一个结论的价值:沟通永远是一类人与另一类人的沟通,认同永远是一种文化与另一种文化的认同。这是我们在企业高管领导力课程的一个结论,我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在告诉企业的高管,沟通与认同的前提,是要承认价值的多元化,也就是说,代表公司的高管与公司的员工是两类人,两类文化,我们必须站在员工的角度,承认员工的价值,员工文化价值,才会有真正的沟通与认同。是呀,当士兵与灾区人民经历地震灾害,站在灾区人民的角度与灾区人民沟通的时候,他们就真正理解了士兵的意义,也理解了士兵的意义。甚至在另一种意义上,特警的“公民论”不也是特殊经历的产物么?所以,从军队价值的意义上,士兵在救助同时,士兵也在经历着自己角色的重新认识。如果这个结论是成立的话,那么,中国企业对灾区的参与,在捐赠钱物的同时,也需要经历企业对自身角色价值,甚至是企业在中国社会角色的重新认识!经历就意味着过程,这是我这些几千里下来,接触了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士兵,灾民的感受,无论你谈的多么伟大,但没有这种亲身的经历过程,我想,其中的很多感受是不在一个层面的。如果说灾害与战争,都是军队重新认识自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