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三星董事长李健熙为什么下台?  

2008-04-23 00:5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行自我变革,走向它们新的未来。比如,在这次李健熙的辞职中,三星就同时解散了战略规划办公室。这个机构是直接听命于董事长,权利极大。三星表示,取消战略规划办公室可以提高下属企业的独立性,各下属公司高管将组成一个咨询机构代表三星集团。所以,李健熙的辞职说明不了太多问题,但三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职业经理层,建立起公开透明的公司治理结构,摆脱与政府之间的“公私合营发展模式”,才是韩国企业的希望。否则,当曾经的领袖无法适应新的规则,就会出现司法的介入与英雄的悲剧,李健熙的悲剧就可能在他儿子身上重演!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企业家面临的问题是同样的。最近娃哈哈宗庆后个税案的揭露,其实已经不是某一个企业家的问题,而是一批优秀的一流企业家共同面临的问题。那就是时代变了,游戏规则变了,可这批领袖的思维方式却没有变,他们还沉浸在某些以成败论英雄的“硬道理”之中,在这种时候,我建议他们不妨看看三星李健熙的历程,三星的功业不可谓不伟大,我相信中国最优秀企业可能也需要至少十年才有三星的成就,但李健熙的下场都如此,我们那些伟大的企业家又能够伟大到那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句话送给我尊敬的企业领袖李健熙,也送给我尊敬的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家们!

   三星董事长李健熙为什么下台? - 姜汝祥 - 姜汝祥的博客                                       

 

本周二,也就是4月22号,在面临涉嫌逃税和背信的指控后,三星集团的董事长李健熙宣布辞职。当又一个著名的韩国企业家以不光彩的方式,结束自己职业生涯的时候,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在此之前的2007年6月,著名的企业家,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因为筹集秘密资金、贪污巨额公款等4项罪名,被判3年徒刑。更早一点,2006年5月,“大宇神话”的缔造者大宇董事会主席金宇中,也因为做假账等罪名被判10年徒刑。

 

韩国企业家都怎么了?要知道,三星,现代,大宇这些企业集团,基本上就是韩国的代名词呀。有人曾经这样调侃过韩国人的三星生活:在三星医院里降生,长大后进入三星大学读书,使用三星的电子产品,在三星酒店举行婚礼,最后老死在三星医院。

本周二,也就是4月22号,在面临涉嫌逃税和背信的指控后,三星集团的董事长李健熙宣布辞职。当又一个著名的韩国企业家以不光彩的方式,结束自己职业生涯的时候,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在此之前的2007年6月,著名的企业家,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因为筹集秘密资金、贪污巨额公款等4项罪名,被判3年徒刑。更早一点,2006年5月,“大宇神话”的缔造者大宇董事会主席金宇中,也因为做假账等罪名被判10年徒刑。韩国企业家都怎么了?要知道,三星,现代,大宇这些企业集团,基本上就是韩国的代名词呀。有人曾经这样调侃过韩国人的三星生活:在三星医院里降生,长大后进入三星大学读书,使用三星的电子产品,在三星酒店举行婚礼,最后老死在三星医院。某一个人出事,我们可以当成个案;当一群人出事的时候,我们就只能推断出,韩国一批著名企业家出事的背后,是韩国企业发展模式的困境。看看这些企业家犯罪的内容吧:大宇董事长金宇中,罪名是伪造总额达20万亿韩元(约940韩元合1美元)的假账、从金融机构骗取9.8亿韩元贷款、向国外转移财产等。现代董事长郑梦九参与非法筹集秘密资金,以个人名义将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购买海外基金并获得巨利,侵吞集团资金900亿韩元,使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子公司蒙受2100亿韩元的巨额损失。而4月17日韩国检察机构对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的起诉是,涉嫌逃税、非法转移经营权和渎职罪起诉。这些眼花缭乱的罪名背后,其实真实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韩国大企业与政府官员之间的“政经勾结”。韩国大企业模式中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政府支持下的“举债经营”,政府为企业提供信誉担保,企业快速扩张实现规模效应。比如大宇的金宇中,用不到20年时间,把一个不起眼、以纺织业起家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世界级的大企业,以至于1987年的美国《财富》杂志,把他选入“最有魅力的50名企业家”之列。最明显的例证是,1997年底,韩国最大的30家财团平均债务资产比率达到了379.8%,到2003年,这一比率有所下降,但是也达到了172.2%。而在这种环境之下的企业家,他们的身上也就体现出共同的“企业家精神”--那就是勇于开拓,冒险扩张。比如现代集

 

某一个人出事,我们可以当成个案;当一群人出事的时候,我们就只能推断出,韩国一批著名企业家出事的背后,是韩国企业发展模式的困境。

 

团创始人郑周永(郑梦九的父亲)信奉“凡事马上办好”和“现场主义”,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李健熙的父亲)信奉“三星第一主义”,大宇集团创始人金宇中信奉“不冒风险就没有成功”。更重要的是,这种模式上升到了文化层面:“保证国家税收收入的不断增长是爱国义务”。大多数韩国国民也相信,像三星,现代,大宇这样庞大的公司,他们的使命就是强大国家,他们是不可能去做侵害国家与民众利益的事的!事实也部分地符合。无论是在创始人这一辈,还是在儿子甚至孙子这一辈,韩国的家族企业都表现出了极强的国家责任与民族使命感。正如现代的创始人郑周永所说的那样:“企业家的任务是为国库创造税金,为国家的末来与人民的生活富裕而工作,不是为个人的富裕而奋斗。”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一句政治“秀”,这的确是相当一批韩国企业家奋斗史中的真实写照,否则你无法解释为什么韩国民众对本国企业的热爱与支持!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很快大家就发现,在韩国大企业快速成长的背后,是官商勾结下的腐败与企业家的独裁。1995年,当卢泰愚秘密政治资金丑闻被披露时,韩国人感到吃惊的不仅仅是卢泰愚秘密政治资金的规模和收受贿赂的频繁程度,最令人震惊的是,几乎所有韩国著名的大企业都定期向卢泰愚提供了政治献金。所以,最近十多年来,韩国政治与企业都在面临一个两难处境:要继续过去的“蜜月”,那不仅会失去民心,更重要的也会把企业推向死亡,大宇就是例证。要变革,就可能要变到自己的头上!但历史潮流不是任何人所能够左右的,进入21世纪的韩国,司法公正已成为韩国上下的共同选择。韩国经济到了今天,国家法治化的潮流与企业国际化的趋势,已经成为主流,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有三星集团前法律事务负责人金勇哲(KimYong-chul)敢于在电视中站出来,揭露三星开设贿金账户,收买政府高官。想想吧,如果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司法体系与新闻监督体系,那个高管敢站出来指责韩国企业教父李健熙?那家电视台敢播这样影响“安定团结”的爆料?一句话,当三星,现代,大宇等一流企业的领军人物,纷纷以这样或那样不光彩的方式结束其职业生涯的时候,说明韩国一批优秀企业正在以这种特殊阵痛的方式,在重新

看看这些企业家犯罪的内容吧:大宇董事长金宇中,罪名是伪造总额达20万亿韩元(约940韩元合1美元)的假账、从金融机构骗取9.8亿韩元贷款、向国外转移财产等。现代董事长郑梦九参与非法筹集秘密资金,以个人名义将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购买海外基金并获得巨利,侵吞集团资金900亿韩元,使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子公司蒙受2100亿韩元的巨额损失。而4月17日韩国检察机构对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的起诉是,涉嫌逃税、非法转移经营权和渎职罪起诉。

 

这些眼花缭乱的罪名背后,其实真实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韩国大企业与政府官员之间的“政经勾结”。韩国大企业模式中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政府支持下的“举债经营”,政府为企业提供信誉担保,企业快速扩张实现规模效应。比如大宇的金宇中,用不到20年时间,把一个不起眼、以纺织业起家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世界级的大企业,以至于1987年的美国《财富》杂志,把他选入“最有魅力的50名企业家”之列。

进行自我变革,走向它们新的未来。比如,在这次李健熙的辞职中,三星就同时解散了战略规划办公室。这个机构是直接听命于董事长,权利极大。三星表示,取消战略规划办公室可以提高下属企业的独立性,各下属公司高管将组成一个咨询机构代表三星集团。所以,李健熙的辞职说明不了太多问题,但三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职业经理层,建立起公开透明的公司治理结构,摆脱与政府之间的“公私合营发展模式”,才是韩国企业的希望。否则,当曾经的领袖无法适应新的规则,就会出现司法的介入与英雄的悲剧,李健熙的悲剧就可能在他儿子身上重演!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企业家面临的问题是同样的。最近娃哈哈宗庆后个税案的揭露,其实已经不是某一个企业家的问题,而是一批优秀的一流企业家共同面临的问题。那就是时代变了,游戏规则变了,可这批领袖的思维方式却没有变,他们还沉浸在某些以成败论英雄的“硬道理”之中,在这种时候,我建议他们不妨看看三星李健熙的历程,三星的功业不可谓不伟大,我相信中国最优秀企业可能也需要至少十年才有三星的成就,但李健熙的下场都如此,我们那些伟大的企业家又能够伟大到那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句话送给我尊敬的企业领袖李健熙,也送给我尊敬的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家们!

 

最明显的例证是,1997年底,韩国最大的30家财团平均债务资产比率达到了379.8%,到2003年,这一比率有所下降,但是也达到了172.2%。而在这种环境之下的企业家,他们的身上也就体现出共同的“企业家精神”--那就是勇于开拓,冒险扩张。比如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郑梦九的父亲)信奉“凡事马上办好”和“现场主义”,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李健熙的父亲)信奉“三星第一主义”,大宇集团创始人金宇中信奉“不冒风险就没有成功”。

更重要的是,这种模式上升到了文化层面:“保证国家税收收入的不断增长是爱国义务”。大多数韩国国民也相信,像三星,现代,大宇这样庞大的公司,他们的使命就是强大国家,他们是不可能去做侵害国家与民众利益的事的!

本周二,也就是4月22号,在面临涉嫌逃税和背信的指控后,三星集团的董事长李健熙宣布辞职。当又一个著名的韩国企业家以不光彩的方式,结束自己职业生涯的时候,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在此之前的2007年6月,著名的企业家,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因为筹集秘密资金、贪污巨额公款等4项罪名,被判3年徒刑。更早一点,2006年5月,“大宇神话”的缔造者大宇董事会主席金宇中,也因为做假账等罪名被判10年徒刑。韩国企业家都怎么了?要知道,三星,现代,大宇这些企业集团,基本上就是韩国的代名词呀。有人曾经这样调侃过韩国人的三星生活:在三星医院里降生,长大后进入三星大学读书,使用三星的电子产品,在三星酒店举行婚礼,最后老死在三星医院。某一个人出事,我们可以当成个案;当一群人出事的时候,我们就只能推断出,韩国一批著名企业家出事的背后,是韩国企业发展模式的困境。看看这些企业家犯罪的内容吧:大宇董事长金宇中,罪名是伪造总额达20万亿韩元(约940韩元合1美元)的假账、从金融机构骗取9.8亿韩元贷款、向国外转移财产等。现代董事长郑梦九参与非法筹集秘密资金,以个人名义将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购买海外基金并获得巨利,侵吞集团资金900亿韩元,使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子公司蒙受2100亿韩元的巨额损失。而4月17日韩国检察机构对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的起诉是,涉嫌逃税、非法转移经营权和渎职罪起诉。这些眼花缭乱的罪名背后,其实真实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韩国大企业与政府官员之间的“政经勾结”。韩国大企业模式中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政府支持下的“举债经营”,政府为企业提供信誉担保,企业快速扩张实现规模效应。比如大宇的金宇中,用不到20年时间,把一个不起眼、以纺织业起家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世界级的大企业,以至于1987年的美国《财富》杂志,把他选入“最有魅力的50名企业家”之列。最明显的例证是,1997年底,韩国最大的30家财团平均债务资产比率达到了379.8%,到2003年,这一比率有所下降,但是也达到了172.2%。而在这种环境之下的企业家,他们的身上也就体现出共同的“企业家精神”--那就是勇于开拓,冒险扩张。比如现代集

 

事实也部分地符合。无论是在创始人这一辈,还是在儿子甚至孙子这一辈,韩国的家族企业都表现出了极强的国家责任与民族使命感。正如现代的创始人郑周永所说的那样:“企业家的任务是为国库创造税金,为国家的末来与人民的生活富裕而工作,不是为个人的富裕而奋斗。”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一句政治“秀”,这的确是相当一批韩国企业家奋斗史中的真实写照,否则你无法解释为什么韩国民众对本国企业的热爱与支持!

 

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很快大家就发现,在韩国大企业快速成长的背后,是官商勾结下的腐败与企业家的独裁。1995年,当卢泰愚秘密政治资金丑闻被披露时,韩国人感到吃惊的不仅仅是卢泰愚秘密政治资金的规模和收受贿赂的频繁程度,最令人震惊的是,几乎所有韩国著名的大企业都定期向卢泰愚提供了政治献金。

 

所以,最近十多年来,韩国政治与企业都在面临一个两难处境:要继续过去的“蜜月”,那不仅会失去民心,更重要的也会把企业推向死亡,大宇就是例证。要变革,就可能要变到自己的头上!但历史潮流不是任何人所能够左右的,进入21世纪的韩国,司法公正已成为韩国上下的共同选择。韩国经济到了今天,国家法治化的潮流与企业国际化的趋势,已经成为主流,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有三星集团前法律事务负责人金勇哲(KimYong-chul)敢于在电视中站出来,揭露三星开设贿金账户,收买政府高官。

本周二,也就是4月22号,在面临涉嫌逃税和背信的指控后,三星集团的董事长李健熙宣布辞职。当又一个著名的韩国企业家以不光彩的方式,结束自己职业生涯的时候,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在此之前的2007年6月,著名的企业家,现代起亚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因为筹集秘密资金、贪污巨额公款等4项罪名,被判3年徒刑。更早一点,2006年5月,“大宇神话”的缔造者大宇董事会主席金宇中,也因为做假账等罪名被判10年徒刑。韩国企业家都怎么了?要知道,三星,现代,大宇这些企业集团,基本上就是韩国的代名词呀。有人曾经这样调侃过韩国人的三星生活:在三星医院里降生,长大后进入三星大学读书,使用三星的电子产品,在三星酒店举行婚礼,最后老死在三星医院。某一个人出事,我们可以当成个案;当一群人出事的时候,我们就只能推断出,韩国一批著名企业家出事的背后,是韩国企业发展模式的困境。看看这些企业家犯罪的内容吧:大宇董事长金宇中,罪名是伪造总额达20万亿韩元(约940韩元合1美元)的假账、从金融机构骗取9.8亿韩元贷款、向国外转移财产等。现代董事长郑梦九参与非法筹集秘密资金,以个人名义将其中部分资金用于购买海外基金并获得巨利,侵吞集团资金900亿韩元,使现代起亚汽车集团子公司蒙受2100亿韩元的巨额损失。而4月17日韩国检察机构对三星集团董事长李健熙的起诉是,涉嫌逃税、非法转移经营权和渎职罪起诉。这些眼花缭乱的罪名背后,其实真实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韩国大企业与政府官员之间的“政经勾结”。韩国大企业模式中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政府支持下的“举债经营”,政府为企业提供信誉担保,企业快速扩张实现规模效应。比如大宇的金宇中,用不到20年时间,把一个不起眼、以纺织业起家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世界级的大企业,以至于1987年的美国《财富》杂志,把他选入“最有魅力的50名企业家”之列。最明显的例证是,1997年底,韩国最大的30家财团平均债务资产比率达到了379.8%,到2003年,这一比率有所下降,但是也达到了172.2%。而在这种环境之下的企业家,他们的身上也就体现出共同的“企业家精神”--那就是勇于开拓,冒险扩张。比如现代集

 

想想吧,如果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司法体系与新闻监督体系,那个高管敢站出来指责韩国企业教父李健熙?那家电视台敢播这样影响“安定团结”的爆料?

 

进行自我变革,走向它们新的未来。比如,在这次李健熙的辞职中,三星就同时解散了战略规划办公室。这个机构是直接听命于董事长,权利极大。三星表示,取消战略规划办公室可以提高下属企业的独立性,各下属公司高管将组成一个咨询机构代表三星集团。所以,李健熙的辞职说明不了太多问题,但三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职业经理层,建立起公开透明的公司治理结构,摆脱与政府之间的“公私合营发展模式”,才是韩国企业的希望。否则,当曾经的领袖无法适应新的规则,就会出现司法的介入与英雄的悲剧,李健熙的悲剧就可能在他儿子身上重演!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企业家面临的问题是同样的。最近娃哈哈宗庆后个税案的揭露,其实已经不是某一个企业家的问题,而是一批优秀的一流企业家共同面临的问题。那就是时代变了,游戏规则变了,可这批领袖的思维方式却没有变,他们还沉浸在某些以成败论英雄的“硬道理”之中,在这种时候,我建议他们不妨看看三星李健熙的历程,三星的功业不可谓不伟大,我相信中国最优秀企业可能也需要至少十年才有三星的成就,但李健熙的下场都如此,我们那些伟大的企业家又能够伟大到那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句话送给我尊敬的企业领袖李健熙,也送给我尊敬的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家们!

一句话,当三星,现代,大宇等一流企业的领军人物,纷纷以这样或那样不光彩的方式结束其职业生涯的时候,说明韩国一批优秀企业正在以这种特殊阵痛的方式,在重新进行自我变革,走向它们新的未来。比如,在这次李健熙的辞职中,三星就同时解散了战略规划办公室。这个机构是直接听命于董事长,权利极大。三星表示,取消战略规划办公室可以提高下属企业的独立性,各下属公司高管将组成一个咨询机构代表三星集团。

 

所以,李健熙的辞职说明不了太多问题,但三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职业经理层,建立起公开透明的公司治理结构,摆脱与政府之间的“公私合营发展模式”,才是韩国企业的希望。否则,当曾经的领袖无法适应新的规则,就会出现司法的介入与英雄的悲剧,李健熙的悲剧就可能在他儿子身上重演!

 

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企业家面临的问题是同样的。最近娃哈哈宗庆后个税案的揭露,其实已经不是某一个企业家的问题,而是一批优秀的一流企业家共同面临的问题。那就是时代变了,游戏规则变了,可这批领袖的思维方式却没有变,他们还沉浸在某些以成败论英雄的“硬道理”之中,在这种时候,我建议他们不妨看看三星李健熙的历程,三星的功业不可谓不伟大,我相信中国最优秀企业可能也需要至少十年才有三星的成就,但李健熙的下场都如此,我们那些伟大的企业家又能够伟大到那去?

 

进行自我变革,走向它们新的未来。比如,在这次李健熙的辞职中,三星就同时解散了战略规划办公室。这个机构是直接听命于董事长,权利极大。三星表示,取消战略规划办公室可以提高下属企业的独立性,各下属公司高管将组成一个咨询机构代表三星集团。所以,李健熙的辞职说明不了太多问题,但三星建立起一个强大的职业经理层,建立起公开透明的公司治理结构,摆脱与政府之间的“公私合营发展模式”,才是韩国企业的希望。否则,当曾经的领袖无法适应新的规则,就会出现司法的介入与英雄的悲剧,李健熙的悲剧就可能在他儿子身上重演!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企业家面临的问题是同样的。最近娃哈哈宗庆后个税案的揭露,其实已经不是某一个企业家的问题,而是一批优秀的一流企业家共同面临的问题。那就是时代变了,游戏规则变了,可这批领袖的思维方式却没有变,他们还沉浸在某些以成败论英雄的“硬道理”之中,在这种时候,我建议他们不妨看看三星李健熙的历程,三星的功业不可谓不伟大,我相信中国最优秀企业可能也需要至少十年才有三星的成就,但李健熙的下场都如此,我们那些伟大的企业家又能够伟大到那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句话送给我尊敬的企业领袖李健熙,也送给我尊敬的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家们!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这句话送给我尊敬的企业领袖李健熙,也送给我尊敬的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家们!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