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谁对下岗职工的命运负责?  

2007-12-05 09:07:31|  分类: 重新想象 颠覆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企业的员工下岗后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从个人的角度讲,这却是一个假问题:这么多农民工都能够活下来,为什么国有企业倒闭了人反而活不下来了呢?排除很少一部分已经年老体弱的员工,大部分员工应当高兴才是呀,因为外面的体制比国有企业好多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不是!相当多的下岗职工都正当年,但相当多的下岗职工不是选择找市场,却选择了找政府!我们反过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更早些这些员工都认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太差劲,自己忍受不了他的领导,冲冠一怒走人了,那今天他们会如何?  我相信,那些主动离开国有企业的员工,现在大多活得很好。这样想来,那些知人善任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岂不是里外不是人?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今天这些下岗职工的贫困生活负责吗?  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什么?自由选择并不是自我放纵的借口!  我觉得,在存在自由的职业选择时,任何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应当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我们是成人,成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给了你自我负责的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们每一个成人都不应当把这个权力交给别人。  这样一想,我们就突然发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上帝让成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但并没有把选择的标准给你,这才是责任的真正含义。否则,成人的自我负责,不就成了每个人自我放纵的借口了吗?  我们是成人,我们对自己负责,但责任的标准仍然在“上帝”手中(否则,人不就成了上帝?),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神性”,仍然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价值!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人性。而人性其实包含着两个相反的方面,一个是“神性”,一个是“魔性”或“兽性”。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或者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我想,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本性。  既然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比谁好多少?即使表面对你好,谁又知道背后是什么?所以,当我们衡量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不应当以自己的领导为标准,确认他做得如何。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判断依赖于上级,那么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依赖于上级的人,又哪有什么标准?  做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市场经济最根本的标准,就是公平竞争,平等交换,这是市场经济规律的体现。任何一个成人,只要你进入公司就要记住一点,企业中存在各种问题,无论是老板不懂管理,还是同事不予配合,无论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市场不景气,都不是你不提供结果,不创造价值的理由。你提供价值,只与市场经济中的平等交换有关。你拿了一份工资,你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这与任何一个人包括领导者的无能无关;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你拿了工资,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或价值。平等交换,天经地义!  这就像一个
   一个员工离开了公司,原因是他觉得他的上司并没有按公司提倡的那样去做。所以,当他迟到、上司处罚他的时候,他就公开顶撞上司,他的理由是:我不介意有人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因为是人就难免如此;但那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不会侵犯到我的原则和利益。但是!如果要用规则来约束我,我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平台,即人人平等。如果你领导犯错可以不接受处罚,我也就不能接受处罚,除非你告诉我领导就是规则的制定者,可以不执行规则,而被领导就是规则的执行者。那,我将无话可说。

  我相信,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无论是做老板,还是做员工。我们如何面对?

  作为一个咨询师,同时也作为一家公司的经营者,我碰到了大量这样的人和事,每当我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这样的事件时,我心底里就产生一种无比的悲哀。想想十年前自己在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的时候,五年前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作的时候,不也这样吗?之所以离开,不仅仅是由于我对工作体系的失望,更在于当时领导我的人的能力和做派,让我无法忍受。

  我在想,如果在当时的国家计委,在当时的北大光华,我碰到的是“刘备”这样知人善任的“领导”,我会离开吗?而如果不离开,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同样,我在摩托罗拉公司工作的时候,我的老板是很好的呀,我如果因为他们对我好,就不离开而到美国去上学,那今天又会是什么样?

  一个人的命运是由他的领导决定的吗?谁对下岗职工的命运负责?

  想到这样的假设,我不禁感到一丝后怕。因为这几乎意味着,一个人的命运基本上是由他的直接领导决定的。无论我们所奉献的体系是不是正确的,哪怕所制定的原则与规则是错的,只要管我的领导“知人善任”,我就高高兴兴地服从。否则,哪怕所制定的原则与规则是正确的,只要领导差劲,那我一样不服从。

企业的员工下岗后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从个人的角度讲,这却是一个假问题:这么多农民工都能够活下来,为什么国有企业倒闭了人反而活不下来了呢?排除很少一部分已经年老体弱的员工,大部分员工应当高兴才是呀,因为外面的体制比国有企业好多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不是!相当多的下岗职工都正当年,但相当多的下岗职工不是选择找市场,却选择了找政府!我们反过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更早些这些员工都认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太差劲,自己忍受不了他的领导,冲冠一怒走人了,那今天他们会如何?  我相信,那些主动离开国有企业的员工,现在大多活得很好。这样想来,那些知人善任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岂不是里外不是人?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今天这些下岗职工的贫困生活负责吗?  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什么?自由选择并不是自我放纵的借口!  我觉得,在存在自由的职业选择时,任何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应当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我们是成人,成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给了你自我负责的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们每一个成人都不应当把这个权力交给别人。  这样一想,我们就突然发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上帝让成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但并没有把选择的标准给你,这才是责任的真正含义。否则,成人的自我负责,不就成了每个人自我放纵的借口了吗?  我们是成人,我们对自己负责,但责任的标准仍然在“上帝”手中(否则,人不就成了上帝?),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神性”,仍然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价值!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人性。而人性其实包含着两个相反的方面,一个是“神性”,一个是“魔性”或“兽性”。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或者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我想,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本性。  既然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比谁好多少?即使表面对你好,谁又知道背后是什么?所以,当我们衡量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不应当以自己的领导为标准,确认他做得如何。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判断依赖于上级,那么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依赖于上级的人,又哪有什么标准?  做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市场经济最根本的标准,就是公平竞争,平等交换,这是市场经济规律的体现。任何一个成人,只要你进入公司就要记住一点,企业中存在各种问题,无论是老板不懂管理,还是同事不予配合,无论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市场不景气,都不是你不提供结果,不创造价值的理由。你提供价值,只与市场经济中的平等交换有关。你拿了一份工资,你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这与任何一个人包括领导者的无能无关;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你拿了工资,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或价值。平等交换,天经地义!  这就像一个

  我在想,如果过去传统计划经济下国有企业的领导,如果每个人都像刘备那样,那么,还会有那么多人离开国有企业,出来打工、出来赚钱吗?我有一次曾在电视上看到,到目前我们中国还有一个地方,那里仍然在实行人民公社制度,每天农民仍然集体出工、计工分,个人仍然没有资产,连房子都是集体盖的。

  看上面这个电视节目的过程中,我感觉心里涌起阵阵冷战。在我的印象中,人民公社早就死了,那是一个违反经济天性的“乌托邦”,可为什么在体制上已经证明完全失败的人民公社,现实中却仍然在某些地方活着?

  答案是,有一个好领导,他一心为群众,他按市场经济的原则处理对外事务,但对内,一切仍然是人民公社的集体管理!

一个员工离开了公司,原因是他觉得他的上司并没有按公司提倡的那样去做。所以,当他迟到、上司处罚他的时候,他就公开顶撞上司,他的理由是:我不介意有人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因为是人就难免如此;但那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不会侵犯到我的原则和利益。但是!如果要用规则来约束我,我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平台,即人人平等。如果你领导犯错可以不接受处罚,我也就不能接受处罚,除非你告诉我领导就是规则的制定者,可以不执行规则,而被领导就是规则的执行者。那,我将无话可说。  我相信,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无论是做老板,还是做员工。我们如何面对?  作为一个咨询师,同时也作为一家公司的经营者,我碰到了大量这样的人和事,每当我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这样的事件时,我心底里就产生一种无比的悲哀。想想十年前自己在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的时候,五年前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作的时候,不也这样吗?之所以离开,不仅仅是由于我对工作体系的失望,更在于当时领导我的人的能力和做派,让我无法忍受。  我在想,如果在当时的国家计委,在当时的北大光华,我碰到的是“刘备”这样知人善任的“领导”,我会离开吗?而如果不离开,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同样,我在摩托罗拉公司工作的时候,我的老板是很好的呀,我如果因为他们对我好,就不离开而到美国去上学,那今天又会是什么样?  一个人的命运是由他的领导决定的吗?谁对下岗职工的命运负责?  想到这样的假设,我不禁感到一丝后怕。因为这几乎意味着,一个人的命运基本上是由他的直接领导决定的。无论我们所奉献的体系是不是正确的,哪怕所制定的原则与规则是错的,只要管我的领导“知人善任”,我就高高兴兴地服从。否则,哪怕所制定的原则与规则是正确的,只要领导差劲,那我一样不服从。  我在想,如果过去传统计划经济下国有企业的领导,如果每个人都像刘备那样,那么,还会有那么多人离开国有企业,出来打工、出来赚钱吗?我有一次曾在电视上看到,到目前我们中国还有一个地方,那里仍然在实行人民公社制度,每天农民仍然集体出工、计工分,个人仍然没有资产,连房子都是集体盖的。  看上面这个电视节目的过程中,我感觉心里涌起阵阵冷战。在我的印象中,人民公社早就死了,那是一个违反经济天性的“乌托邦”,可为什么在体制上已经证明完全失败的人民公社,现实中却仍然在某些地方活着?  答案是,有一个好领导,他一心为群众,他按市场经济的原则处理对外事务,但对内,一切仍然是人民公社的集体管理!  我心里之所以会涌起阵阵冷战,是因为我在想,如果这个领导哪一天“失常”或犯重大错误,甚至死亡(死亡是一定的),而他的儿子又无法像他一样知人善任的话,这些人民公社的社员怎么办?  为什么无数的国有

  我心里之所以会涌起阵阵冷战,是因为我在想,如果这个领导哪一天“失常”或犯重大错误,甚至死亡(死亡是一定的),而他的儿子又无法像他一样知人善任的话,这些人民公社的社员怎么办?

  为什么无数的国有企业的员工下岗后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从个人的角度讲,这却是一个假问题:这么多农民工都能够活下来,为什么国有企业倒闭了人反而活不下来了呢?排除很少一部分已经年老体弱的员工,大部分员工应当高兴才是呀,因为外面的体制比国有企业好多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不是!企业的员工下岗后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从个人的角度讲,这却是一个假问题:这么多农民工都能够活下来,为什么国有企业倒闭了人反而活不下来了呢?排除很少一部分已经年老体弱的员工,大部分员工应当高兴才是呀,因为外面的体制比国有企业好多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不是!相当多的下岗职工都正当年,但相当多的下岗职工不是选择找市场,却选择了找政府!我们反过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更早些这些员工都认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太差劲,自己忍受不了他的领导,冲冠一怒走人了,那今天他们会如何?  我相信,那些主动离开国有企业的员工,现在大多活得很好。这样想来,那些知人善任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岂不是里外不是人?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今天这些下岗职工的贫困生活负责吗?  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什么?自由选择并不是自我放纵的借口!  我觉得,在存在自由的职业选择时,任何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应当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我们是成人,成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给了你自我负责的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们每一个成人都不应当把这个权力交给别人。  这样一想,我们就突然发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上帝让成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但并没有把选择的标准给你,这才是责任的真正含义。否则,成人的自我负责,不就成了每个人自我放纵的借口了吗?  我们是成人,我们对自己负责,但责任的标准仍然在“上帝”手中(否则,人不就成了上帝?),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神性”,仍然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价值!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人性。而人性其实包含着两个相反的方面,一个是“神性”,一个是“魔性”或“兽性”。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或者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我想,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本性。  既然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比谁好多少?即使表面对你好,谁又知道背后是什么?所以,当我们衡量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不应当以自己的领导为标准,确认他做得如何。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判断依赖于上级,那么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依赖于上级的人,又哪有什么标准?  做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市场经济最根本的标准,就是公平竞争,平等交换,这是市场经济规律的体现。任何一个成人,只要你进入公司就要记住一点,企业中存在各种问题,无论是老板不懂管理,还是同事不予配合,无论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市场不景气,都不是你不提供结果,不创造价值的理由。你提供价值,只与市场经济中的平等交换有关。你拿了一份工资,你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这与任何一个人包括领导者的无能无关;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你拿了工资,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或价值。平等交换,天经地义!  这就像一个相当多的下岗职工都正当年,但相当多的下岗职工不是选择找市场,却选择了找政府!我们反过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更早些这些员工都认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太差劲,自己忍受不了他的领导,冲冠一怒走人了,那今天他们会如何?

  我相信,那些主动离开国有企业的员工,现在大多活得很好。这样想来,那些知人善任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岂不是里外不是人?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今天这些下岗职工的贫困生活负责吗?

优秀的职业球员,无论踢球报酬多少,也无论教练同事有什么问题,都不是你不好好踢球的理由。你认真踢球只与一个原则有关,那就是你是职业球员,因为观众只有一个要求:请给我结果!  也许有人会说,那我们提供结果,提供价值,很大程度也是与领导有关的呀,领导做得不好,会影响我们提供价值呀?是,就像球赛,裁判不公平,当然会影响踢球。但什么是职业化?所谓职业化就是哪怕环境再恶劣,我们也要尽力踢好球;领导再差,我也要尽力追求结果。我们并不是裁判或领导手里的机器,我们是有着主动追求能力的人!  要么离开公司,要么提供结果。只要在公司一天,就要为公司创造价值,其他一切外在的条件都是借口,只有商业的公平交易原则在支撑着我们的行为。我想,这就是职业化。职业化的本源,职业化所遵循的,就是市场经济价值平等交换原则——我们努力工作只与结果交换的市场经济原则有关,与任何人无关。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什么?自由选择并不是自我放纵的借口!

  我觉得,优秀的职业球员,无论踢球报酬多少,也无论教练同事有什么问题,都不是你不好好踢球的理由。你认真踢球只与一个原则有关,那就是你是职业球员,因为观众只有一个要求:请给我结果!  也许有人会说,那我们提供结果,提供价值,很大程度也是与领导有关的呀,领导做得不好,会影响我们提供价值呀?是,就像球赛,裁判不公平,当然会影响踢球。但什么是职业化?所谓职业化就是哪怕环境再恶劣,我们也要尽力踢好球;领导再差,我也要尽力追求结果。我们并不是裁判或领导手里的机器,我们是有着主动追求能力的人!  要么离开公司,要么提供结果。只要在公司一天,就要为公司创造价值,其他一切外在的条件都是借口,只有商业的公平交易原则在支撑着我们的行为。我想,这就是职业化。职业化的本源,职业化所遵循的,就是市场经济价值平等交换原则——我们努力工作只与结果交换的市场经济原则有关,与任何人无关。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在存在自由的职业选择时,任何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应当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我们是成人,成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给了你自我负责的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们每一个成人都不应当把这个权力交给别人。

  这样一想,我们就突然发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上帝让成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但并没有把选择的标准给你,这才是责任的真正含义。否则,成人的自我负责,不就成了每个人自我放纵的借口了吗?

  我们是成人,我们对自己负责,但责任的标准仍然在“上帝”手中(否则,人不就成了上帝?),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神性”,仍然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价值!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人性。而人性其实包含着两个相反的方面,一个是“神性”,一个是“魔性”或“兽性”。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或者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我想,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本性。

  既然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比谁好多少?即使表面对你好,谁又知道背后是什么?所以,当我们衡量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不应当以自己的领导为标准,确认他做得如何。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判断依赖于上级,那么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依赖于上级的人,又哪有什么标准?

企业的员工下岗后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从个人的角度讲,这却是一个假问题:这么多农民工都能够活下来,为什么国有企业倒闭了人反而活不下来了呢?排除很少一部分已经年老体弱的员工,大部分员工应当高兴才是呀,因为外面的体制比国有企业好多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不是!相当多的下岗职工都正当年,但相当多的下岗职工不是选择找市场,却选择了找政府!我们反过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更早些这些员工都认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太差劲,自己忍受不了他的领导,冲冠一怒走人了,那今天他们会如何?  我相信,那些主动离开国有企业的员工,现在大多活得很好。这样想来,那些知人善任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岂不是里外不是人?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今天这些下岗职工的贫困生活负责吗?  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什么?自由选择并不是自我放纵的借口!  我觉得,在存在自由的职业选择时,任何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应当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我们是成人,成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给了你自我负责的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们每一个成人都不应当把这个权力交给别人。  这样一想,我们就突然发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上帝让成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但并没有把选择的标准给你,这才是责任的真正含义。否则,成人的自我负责,不就成了每个人自我放纵的借口了吗?  我们是成人,我们对自己负责,但责任的标准仍然在“上帝”手中(否则,人不就成了上帝?),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神性”,仍然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价值!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人性。而人性其实包含着两个相反的方面,一个是“神性”,一个是“魔性”或“兽性”。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或者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我想,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本性。  既然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比谁好多少?即使表面对你好,谁又知道背后是什么?所以,当我们衡量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不应当以自己的领导为标准,确认他做得如何。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判断依赖于上级,那么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依赖于上级的人,又哪有什么标准?  做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市场经济最根本的标准,就是公平竞争,平等交换,这是市场经济规律的体现。任何一个成人,只要你进入公司就要记住一点,企业中存在各种问题,无论是老板不懂管理,还是同事不予配合,无论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市场不景气,都不是你不提供结果,不创造价值的理由。你提供价值,只与市场经济中的平等交换有关。你拿了一份工资,你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这与任何一个人包括领导者的无能无关;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你拿了工资,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或价值。平等交换,天经地义!  这就像一个

  做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市场经济最根本的标准,就是公平竞争,平等交换,这是市场经济规律的体现。任何一个成人,只要你进入公司就要记住一点,企业中存在各种问题,无论是老板不懂管理,还是同事不予配合,无论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市场不景气,都不是你不提供结果,不创造价值的理由。你提供价值,只与市场经济中的平等交换有关。你拿了一份工资,你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这与任何一个人包括领导者的无能无关;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你拿了工资,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或价值。平等交换,天经地义!

  这就像一个优秀的职业球员,无论踢球报酬多少,也无论教练同事有什么问题,都不是你不好好踢球的理由。你认真踢球只与一个原则有关,那就是你是职业球员,因为观众只有一个要求:请给我结果!

企业的员工下岗后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从个人的角度讲,这却是一个假问题:这么多农民工都能够活下来,为什么国有企业倒闭了人反而活不下来了呢?排除很少一部分已经年老体弱的员工,大部分员工应当高兴才是呀,因为外面的体制比国有企业好多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不是!相当多的下岗职工都正当年,但相当多的下岗职工不是选择找市场,却选择了找政府!我们反过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更早些这些员工都认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太差劲,自己忍受不了他的领导,冲冠一怒走人了,那今天他们会如何?  我相信,那些主动离开国有企业的员工,现在大多活得很好。这样想来,那些知人善任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岂不是里外不是人?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今天这些下岗职工的贫困生活负责吗?  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什么?自由选择并不是自我放纵的借口!  我觉得,在存在自由的职业选择时,任何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应当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我们是成人,成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给了你自我负责的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们每一个成人都不应当把这个权力交给别人。  这样一想,我们就突然发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上帝让成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但并没有把选择的标准给你,这才是责任的真正含义。否则,成人的自我负责,不就成了每个人自我放纵的借口了吗?  我们是成人,我们对自己负责,但责任的标准仍然在“上帝”手中(否则,人不就成了上帝?),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神性”,仍然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价值!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人性。而人性其实包含着两个相反的方面,一个是“神性”,一个是“魔性”或“兽性”。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或者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我想,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本性。  既然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比谁好多少?即使表面对你好,谁又知道背后是什么?所以,当我们衡量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不应当以自己的领导为标准,确认他做得如何。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判断依赖于上级,那么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依赖于上级的人,又哪有什么标准?  做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市场经济最根本的标准,就是公平竞争,平等交换,这是市场经济规律的体现。任何一个成人,只要你进入公司就要记住一点,企业中存在各种问题,无论是老板不懂管理,还是同事不予配合,无论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市场不景气,都不是你不提供结果,不创造价值的理由。你提供价值,只与市场经济中的平等交换有关。你拿了一份工资,你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这与任何一个人包括领导者的无能无关;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你拿了工资,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或价值。平等交换,天经地义!  这就像一个

  也许有人会说,那我们提供结果,提供价值,很大程度也是与领导有关的呀,领导做得不好,会影响我们提供价值呀?是,就像球赛,裁判不公平,当然会影响踢球。但什么是职业化?所谓职业化就是哪怕环境再恶劣,我们也要尽力踢好球;领导再差,我也要尽力追求结果。我们并不是裁判或领导手里的机器,我们是有着主动追求能力的人!

  要么离开公司,要么提供结果。只要在公司一天,就要为公司创造价值,其他一切外在的条件都是借口,只有商业的公平交易原则在支撑着我们的行为。我想,这就是职业化。职业化的本源,职业化所遵循的,就是市场经济价值平等交换原则——我们努力工作只与结果交换的市场经济原则有关,与任何人无关。

 

我的推荐文章

  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

  优秀的职业球员,无论踢球报酬多少,也无论教练同事有什么问题,都不是你不好好踢球的理由。你认真踢球只与一个原则有关,那就是你是职业球员,因为观众只有一个要求:请给我结果!  也许有人会说,那我们提供结果,提供价值,很大程度也是与领导有关的呀,领导做得不好,会影响我们提供价值呀?是,就像球赛,裁判不公平,当然会影响踢球。但什么是职业化?所谓职业化就是哪怕环境再恶劣,我们也要尽力踢好球;领导再差,我也要尽力追求结果。我们并不是裁判或领导手里的机器,我们是有着主动追求能力的人!  要么离开公司,要么提供结果。只要在公司一天,就要为公司创造价值,其他一切外在的条件都是借口,只有商业的公平交易原则在支撑着我们的行为。我想,这就是职业化。职业化的本源,职业化所遵循的,就是市场经济价值平等交换原则——我们努力工作只与结果交换的市场经济原则有关,与任何人无关。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

优秀的职业球员,无论踢球报酬多少,也无论教练同事有什么问题,都不是你不好好踢球的理由。你认真踢球只与一个原则有关,那就是你是职业球员,因为观众只有一个要求:请给我结果!  也许有人会说,那我们提供结果,提供价值,很大程度也是与领导有关的呀,领导做得不好,会影响我们提供价值呀?是,就像球赛,裁判不公平,当然会影响踢球。但什么是职业化?所谓职业化就是哪怕环境再恶劣,我们也要尽力踢好球;领导再差,我也要尽力追求结果。我们并不是裁判或领导手里的机器,我们是有着主动追求能力的人!  要么离开公司,要么提供结果。只要在公司一天,就要为公司创造价值,其他一切外在的条件都是借口,只有商业的公平交易原则在支撑着我们的行为。我想,这就是职业化。职业化的本源,职业化所遵循的,就是市场经济价值平等交换原则——我们努力工作只与结果交换的市场经济原则有关,与任何人无关。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企业的员工下岗后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从个人的角度讲,这却是一个假问题:这么多农民工都能够活下来,为什么国有企业倒闭了人反而活不下来了呢?排除很少一部分已经年老体弱的员工,大部分员工应当高兴才是呀,因为外面的体制比国有企业好多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不是!相当多的下岗职工都正当年,但相当多的下岗职工不是选择找市场,却选择了找政府!我们反过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更早些这些员工都认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太差劲,自己忍受不了他的领导,冲冠一怒走人了,那今天他们会如何?  我相信,那些主动离开国有企业的员工,现在大多活得很好。这样想来,那些知人善任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岂不是里外不是人?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今天这些下岗职工的贫困生活负责吗?  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什么?自由选择并不是自我放纵的借口!  我觉得,在存在自由的职业选择时,任何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应当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我们是成人,成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给了你自我负责的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们每一个成人都不应当把这个权力交给别人。  这样一想,我们就突然发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上帝让成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但并没有把选择的标准给你,这才是责任的真正含义。否则,成人的自我负责,不就成了每个人自我放纵的借口了吗?  我们是成人,我们对自己负责,但责任的标准仍然在“上帝”手中(否则,人不就成了上帝?),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神性”,仍然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价值!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人性。而人性其实包含着两个相反的方面,一个是“神性”,一个是“魔性”或“兽性”。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或者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我想,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本性。  既然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比谁好多少?即使表面对你好,谁又知道背后是什么?所以,当我们衡量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不应当以自己的领导为标准,确认他做得如何。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判断依赖于上级,那么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依赖于上级的人,又哪有什么标准?  做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市场经济最根本的标准,就是公平竞争,平等交换,这是市场经济规律的体现。任何一个成人,只要你进入公司就要记住一点,企业中存在各种问题,无论是老板不懂管理,还是同事不予配合,无论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市场不景气,都不是你不提供结果,不创造价值的理由。你提供价值,只与市场经济中的平等交换有关。你拿了一份工资,你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这与任何一个人包括领导者的无能无关;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你拿了工资,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或价值。平等交换,天经地义!  这就像一个

  一个员工离开了公司,原因是他觉得他的上司并没有按公司提倡的那样去做。所以,当他迟到、上司处罚他的时候,他就公开顶撞上司,他的理由是:我不介意有人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因为是人就难免如此;但那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不会侵犯到我的原则和利益。但是!如果要用规则来约束我,我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平台,即人人平等。如果你领导犯错可以不接受处罚,我也就不能接受处罚,除非你告诉我领导就是规则的制定者,可以不执行规则,而被领导就是规则的执行者。那,我将无话可说。  我相信,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无论是做老板,还是做员工。我们如何面对?  作为一个咨询师,同时也作为一家公司的经营者,我碰到了大量这样的人和事,每当我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这样的事件时,我心底里就产生一种无比的悲哀。想想十年前自己在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的时候,五年前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作的时候,不也这样吗?之所以离开,不仅仅是由于我对工作体系的失望,更在于当时领导我的人的能力和做派,让我无法忍受。  我在想,如果在当时的国家计委,在当时的北大光华,我碰到的是“刘备”这样知人善任的“领导”,我会离开吗?而如果不离开,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同样,我在摩托罗拉公司工作的时候,我的老板是很好的呀,我如果因为他们对我好,就不离开而到美国去上学,那今天又会是什么样?  一个人的命运是由他的领导决定的吗?谁对下岗职工的命运负责?  想到这样的假设,我不禁感到一丝后怕。因为这几乎意味着,一个人的命运基本上是由他的直接领导决定的。无论我们所奉献的体系是不是正确的,哪怕所制定的原则与规则是错的,只要管我的领导“知人善任”,我就高高兴兴地服从。否则,哪怕所制定的原则与规则是正确的,只要领导差劲,那我一样不服从。  我在想,如果过去传统计划经济下国有企业的领导,如果每个人都像刘备那样,那么,还会有那么多人离开国有企业,出来打工、出来赚钱吗?我有一次曾在电视上看到,到目前我们中国还有一个地方,那里仍然在实行人民公社制度,每天农民仍然集体出工、计工分,个人仍然没有资产,连房子都是集体盖的。  看上面这个电视节目的过程中,我感觉心里涌起阵阵冷战。在我的印象中,人民公社早就死了,那是一个违反经济天性的“乌托邦”,可为什么在体制上已经证明完全失败的人民公社,现实中却仍然在某些地方活着?  答案是,有一个好领导,他一心为群众,他按市场经济的原则处理对外事务,但对内,一切仍然是人民公社的集体管理!  我心里之所以会涌起阵阵冷战,是因为我在想,如果这个领导哪一天“失常”或犯重大错误,甚至死亡(死亡是一定的),而他的儿子又无法像他一样知人善任的话,这些人民公社的社员怎么办?  为什么无数的国有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

  企业的员工下岗后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公平的角度讲,政府当然有责任,但从个人的角度讲,这却是一个假问题:这么多农民工都能够活下来,为什么国有企业倒闭了人反而活不下来了呢?排除很少一部分已经年老体弱的员工,大部分员工应当高兴才是呀,因为外面的体制比国有企业好多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吗?不是!相当多的下岗职工都正当年,但相当多的下岗职工不是选择找市场,却选择了找政府!我们反过来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更早些这些员工都认为国有企业的领导太差劲,自己忍受不了他的领导,冲冠一怒走人了,那今天他们会如何?  我相信,那些主动离开国有企业的员工,现在大多活得很好。这样想来,那些知人善任的国有企业的领导,岂不是里外不是人?难道他们真的要对今天这些下岗职工的贫困生活负责吗?  一个成年人的责任是什么?自由选择并不是自我放纵的借口!  我觉得,在存在自由的职业选择时,任何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都应当由每个人自己负责。我们是成人,成人的意思就是上帝给了你自我负责的能力!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们每一个成人都不应当把这个权力交给别人。  这样一想,我们就突然发现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的责任到底是什么?——上帝让成人对自己的命运负责,把选择权交给了你,但并没有把选择的标准给你,这才是责任的真正含义。否则,成人的自我负责,不就成了每个人自我放纵的借口了吗?  我们是成人,我们对自己负责,但责任的标准仍然在“上帝”手中(否则,人不就成了上帝?),每个人内心深处的“神性”,仍然是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价值!  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有人性。而人性其实包含着两个相反的方面,一个是“神性”,一个是“魔性”或“兽性”。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或者说一半是人,一半是兽。我想,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避的本性。  既然人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谁比谁好多少?即使表面对你好,谁又知道背后是什么?所以,当我们衡量自己的选择的时候,就不应当以自己的领导为标准,确认他做得如何。因为如果我们自己的判断依赖于上级,那么我们实际上就是一个依赖于上级的人,又哪有什么标准?  做一个商人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市场经济最根本的标准,就是公平竞争,平等交换,这是市场经济规律的体现。任何一个成人,只要你进入公司就要记住一点,企业中存在各种问题,无论是老板不懂管理,还是同事不予配合,无论是产品质量有问题,还是市场不景气,都不是你不提供结果,不创造价值的理由。你提供价值,只与市场经济中的平等交换有关。你拿了一份工资,你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这与任何一个人包括领导者的无能无关;只与一件事有关,那就是你拿了工资,就要提供相应的结果或价值。平等交换,天经地义!  这就像一个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一个员工离开了公司,原因是他觉得他的上司并没有按公司提倡的那样去做。所以,当他迟到、上司处罚他的时候,他就公开顶撞上司,他的理由是:我不介意有人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因为是人就难免如此;但那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不会侵犯到我的原则和利益。但是!如果要用规则来约束我,我需要的是一个公平的平台,即人人平等。如果你领导犯错可以不接受处罚,我也就不能接受处罚,除非你告诉我领导就是规则的制定者,可以不执行规则,而被领导就是规则的执行者。那,我将无话可说。  我相信,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无论是做老板,还是做员工。我们如何面对?  作为一个咨询师,同时也作为一家公司的经营者,我碰到了大量这样的人和事,每当我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这样的事件时,我心底里就产生一种无比的悲哀。想想十年前自己在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的时候,五年前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作的时候,不也这样吗?之所以离开,不仅仅是由于我对工作体系的失望,更在于当时领导我的人的能力和做派,让我无法忍受。  我在想,如果在当时的国家计委,在当时的北大光华,我碰到的是“刘备”这样知人善任的“领导”,我会离开吗?而如果不离开,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同样,我在摩托罗拉公司工作的时候,我的老板是很好的呀,我如果因为他们对我好,就不离开而到美国去上学,那今天又会是什么样?  一个人的命运是由他的领导决定的吗?谁对下岗职工的命运负责?  想到这样的假设,我不禁感到一丝后怕。因为这几乎意味着,一个人的命运基本上是由他的直接领导决定的。无论我们所奉献的体系是不是正确的,哪怕所制定的原则与规则是错的,只要管我的领导“知人善任”,我就高高兴兴地服从。否则,哪怕所制定的原则与规则是正确的,只要领导差劲,那我一样不服从。  我在想,如果过去传统计划经济下国有企业的领导,如果每个人都像刘备那样,那么,还会有那么多人离开国有企业,出来打工、出来赚钱吗?我有一次曾在电视上看到,到目前我们中国还有一个地方,那里仍然在实行人民公社制度,每天农民仍然集体出工、计工分,个人仍然没有资产,连房子都是集体盖的。  看上面这个电视节目的过程中,我感觉心里涌起阵阵冷战。在我的印象中,人民公社早就死了,那是一个违反经济天性的“乌托邦”,可为什么在体制上已经证明完全失败的人民公社,现实中却仍然在某些地方活着?  答案是,有一个好领导,他一心为群众,他按市场经济的原则处理对外事务,但对内,一切仍然是人民公社的集体管理!  我心里之所以会涌起阵阵冷战,是因为我在想,如果这个领导哪一天“失常”或犯重大错误,甚至死亡(死亡是一定的),而他的儿子又无法像他一样知人善任的话,这些人民公社的社员怎么办?  为什么无数的国有(播客)

 “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