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美国《商业周刊》为什么要批评雅戈尔?  

2008-03-20 00:3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戈尔是我尊敬的企业之一,作为中国服装业最著名的品牌,最近发生在它身上的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2007年底,世界著名的财经杂志《商业周刊》发表了一篇报导,批评中国部分上市公司不务主业,投机获利,而雅戈尔是这篇报道中唯一被公开点名的上市公司。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象《商业周刊》这样全球著名的商业杂志,是不大会随便点名批评一家公司的。《商业周刊》提出的证据是,雅戈尔持有中国人寿、宁波银行及中信证券股份等近十家公司的股票,这些股票使雅戈尔在07年1-9月份的投资收益达到了2.236亿美元,占整个公司赢利总额的98.5%。

 

  “除股票与地产投资业务外,该公司的其他业务都已变得无足轻重。”这是《商业周刊》对雅戈尔的结论。

 

尔的总裁李如成对此也有回答:“做任何投资,都要对中国在世界经济发展中进入哪一个阶段有判断。能不能投?风险在哪里?要根据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去把握。”道理原来如此呀,雅戈尔之所以能够与高利润共舞,原来背后的原因是他对中国国情的把握。那中国的所谓发展阶段又是什么意思呢?那不就是利用中国发展不成熟,利用转型社会期间的机会来赚钱吗?这种游戏,在中国改革开放这三十年间,重复过多少次了?远的如健力宝把握运动功能饮料机会,长虹把握彩电向大屏幕升级的机会,近的如顺驰把握房地产的机会,不都是靠机会成功的游戏?机会不是不可以抓,只不过是如何抓?在这一点上,我建议雅戈尔好好研究一下GE。雅戈尔的三个平台完全可以从GE找到对应,纺织服装是传统行业,这相当于GE的家用电器业务,房地产相当于GE的能源业务,至于金融投资,那是GE最大的利润源。但GE是如何增长的?全球的大部分公司做多元化都失败,凭什么GE能够成功?对比之下,可能就会明白一个道理,利润与风险永远都是一个问题的两面,高利润永远对应着高风险,多元化本质上是一个能力问题。就象学外语,学多门外语就是多元化,专业化就是学一门外语。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学一门外语?道理很简单,学好多门外语,本质那是能力问题,不是机会问题!《商业周刊》借摩根斯坦利一位专家的话,提醒过雅戈尔这样的公司:“不要高估中国投资者的成熟度,需要有人指出皇帝没穿衣服。”雅戈尔有没有穿衣服?抑或穿的是透视装?也许只有时间或者雅戈尔自己才能够回答。

    真是这样吗?我印象中,雅戈尔的西服与衬衫都曾经是服装市场的第一品牌呀?象这样一家服装龙头企业,赢利总额怎么会基本与服装无关呢?于是,我找来雅戈尔近几年的年报,认真做了一下分析。我们想看看,为什么这么一家优秀的公司,怎么就成了一家股票与房地产投资公司?

 

     先看看几个数据吧。在雅戈尔2001年的年报中,销售收入是17.5亿,其中服装销售额是16.7亿,占收入的95%以上。而在服装销售额中,衬衫是5.4亿,西服是6.9亿, 分别以14.9%与12.6%的市场份额占据行业第一。

。最高的时候,雅戈尔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市值达240亿元。至此,雅戈尔形成了以房地产、股权投资、纺织服装为收入来源的三架马车,只不过这时候的纺织服装越来越象摆设,因为纺织服装的利润在房地产,在股权投资面前,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这就是《商业周刊》为什么要对雅戈尔下结论“除股票与地产投资业务外,该公司的其他业务都已变得无足轻重。”但是,如果你由此认为雅戈尔会放弃主业,那就错了,到07年为止,雅戈尔衬衫平均相对综合市场占有率12.32%,连续十二年居同行业第一。西服综合市场占有率13.31%,连续七年居同行业第一。07年11月6日,雅戈尔收购Smart与Xin Ma100%股权,交易总额1.2亿美元。根据公告,Smart是全球知名服装生产、销售以及品牌代理企业,核心公司为在香港注册的新马(XinMa)服装有限公司。XinMa是与Smart相关的美国资产,现为KWD所有,主要包括Smart原在美国的库存和应收账款等资产。“雅戈尔收购Smart和XinMa之后,会成为世界最强的服装企业之一。”雅戈尔的总裁李如成也对外界这样强调!这似乎也可以说明李如成是想借金融与地产,曲线把服装做强做大。但正如02年雅戈尔一方面投资主业,另一方面又同时大举进入地产一样。在并购Smart与XinMa之前的几个月,雅戈尔成立了两家子公司:宁波雅戈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前者的角色是VC,后者则更像PE。这不能够不让人警惕。雅戈尔要做VC或PE了,这并不是玩一玩而已。因为李如成公开对外界说:“这是作为一个产业来做,我们是想逐步地、慎重地迎接一个产业。”“纺织服装产业是雅戈尔的第一平台。房地产是第二个平台。第三个平台是投资,这是一个新兴的产业,还在摸索和塑型当中,但这是最高的层次。”自此,我们终于明白,雅戈尔所做的一切,原来是要建立一个三层业务链的增长方式,现金流业务是纺织服装,增长业务是房地产,种子业务是金融投资。现在的问题是,大多数公司都是在自己的主业内,寻求三层业务链,比如国外的可口可乐通过区域扩张,或者产品线扩张来寻求业务增长,比如宝洁通过品牌经理体制,延续产品生命周期获得持续发展。比如在国内的联想与TCL,当国内增长受限的时候,就会去通过国际化来寻求业务增长的突破!那为什么雅戈尔可以如此轻盈地跳出传统产业,在高利润的房地产与金融投资业务之间起舞?雅戈

 

   一直以来,雅戈尔给自己定的远景目标是"创世界名牌,建跨国企业",在02年,雅戈尔把这一目标调整为:"创国际名牌,铸百年企业",调整的原因是"强调内功"!为此,雅戈尔还决定退出在两家公司的股权投资两亿元,目的是把资金转移到主业上来!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在如此高调强调主业的同时,公司开始进入地产业务,自此,几乎每年,雅戈尔都要强调对地产的投入。

 

   这样造成的结果是,房地产已然超过纺织服装成为雅戈尔业务增长的引擎。比如02年的销售收入是24亿,06年是60亿,增长了150%。其中,02年衬衫与西服的总收入是13亿,06年衬衫与西服的总收入是17亿,仅增长30%,而房地产收入从02年的5亿,增加到06年的19亿,增加了280%。

 

    另一方面,雅戈尔并没有放弃它在金融投资上的努力。根据雅戈尔2007年第三季报披露,截至07年9月30日雅戈尔持有十家上市公司股权。11月,雅戈尔又出资35.88亿认购了1亿股海通证券,2007年末,这笔投资又增值到55亿元。最高的时候,雅戈尔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市值达240亿元。

 

   至此,雅戈尔形成了以房地产、股权投资、纺织服装为收入来源的三架马车,只不过这时候的纺织服装越来越象摆设,因为纺织服装的利润在房地产,在股权投资面前,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这就是《商业周刊》为什么要对雅戈尔下结论“除股票与地产投资业务外,该公司的其他业务都已变得无足轻重。”

 

   但是,如果你由此认为雅戈尔会放弃主业,那就错了,到07年为止,雅戈尔衬衫平均相对综合市场占有率12.32%,连续十二年居同行业第一。西服综合市场占有率13.31%,连续七年居同行业第一。

 

    07年11月6日,雅戈尔收购Smart与Xin Ma100% 股权,交易总额1.2亿美元。根据公告,Smart是全球知名服装生产、销售以及品牌代理企业,核心公司为在香港注册的新马(XinMa)服装有限公司。XinMa是与Smart相关的美国资产,现为KWD所有,主要包括Smart原在美国的库存和应收账款等资产。

。最高的时候,雅戈尔持有上市公司股票市值达240亿元。至此,雅戈尔形成了以房地产、股权投资、纺织服装为收入来源的三架马车,只不过这时候的纺织服装越来越象摆设,因为纺织服装的利润在房地产,在股权投资面前,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这就是《商业周刊》为什么要对雅戈尔下结论“除股票与地产投资业务外,该公司的其他业务都已变得无足轻重。”但是,如果你由此认为雅戈尔会放弃主业,那就错了,到07年为止,雅戈尔衬衫平均相对综合市场占有率12.32%,连续十二年居同行业第一。西服综合市场占有率13.31%,连续七年居同行业第一。07年11月6日,雅戈尔收购Smart与Xin Ma100%股权,交易总额1.2亿美元。根据公告,Smart是全球知名服装生产、销售以及品牌代理企业,核心公司为在香港注册的新马(XinMa)服装有限公司。XinMa是与Smart相关的美国资产,现为KWD所有,主要包括Smart原在美国的库存和应收账款等资产。“雅戈尔收购Smart和XinMa之后,会成为世界最强的服装企业之一。”雅戈尔的总裁李如成也对外界这样强调!这似乎也可以说明李如成是想借金融与地产,曲线把服装做强做大。但正如02年雅戈尔一方面投资主业,另一方面又同时大举进入地产一样。在并购Smart与XinMa之前的几个月,雅戈尔成立了两家子公司:宁波雅戈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前者的角色是VC,后者则更像PE。这不能够不让人警惕。雅戈尔要做VC或PE了,这并不是玩一玩而已。因为李如成公开对外界说:“这是作为一个产业来做,我们是想逐步地、慎重地迎接一个产业。”“纺织服装产业是雅戈尔的第一平台。房地产是第二个平台。第三个平台是投资,这是一个新兴的产业,还在摸索和塑型当中,但这是最高的层次。”自此,我们终于明白,雅戈尔所做的一切,原来是要建立一个三层业务链的增长方式,现金流业务是纺织服装,增长业务是房地产,种子业务是金融投资。现在的问题是,大多数公司都是在自己的主业内,寻求三层业务链,比如国外的可口可乐通过区域扩张,或者产品线扩张来寻求业务增长,比如宝洁通过品牌经理体制,延续产品生命周期获得持续发展。比如在国内的联想与TCL,当国内增长受限的时候,就会去通过国际化来寻求业务增长的突破!那为什么雅戈尔可以如此轻盈地跳出传统产业,在高利润的房地产与金融投资业务之间起舞?雅戈

 

   “雅戈尔收购Smart和XinMa之后,会成为世界最强的服装企业之一。”雅戈尔的总裁李如成也对外界这样强调!这似乎也可以说明李如成是想借金融与地产,曲线把服装做强做大。

 

    但正如02年雅戈尔一方面投资主业,另一方面又同时大举进入地产一样。在并购Smart与XinMa之前的几个月,雅戈尔成立了两家子公司:宁波雅戈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雅戈尔投资有限公司,前者的角色是VC,后者则更像PE。这不能够不让人警惕。

 

    雅戈尔要做VC或PE了,这并不是玩一玩而已。因为李如成公开对外界说:“这是作为一个产业来做,我们是想逐步地、慎重地迎接一个产业。”“纺织服装产业是雅戈尔的第一平台。房地产是第二个平台。第三个平台是投资,这是一个新兴的产业,还在摸索和塑型当中,但这是最高的层次。”

 

   自此,我们终于明白,雅戈尔所做的一切,原来是要建立一个三层业务链的增长方式,现金流业务是纺织服装,增长业务是房地产,种子业务是金融投资。

 

                      雅戈尔是我尊敬的企业之一,作为中国服装业最著名的品牌,最近发生在它身上的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2007年底,世界著名的财经杂志《商业周刊》发表了一篇报导,批评中国部分上市公司不务主业,投机获利,而雅戈尔是这篇报道中唯一被公开点名的上市公司。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充足的证据,象《商业周刊》这样全球著名的商业杂志,是不大会随便点名批评一家公司的。《商业周刊》提出的证据是,雅戈尔持有中国人寿、宁波银行及中信证券股份等近十家公司的股票,这些股票使雅戈尔在07年1-9月份的投资收益达到了2.236亿美元,占整个公司赢利总额的98.5%。“除股票与地产投资业务外,该公司的其他业务都已变得无足轻重。”这是《商业周刊》对雅戈尔的结论。真是这样吗?我印象中,雅戈尔的西服与衬衫都曾经是服装市场的第一品牌呀?象这样一家服装龙头企业,赢利总额怎么会基本与服装无关呢?于是,我找来雅戈尔近几年的年报,认真做了一下分析。我们想看看,为什么这么一家优秀的公司,怎么就成了一家股票与房地产投资公司?先看看几个数据吧。在雅戈尔2001年的年报中,销售收入是17.5亿,其中服装销售额是16.7亿,占收入的95%以上。而在服装销售额中,衬衫是5.4亿,西服是6.9亿,分别以14.9%与12.6%的市场份额占据行业第一。一直以来,雅戈尔给自己定的远景目标是"创世界名牌,建跨国企业",在02年,雅戈尔把这一目标调整为:"创国际名牌,铸百年企业",调整的原因是"强调内功"!为此,雅戈尔还决定退出在两家公司的股权投资两亿元,目的是把资金转移到主业上来!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在如此高调强调主业的同时,公司开始进入地产业务,自此,几乎每年,雅戈尔都要强调对地产的投入。这样造成的结果是,房地产已然超过纺织服装成为雅戈尔业务增长的引擎。比如02年的销售收入是24亿,06年是60亿,增长了150%。其中,02年衬衫与西服的总收入是13亿,06年衬衫与西服的总收入是17亿,仅增长30%,而房地产收入从02年的5亿,增加到06年的19亿,增加了280%。另一方面,雅戈尔并没有放弃它在金融投资上的努力。根据雅戈尔2007年第三季报披露,截至07年9月30日雅戈尔持有十家上市公司股权。11月,雅戈尔又出资35.88亿认购了1亿股海通证券,2007年末,这笔投资又增值到55亿元

   现在的问题是,大多数公司都是在自己的主业内,寻求三层业务链,比如国外的可口可乐通过区域扩张,或者产品线扩张来寻求业务增长,比如宝洁通过品牌经理体制,延续产品生命周期获得持续发展。比如在国内的联想与TCL,当国内增长受限的时候,就会去通过国际化来寻求业务增长的突破!那为什么雅戈尔可以如此轻盈地跳出传统产业,在高利润的房地产与金融投资业务之间起舞?

 

   雅戈尔的总裁李如成对此也有回答:“做任何投资,都要对中国在世界经济发展中进入哪一个阶段有判断。能不能投?风险在哪里?要根据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去把握。”

 

   道理原来如此呀,雅戈尔之所以能够与高利润共舞,原来背后的原因是他对中国国情的把握。那中国的所谓发展阶段又是什么意思呢?那不就是利用中国发展不成熟,利用转型社会期间的机会来赚钱吗?这种游戏,在中国改革开放这三十年间,重复过多少次了?

 

   远的如健力宝把握运动功能饮料机会,长虹把握彩电向大屏幕升级的机会,近的如顺驰把握房地产的机会,不都是靠机会成功的游戏?机会不是不可以抓,只不过是如何抓?

 

   在这一点上,我建议雅戈尔好好研究一下GE。雅戈尔的三个平台完全可以从GE找到对应,纺织服装是传统行业,这相当于GE的家用电器业务,房地产相当于GE的能源业务,至于金融投资,那是GE最大的利润源。

 

   但GE是如何增长的?全球的大部分公司做多元化都失败,凭什么GE能够成功?对比之下,可能就会明白一个道理,利润与风险永远都是一个问题的两面,高利润永远对应着高风险,多元化本质上是一个能力问题。就象学外语,学多门外语就是多元化,专业化就是学一门外语。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学一门外语?道理很简单,学好多门外语,本质那是能力问题,不是机会问题!

 

   《商业周刊》借摩根斯坦利一位专家的话,提醒过雅戈尔这样的公司:“不要高估中国投资者的成熟度,需要有人指出皇帝没穿衣服。”雅戈尔有没有穿衣服?抑或穿的是透视装?也许只有时间或者雅戈尔自己才能够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