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地震灾区的自由市场为什么不涨价?  

2008-07-02 21:57: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震灾区的自由市场为什么不涨价? - 姜汝祥 - 姜汝祥的博客这几天连续走了近两千公里,感动的除了很多人性的光芒之外,就是市场的光芒了.无论是在那里,我们都会看到市场交易的力量,即使是在帐蓬中,在摇摇欲坠的危房里,我们都看到了无数的小商品摊,其实是真正购买的人并不多,我在屈的几个市场,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但开店的人还是认真地守在市场门口是为钱吗?我问了青川几个卖水果的小贩,他们说,其实明知也卖不了几个钱,但还是想坐着也是坐着,赚几个钱好几个.我问他,反正卖的人也不多,为什么不涨价,卖个好价钱?不想买的人,再便宜也不会买,想买的,不会太在意价钱的呀,我在用营销的理论提醒他.“在这种时候,谁还会去想涨价去赚那几个钱呀?靠这个都能发财?”小贩有些激动的回答!在我们印象中,市场的动力是赚取更多的钱财,这几天,我在灾区看到如此多的小商贩,小店主,象雨后春笋一般地在帐蓬中冒出来,就在想,到底什么在支撑这些市场力量的崛起.随着问的人越多,接触的人越多,包括我们每天找小饭馆吃饭过程的体会,越发让我相信,市场的力量除了金钱的驱动之外,市场其实是一部分人的生活态度,或者说市场力量的动力,其实不过就是一部分人要区别于另一部分的动力市场这一部分人是什么人?我想,是那些喜欢交易,喜欢公平竞争,喜欢在满足别人需要的同时,积聚财富的人,他们的名字就叫商人.这种动力背后,是人与人之间竞争,或者说是要与他人不一样所发动的竞争!这样想来,我们会发现在帐蓬中的人,表面上是一样的,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在寻找与别人不一样的方地震灾区的自由市场为什么不涨价? - 姜汝祥 - 姜汝祥的博客这几天连续走了近两千公里,感动的除了很多人性的光芒之外,就是市场的光芒了.

 

无论是在那里,我们都会看到市场交易的力量,即使是在帐蓬中,在摇摇欲坠的危房里,我们都看到了无数的小商品摊,其实是真正购买的人并不多,我在屈的几个市场,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但开店的人还是认真地守在市场门口

灾区的问题几乎全部成了政府的问题)而市场的力量正好相反,市场是以个人责任与自由交易为前提的经济,在灾害发生的时候,这种力量发挥作用的机制正好与政府机制相反,在灾害发生的时候,政府机制是快速,高效,组织性强,而市场机制是混乱,低效与组织性差,这也是为什么在灾害频发的国家,政府通常都会很强大的原因.当灾害发生之后一段时间,即灾害的重建或者恢复时期,市场的力量就体现出来了,市场通常会更高效,更公平,更有组织与规范,反过来,政府力量通常会由于资源高度集权于少数人手里,而出现效率的降低与腐败的出现,也容易由于人们相信功臣或能人,而减少对他们的监督与检查,从而导致人治代替法制.今天,我很高兴地看到中央政府宣布,抗震救灾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现在进入第二阶段,恢复重建阶段,而在这样一个阶段,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我想谁也无法取代政府的作用,但如何利用市场力量,利用企业或民间组织,就异常重要.下一篇,我将把我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与诸位分享

 

是为钱吗?我问了青川几个卖水果的小贩,他们说,其实明知也卖不了几个钱,但还是想坐着也是坐着,赚几个钱好几个.我问他,反正卖的人也不多,为什么不涨价,卖个好价钱?不想买的人,再便宜也不会买,想买的,不会太在意价钱的呀,我在用营销的理论提醒他.

 

这几天连续走了近两千公里,感动的除了很多人性的光芒之外,就是市场的光芒了.无论是在那里,我们都会看到市场交易的力量,即使是在帐蓬中,在摇摇欲坠的危房里,我们都看到了无数的小商品摊,其实是真正购买的人并不多,我在屈的几个市场,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但开店的人还是认真地守在市场门口是为钱吗?我问了青川几个卖水果的小贩,他们说,其实明知也卖不了几个钱,但还是想坐着也是坐着,赚几个钱好几个.我问他,反正卖的人也不多,为什么不涨价,卖个好价钱?不想买的人,再便宜也不会买,想买的,不会太在意价钱的呀,我在用营销的理论提醒他.“在这种时候,谁还会去想涨价去赚那几个钱呀?靠这个都能发财?”小贩有些激动的回答!在我们印象中,市场的动力是赚取更多的钱财,这几天,我在灾区看到如此多的小商贩,小店主,象雨后春笋一般地在帐蓬中冒出来,就在想,到底什么在支撑这些市场力量的崛起.随着问的人越多,接触的人越多,包括我们每天找小饭馆吃饭过程的体会,越发让我相信,市场的力量除了金钱的驱动之外,市场其实是一部分人的生活态度,或者说市场力量的动力,其实不过就是一部分人要区别于另一部分的动力市场这一部分人是什么人?我想,是那些喜欢交易,喜欢公平竞争,喜欢在满足别人需要的同时,积聚财富的人,他们的名字就叫商人.这种动力背后,是人与人之间竞争,或者说是要与他人不一样所发动的竞争!这样想来,我们会发现在帐蓬中的人,表面上是一样的,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在寻找与别人不一样的方

“在这种时候,谁还会去想涨价去赚那几个钱呀?靠这个都能发财?”小贩有些激动的回答!

 

在我们印象中,市场的动力是赚取更多的钱财,这几天,我在灾区看到如此多的小商贩,小店主,象雨后春笋一般地在帐蓬中冒出来,就在想,到底什么在支撑这些市场力量的崛起.

 

随着问的人越多,接触的人越多,包括我们每天找小饭馆吃饭过程的体会,越发让我相信,市场的力量除了金钱的驱动之外,市场其实是一部分人的生活态度,或者说市场力量的动力,其实不过就是一部分人要区别于另一部分的动力

 

式,那些在不停传播”小道消息的人,”其实不过是通过传播”的稀缺信息来获得特殊尊敬的人”,那些在到处串门的人,其实也不过是在通过交流在获得大家喜欢的人.每个人一生中都在寻求一种感觉,那就是我很重要!这样想来,我觉得市场经济恰好就满足了一部分人,即通过交易,通过”利他来利己”的人的重要感,这样一想,我突然发现,如果我们的环境鼓励甚至大力弘扬这种行为,那么,市场的力量就会成为社会的主体力量!所谓市场经济社会,不就是这样形成的么?这样一想,对比一个灾区中的主流力量,我突然想到过去读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在灾区,我也接触了一些灾民,当我送给老人小孩们一些钱时,他们几乎都会大声地对我说,感谢政府,感谢国家,只有很小的一个小孩对我说,谢谢叔叔.当他们获得帮助的时候,他们想到的国家与政府,这体现了我们的政府体贴民生,关心群众疾苦,可政府又是什么?从理论上讲,政府是人民权力意志的代言人,而人民又是谁,人民不就是每一个个人,每一个社会利益团体的总和么?所以,没有了个体力量的独立呈现,没有了各个民间社会团体力量的独立呈现,这样不仅会把一切问题不恰当地归为政府(比如,一部分失业下岗工人找政府,就是体现之一),也会让政府承担着过多的社会责任与社会使命(比如

市场这一部分人是什么人?我想,是那些喜欢交易,喜欢公平竞争,喜欢在满足别人需要的同时,积聚财富的人,他们的名字就叫商人.这种动力背后,是人与人之间竞争,或者说是要与他人不一样所发动的竞争!

 

这样想来,我们会发现在帐蓬中的人,表面上是一样的,但每个人的心中,都在寻找与别人不一样的方式,那些在不停传播”小道消息的人,”其实不过是通过传播”的稀缺信息来获得特殊尊敬的人”,那些在到处串门的人,其实也不过是在通过交流在获得大家喜欢的人.

式,那些在不停传播”小道消息的人,”其实不过是通过传播”的稀缺信息来获得特殊尊敬的人”,那些在到处串门的人,其实也不过是在通过交流在获得大家喜欢的人.每个人一生中都在寻求一种感觉,那就是我很重要!这样想来,我觉得市场经济恰好就满足了一部分人,即通过交易,通过”利他来利己”的人的重要感,这样一想,我突然发现,如果我们的环境鼓励甚至大力弘扬这种行为,那么,市场的力量就会成为社会的主体力量!所谓市场经济社会,不就是这样形成的么?这样一想,对比一个灾区中的主流力量,我突然想到过去读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在灾区,我也接触了一些灾民,当我送给老人小孩们一些钱时,他们几乎都会大声地对我说,感谢政府,感谢国家,只有很小的一个小孩对我说,谢谢叔叔.当他们获得帮助的时候,他们想到的国家与政府,这体现了我们的政府体贴民生,关心群众疾苦,可政府又是什么?从理论上讲,政府是人民权力意志的代言人,而人民又是谁,人民不就是每一个个人,每一个社会利益团体的总和么?所以,没有了个体力量的独立呈现,没有了各个民间社会团体力量的独立呈现,这样不仅会把一切问题不恰当地归为政府(比如,一部分失业下岗工人找政府,就是体现之一),也会让政府承担着过多的社会责任与社会使命(比如

 

每个人一生中都在寻求一种感觉,那就是我很重要!这样想来,我觉得市场经济恰好就满足了一部分人,即通过交易,通过”利他来利己”的人的重要感,这样一想,我突然发现,如果我们的环境鼓励甚至大力弘扬这种行为,那么,市场的力量就会成为社会的主体力量!所谓市场经济社会,不就是这样形成的么?

 

这样一想,对比一个灾区中的主流力量,我突然想到过去读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

 

在灾区,我也接触了一些灾民,当我送给老人小孩们一些钱时,他们几乎都会大声地对我说,感谢政府,感谢国家,只有很小的一个小孩对我说,谢谢叔叔.

 

当他们获得帮助的时候,他们想到的国家与政府,这体现了我们的政府体贴民生,关心群众疾苦,可政府又是什么?从理论上讲,政府是人民权力意志的代言人,而人民又是谁,人民不就是每一个个人,每一个社会利益团体的总和么?

 

式,那些在不停传播”小道消息的人,”其实不过是通过传播”的稀缺信息来获得特殊尊敬的人”,那些在到处串门的人,其实也不过是在通过交流在获得大家喜欢的人.每个人一生中都在寻求一种感觉,那就是我很重要!这样想来,我觉得市场经济恰好就满足了一部分人,即通过交易,通过”利他来利己”的人的重要感,这样一想,我突然发现,如果我们的环境鼓励甚至大力弘扬这种行为,那么,市场的力量就会成为社会的主体力量!所谓市场经济社会,不就是这样形成的么?这样一想,对比一个灾区中的主流力量,我突然想到过去读汤因比<历史研究>中,对中国社会的一个评价,他认为,中国灾害,特别是黄河流域的水灾过多,无形中强大了极权的力量,强化了灾害中的集体意志,这样反过来,就抑制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特别是民间社会力量在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在灾区,我也接触了一些灾民,当我送给老人小孩们一些钱时,他们几乎都会大声地对我说,感谢政府,感谢国家,只有很小的一个小孩对我说,谢谢叔叔.当他们获得帮助的时候,他们想到的国家与政府,这体现了我们的政府体贴民生,关心群众疾苦,可政府又是什么?从理论上讲,政府是人民权力意志的代言人,而人民又是谁,人民不就是每一个个人,每一个社会利益团体的总和么?所以,没有了个体力量的独立呈现,没有了各个民间社会团体力量的独立呈现,这样不仅会把一切问题不恰当地归为政府(比如,一部分失业下岗工人找政府,就是体现之一),也会让政府承担着过多的社会责任与社会使命(比如

所以,没有了个体力量的独立呈现,没有了各个民间社会团体力量的独立呈现,这样不仅会把一切问题不恰当地归为政府(比如,一部分失业下岗工人找政府,就是体现之一),也会让政府承担着过多的社会责任与社会使命(比如灾区的问题几乎全部成了政府的问题)

 

而市场的力量正好相反,市场是以个人责任与自由交易为前提的经济,在灾害发生的时候,这种力量发挥作用的机制正好与政府机制相反,在灾害发生的时候,政府机制是快速,高效,组织性强,而市场机制是混乱,低效与组织性差,这也是为什么在灾害频发的国家,政府通常都会很强大的原因.

灾区的问题几乎全部成了政府的问题)而市场的力量正好相反,市场是以个人责任与自由交易为前提的经济,在灾害发生的时候,这种力量发挥作用的机制正好与政府机制相反,在灾害发生的时候,政府机制是快速,高效,组织性强,而市场机制是混乱,低效与组织性差,这也是为什么在灾害频发的国家,政府通常都会很强大的原因.当灾害发生之后一段时间,即灾害的重建或者恢复时期,市场的力量就体现出来了,市场通常会更高效,更公平,更有组织与规范,反过来,政府力量通常会由于资源高度集权于少数人手里,而出现效率的降低与腐败的出现,也容易由于人们相信功臣或能人,而减少对他们的监督与检查,从而导致人治代替法制.今天,我很高兴地看到中央政府宣布,抗震救灾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现在进入第二阶段,恢复重建阶段,而在这样一个阶段,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我想谁也无法取代政府的作用,但如何利用市场力量,利用企业或民间组织,就异常重要.下一篇,我将把我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与诸位分享

 

当灾害发生之后一段时间,即灾害的重建或者恢复时期,市场的力量就体现出来了,市场通常会更高效,更公平,更有组织与规范,反过来,政府力量通常会由于资源高度集权于少数人手里,而出现效率的降低与腐败的出现,也容易由于人们相信功臣或能人,而减少对他们的监督与检查,从而导致人治代替法制.

 

今天,我很高兴地看到中央政府宣布,抗震救灾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现在进入第二阶段,恢复重建阶段,而在这样一个阶段,由于中国的特殊国情,我想谁也无法取代政府的作用,但如何利用市场力量,利用企业或民间组织,就异常重要.

 

下一篇,我将把我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与诸位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