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  

2007-12-03 09:30:07|  分类: 重新想象 颠覆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

                     ——读《专业主义》

行在前,业在后,但如果某一行不出结果,即无“业”,这个行业就不再存在。既然专业强调的“专”是为顾客创造价值,为顾客创造价值就是业。那么把客户价值当成前提,就使业绩获得了独立――业绩价值并不因为老板的不同而不同,无论谁是老板,创造的业绩都是由市场制度与客户决定的。这种独立性是现代职业经理人的根本支柱。所谓职业经理人,就是以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为行动准则,通过管理创造价值的那一群人。如果没有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的独立性,就不可能有职业经理人的独立性,这是为什么职业经理人宁可冒着被老板开除的风险,也要誓死遵循商业规则与捍卫商业道德的原因。由此看来,在现代商业文明中的专业,敬业,职业等概念里,“业”是根本。我们从大田研一对日本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日本不具备“现代职业”传统,中国同样也不具备。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小农经济为主体的社会,小农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社会分工,大家守住一亩三分地,各做各的,老死不相住来。据说,有中国人曾经迁移到寒冷的某个岛上,以打鱼为生,但他们总要在山上敲开坚硬的冰层撤下种子,看是否能种出点什么,由此可见农业文化的强大。既然没有分工,也就没有大范围或大规模的交易,有的只是自给自足。在一个自给自足的环境中,“业”没什么固定的规则,没规则,就只好用道德调节。中国文化这种对职业的定义,与现代商业文化的定义有着本质的不同。现代商业文明中,业是清楚的,是第一位的,这才有对事(业)不对人(职)。而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业不清楚,但人却是清楚的,这就是权谋思想的来源:对人不对事,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那就只好用道德或权谋来调节。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今天充分竞争的市场,仍然有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家在管理中,把“专”放在第一,把“业”放在第二。因为在他们看来,没有对个人的忠诚,“专”就毫无意义。所以,我们大可怀疑目前相当一批强调以“德”治理公司的企业家,他们对德的解释多半就是对他的忠诚。所以,在接触了太多企业家的造神运动之后,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企业家第一推动”。企业家的自我革命,是“上帝之手”,是企业职业化的第一推动力。但难也就难在这里,你要企业家革别人的命,这不难,但革自己命,那就难了。可做企业如同跑马拉松,哪一个优秀运动员不是赢在对自己极限的突破上呢。所以,我宁

   在亚洲,真正称得上管理学家,真正对企业管理思想有贡献的,大概就只有大田研一。这不仅是因为亚洲优秀公司的崛起,也就是七十年代之后的事,而且在于日本与韩国都是一个重经验轻逻辑的国家,当日本韩国公司在国际上异军突起的时候,这两个国家的企业家,并不相信什么商学院,甚至直到今天,日本韩国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商学院。这与今天中国企业家热衷于EMB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大田研一是个例外,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听教授说,日本企业家很尊重一个名叫大田研一的管理专家,他也是唯一赢得西方企业家与管理学界尊重的亚洲专家。他的优秀不仅在于他精通西方管理理论,因为他本身就是麦肯锡公司的咨询专家,更在于他是真正懂亚洲企业特殊性的管理专家,从这个意义,他更像一个有着社会学家视野的管理学家。

   我的导师是一位研究日本企业的世界知名的专家,我能够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对这位叫大田研一的专家的尊重。我相信,如果你读了这本《专业主义》,你就会懂这种尊重从何而来,因为我们这些中国大陆的读者,身处中国企业热火朝天的发展中,更加懂得这本书的深刻与价值之处。当大田研一在强调“希波克拉底誓言”对于企业职业价值的意义时,我们仿佛又回到了SARS时期,多少医护人员在这个誓言下献出了生命?而当时,也恰恰正是红包在医院流行的时候。

    当有一种誓言,让人从“红包世界”中重新唤起职业尊严,甚至有人为此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中国企业的未来――我们多么渴望中国企业家与企业员工们也能够找到一种誓言,让他们信守诚信,让他们崇尚公平竞争,让他们永不放弃对客户价值的追求呀。

   由此我们也就懂了这本书对于中国企业的现实意义。因为大田研一对专家主义的定义中,强调的是,   我们并不是因为专业技术成为专家,而是因为“向上帝发誓,以此为职业”――把顾客做为出发点,而成为专家,所以,人人皆可以成为专家!

   就是说,专家是以专业以前提的,而专业是以业为前提,而不是以专为前提。什么是业?我们常说“成家立业”,在这里“业”讲的是某种成就或结果。比如,做事是为了立“业”,所以叫事业。事在前,业在后,做事如果无业(没有结果),就等于白做。同样,行业,也是行在前,业在后,但如果某一行不出结果,即无“业”,这个行业就不再存在。

愿大家把我这段提醒,作为研读大田研一这本书的一个注解,这样你会发现这位天才管理思想的智慧,会对我们今天的企业有着莫大的帮助。比如当我读到,他强调没有纪律前提下的管理教育是无用的教育,我就对目前企业家们热衷EMBA现象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这种认识如果让我们对中国企业的未来感到悲观,那我们也能够从大田研一有预言中找到安慰——“任何人都能成为专家。”是呀,既然人人皆可以为专家,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预言,“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企业家”呢?这个预言至少使我们不再相信那些当红企业家的总结,因为我们知道了决定成败的不是权势金钱,而是“业”――现实中活生生的客户价值!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既然专业强调的“专”是为顾客创造价值,为顾客创造价值就是业。那么把客户价值当成前提,就使业绩获得了独立――业绩价值并不因为老板的不同而不同,无论谁是老板,创造的业绩都是由市场制度与客户决定的。

   这种独立性是现代职业经理人的根本支柱。所谓职业经理人,就是以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为行动准则,通过管理创造价值的那一群人。如果没有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的独立性,就不可能有职业经理人的独立性,这是为什么职业经理人宁可冒着被老板开除的风险,也要誓死遵循商业规则与捍卫商业道德的原因。

   由此看来,在现代商业文明中的专业,敬业,职业等概念里,“业”是根本。我们从大田研一对日本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日本不具备“现代职业”传统,中国同样也不具备。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小农经济为主体的社会,小农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社会分工,大家守住一亩三分地,各做各的,老死不相住来。据说,有中国人曾经迁移到寒冷的某个岛上,以打鱼为生,但他们总要在山上敲开坚硬的冰层撤下种子,看是否能种出点什么,由此可见农业文化的强大。

愿大家把我这段提醒,作为研读大田研一这本书的一个注解,这样你会发现这位天才管理思想的智慧,会对我们今天的企业有着莫大的帮助。比如当我读到,他强调没有纪律前提下的管理教育是无用的教育,我就对目前企业家们热衷EMBA现象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这种认识如果让我们对中国企业的未来感到悲观,那我们也能够从大田研一有预言中找到安慰——“任何人都能成为专家。”是呀,既然人人皆可以为专家,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预言,“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企业家”呢?这个预言至少使我们不再相信那些当红企业家的总结,因为我们知道了决定成败的不是权势金钱,而是“业”――现实中活生生的客户价值!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既然没有分工,也就没有大范围或大规模的交易,有的只是自给自足。在一个自给自足的环境中,“业”没什么固定的规则,没规则,就只好用道德调节。

   中国文化这种对职业的定义,与现代商业文化的定义有着本质的不同。现代商业文明中,业是清楚的,是第一位的,这才有对事(业)不对人(职)。而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业不清楚,但人却是清楚的,这就是权谋思想的来源:对人不对事,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那就只好用道德或权谋来调节。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今天充分竞争的市场,仍然有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家在管理中,把“专”放在第一,把“业”放在第二。因为在他们看来,没有对个人的忠诚,“专”就毫无意义。所以,我们大可怀疑目前相当一批强调以“德”治理公司的企业家,他们对德的解释多半就是对他的忠诚。

   所以,在接触了太多企业家的造神运动之后,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企业家第一推动”。企业家的自我革命,是“上帝之手”,是企业职业化的第一推动力。但难也就难在这里,你要企业家革别人的命,这不难,但革自己命,那就难了。可做企业如同跑马拉松,哪一个优秀运动员不是赢在对自己极限的突破上呢。

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                     ——读《专业主义》在亚洲,真正称得上管理学家,真正对企业管理思想有贡献的,大概就只有大田研一。这不仅是因为亚洲优秀公司的崛起,也就是七十年代之后的事,而且在于日本与韩国都是一个重经验轻逻辑的国家,当日本韩国公司在国际上异军突起的时候,这两个国家的企业家,并不相信什么商学院,甚至直到今天,日本韩国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商学院。这与今天中国企业家热衷于EMB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大田研一是个例外,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听教授说,日本企业家很尊重一个名叫大田研一的管理专家,他也是唯一赢得西方企业家与管理学界尊重的亚洲专家。他的优秀不仅在于他精通西方管理理论,因为他本身就是麦肯锡公司的咨询专家,更在于他是真正懂亚洲企业特殊性的管理专家,从这个意义,他更像一个有着社会学家视野的管理学家。我的导师是一位研究日本企业的世界知名的专家,我能够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对这位叫大田研一的专家的尊重。我相信,如果你读了这本《专业主义》,你就会懂这种尊重从何而来,因为我们这些中国大陆的读者,身处中国企业热火朝天的发展中,更加懂得这本书的深刻与价值之处。当大田研一在强调“希波克拉底誓言”对于企业职业价值的意义时,我们仿佛又回到了SARS时期,多少医护人员在这个誓言下献出了生命?而当时,也恰恰正是红包在医院流行的时候。当有一种誓言,让人从“红包世界”中重新唤起职业尊严,甚至有人为此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中国企业的未来――我们多么渴望中国企业家与企业员工们也能够找到一种誓言,让他们信守诚信,让他们崇尚公平竞争,让他们永不放弃对客户价值的追求呀。由此我们也就懂了这本书对于中国企业的现实意义。因为大田研一对专家主义的定义中,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因为专业技术成为专家,而是因为“向上帝发誓,以此为职业”――把顾客做为出发点,而成为专家,所以,人人皆可以成为专家!就是说,专家是以专业以前提的,而专业是以业为前提,而不是以专为前提。什么是业?我们常说“成家立业”,在这里“业”讲的是某种成就或结果。比如,做事是为了立“业”,所以叫事业。事在前,业在后,做事如果无业(没有结果),就等于白做。同样,行业,也是

所以,我宁愿大家把我这段提醒,作为研读大田研一这本书的一个注解,这样你会发现这位天才管理思想的智慧,会对我们今天的企业有着莫大的帮助。比如当我读到,他强调没有纪律前提下的管理教育是无用的教育,我就对目前企业家们热衷EMBA现象有了新的认识。

   如果这种认识如果让我们对中国企业的未来感到悲观,那我们也能够从大田研一有预言中找到安慰——“任何人都能成为专家。”是呀,既然人人皆可以为专家,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预言,“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企业家”呢?

   这个预言至少使我们不再相信那些当红企业家的总结,因为我们知道了决定成败的不是权势金钱,而是“业”――现实中活生生的客户价值!

 

我的推荐文章

  行在前,业在后,但如果某一行不出结果,即无“业”,这个行业就不再存在。既然专业强调的“专”是为顾客创造价值,为顾客创造价值就是业。那么把客户价值当成前提,就使业绩获得了独立――业绩价值并不因为老板的不同而不同,无论谁是老板,创造的业绩都是由市场制度与客户决定的。这种独立性是现代职业经理人的根本支柱。所谓职业经理人,就是以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为行动准则,通过管理创造价值的那一群人。如果没有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的独立性,就不可能有职业经理人的独立性,这是为什么职业经理人宁可冒着被老板开除的风险,也要誓死遵循商业规则与捍卫商业道德的原因。由此看来,在现代商业文明中的专业,敬业,职业等概念里,“业”是根本。我们从大田研一对日本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日本不具备“现代职业”传统,中国同样也不具备。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小农经济为主体的社会,小农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社会分工,大家守住一亩三分地,各做各的,老死不相住来。据说,有中国人曾经迁移到寒冷的某个岛上,以打鱼为生,但他们总要在山上敲开坚硬的冰层撤下种子,看是否能种出点什么,由此可见农业文化的强大。既然没有分工,也就没有大范围或大规模的交易,有的只是自给自足。在一个自给自足的环境中,“业”没什么固定的规则,没规则,就只好用道德调节。中国文化这种对职业的定义,与现代商业文化的定义有着本质的不同。现代商业文明中,业是清楚的,是第一位的,这才有对事(业)不对人(职)。而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业不清楚,但人却是清楚的,这就是权谋思想的来源:对人不对事,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那就只好用道德或权谋来调节。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今天充分竞争的市场,仍然有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家在管理中,把“专”放在第一,把“业”放在第二。因为在他们看来,没有对个人的忠诚,“专”就毫无意义。所以,我们大可怀疑目前相当一批强调以“德”治理公司的企业家,他们对德的解释多半就是对他的忠诚。所以,在接触了太多企业家的造神运动之后,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企业家第一推动”。企业家的自我革命,是“上帝之手”,是企业职业化的第一推动力。但难也就难在这里,你要企业家革别人的命,这不难,但革自己命,那就难了。可做企业如同跑马拉松,哪一个优秀运动员不是赢在对自己极限的突破上呢。所以,我宁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

  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                     ——读《专业主义》在亚洲,真正称得上管理学家,真正对企业管理思想有贡献的,大概就只有大田研一。这不仅是因为亚洲优秀公司的崛起,也就是七十年代之后的事,而且在于日本与韩国都是一个重经验轻逻辑的国家,当日本韩国公司在国际上异军突起的时候,这两个国家的企业家,并不相信什么商学院,甚至直到今天,日本韩国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商学院。这与今天中国企业家热衷于EMB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大田研一是个例外,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听教授说,日本企业家很尊重一个名叫大田研一的管理专家,他也是唯一赢得西方企业家与管理学界尊重的亚洲专家。他的优秀不仅在于他精通西方管理理论,因为他本身就是麦肯锡公司的咨询专家,更在于他是真正懂亚洲企业特殊性的管理专家,从这个意义,他更像一个有着社会学家视野的管理学家。我的导师是一位研究日本企业的世界知名的专家,我能够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对这位叫大田研一的专家的尊重。我相信,如果你读了这本《专业主义》,你就会懂这种尊重从何而来,因为我们这些中国大陆的读者,身处中国企业热火朝天的发展中,更加懂得这本书的深刻与价值之处。当大田研一在强调“希波克拉底誓言”对于企业职业价值的意义时,我们仿佛又回到了SARS时期,多少医护人员在这个誓言下献出了生命?而当时,也恰恰正是红包在医院流行的时候。当有一种誓言,让人从“红包世界”中重新唤起职业尊严,甚至有人为此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中国企业的未来――我们多么渴望中国企业家与企业员工们也能够找到一种誓言,让他们信守诚信,让他们崇尚公平竞争,让他们永不放弃对客户价值的追求呀。由此我们也就懂了这本书对于中国企业的现实意义。因为大田研一对专家主义的定义中,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因为专业技术成为专家,而是因为“向上帝发誓,以此为职业”――把顾客做为出发点,而成为专家,所以,人人皆可以成为专家!就是说,专家是以专业以前提的,而专业是以业为前提,而不是以专为前提。什么是业?我们常说“成家立业”,在这里“业”讲的是某种成就或结果。比如,做事是为了立“业”,所以叫事业。事在前,业在后,做事如果无业(没有结果),就等于白做。同样,行业,也是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

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                     ——读《专业主义》在亚洲,真正称得上管理学家,真正对企业管理思想有贡献的,大概就只有大田研一。这不仅是因为亚洲优秀公司的崛起,也就是七十年代之后的事,而且在于日本与韩国都是一个重经验轻逻辑的国家,当日本韩国公司在国际上异军突起的时候,这两个国家的企业家,并不相信什么商学院,甚至直到今天,日本韩国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商学院。这与今天中国企业家热衷于EMB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大田研一是个例外,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听教授说,日本企业家很尊重一个名叫大田研一的管理专家,他也是唯一赢得西方企业家与管理学界尊重的亚洲专家。他的优秀不仅在于他精通西方管理理论,因为他本身就是麦肯锡公司的咨询专家,更在于他是真正懂亚洲企业特殊性的管理专家,从这个意义,他更像一个有着社会学家视野的管理学家。我的导师是一位研究日本企业的世界知名的专家,我能够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对这位叫大田研一的专家的尊重。我相信,如果你读了这本《专业主义》,你就会懂这种尊重从何而来,因为我们这些中国大陆的读者,身处中国企业热火朝天的发展中,更加懂得这本书的深刻与价值之处。当大田研一在强调“希波克拉底誓言”对于企业职业价值的意义时,我们仿佛又回到了SARS时期,多少医护人员在这个誓言下献出了生命?而当时,也恰恰正是红包在医院流行的时候。当有一种誓言,让人从“红包世界”中重新唤起职业尊严,甚至有人为此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中国企业的未来――我们多么渴望中国企业家与企业员工们也能够找到一种誓言,让他们信守诚信,让他们崇尚公平竞争,让他们永不放弃对客户价值的追求呀。由此我们也就懂了这本书对于中国企业的现实意义。因为大田研一对专家主义的定义中,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因为专业技术成为专家,而是因为“向上帝发誓,以此为职业”――把顾客做为出发点,而成为专家,所以,人人皆可以成为专家!就是说,专家是以专业以前提的,而专业是以业为前提,而不是以专为前提。什么是业?我们常说“成家立业”,在这里“业”讲的是某种成就或结果。比如,做事是为了立“业”,所以叫事业。事在前,业在后,做事如果无业(没有结果),就等于白做。同样,行业,也是 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                     ——读《专业主义》在亚洲,真正称得上管理学家,真正对企业管理思想有贡献的,大概就只有大田研一。这不仅是因为亚洲优秀公司的崛起,也就是七十年代之后的事,而且在于日本与韩国都是一个重经验轻逻辑的国家,当日本韩国公司在国际上异军突起的时候,这两个国家的企业家,并不相信什么商学院,甚至直到今天,日本韩国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商学院。这与今天中国企业家热衷于EMB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大田研一是个例外,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听教授说,日本企业家很尊重一个名叫大田研一的管理专家,他也是唯一赢得西方企业家与管理学界尊重的亚洲专家。他的优秀不仅在于他精通西方管理理论,因为他本身就是麦肯锡公司的咨询专家,更在于他是真正懂亚洲企业特殊性的管理专家,从这个意义,他更像一个有着社会学家视野的管理学家。我的导师是一位研究日本企业的世界知名的专家,我能够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对这位叫大田研一的专家的尊重。我相信,如果你读了这本《专业主义》,你就会懂这种尊重从何而来,因为我们这些中国大陆的读者,身处中国企业热火朝天的发展中,更加懂得这本书的深刻与价值之处。当大田研一在强调“希波克拉底誓言”对于企业职业价值的意义时,我们仿佛又回到了SARS时期,多少医护人员在这个誓言下献出了生命?而当时,也恰恰正是红包在医院流行的时候。当有一种誓言,让人从“红包世界”中重新唤起职业尊严,甚至有人为此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中国企业的未来――我们多么渴望中国企业家与企业员工们也能够找到一种誓言,让他们信守诚信,让他们崇尚公平竞争,让他们永不放弃对客户价值的追求呀。由此我们也就懂了这本书对于中国企业的现实意义。因为大田研一对专家主义的定义中,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因为专业技术成为专家,而是因为“向上帝发誓,以此为职业”――把顾客做为出发点,而成为专家,所以,人人皆可以成为专家!就是说,专家是以专业以前提的,而专业是以业为前提,而不是以专为前提。什么是业?我们常说“成家立业”,在这里“业”讲的是某种成就或结果。比如,做事是为了立“业”,所以叫事业。事在前,业在后,做事如果无业(没有结果),就等于白做。同样,行业,也是
  行在前,业在后,但如果某一行不出结果,即无“业”,这个行业就不再存在。既然专业强调的“专”是为顾客创造价值,为顾客创造价值就是业。那么把客户价值当成前提,就使业绩获得了独立――业绩价值并不因为老板的不同而不同,无论谁是老板,创造的业绩都是由市场制度与客户决定的。这种独立性是现代职业经理人的根本支柱。所谓职业经理人,就是以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为行动准则,通过管理创造价值的那一群人。如果没有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的独立性,就不可能有职业经理人的独立性,这是为什么职业经理人宁可冒着被老板开除的风险,也要誓死遵循商业规则与捍卫商业道德的原因。由此看来,在现代商业文明中的专业,敬业,职业等概念里,“业”是根本。我们从大田研一对日本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日本不具备“现代职业”传统,中国同样也不具备。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小农经济为主体的社会,小农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社会分工,大家守住一亩三分地,各做各的,老死不相住来。据说,有中国人曾经迁移到寒冷的某个岛上,以打鱼为生,但他们总要在山上敲开坚硬的冰层撤下种子,看是否能种出点什么,由此可见农业文化的强大。既然没有分工,也就没有大范围或大规模的交易,有的只是自给自足。在一个自给自足的环境中,“业”没什么固定的规则,没规则,就只好用道德调节。中国文化这种对职业的定义,与现代商业文化的定义有着本质的不同。现代商业文明中,业是清楚的,是第一位的,这才有对事(业)不对人(职)。而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业不清楚,但人却是清楚的,这就是权谋思想的来源:对人不对事,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那就只好用道德或权谋来调节。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今天充分竞争的市场,仍然有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家在管理中,把“专”放在第一,把“业”放在第二。因为在他们看来,没有对个人的忠诚,“专”就毫无意义。所以,我们大可怀疑目前相当一批强调以“德”治理公司的企业家,他们对德的解释多半就是对他的忠诚。所以,在接触了太多企业家的造神运动之后,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企业家第一推动”。企业家的自我革命,是“上帝之手”,是企业职业化的第一推动力。但难也就难在这里,你要企业家革别人的命,这不难,但革自己命,那就难了。可做企业如同跑马拉松,哪一个优秀运动员不是赢在对自己极限的突破上呢。所以,我宁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

  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                     ——读《专业主义》在亚洲,真正称得上管理学家,真正对企业管理思想有贡献的,大概就只有大田研一。这不仅是因为亚洲优秀公司的崛起,也就是七十年代之后的事,而且在于日本与韩国都是一个重经验轻逻辑的国家,当日本韩国公司在国际上异军突起的时候,这两个国家的企业家,并不相信什么商学院,甚至直到今天,日本韩国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商学院。这与今天中国企业家热衷于EMB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大田研一是个例外,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听教授说,日本企业家很尊重一个名叫大田研一的管理专家,他也是唯一赢得西方企业家与管理学界尊重的亚洲专家。他的优秀不仅在于他精通西方管理理论,因为他本身就是麦肯锡公司的咨询专家,更在于他是真正懂亚洲企业特殊性的管理专家,从这个意义,他更像一个有着社会学家视野的管理学家。我的导师是一位研究日本企业的世界知名的专家,我能够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对这位叫大田研一的专家的尊重。我相信,如果你读了这本《专业主义》,你就会懂这种尊重从何而来,因为我们这些中国大陆的读者,身处中国企业热火朝天的发展中,更加懂得这本书的深刻与价值之处。当大田研一在强调“希波克拉底誓言”对于企业职业价值的意义时,我们仿佛又回到了SARS时期,多少医护人员在这个誓言下献出了生命?而当时,也恰恰正是红包在医院流行的时候。当有一种誓言,让人从“红包世界”中重新唤起职业尊严,甚至有人为此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中国企业的未来――我们多么渴望中国企业家与企业员工们也能够找到一种誓言,让他们信守诚信,让他们崇尚公平竞争,让他们永不放弃对客户价值的追求呀。由此我们也就懂了这本书对于中国企业的现实意义。因为大田研一对专家主义的定义中,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因为专业技术成为专家,而是因为“向上帝发誓,以此为职业”――把顾客做为出发点,而成为专家,所以,人人皆可以成为专家!就是说,专家是以专业以前提的,而专业是以业为前提,而不是以专为前提。什么是业?我们常说“成家立业”,在这里“业”讲的是某种成就或结果。比如,做事是为了立“业”,所以叫事业。事在前,业在后,做事如果无业(没有结果),就等于白做。同样,行业,也是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

  愿大家把我这段提醒,作为研读大田研一这本书的一个注解,这样你会发现这位天才管理思想的智慧,会对我们今天的企业有着莫大的帮助。比如当我读到,他强调没有纪律前提下的管理教育是无用的教育,我就对目前企业家们热衷EMBA现象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这种认识如果让我们对中国企业的未来感到悲观,那我们也能够从大田研一有预言中找到安慰——“任何人都能成为专家。”是呀,既然人人皆可以为专家,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预言,“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企业家”呢?这个预言至少使我们不再相信那些当红企业家的总结,因为我们知道了决定成败的不是权势金钱,而是“业”――现实中活生生的客户价值!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行在前,业在后,但如果某一行不出结果,即无“业”,这个行业就不再存在。既然专业强调的“专”是为顾客创造价值,为顾客创造价值就是业。那么把客户价值当成前提,就使业绩获得了独立――业绩价值并不因为老板的不同而不同,无论谁是老板,创造的业绩都是由市场制度与客户决定的。这种独立性是现代职业经理人的根本支柱。所谓职业经理人,就是以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为行动准则,通过管理创造价值的那一群人。如果没有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的独立性,就不可能有职业经理人的独立性,这是为什么职业经理人宁可冒着被老板开除的风险,也要誓死遵循商业规则与捍卫商业道德的原因。由此看来,在现代商业文明中的专业,敬业,职业等概念里,“业”是根本。我们从大田研一对日本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日本不具备“现代职业”传统,中国同样也不具备。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小农经济为主体的社会,小农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社会分工,大家守住一亩三分地,各做各的,老死不相住来。据说,有中国人曾经迁移到寒冷的某个岛上,以打鱼为生,但他们总要在山上敲开坚硬的冰层撤下种子,看是否能种出点什么,由此可见农业文化的强大。既然没有分工,也就没有大范围或大规模的交易,有的只是自给自足。在一个自给自足的环境中,“业”没什么固定的规则,没规则,就只好用道德调节。中国文化这种对职业的定义,与现代商业文化的定义有着本质的不同。现代商业文明中,业是清楚的,是第一位的,这才有对事(业)不对人(职)。而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业不清楚,但人却是清楚的,这就是权谋思想的来源:对人不对事,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那就只好用道德或权谋来调节。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今天充分竞争的市场,仍然有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家在管理中,把“专”放在第一,把“业”放在第二。因为在他们看来,没有对个人的忠诚,“专”就毫无意义。所以,我们大可怀疑目前相当一批强调以“德”治理公司的企业家,他们对德的解释多半就是对他的忠诚。所以,在接触了太多企业家的造神运动之后,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企业家第一推动”。企业家的自我革命,是“上帝之手”,是企业职业化的第一推动力。但难也就难在这里,你要企业家革别人的命,这不难,但革自己命,那就难了。可做企业如同跑马拉松,哪一个优秀运动员不是赢在对自己极限的突破上呢。所以,我宁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愿大家把我这段提醒,作为研读大田研一这本书的一个注解,这样你会发现这位天才管理思想的智慧,会对我们今天的企业有着莫大的帮助。比如当我读到,他强调没有纪律前提下的管理教育是无用的教育,我就对目前企业家们热衷EMBA现象有了新的认识。如果这种认识如果让我们对中国企业的未来感到悲观,那我们也能够从大田研一有预言中找到安慰——“任何人都能成为专家。”是呀,既然人人皆可以为专家,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预言,“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企业家”呢?这个预言至少使我们不再相信那些当红企业家的总结,因为我们知道了决定成败的不是权势金钱,而是“业”――现实中活生生的客户价值!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 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行在前,业在后,但如果某一行不出结果,即无“业”,这个行业就不再存在。既然专业强调的“专”是为顾客创造价值,为顾客创造价值就是业。那么把客户价值当成前提,就使业绩获得了独立――业绩价值并不因为老板的不同而不同,无论谁是老板,创造的业绩都是由市场制度与客户决定的。这种独立性是现代职业经理人的根本支柱。所谓职业经理人,就是以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为行动准则,通过管理创造价值的那一群人。如果没有市场制度与客户价值的独立性,就不可能有职业经理人的独立性,这是为什么职业经理人宁可冒着被老板开除的风险,也要誓死遵循商业规则与捍卫商业道德的原因。由此看来,在现代商业文明中的专业,敬业,职业等概念里,“业”是根本。我们从大田研一对日本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日本不具备“现代职业”传统,中国同样也不具备。传统中国社会是一个小农经济为主体的社会,小农经济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社会分工,大家守住一亩三分地,各做各的,老死不相住来。据说,有中国人曾经迁移到寒冷的某个岛上,以打鱼为生,但他们总要在山上敲开坚硬的冰层撤下种子,看是否能种出点什么,由此可见农业文化的强大。既然没有分工,也就没有大范围或大规模的交易,有的只是自给自足。在一个自给自足的环境中,“业”没什么固定的规则,没规则,就只好用道德调节。中国文化这种对职业的定义,与现代商业文化的定义有着本质的不同。现代商业文明中,业是清楚的,是第一位的,这才有对事(业)不对人(职)。而在传统中国文化中,业不清楚,但人却是清楚的,这就是权谋思想的来源:对人不对事,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那就只好用道德或权谋来调节。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今天充分竞争的市场,仍然有相当多的中国企业家在管理中,把“专”放在第一,把“业”放在第二。因为在他们看来,没有对个人的忠诚,“专”就毫无意义。所以,我们大可怀疑目前相当一批强调以“德”治理公司的企业家,他们对德的解释多半就是对他的忠诚。所以,在接触了太多企业家的造神运动之后,我提出了一个概念,叫“企业家第一推动”。企业家的自我革命,是“上帝之手”,是企业职业化的第一推动力。但难也就难在这里,你要企业家革别人的命,这不难,但革自己命,那就难了。可做企业如同跑马拉松,哪一个优秀运动员不是赢在对自己极限的突破上呢。所以,我宁  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企业家?                     ——读《专业主义》在亚洲,真正称得上管理学家,真正对企业管理思想有贡献的,大概就只有大田研一。这不仅是因为亚洲优秀公司的崛起,也就是七十年代之后的事,而且在于日本与韩国都是一个重经验轻逻辑的国家,当日本韩国公司在国际上异军突起的时候,这两个国家的企业家,并不相信什么商学院,甚至直到今天,日本韩国也没有什么象样的商学院。这与今天中国企业家热衷于EMBA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大田研一是个例外,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听教授说,日本企业家很尊重一个名叫大田研一的管理专家,他也是唯一赢得西方企业家与管理学界尊重的亚洲专家。他的优秀不仅在于他精通西方管理理论,因为他本身就是麦肯锡公司的咨询专家,更在于他是真正懂亚洲企业特殊性的管理专家,从这个意义,他更像一个有着社会学家视野的管理学家。我的导师是一位研究日本企业的世界知名的专家,我能够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对这位叫大田研一的专家的尊重。我相信,如果你读了这本《专业主义》,你就会懂这种尊重从何而来,因为我们这些中国大陆的读者,身处中国企业热火朝天的发展中,更加懂得这本书的深刻与价值之处。当大田研一在强调“希波克拉底誓言”对于企业职业价值的意义时,我们仿佛又回到了SARS时期,多少医护人员在这个誓言下献出了生命?而当时,也恰恰正是红包在医院流行的时候。当有一种誓言,让人从“红包世界”中重新唤起职业尊严,甚至有人为此献出生命的时候,我们仿佛也看到了中国企业的未来――我们多么渴望中国企业家与企业员工们也能够找到一种誓言,让他们信守诚信,让他们崇尚公平竞争,让他们永不放弃对客户价值的追求呀。由此我们也就懂了这本书对于中国企业的现实意义。因为大田研一对专家主义的定义中,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因为专业技术成为专家,而是因为“向上帝发誓,以此为职业”――把顾客做为出发点,而成为专家,所以,人人皆可以成为专家!就是说,专家是以专业以前提的,而专业是以业为前提,而不是以专为前提。什么是业?我们常说“成家立业”,在这里“业”讲的是某种成就或结果。比如,做事是为了立“业”,所以叫事业。事在前,业在后,做事如果无业(没有结果),就等于白做。同样,行业,也是(播客)

 “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