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商人与学者也“卖拐”,谁被忽悠?  

2007-11-21 09:12:10|  分类: 大话管理: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看来,郎咸平的问题出在不懂得中国式发展的代价论,相比国有资产的浪费而言,张端敏他们所得到的国有资产流失实在是中国的好事,或叫代价。就象政府官员如果不腐败,哪有民营经济?环境如果不污染,那有经济发展?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先付代价,后治理,我们觉得不好,但有其它选择吗?回答是没有!所以,我不相信中国企业家中,象张端敏这样的市场政治家群体的形成,除了这条路有什么其它选择?这就历史,因为我觉得海尔如果从利益或产权上与张端敏有关,好过目前这样与他无关。人都不是神,谁没有利益?你真要他们无关,他们就要做猫腻,比如红塔山的储时健。相比起来,我觉得张端敏的东西不一定经得起逻辑推敲,但中国改革从来都不是逻辑的时代。所以,郎咸平的错误是明显的,但张维迎之流明显针对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舆论环境大加攻击,却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这背后是一大批经济学家被独董害了,拿人家的手软呀。学者就是学者,商人就是商人,所以,我对自己今年的主题,就定义为要面对商人与学者的矛盾,我是商人,不是做什么学者,因为我是咨询公司的总经理,这也是我当年决心离开国家计委,离开北大光华的原因,我反感那些拿着权力去换钱的行为,要赚钱,堂堂正正,有什么不好?但郎咸平提的问题背后,其实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这就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是如何产生的?我觉得他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即中国真正的企业家群体,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在市场经济中成长的企业家,他们根本没有李东生这批市场政治家的痛苦,他们很坦然地在市场竞争中成长,只不过他们的名气没李东生他们大而已。如果我们不是凭名声来衡量中国的企业家群体的话,我们发现,李东生,张端敏这代人已经过时了,他们不是中国企业家的代表,真正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不是他们,而是目前这批不出名但在市场经济竞争中成长的企业家。尽管张端敏,李东生他们是开拓者,但他们身上的市场政治家血液注定他们超越不
   当我看到张维迎因为郎咸平对几个企业家的诘难,而断言"中国企业经营的舆论环境是近十年来最差"的时候,我觉得怎么连最基本的事实都会不顾?

   我们知道自从有了互联网之后,中国的舆论环境,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甚至社会,都大大进步了,而由于经济本身与政府稍远,对经济领域的舆论环境管制是最小的,我们有经济观察报,21世纪,中国经营报等等专业的报纸。

  我们不可以说有了报纸就有好的舆论环境,但没有一个开放的舆论环境,就不可能有经济类报刊的繁荣,这不需要证明。

  所以,在张维迎这种对事实视而不见的判断,只能说明一个现象,中国经济学家群体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正在被独立董事这样的利益网所收买

  我们现在已经找不到有哪个著名经济学家不是独董了,这也是中国特色之一,据我所知,真正的企业家在西方是不怎么与经济学家打交道的,这从国外经济学院大都很穷,学生也在市场上难找工作可以看出。

   相比而言,管理学院或商学院却很富,企业家买的是管理学家的帐。经济学家是宏观层次的,与赚钱不是一个逻辑。

  但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学家会这么吃香?国外的企业独董大都是著名企业家担任,而中国的独董却由这么多经济学家担任,为什么?这从TCL最近让项兵当董事看出。

当我看到张维迎因为郎咸平对几个企业家的诘难,而断言中国企业经营的舆论环境是近十年来最差的时候,我觉得怎么连最基本的事实都会不顾?我们知道自从有了互联网之后,中国的舆论环境,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甚至社会,都大大进步了,而由于经济本身与政府稍远,对经济领域的舆论环境管制是最小的,我们有经济观察报,21世纪,中国经营报等等专业的报纸。我们不可以说有了报纸就有好的舆论环境,但没有一个开放的舆论环境,就不可能有经济类报刊的繁荣,这不需要证明。所以,在张维迎这种对事实视而不见的判断,只能说明一个现象,中国经济学家群体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正在被独立董事这样的利益网所收买我们现在已经找不到有哪个著名经济学家不是独董了,这也是中国特色之一,据我所知,真正的企业家在西方是不怎么与经济学家打交道的,这从国外经济学院大都很穷,学生也在市场上难找工作可以看出。相比而言,管理学院或商学院却很富,企业家买的是管理学家的帐。经济学家是宏观层次的,与赚钱不是一个逻辑。但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学家会这么吃香?国外的企业独董大都是著名企业家担任,而中国的独董却由这么多经济学家担任,为什么?这从TCL最近让项兵当董事看出。按周其仁的说法,你郎咸平既然这么高调对李嘉诚,那你就不要加入他的长江商学院做什么首席教授呀?这样没有独立性做什么学者?同样,你项兵既然知道郎咸平在攻击TCL,你是长江商学院的院长,那就应当至少有起码的职业回避,不要让别人认为TCL在利用你呀,但这位老兄不仅不回避,还出面当TCL的炮弹,坦言,对TCL管理与战略有信心!中国的经济学家中这批人的职业良知让人害怕!说的一套,做的一套,这叫两张皮,而在两张皮的背后,是一批手伸得太长的经济学家,不好好研究自己的领地,偏跑出来做多元化,比如张的核心竞争力理论,什么偷不去,带不走,买不来之类的定义,可你倒是告诉我,它到底是什么呀

  按周其仁的说法,你郎咸平既然这么高调对李嘉诚,那你就不要加入他的长江商学院做什么首席教授呀?这样没有独立性做什么学者?同样,你项兵既然知道郎咸平在攻击TCL,你是长江商学院的院长,那就应当至少有起码的职业回避,不要让别人认为TCL在利用你呀,

   但这位老兄不仅不回避,还出面当TCL的炮弹,坦言,对TCL管理与战略有信心!

   中国的经济学家中这批人的职业良知让人害怕!

当我看到张维迎因为郎咸平对几个企业家的诘难,而断言中国企业经营的舆论环境是近十年来最差的时候,我觉得怎么连最基本的事实都会不顾?我们知道自从有了互联网之后,中国的舆论环境,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甚至社会,都大大进步了,而由于经济本身与政府稍远,对经济领域的舆论环境管制是最小的,我们有经济观察报,21世纪,中国经营报等等专业的报纸。我们不可以说有了报纸就有好的舆论环境,但没有一个开放的舆论环境,就不可能有经济类报刊的繁荣,这不需要证明。所以,在张维迎这种对事实视而不见的判断,只能说明一个现象,中国经济学家群体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正在被独立董事这样的利益网所收买我们现在已经找不到有哪个著名经济学家不是独董了,这也是中国特色之一,据我所知,真正的企业家在西方是不怎么与经济学家打交道的,这从国外经济学院大都很穷,学生也在市场上难找工作可以看出。相比而言,管理学院或商学院却很富,企业家买的是管理学家的帐。经济学家是宏观层次的,与赚钱不是一个逻辑。但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学家会这么吃香?国外的企业独董大都是著名企业家担任,而中国的独董却由这么多经济学家担任,为什么?这从TCL最近让项兵当董事看出。按周其仁的说法,你郎咸平既然这么高调对李嘉诚,那你就不要加入他的长江商学院做什么首席教授呀?这样没有独立性做什么学者?同样,你项兵既然知道郎咸平在攻击TCL,你是长江商学院的院长,那就应当至少有起码的职业回避,不要让别人认为TCL在利用你呀,但这位老兄不仅不回避,还出面当TCL的炮弹,坦言,对TCL管理与战略有信心!中国的经济学家中这批人的职业良知让人害怕!说的一套,做的一套,这叫两张皮,而在两张皮的背后,是一批手伸得太长的经济学家,不好好研究自己的领地,偏跑出来做多元化,比如张的核心竞争力理论,什么偷不去,带不走,买不来之类的定义,可你倒是告诉我,它到底是什么呀

  说的一套,做的一套,这叫两张皮,而在两张皮的背后,是一批手伸得太长的经济学家,不好好研究自己的领地,偏跑出来做多元化,比如张的核心竞争力理论,什么偷不去,带不走,买不来之类的定义,可你倒是告诉我,它到底是什么呀?

  在我看来,郎咸平的问题出在不懂得中国式发展的代价论,相比国有资产的浪费而言,张端敏他们所得到的"国有资产流失"实在是中国的好事,或叫代价。就象政府官员如果不腐败,哪有民营经济?环境如果不污染,那有经济发展?

   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先付代价,后治理,我们觉得不好,但有其它选择吗?回答是没有!所以,我不相信中国企业家中,象张端敏这样的市场政治家群体的形成,除了这条路有什么其它选择?

?在我看来,郎咸平的问题出在不懂得中国式发展的代价论,相比国有资产的浪费而言,张端敏他们所得到的国有资产流失实在是中国的好事,或叫代价。就象政府官员如果不腐败,哪有民营经济?环境如果不污染,那有经济发展?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先付代价,后治理,我们觉得不好,但有其它选择吗?回答是没有!所以,我不相信中国企业家中,象张端敏这样的市场政治家群体的形成,除了这条路有什么其它选择?这就历史,因为我觉得海尔如果从利益或产权上与张端敏有关,好过目前这样与他无关。人都不是神,谁没有利益?你真要他们无关,他们就要做猫腻,比如红塔山的储时健。相比起来,我觉得张端敏的东西不一定经得起逻辑推敲,但中国改革从来都不是逻辑的时代。所以,郎咸平的错误是明显的,但张维迎之流明显针对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舆论环境大加攻击,却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这背后是一大批经济学家被独董害了,拿人家的手软呀。学者就是学者,商人就是商人,所以,我对自己今年的主题,就定义为要面对商人与学者的矛盾,我是商人,不是做什么学者,因为我是咨询公司的总经理,这也是我当年决心离开国家计委,离开北大光华的原因,我反感那些拿着权力去换钱的行为,要赚钱,堂堂正正,有什么不好?但郎咸平提的问题背后,其实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这就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是如何产生的?我觉得他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即中国真正的企业家群体,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在市场经济中成长的企业家,他们根本没有李东生这批市场政治家的痛苦,他们很坦然地在市场竞争中成长,只不过他们的名气没李东生他们大而已。如果我们不是凭名声来衡量中国的企业家群体的话,我们发现,李东生,张端敏这代人已经过时了,他们不是中国企业家的代表,真正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不是他们,而是目前这批不出名但在市场经济竞争中成长的企业家。尽管张端敏,李东生他们是开拓者,但他们身上的市场政治家血液注定他们超越不

   这就历史,因为我觉得海尔如果从利益或产权上与张端敏有关,好过目前这样与他无关。人都不是神,谁没有利益?你真要他们无关,他们就要做猫腻,比如红塔山的储时健。相比起来,我觉得张端敏的东西不一定经得起逻辑推敲,但中国改革从来都不是逻辑的时代。

   所以,郎咸平的错误是明显的,但张维迎之流明显针对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舆论环境大加攻击,却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这背后是一大批经济学家被独董害了,拿人家的手软呀。

   学者就是学者,商人就是商人,所以,我对自己今年的主题,就定义为要面对商人与学者的矛盾,我是商人,不是做什么学者,因为我是咨询公司的总经理,这也是我当年决心离开国家计委,离开北大光华的原因,我反感那些拿着权力去换钱的行为,要赚钱,堂堂正正,有什么不好?

   但郎咸平提的问题背后,其实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这就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是如何产生的?我觉得他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即中国真正的企业家群体,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在市场经济中成长的企业家,他们根本没有李东生这批市场政治家的痛苦,他们很坦然地在市场竞争中成长,只不过他们的名气没李东生他们大而已。

   如果我们不是凭名声来衡量中国的企业家群体的话,我们发现,李东生,张端敏这代人已经过时了,他们不是中国企业家的代表,真正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不是他们,而是目前这批不出名但在市场经济竞争中成长的企业家。

   尽管张端敏,李东生他们是开拓者,但他们身上的市场政治家血液注定他们超越不了时代。

?在我看来,郎咸平的问题出在不懂得中国式发展的代价论,相比国有资产的浪费而言,张端敏他们所得到的国有资产流失实在是中国的好事,或叫代价。就象政府官员如果不腐败,哪有民营经济?环境如果不污染,那有经济发展?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先付代价,后治理,我们觉得不好,但有其它选择吗?回答是没有!所以,我不相信中国企业家中,象张端敏这样的市场政治家群体的形成,除了这条路有什么其它选择?这就历史,因为我觉得海尔如果从利益或产权上与张端敏有关,好过目前这样与他无关。人都不是神,谁没有利益?你真要他们无关,他们就要做猫腻,比如红塔山的储时健。相比起来,我觉得张端敏的东西不一定经得起逻辑推敲,但中国改革从来都不是逻辑的时代。所以,郎咸平的错误是明显的,但张维迎之流明显针对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舆论环境大加攻击,却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这背后是一大批经济学家被独董害了,拿人家的手软呀。学者就是学者,商人就是商人,所以,我对自己今年的主题,就定义为要面对商人与学者的矛盾,我是商人,不是做什么学者,因为我是咨询公司的总经理,这也是我当年决心离开国家计委,离开北大光华的原因,我反感那些拿着权力去换钱的行为,要赚钱,堂堂正正,有什么不好?但郎咸平提的问题背后,其实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这就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是如何产生的?我觉得他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即中国真正的企业家群体,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在市场经济中成长的企业家,他们根本没有李东生这批市场政治家的痛苦,他们很坦然地在市场竞争中成长,只不过他们的名气没李东生他们大而已。如果我们不是凭名声来衡量中国的企业家群体的话,我们发现,李东生,张端敏这代人已经过时了,他们不是中国企业家的代表,真正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不是他们,而是目前这批不出名但在市场经济竞争中成长的企业家。尽管张端敏,李东生他们是开拓者,但他们身上的市场政治家血液注定他们超越不

  所以。郎咸平的问题很吓人,但对中国今天的现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就象企业家们看张维迎他们一样,觉得很热闹,但也就是热闹而已,没人当真,因为对大部分企业家来说,他们讨论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

   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讨论国家资产流失?还是讨论一下国家财富的创造吧!这更有价值,可一旦真的讨论价值创造,你马上发现,张维迎之流也是一批过时了的假货,他们是真的经济学家,但并不是管理学家,遗憾的是他们不愿做经济学家,偏要当管理学家,所以一不留神,就成了假货。

   悲剧吗?我觉得这更像赵本山先生的卖拐,一出把人打晕后的喜剧,只不过这个副拐的名字叫独立董事,只不过我们觉得张维迎之类的经济学家与张端敏之类的企业家,在互卖互买。

了时代。所以。郎咸平的问题很吓人,但对中国今天的现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就象企业家们看张维迎他们一样,觉得很热闹,但也就是热闹而已,没人当真,因为对大部分企业家来说,他们讨论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都什么年代了,还在讨论国家资产流失?还是讨论一下国家财富的创造吧!这更有价值,可一旦真的讨论价值创造,你马上发现,张维迎之流也是一批过时了的假货,他们是真的经济学家,但并不是管理学家,遗憾的是他们不愿做经济学家,偏要当管理学家,所以一不留神,就成了假货。悲剧吗?我觉得这更像赵本山先生的卖拐,一出把人打晕后的喜剧,只不过这个副拐的名字叫独立董事,只不过我们觉得张维迎之类的经济学家与张端敏之类的企业家,在互卖互买。我的推荐文章: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生命若不是现在,那是何时!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

 

我的推荐文章:

    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

 

    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

?在我看来,郎咸平的问题出在不懂得中国式发展的代价论,相比国有资产的浪费而言,张端敏他们所得到的国有资产流失实在是中国的好事,或叫代价。就象政府官员如果不腐败,哪有民营经济?环境如果不污染,那有经济发展?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先付代价,后治理,我们觉得不好,但有其它选择吗?回答是没有!所以,我不相信中国企业家中,象张端敏这样的市场政治家群体的形成,除了这条路有什么其它选择?这就历史,因为我觉得海尔如果从利益或产权上与张端敏有关,好过目前这样与他无关。人都不是神,谁没有利益?你真要他们无关,他们就要做猫腻,比如红塔山的储时健。相比起来,我觉得张端敏的东西不一定经得起逻辑推敲,但中国改革从来都不是逻辑的时代。所以,郎咸平的错误是明显的,但张维迎之流明显针对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舆论环境大加攻击,却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这背后是一大批经济学家被独董害了,拿人家的手软呀。学者就是学者,商人就是商人,所以,我对自己今年的主题,就定义为要面对商人与学者的矛盾,我是商人,不是做什么学者,因为我是咨询公司的总经理,这也是我当年决心离开国家计委,离开北大光华的原因,我反感那些拿着权力去换钱的行为,要赚钱,堂堂正正,有什么不好?但郎咸平提的问题背后,其实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这就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是如何产生的?我觉得他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即中国真正的企业家群体,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在市场经济中成长的企业家,他们根本没有李东生这批市场政治家的痛苦,他们很坦然地在市场竞争中成长,只不过他们的名气没李东生他们大而已。如果我们不是凭名声来衡量中国的企业家群体的话,我们发现,李东生,张端敏这代人已经过时了,他们不是中国企业家的代表,真正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不是他们,而是目前这批不出名但在市场经济竞争中成长的企业家。尽管张端敏,李东生他们是开拓者,但他们身上的市场政治家血液注定他们超越不

 

?在我看来,郎咸平的问题出在不懂得中国式发展的代价论,相比国有资产的浪费而言,张端敏他们所得到的国有资产流失实在是中国的好事,或叫代价。就象政府官员如果不腐败,哪有民营经济?环境如果不污染,那有经济发展?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先付代价,后治理,我们觉得不好,但有其它选择吗?回答是没有!所以,我不相信中国企业家中,象张端敏这样的市场政治家群体的形成,除了这条路有什么其它选择?这就历史,因为我觉得海尔如果从利益或产权上与张端敏有关,好过目前这样与他无关。人都不是神,谁没有利益?你真要他们无关,他们就要做猫腻,比如红塔山的储时健。相比起来,我觉得张端敏的东西不一定经得起逻辑推敲,但中国改革从来都不是逻辑的时代。所以,郎咸平的错误是明显的,但张维迎之流明显针对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舆论环境大加攻击,却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这背后是一大批经济学家被独董害了,拿人家的手软呀。学者就是学者,商人就是商人,所以,我对自己今年的主题,就定义为要面对商人与学者的矛盾,我是商人,不是做什么学者,因为我是咨询公司的总经理,这也是我当年决心离开国家计委,离开北大光华的原因,我反感那些拿着权力去换钱的行为,要赚钱,堂堂正正,有什么不好?但郎咸平提的问题背后,其实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这就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是如何产生的?我觉得他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即中国真正的企业家群体,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在市场经济中成长的企业家,他们根本没有李东生这批市场政治家的痛苦,他们很坦然地在市场竞争中成长,只不过他们的名气没李东生他们大而已。如果我们不是凭名声来衡量中国的企业家群体的话,我们发现,李东生,张端敏这代人已经过时了,他们不是中国企业家的代表,真正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不是他们,而是目前这批不出名但在市场经济竞争中成长的企业家。尽管张端敏,李东生他们是开拓者,但他们身上的市场政治家血液注定他们超越不
 
 
 
    ?在我看来,郎咸平的问题出在不懂得中国式发展的代价论,相比国有资产的浪费而言,张端敏他们所得到的国有资产流失实在是中国的好事,或叫代价。就象政府官员如果不腐败,哪有民营经济?环境如果不污染,那有经济发展?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先付代价,后治理,我们觉得不好,但有其它选择吗?回答是没有!所以,我不相信中国企业家中,象张端敏这样的市场政治家群体的形成,除了这条路有什么其它选择?这就历史,因为我觉得海尔如果从利益或产权上与张端敏有关,好过目前这样与他无关。人都不是神,谁没有利益?你真要他们无关,他们就要做猫腻,比如红塔山的储时健。相比起来,我觉得张端敏的东西不一定经得起逻辑推敲,但中国改革从来都不是逻辑的时代。所以,郎咸平的错误是明显的,但张维迎之流明显针对我们好不容易获得的舆论环境大加攻击,却不是什么理论问题,这背后是一大批经济学家被独董害了,拿人家的手软呀。学者就是学者,商人就是商人,所以,我对自己今年的主题,就定义为要面对商人与学者的矛盾,我是商人,不是做什么学者,因为我是咨询公司的总经理,这也是我当年决心离开国家计委,离开北大光华的原因,我反感那些拿着权力去换钱的行为,要赚钱,堂堂正正,有什么不好?但郎咸平提的问题背后,其实更重要的是问题本身,这就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是如何产生的?我觉得他没有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即中国真正的企业家群体,是那些从一开始就在市场经济中成长的企业家,他们根本没有李东生这批市场政治家的痛苦,他们很坦然地在市场竞争中成长,只不过他们的名气没李东生他们大而已。如果我们不是凭名声来衡量中国的企业家群体的话,我们发现,李东生,张端敏这代人已经过时了,他们不是中国企业家的代表,真正代表中国走向世界的不是他们,而是目前这批不出名但在市场经济竞争中成长的企业家。尽管张端敏,李东生他们是开拓者,但他们身上的市场政治家血液注定他们超越不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