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创业人,是职业公司人!  

2007-10-09 10:20:07|  分类: 重新想象 颠覆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了!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废了;不知道自己应当是谁,未来也废了!不幸的是,“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参考背景决定的。我们选择了父母做背景,我就是儿子、或者女儿。我们选择了学校做背景,我们就是学生。我们选择了地域做背景,我们就是北京人、四川人或中国人!我们选择了社会,我们就是公民!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首先要选择你现在所处的背景,然后才有真正的回答。如果你选错了背景,比如在社会中,你却选择了父母做背景,回答自己是儿子或女儿,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角色错乱带来的困惑:没有人会象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对你,如果你要等待象父母一样的关怀,你可以等,但没有人会理你!我们应当选择什么背景来回答: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当我们有幸聚在一起,选择一家公司作为一起奋斗的平台,我们事实上选择的并不是这家公司,而是选择了一个背景。任何一家公司在这个时代要生存、发展、壮大所必须遵从的时代背景就是:中国公司必须国际化、正规化、持续化,中国员工必须职业、敬业,专业!一句话:公司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应当是他所在职位、所做工作的专业选手,我们是职业的公司人,而不是兼职的临时工!抛弃老板情节:做一流的职业员工比三流的老板伟大而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突然就感到一种恐惧:我们有几个人是专业选手?业余球员与专业或职业球员的差别是什么?最重要的差别是:业余球员以球为业余爱好,既然是业余,做不好没关系,只要愉快就好;而专业球员以球为生,既然是赖以生存的职业,做不好就不能够生存,做不好就是一种耻辱!试问一下,我们签订劳动合约进入一家公司,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将以做好本职工作为生?但我们自己专业吗?我们做不好本职工作时,会有耻辱感吗?会觉得自己生存不下去吗?每一个员工在企业中都有一个职位,那就问问自己,我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如果我们的员工在自己的专业上只是业余选手的水平,那么,不管我们赚多少钱,整个公司的工作状态其实就是江湖“小混混”的状态——凡事都做得“差不多”,但任何一
我们就懂了,中国企业未来五到十年最重要的一个使命,就是建立起世界级的竞争力,而这个竞争力的背后,首先要打造出一代人的职业化与专业化!中国无数小公司的现状说明,中国企业未来最稀缺的是职业的运营人才——他们以经营企业、经营团队为生。中国企业的竞争,不能够是由无数业余水平的员工构成的竞争!中国企业的竞争,必须是专业选手组织的竞争!所以,每一个员工,无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都应当问自己:“我是谁?”——我现在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我应当是谁?”——我未来应当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不专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自己应当专业!不懂应当按职业选手的生存法则来要求自己,不懂应当为自己的业余水平感到羞愧!不懂应当以解决不了本职工作中的问题为耻!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了!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而一旦我们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不再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未来应当是谁。在中国加入WTO的五年后,中国企业真正进入了职业运营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甘于做中国企业职业化进程中的职业员工!

   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了!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废了;不知道自己应当是谁,未来也废了!

   不幸的是,“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参考背景决定的。我们选择了父母做背景,我就是儿子、或者女儿。我们选择了学校做背景,我们就是学生。我们选择了地域做背景,我们就是北京人、四川人或中国人!我们选择了社会,我们就是公民!

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首先要选择你现在所处的背景,然后才有真正的回答。如果你选错了背景,比如在社会中,你却选择了父母做背景,回答自己是儿子或女儿,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角色错乱带来的困惑:没有人会象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对你,如果你要等待象父母一样的关怀,你可以等,但没有人会理你!

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了!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废了;不知道自己应当是谁,未来也废了!不幸的是,“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参考背景决定的。我们选择了父母做背景,我就是儿子、或者女儿。我们选择了学校做背景,我们就是学生。我们选择了地域做背景,我们就是北京人、四川人或中国人!我们选择了社会,我们就是公民!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首先要选择你现在所处的背景,然后才有真正的回答。如果你选错了背景,比如在社会中,你却选择了父母做背景,回答自己是儿子或女儿,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角色错乱带来的困惑:没有人会象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对你,如果你要等待象父母一样的关怀,你可以等,但没有人会理你!我们应当选择什么背景来回答: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当我们有幸聚在一起,选择一家公司作为一起奋斗的平台,我们事实上选择的并不是这家公司,而是选择了一个背景。任何一家公司在这个时代要生存、发展、壮大所必须遵从的时代背景就是:中国公司必须国际化、正规化、持续化,中国员工必须职业、敬业,专业!一句话:公司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应当是他所在职位、所做工作的专业选手,我们是职业的公司人,而不是兼职的临时工!抛弃老板情节:做一流的职业员工比三流的老板伟大而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突然就感到一种恐惧:我们有几个人是专业选手?业余球员与专业或职业球员的差别是什么?最重要的差别是:业余球员以球为业余爱好,既然是业余,做不好没关系,只要愉快就好;而专业球员以球为生,既然是赖以生存的职业,做不好就不能够生存,做不好就是一种耻辱!试问一下,我们签订劳动合约进入一家公司,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将以做好本职工作为生?但我们自己专业吗?我们做不好本职工作时,会有耻辱感吗?会觉得自己生存不下去吗?每一个员工在企业中都有一个职位,那就问问自己,我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如果我们的员工在自己的专业上只是业余选手的水平,那么,不管我们赚多少钱,整个公司的工作状态其实就是江湖“小混混”的状态——凡事都做得“差不多”,但任何一

   我们应当选择什么背景来回答:我是谁?我应当是谁?

   当我们有幸聚在一起,选择一家公司作为一起奋斗的平台,我们事实上选择的并不是这家公司,而是选择了一个背景。任何一家公司在这个时代要生存、发展、壮大所必须遵从的时代背景就是:中国公司必须国际化、正规化、持续化,中国员工必须职业、敬业,专业!

   一句话:公司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应当是他所在职位、所做工作的专业选手,我们是职业的公司人,而不是兼职的临时工!

件事都做不到专业,做不到精细!所以,遍地由业余选手组成的小公司,比如象江浙广东一带的无数小公司,也许是中国经济繁荣的一部分,但真正代表中国的一定不是这些小公司,中国必须出现自己的索尼、松下,必须出现自己的三星、现代,那才是中国企业的未来!既然如此,我们这一代的使命是什么?我觉得现在的员工中,如果一部分人想成为领导多少人的企业家,想做自己的公司创一番伟业,这很正常。但如果这成为一种群体心理,我觉得,这就需要我们警惕了!事实上,这种心理有着深刻的文化背景,当你在为自己的伟大构想自鸣得意的时候,很可能你不知道,你只不过是在自己个人规划中,不自觉地重复着传统的中医成材方式,一种个人成功的修炼方式——每个人内心深处都盯着“一代名医”,但有几个人能够成为一代名医?结果就大多自暴自弃,成为一事无成的江湖郎中!我们看看全世界优秀的公司吧,从他们那里出来的员工有几个是做自己的公司的?有几个是以领导一家公司为已任的?这不是他们无能,而是世界优秀企业职业运营与专业打造的结果。一个一流的专业装配工,一个一流的前台文员,一个一流的研发工程师等,在职业运营的意义上,并不比一流的CEO低一等,他们只是分工的不同,只是由于个人经验与专业追求的不同,并不存在职业上的高低之分,在职业运营的意义上,他们是平等的!换句话讲,象杰克·韦尔奇这样世界一流的CEO,如果他当年是从工程师做起的话,我相信他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专业的工程师,而当他做好工程师的同时,发现自己仍然有着无限的潜力,那为什么不往上发展,甚至一直追求至GE的CEO呢?不专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以业余为耻!我觉得这种逻辑应当是我们这一代人做企业的逻辑——公司首先是一个帮助普通员工把自己打造成本职工作专家的平台,而不是成就某个人创造个人神话的舞台,这才是现代企业制度的真正含义。全世界的优秀公司,在设备技术规模等外在因素基本一致的时候,他们人均创造的利润,比同等条件的同行,要高出很多!企业竞争在本质上是人才的竞争,而不是机器设备的竞争!所以,一个专业的销售员与业余的销售员,销售能力的差别是多少倍?一个专业的管理人员,与一个业余的管理人员,他们打造的团队差别是多少倍?这样一来

抛弃老板情节:做一流的职业员工比三流的老板伟大

   而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突然就感到一种恐惧:我们有几个人是专业选手?

   业余球员与专业或职业球员的差别是什么?最重要的差别是:业余球员以球为业余爱好,既然是业余,做不好没关系,只要愉快就好;而专业球员以球为生,既然是赖以生存的职业,做不好就不能够生存,做不好就是一种耻辱!

试问一下,我们签订劳动合约进入一家公司,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将以做好本职工作为生?但我们自己专业吗?我们做不好本职工作时,会有耻辱感吗?会觉得自己生存不下去吗?

   每一个员工在企业中都有一个职位,那就问问自己,我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如果我们的员工在自己的专业上只是业余选手的水平,那么,不管我们赚多少钱,整个公司的工作状态其实就是江湖“小混混”的状态——凡事都做得“差不多”,但任何一件事都做不到专业,做不到精细!

我们就懂了,中国企业未来五到十年最重要的一个使命,就是建立起世界级的竞争力,而这个竞争力的背后,首先要打造出一代人的职业化与专业化!中国无数小公司的现状说明,中国企业未来最稀缺的是职业的运营人才——他们以经营企业、经营团队为生。中国企业的竞争,不能够是由无数业余水平的员工构成的竞争!中国企业的竞争,必须是专业选手组织的竞争!所以,每一个员工,无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都应当问自己:“我是谁?”——我现在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我应当是谁?”——我未来应当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不专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自己应当专业!不懂应当按职业选手的生存法则来要求自己,不懂应当为自己的业余水平感到羞愧!不懂应当以解决不了本职工作中的问题为耻!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了!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而一旦我们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不再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未来应当是谁。在中国加入WTO的五年后,中国企业真正进入了职业运营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甘于做中国企业职业化进程中的职业员工!

所以,遍地由业余选手组成的小公司,比如象江浙广东一带的无数小公司,也许是中国经济繁荣的一部分,但真正代表中国的一定不是这些小公司,中国必须出现自己的索尼、松下,必须出现自己的三星、现代,那才是中国企业的未来!

既然如此,我们这一代的使命是什么?我觉得现在的员工中,如果一部分人想成为领导多少人的企业家,想做自己的公司创一番伟业,这很正常。但如果这成为一种群体心理,我觉得,这就需要我们警惕了!

   事实上,这种心理有着深刻的文化背景,当你在为自己的伟大构想自鸣得意的时候,很可能你不知道,你只不过是在自己个人规划中,不自觉地重复着传统的中医成材方式,一种个人成功的修炼方式——每个人内心深处都盯着“一代名医”,但有几个人能够成为一代名医?结果就大多自暴自弃,成为一事无成的江湖郎中!

我们看看全世界优秀的公司吧,从他们那里出来的员工有几个是做自己的公司的?有几个是以领导一家公司为已任的?这不是他们无能,而是世界优秀企业职业运营与专业打造的结果。一个一流的专业装配工,一个一流的前台文员,一个一流的研发工程师等,在职业运营的意义上,并不比一流的CEO低一等,他们只是分工的不同,只是由于个人经验与专业追求的不同,并不存在职业上的高低之分,在职业运营的意义上,他们是平等的!

   换句话讲,象杰克·韦尔奇这样世界一流的CEO,如果他当年是从工程师做起的话,我相信他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专业的工程师,而当他做好工程师的同时,发现自己仍然有着无限的潜力,那为什么不往上发展,甚至一直追求至GE的CEO呢?

件事都做不到专业,做不到精细!所以,遍地由业余选手组成的小公司,比如象江浙广东一带的无数小公司,也许是中国经济繁荣的一部分,但真正代表中国的一定不是这些小公司,中国必须出现自己的索尼、松下,必须出现自己的三星、现代,那才是中国企业的未来!既然如此,我们这一代的使命是什么?我觉得现在的员工中,如果一部分人想成为领导多少人的企业家,想做自己的公司创一番伟业,这很正常。但如果这成为一种群体心理,我觉得,这就需要我们警惕了!事实上,这种心理有着深刻的文化背景,当你在为自己的伟大构想自鸣得意的时候,很可能你不知道,你只不过是在自己个人规划中,不自觉地重复着传统的中医成材方式,一种个人成功的修炼方式——每个人内心深处都盯着“一代名医”,但有几个人能够成为一代名医?结果就大多自暴自弃,成为一事无成的江湖郎中!我们看看全世界优秀的公司吧,从他们那里出来的员工有几个是做自己的公司的?有几个是以领导一家公司为已任的?这不是他们无能,而是世界优秀企业职业运营与专业打造的结果。一个一流的专业装配工,一个一流的前台文员,一个一流的研发工程师等,在职业运营的意义上,并不比一流的CEO低一等,他们只是分工的不同,只是由于个人经验与专业追求的不同,并不存在职业上的高低之分,在职业运营的意义上,他们是平等的!换句话讲,象杰克·韦尔奇这样世界一流的CEO,如果他当年是从工程师做起的话,我相信他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专业的工程师,而当他做好工程师的同时,发现自己仍然有着无限的潜力,那为什么不往上发展,甚至一直追求至GE的CEO呢?不专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以业余为耻!我觉得这种逻辑应当是我们这一代人做企业的逻辑——公司首先是一个帮助普通员工把自己打造成本职工作专家的平台,而不是成就某个人创造个人神话的舞台,这才是现代企业制度的真正含义。全世界的优秀公司,在设备技术规模等外在因素基本一致的时候,他们人均创造的利润,比同等条件的同行,要高出很多!企业竞争在本质上是人才的竞争,而不是机器设备的竞争!所以,一个专业的销售员与业余的销售员,销售能力的差别是多少倍?一个专业的管理人员,与一个业余的管理人员,他们打造的团队差别是多少倍?这样一来不专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以业余为耻!

   我觉得这种逻辑应当是我们这一代人做企业的逻辑——公司首先是一个帮助普通员工把自己打造成本职工作专家的平台,而不是成就某个人创造个人神话的舞台,这才是现代企业制度的真正含义。全世界的优秀公司,在设备技术规模等外在因素基本一致的时候,他们人均创造的利润,比同等条件的同行,要高出很多!企业竞争在本质上是人才的竞争,而不是机器设备的竞争!

   所以,一个专业的销售员与业余的销售员,销售能力的差别是多少倍?一个专业的管理人员,与一个业余的管理人员,他们打造的团队差别是多少倍?

我们就懂了,中国企业未来五到十年最重要的一个使命,就是建立起世界级的竞争力,而这个竞争力的背后,首先要打造出一代人的职业化与专业化!中国无数小公司的现状说明,中国企业未来最稀缺的是职业的运营人才——他们以经营企业、经营团队为生。中国企业的竞争,不能够是由无数业余水平的员工构成的竞争!中国企业的竞争,必须是专业选手组织的竞争!所以,每一个员工,无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都应当问自己:“我是谁?”——我现在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我应当是谁?”——我未来应当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不专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自己应当专业!不懂应当按职业选手的生存法则来要求自己,不懂应当为自己的业余水平感到羞愧!不懂应当以解决不了本职工作中的问题为耻!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了!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而一旦我们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不再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未来应当是谁。在中国加入WTO的五年后,中国企业真正进入了职业运营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甘于做中国企业职业化进程中的职业员工!

这样一来我们就懂了,中国企业未来五到十年最重要的一个使命,就是建立起世界级的竞争力,而这个竞争力的背后,首先要打造出一代人的职业化与专业化!中国无数小公司的现状说明,中国企业未来最稀缺的是职业的运营人才——他们以经营企业、经营团队为生。中国企业的竞争,不能够是由无数业余水平的员工构成的竞争!中国企业的竞争,必须是专业选手组织的竞争!

   所以,每一个员工,无论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你都应当问自己:“我是谁?”——我现在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我应当是谁?”——我未来应当是业余选手还是专业选手?

   不专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自己应当专业!不懂应当按职业选手的生存法则来要求自己,不懂应当为自己的业余水平感到羞愧!不懂应当以解决不了本职工作中的问题为耻!

   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了!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而一旦我们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不再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未来应当是谁。在中国加入WTO的五年后,中国企业真正进入了职业运营时代,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甘于做中国企业职业化进程中的职业员工!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