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  

2007-11-08 09:11:45|  分类: 大话管理: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结果(业绩)?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才真正涉及到了“执行”问题的真相。首先,执行并不是一个“照既定计谋做”的过程,否则就不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其次,衡量执行水平高低的是业绩,即以成败论英雄,而不是所谓的规划。事实上,战略规划(计谋)与执行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起点。当我们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假定人是理性的,信息是完备的,竞争是充分的,因果关系是成立的,这才有逻辑分明的战略规划。可我们在执行的时候,我们发现逻辑就不一样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是不理性的,随时都可能感情用事;信息是不完备的,只能掌握有限的情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天有不测风云”,可见有因并不一定有果。执行问题的真相,就在于我们不懂得或不重视这种差别,用规划逻辑替代执行逻辑,理所当然地推出,战略(规划)一确定,关键就在执行。而懂得了这种差别,我们马上就会发现,战略(规划)与执行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根本不可能说我固定一个,然后去要求另一个来完全配合这一个。很简单,“没有战略的执行”或“没有执行的战略”都是毫无意义的。由此我们才能懂得,一个真正的战略,就是把各种因果关系尽量理清,尽可能地逼近目标(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而一个真正的执行,就是首先懂得因果关系很可能是不成立的,然后因地制宜分析各种可能性,然后去找出办法来完成目标。在这里,一个清晰的目标是战略与执行“对立统一”的起点与归宿。所以,即便诸葛亮的战略规划是“完备的”,但一个有执行能力的马谡应当是这样去思维:“我的使命是守住街亭,但司马懿有若干种办法攻街亭,诸葛亮的办法完全有可能失效的,如果司马懿的办法战胜了诸葛亮的办法,要守住街亭,我要做什么?”这种思维下,我相信马谡才是有执行力的,这种时候,诸葛亮的战略也才“真 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

    诸葛亮斩马谡是中国企业家经常引用“执行难”的例子。马谡因为没有执行诸葛亮的战略安排而葬送街亭,从而使诸葛亮丧失战略要地。在总结自己这一失误时,诸葛亮痛心疾首,后悔没听先帝之言而重用马谡,因为先帝刘备早就对他说了,马谡这人“言过其实,不可重用”。

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诸葛亮斩马谡是中国企业家经常引用“执行难”的例子。马谡因为没有执行诸葛亮的战略安排而葬送街亭,从而使诸葛亮丧失战略要地。在总结自己这一失误时,诸葛亮痛心疾首,后悔没听先帝之言而重用马谡,因为先帝刘备早就对他说了,马谡这人“言过其实,不可重用”。从此,马谡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典型,成了空有理论没有执行力的代表,诸葛亮的失误也被简单地归于“用人不当”。但是,这个故事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我们看不到马谡怎么就没有执行力了,难道马谡不执行诸葛亮的计划就一定没有执行力?如果我们一定要判定马谡“只知兵书,不懂实践”,就必须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诸葛亮的规划是“绝对正确”。所以马谡只要遵守诸葛亮的计谋,倚山安营扎寨死守,就算“有执行力”,否则就是“没有执行力”。但问题是凭什么说诸葛亮就绝对正确呢?是因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还是因为诸葛亮是“军师”,马谡是将,“将”就只能按既定的“计谋”行事,否则就有执行问题?在“三国”整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假定诸葛亮是“神机妙算”,是不会错的,所以这才有马谡按“兵书”照本宣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但诸葛亮真有资格斩马谡吗?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在诸葛亮那里的逻辑是:我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你按我的去做,街亭就可以守住。而在马谡那里的逻辑是:兵书上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按兵书做,街亭就可以守住。唯一的区别是,书中假定诸葛亮是“神”,是妙算,马谡是“言过其实”。也许有人会说,诸葛亮与马谡不一样呀,诸葛亮是军师,所以可以坐而论道,马谡是“将”,就必须执行。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执行是一个简单的“照做”的过程吗?第二,衡量执行能力是否优秀的标准,是“照做”的程度,还是

    从此,马谡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典型,成了空有理论没有执行力的代表,诸葛亮的失误也被简单地归于“用人不当”。

结果(业绩)?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才真正涉及到了“执行”问题的真相。首先,执行并不是一个“照既定计谋做”的过程,否则就不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其次,衡量执行水平高低的是业绩,即以成败论英雄,而不是所谓的规划。事实上,战略规划(计谋)与执行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起点。当我们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假定人是理性的,信息是完备的,竞争是充分的,因果关系是成立的,这才有逻辑分明的战略规划。可我们在执行的时候,我们发现逻辑就不一样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是不理性的,随时都可能感情用事;信息是不完备的,只能掌握有限的情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天有不测风云”,可见有因并不一定有果。执行问题的真相,就在于我们不懂得或不重视这种差别,用规划逻辑替代执行逻辑,理所当然地推出,战略(规划)一确定,关键就在执行。而懂得了这种差别,我们马上就会发现,战略(规划)与执行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根本不可能说我固定一个,然后去要求另一个来完全配合这一个。很简单,“没有战略的执行”或“没有执行的战略”都是毫无意义的。由此我们才能懂得,一个真正的战略,就是把各种因果关系尽量理清,尽可能地逼近目标(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而一个真正的执行,就是首先懂得因果关系很可能是不成立的,然后因地制宜分析各种可能性,然后去找出办法来完成目标。在这里,一个清晰的目标是战略与执行“对立统一”的起点与归宿。所以,即便诸葛亮的战略规划是“完备的”,但一个有执行能力的马谡应当是这样去思维:“我的使命是守住街亭,但司马懿有若干种办法攻街亭,诸葛亮的办法完全有可能失效的,如果司马懿的办法战胜了诸葛亮的办法,要守住街亭,我要做什么?”这种思维下,我相信马谡才是有执行力的,这种时候,诸葛亮的战略也才“真但是,这个故事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我们看不到马谡怎么就没有执行力了,难道马谡不执行诸葛亮的计划就一定没有执行力?

    如果我们一定要判定马谡“只知兵书,不懂实践”,就必须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诸葛亮的规划是“绝对正确”。所以马谡只要遵守诸葛亮的计谋,倚山安营扎寨死守,就算“有执行力”,否则就是“没有执行力”。但问题是凭什么说诸葛亮就绝对正确呢?是因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还是因为诸葛亮是“军师”,马谡是将,“将”就只能按既定的“计谋”行事,否则就有执行问题?

    在“三国”整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假定诸葛亮是“神机妙算”,是不会错的,所以这才有马谡按“兵书”照本宣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

结果(业绩)?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才真正涉及到了“执行”问题的真相。首先,执行并不是一个“照既定计谋做”的过程,否则就不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其次,衡量执行水平高低的是业绩,即以成败论英雄,而不是所谓的规划。事实上,战略规划(计谋)与执行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起点。当我们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假定人是理性的,信息是完备的,竞争是充分的,因果关系是成立的,这才有逻辑分明的战略规划。可我们在执行的时候,我们发现逻辑就不一样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是不理性的,随时都可能感情用事;信息是不完备的,只能掌握有限的情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天有不测风云”,可见有因并不一定有果。执行问题的真相,就在于我们不懂得或不重视这种差别,用规划逻辑替代执行逻辑,理所当然地推出,战略(规划)一确定,关键就在执行。而懂得了这种差别,我们马上就会发现,战略(规划)与执行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根本不可能说我固定一个,然后去要求另一个来完全配合这一个。很简单,“没有战略的执行”或“没有执行的战略”都是毫无意义的。由此我们才能懂得,一个真正的战略,就是把各种因果关系尽量理清,尽可能地逼近目标(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而一个真正的执行,就是首先懂得因果关系很可能是不成立的,然后因地制宜分析各种可能性,然后去找出办法来完成目标。在这里,一个清晰的目标是战略与执行“对立统一”的起点与归宿。所以,即便诸葛亮的战略规划是“完备的”,但一个有执行能力的马谡应当是这样去思维:“我的使命是守住街亭,但司马懿有若干种办法攻街亭,诸葛亮的办法完全有可能失效的,如果司马懿的办法战胜了诸葛亮的办法,要守住街亭,我要做什么?”这种思维下,我相信马谡才是有执行力的,这种时候,诸葛亮的战略也才“真   但诸葛亮真有资格斩马谡吗?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在诸葛亮那里的逻辑是:我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你按我的去做,街亭就可以守住。而在马谡那里的逻辑是:兵书上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按兵书做,街亭就可以守住。唯一的区别是,书中假定诸葛亮是“神”,是妙算,马谡是“言过其实”。

   也许有人会说,诸葛亮与马谡不一样呀,诸葛亮是军师,所以可以坐而论道,马谡是“将”,就必须执行。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执行是一个简单的“照做”的过程吗?第二,衡量执行能力是否优秀的标准,是“照做”的程度,还是结果(业绩)?

    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才真正涉及到了“执行”问题的真相。首先,执行并不是一个“照既定计谋做”的过程,否则就不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其次,衡量执行水平高低的是业绩,即以成败论英雄,而不是所谓的规划。

    事实上,战略规划(计谋)与执行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起点。当我们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假定人是理性的,信息是完备的,竞争是充分的,因果关系是成立的,这才有逻辑分明的战略规划。可我们在执行的时候,我们发现逻辑就不一样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是不理性的,随时都可能感情用事;信息是不完备的,只能掌握有限的情报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诸葛亮斩马谡是中国企业家经常引用“执行难”的例子。马谡因为没有执行诸葛亮的战略安排而葬送街亭,从而使诸葛亮丧失战略要地。在总结自己这一失误时,诸葛亮痛心疾首,后悔没听先帝之言而重用马谡,因为先帝刘备早就对他说了,马谡这人“言过其实,不可重用”。从此,马谡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典型,成了空有理论没有执行力的代表,诸葛亮的失误也被简单地归于“用人不当”。但是,这个故事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我们看不到马谡怎么就没有执行力了,难道马谡不执行诸葛亮的计划就一定没有执行力?如果我们一定要判定马谡“只知兵书,不懂实践”,就必须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诸葛亮的规划是“绝对正确”。所以马谡只要遵守诸葛亮的计谋,倚山安营扎寨死守,就算“有执行力”,否则就是“没有执行力”。但问题是凭什么说诸葛亮就绝对正确呢?是因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还是因为诸葛亮是“军师”,马谡是将,“将”就只能按既定的“计谋”行事,否则就有执行问题?在“三国”整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假定诸葛亮是“神机妙算”,是不会错的,所以这才有马谡按“兵书”照本宣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但诸葛亮真有资格斩马谡吗?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在诸葛亮那里的逻辑是:我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你按我的去做,街亭就可以守住。而在马谡那里的逻辑是:兵书上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按兵书做,街亭就可以守住。唯一的区别是,书中假定诸葛亮是“神”,是妙算,马谡是“言过其实”。也许有人会说,诸葛亮与马谡不一样呀,诸葛亮是军师,所以可以坐而论道,马谡是“将”,就必须执行。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执行是一个简单的“照做”的过程吗?第二,衡量执行能力是否优秀的标准,是“照做”的程度,还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天有不测风云”,可见有因并不一定有果。

   执行问题的真相,就在于我们不懂得或不重视这种差别,用规划逻辑替代执行逻辑,理所当然地推出,战略(规划)一确定,关键就在执行。

金不怕火炼”――如果你真的是“神机妙算”的话,那么马谡从相反角度的思考,也会与你不谋而合。遗憾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基本上不存在太多的“神机妙算”,更遗憾的,我们将大多数失败简单地归于“执行不力”。当诸葛亮斩了马谡的时候,他也许没有想到,马谡与他的思维其实是一致的,而真正有执行力的是那些怀疑他的决策不完整,然后通过因地制宜来制订新的执行策略的人。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才会懂得,为什么执行本身就是战略,就像战略本身就是执行一样。我的推荐文章: 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像许三多那样“木、呆”有什么不好?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刘翔的尊严在哪里?颁奖典礼上李宇春拒绝假唱,为了啥?(图)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而懂得了这种差别,我们马上就会发现,战略(规划)与执行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根本不可能说我固定一个,然后去要求另一个来完全配合这一个。很简单,“没有战略的执行”或“没有执行的战略”都是毫无意义的。

   由此我们才能懂得,一个真正的战略,就是把各种因果关系尽量理清,尽可能地逼近目标(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而一个真正的执行,就是首先懂得因果关系很可能是不成立的,然后因地制宜分析各种可能性,然后去找出办法来完成目标。在这里,一个清晰的目标是战略与执行“对立统一”的起点与归宿。

所以,即便诸葛亮的战略规划是“完备的”,但一个有执行能力的马谡应当是这样去思维:“我的使命是守住街亭,但司马懿有若干种办法攻街亭,诸葛亮的办法完全有可能失效的,如果司马懿的办法战胜了诸葛亮的办法,要守住街亭,我要做什么?

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诸葛亮斩马谡是中国企业家经常引用“执行难”的例子。马谡因为没有执行诸葛亮的战略安排而葬送街亭,从而使诸葛亮丧失战略要地。在总结自己这一失误时,诸葛亮痛心疾首,后悔没听先帝之言而重用马谡,因为先帝刘备早就对他说了,马谡这人“言过其实,不可重用”。从此,马谡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典型,成了空有理论没有执行力的代表,诸葛亮的失误也被简单地归于“用人不当”。但是,这个故事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我们看不到马谡怎么就没有执行力了,难道马谡不执行诸葛亮的计划就一定没有执行力?如果我们一定要判定马谡“只知兵书,不懂实践”,就必须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诸葛亮的规划是“绝对正确”。所以马谡只要遵守诸葛亮的计谋,倚山安营扎寨死守,就算“有执行力”,否则就是“没有执行力”。但问题是凭什么说诸葛亮就绝对正确呢?是因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还是因为诸葛亮是“军师”,马谡是将,“将”就只能按既定的“计谋”行事,否则就有执行问题?在“三国”整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假定诸葛亮是“神机妙算”,是不会错的,所以这才有马谡按“兵书”照本宣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但诸葛亮真有资格斩马谡吗?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在诸葛亮那里的逻辑是:我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你按我的去做,街亭就可以守住。而在马谡那里的逻辑是:兵书上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按兵书做,街亭就可以守住。唯一的区别是,书中假定诸葛亮是“神”,是妙算,马谡是“言过其实”。也许有人会说,诸葛亮与马谡不一样呀,诸葛亮是军师,所以可以坐而论道,马谡是“将”,就必须执行。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执行是一个简单的“照做”的过程吗?第二,衡量执行能力是否优秀的标准,是“照做”的程度,还是   这种思维下,我相信马谡才是有执行力的,这种时候,诸葛亮的战略也才“真金不怕火炼”――如果你真的是“神机妙算”的话,那么马谡从相反角度的思考,也会与你不谋而合。

   遗憾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基本上不存在太多的“神机妙算”,更遗憾的,我们将大多数失败简单地归于“执行不力”。当诸葛亮斩了马谡的时候,他也许没有想到,马谡与他的思维其实是一致的,而真正有执行力的是那些怀疑他的决策不完整,然后通过因地制宜来制订新的执行策略的人。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才会懂得,为什么执行本身就是战略,就像战略本身就是执行一样。

金不怕火炼”――如果你真的是“神机妙算”的话,那么马谡从相反角度的思考,也会与你不谋而合。遗憾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基本上不存在太多的“神机妙算”,更遗憾的,我们将大多数失败简单地归于“执行不力”。当诸葛亮斩了马谡的时候,他也许没有想到,马谡与他的思维其实是一致的,而真正有执行力的是那些怀疑他的决策不完整,然后通过因地制宜来制订新的执行策略的人。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才会懂得,为什么执行本身就是战略,就像战略本身就是执行一样。我的推荐文章: 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像许三多那样“木、呆”有什么不好?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刘翔的尊严在哪里?颁奖典礼上李宇春拒绝假唱,为了啥?(图)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我的推荐文章

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诸葛亮斩马谡是中国企业家经常引用“执行难”的例子。马谡因为没有执行诸葛亮的战略安排而葬送街亭,从而使诸葛亮丧失战略要地。在总结自己这一失误时,诸葛亮痛心疾首,后悔没听先帝之言而重用马谡,因为先帝刘备早就对他说了,马谡这人“言过其实,不可重用”。从此,马谡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典型,成了空有理论没有执行力的代表,诸葛亮的失误也被简单地归于“用人不当”。但是,这个故事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我们看不到马谡怎么就没有执行力了,难道马谡不执行诸葛亮的计划就一定没有执行力?如果我们一定要判定马谡“只知兵书,不懂实践”,就必须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诸葛亮的规划是“绝对正确”。所以马谡只要遵守诸葛亮的计谋,倚山安营扎寨死守,就算“有执行力”,否则就是“没有执行力”。但问题是凭什么说诸葛亮就绝对正确呢?是因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还是因为诸葛亮是“军师”,马谡是将,“将”就只能按既定的“计谋”行事,否则就有执行问题?在“三国”整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假定诸葛亮是“神机妙算”,是不会错的,所以这才有马谡按“兵书”照本宣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但诸葛亮真有资格斩马谡吗?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在诸葛亮那里的逻辑是:我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你按我的去做,街亭就可以守住。而在马谡那里的逻辑是:兵书上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按兵书做,街亭就可以守住。唯一的区别是,书中假定诸葛亮是“神”,是妙算,马谡是“言过其实”。也许有人会说,诸葛亮与马谡不一样呀,诸葛亮是军师,所以可以坐而论道,马谡是“将”,就必须执行。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执行是一个简单的“照做”的过程吗?第二,衡量执行能力是否优秀的标准,是“照做”的程度,还是

  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

结果(业绩)?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才真正涉及到了“执行”问题的真相。首先,执行并不是一个“照既定计谋做”的过程,否则就不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其次,衡量执行水平高低的是业绩,即以成败论英雄,而不是所谓的规划。事实上,战略规划(计谋)与执行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起点。当我们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假定人是理性的,信息是完备的,竞争是充分的,因果关系是成立的,这才有逻辑分明的战略规划。可我们在执行的时候,我们发现逻辑就不一样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是不理性的,随时都可能感情用事;信息是不完备的,只能掌握有限的情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天有不测风云”,可见有因并不一定有果。执行问题的真相,就在于我们不懂得或不重视这种差别,用规划逻辑替代执行逻辑,理所当然地推出,战略(规划)一确定,关键就在执行。而懂得了这种差别,我们马上就会发现,战略(规划)与执行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根本不可能说我固定一个,然后去要求另一个来完全配合这一个。很简单,“没有战略的执行”或“没有执行的战略”都是毫无意义的。由此我们才能懂得,一个真正的战略,就是把各种因果关系尽量理清,尽可能地逼近目标(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而一个真正的执行,就是首先懂得因果关系很可能是不成立的,然后因地制宜分析各种可能性,然后去找出办法来完成目标。在这里,一个清晰的目标是战略与执行“对立统一”的起点与归宿。所以,即便诸葛亮的战略规划是“完备的”,但一个有执行能力的马谡应当是这样去思维:“我的使命是守住街亭,但司马懿有若干种办法攻街亭,诸葛亮的办法完全有可能失效的,如果司马懿的办法战胜了诸葛亮的办法,要守住街亭,我要做什么?”这种思维下,我相信马谡才是有执行力的,这种时候,诸葛亮的战略也才“真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诸葛亮斩马谡是中国企业家经常引用“执行难”的例子。马谡因为没有执行诸葛亮的战略安排而葬送街亭,从而使诸葛亮丧失战略要地。在总结自己这一失误时,诸葛亮痛心疾首,后悔没听先帝之言而重用马谡,因为先帝刘备早就对他说了,马谡这人“言过其实,不可重用”。从此,马谡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典型,成了空有理论没有执行力的代表,诸葛亮的失误也被简单地归于“用人不当”。但是,这个故事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我们看不到马谡怎么就没有执行力了,难道马谡不执行诸葛亮的计划就一定没有执行力?如果我们一定要判定马谡“只知兵书,不懂实践”,就必须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诸葛亮的规划是“绝对正确”。所以马谡只要遵守诸葛亮的计谋,倚山安营扎寨死守,就算“有执行力”,否则就是“没有执行力”。但问题是凭什么说诸葛亮就绝对正确呢?是因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还是因为诸葛亮是“军师”,马谡是将,“将”就只能按既定的“计谋”行事,否则就有执行问题?在“三国”整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假定诸葛亮是“神机妙算”,是不会错的,所以这才有马谡按“兵书”照本宣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但诸葛亮真有资格斩马谡吗?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在诸葛亮那里的逻辑是:我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你按我的去做,街亭就可以守住。而在马谡那里的逻辑是:兵书上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按兵书做,街亭就可以守住。唯一的区别是,书中假定诸葛亮是“神”,是妙算,马谡是“言过其实”。也许有人会说,诸葛亮与马谡不一样呀,诸葛亮是军师,所以可以坐而论道,马谡是“将”,就必须执行。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执行是一个简单的“照做”的过程吗?第二,衡量执行能力是否优秀的标准,是“照做”的程度,还是像许三多那样“木、呆”有什么不好?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

金不怕火炼”――如果你真的是“神机妙算”的话,那么马谡从相反角度的思考,也会与你不谋而合。遗憾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基本上不存在太多的“神机妙算”,更遗憾的,我们将大多数失败简单地归于“执行不力”。当诸葛亮斩了马谡的时候,他也许没有想到,马谡与他的思维其实是一致的,而真正有执行力的是那些怀疑他的决策不完整,然后通过因地制宜来制订新的执行策略的人。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才会懂得,为什么执行本身就是战略,就像战略本身就是执行一样。我的推荐文章: 耶稣PK孔子、屈原:坏人当道,那是好人无能!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像许三多那样“木、呆”有什么不好?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刘翔的尊严在哪里?颁奖典礼上李宇春拒绝假唱,为了啥?(图)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刘翔的尊严在哪里?

结果(业绩)?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才真正涉及到了“执行”问题的真相。首先,执行并不是一个“照既定计谋做”的过程,否则就不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其次,衡量执行水平高低的是业绩,即以成败论英雄,而不是所谓的规划。事实上,战略规划(计谋)与执行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起点。当我们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假定人是理性的,信息是完备的,竞争是充分的,因果关系是成立的,这才有逻辑分明的战略规划。可我们在执行的时候,我们发现逻辑就不一样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是不理性的,随时都可能感情用事;信息是不完备的,只能掌握有限的情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天有不测风云”,可见有因并不一定有果。执行问题的真相,就在于我们不懂得或不重视这种差别,用规划逻辑替代执行逻辑,理所当然地推出,战略(规划)一确定,关键就在执行。而懂得了这种差别,我们马上就会发现,战略(规划)与执行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根本不可能说我固定一个,然后去要求另一个来完全配合这一个。很简单,“没有战略的执行”或“没有执行的战略”都是毫无意义的。由此我们才能懂得,一个真正的战略,就是把各种因果关系尽量理清,尽可能地逼近目标(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而一个真正的执行,就是首先懂得因果关系很可能是不成立的,然后因地制宜分析各种可能性,然后去找出办法来完成目标。在这里,一个清晰的目标是战略与执行“对立统一”的起点与归宿。所以,即便诸葛亮的战略规划是“完备的”,但一个有执行能力的马谡应当是这样去思维:“我的使命是守住街亭,但司马懿有若干种办法攻街亭,诸葛亮的办法完全有可能失效的,如果司马懿的办法战胜了诸葛亮的办法,要守住街亭,我要做什么?”这种思维下,我相信马谡才是有执行力的,这种时候,诸葛亮的战略也才“真
  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诸葛亮斩马谡是中国企业家经常引用“执行难”的例子。马谡因为没有执行诸葛亮的战略安排而葬送街亭,从而使诸葛亮丧失战略要地。在总结自己这一失误时,诸葛亮痛心疾首,后悔没听先帝之言而重用马谡,因为先帝刘备早就对他说了,马谡这人“言过其实,不可重用”。从此,马谡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典型,成了空有理论没有执行力的代表,诸葛亮的失误也被简单地归于“用人不当”。但是,这个故事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我们看不到马谡怎么就没有执行力了,难道马谡不执行诸葛亮的计划就一定没有执行力?如果我们一定要判定马谡“只知兵书,不懂实践”,就必须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诸葛亮的规划是“绝对正确”。所以马谡只要遵守诸葛亮的计谋,倚山安营扎寨死守,就算“有执行力”,否则就是“没有执行力”。但问题是凭什么说诸葛亮就绝对正确呢?是因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还是因为诸葛亮是“军师”,马谡是将,“将”就只能按既定的“计谋”行事,否则就有执行问题?在“三国”整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假定诸葛亮是“神机妙算”,是不会错的,所以这才有马谡按“兵书”照本宣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但诸葛亮真有资格斩马谡吗?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在诸葛亮那里的逻辑是:我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你按我的去做,街亭就可以守住。而在马谡那里的逻辑是:兵书上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按兵书做,街亭就可以守住。唯一的区别是,书中假定诸葛亮是“神”,是妙算,马谡是“言过其实”。也许有人会说,诸葛亮与马谡不一样呀,诸葛亮是军师,所以可以坐而论道,马谡是“将”,就必须执行。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执行是一个简单的“照做”的过程吗?第二,衡量执行能力是否优秀的标准,是“照做”的程度,还是颁奖典礼上李宇春拒绝假唱,为了啥?(图)

  结果(业绩)?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才真正涉及到了“执行”问题的真相。首先,执行并不是一个“照既定计谋做”的过程,否则就不会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其次,衡量执行水平高低的是业绩,即以成败论英雄,而不是所谓的规划。事实上,战略规划(计谋)与执行有着完全不同的逻辑起点。当我们在做战略规划的时候,假定人是理性的,信息是完备的,竞争是充分的,因果关系是成立的,这才有逻辑分明的战略规划。可我们在执行的时候,我们发现逻辑就不一样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是不理性的,随时都可能感情用事;信息是不完备的,只能掌握有限的情报;“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天有不测风云”,可见有因并不一定有果。执行问题的真相,就在于我们不懂得或不重视这种差别,用规划逻辑替代执行逻辑,理所当然地推出,战略(规划)一确定,关键就在执行。而懂得了这种差别,我们马上就会发现,战略(规划)与执行本身就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根本不可能说我固定一个,然后去要求另一个来完全配合这一个。很简单,“没有战略的执行”或“没有执行的战略”都是毫无意义的。由此我们才能懂得,一个真正的战略,就是把各种因果关系尽量理清,尽可能地逼近目标(世界上不存在绝对真理)。而一个真正的执行,就是首先懂得因果关系很可能是不成立的,然后因地制宜分析各种可能性,然后去找出办法来完成目标。在这里,一个清晰的目标是战略与执行“对立统一”的起点与归宿。所以,即便诸葛亮的战略规划是“完备的”,但一个有执行能力的马谡应当是这样去思维:“我的使命是守住街亭,但司马懿有若干种办法攻街亭,诸葛亮的办法完全有可能失效的,如果司马懿的办法战胜了诸葛亮的办法,要守住街亭,我要做什么?”这种思维下,我相信马谡才是有执行力的,这种时候,诸葛亮的战略也才“真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

  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

诸葛亮真的有资格斩马谡吗---执行的逻辑分析诸葛亮斩马谡是中国企业家经常引用“执行难”的例子。马谡因为没有执行诸葛亮的战略安排而葬送街亭,从而使诸葛亮丧失战略要地。在总结自己这一失误时,诸葛亮痛心疾首,后悔没听先帝之言而重用马谡,因为先帝刘备早就对他说了,马谡这人“言过其实,不可重用”。从此,马谡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典型,成了空有理论没有执行力的代表,诸葛亮的失误也被简单地归于“用人不当”。但是,这个故事却经不起推敲。因为我们看不到马谡怎么就没有执行力了,难道马谡不执行诸葛亮的计划就一定没有执行力?如果我们一定要判定马谡“只知兵书,不懂实践”,就必须先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诸葛亮的规划是“绝对正确”。所以马谡只要遵守诸葛亮的计谋,倚山安营扎寨死守,就算“有执行力”,否则就是“没有执行力”。但问题是凭什么说诸葛亮就绝对正确呢?是因为诸葛亮的“神机妙算”?还是因为诸葛亮是“军师”,马谡是将,“将”就只能按既定的“计谋”行事,否则就有执行问题?在“三国”整本书中,大多数时候都假定诸葛亮是“神机妙算”,是不会错的,所以这才有马谡按“兵书”照本宣科,犯了形而上学的错。但诸葛亮真有资格斩马谡吗?从逻辑上讲,他们两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在诸葛亮那里的逻辑是:我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你按我的去做,街亭就可以守住。而在马谡那里的逻辑是:兵书上的计谋是正确的,只要按兵书做,街亭就可以守住。唯一的区别是,书中假定诸葛亮是“神”,是妙算,马谡是“言过其实”。也许有人会说,诸葛亮与马谡不一样呀,诸葛亮是军师,所以可以坐而论道,马谡是“将”,就必须执行。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第一,执行是一个简单的“照做”的过程吗?第二,衡量执行能力是否优秀的标准,是“照做”的程度,还是  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

 “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