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  

2007-11-15 09:23:28|  分类: 大话管理:娱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李安导演曾坦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我生活的环境里,我的自尊一直很低,从台南一中起我就觉得不如人,到了艺专,社会上又觉得不是好大学。毕了业,服兵役剃光头,又被女朋友甩掉,女友进入社会往前走了,我还是阿兵哥。到了伊大,都是美国人,话也听不太懂,朋友也没法交,个子比老外瘦小,台湾留学生又多是念理、工、医、农的高材研究生,我是唯一念戏剧的大学生。虽然努力地吸收,但仍自觉处于很低的位置,要进入世界闯出什么,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李安这样的一段记忆,我想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很多人的生活里面。徒劳无功,学业无望,被女朋友抛弃……种种困难与不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觉得希望了茫,前途暗淡了。而此时的李安在漫漫人生路上,转角遇到了什么?是电影,是电影拯救了迷茫无助的李安。他说,“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我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NYU的求学时光。一拍片就很快乐,会想很多点子实验。学校经常放犹太假,有时我搞不清楚,到了教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第一次觉得放假心里不高兴就是在NYU。以前上学放假是最高兴的,现在不想放假是因为心里想学,想多知道些。放假不上课,我觉得损失了一天,心里头真的很在意。”为什么,李安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如果李安继续当兵,继续学习戏剧,会怎样呢?成为最伟大的将军,最伟大的戏剧家?不会,因为李安的才华属于电影。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要克服不足,而是发挥优势。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最擅长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李安,当他发现他释放才能的媒介是电影,他应该成为导演时,他才能“最愉快、最充实”。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知道了自己未来是谁,就会倾注毕生的心血,不遗余力且持之以恒地追求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

    李安导演曾坦露过这样一个故事——

自己的理想。就会自倾情于某项事业的那一刻起,便年复一年地投身于艰苦的劳作,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他们如痴如醉,忘却了时光的流逝。一旦觅到自己钟情的角色,就会坚持不懈,无怨无悔地去把那个角色演绎到极致。就像诗人玛雅·安热卢不可能辍笔或走下讲台一样,杰克·韦尔奇也不会停止宣扬他的经营理念。李安也好,韦尔奇也好,一切成功的人,他们都深知自己的舞台在哪里,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演绎那个属于自己的角色,以告诉他人:“我是谁,我应该是谁?”人生如戏,每一个人都扮演着一个角色,有的人在落幕之时,还不知道他用一生演了怎样一出戏;而有的人却在登上舞台之前就知道他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知道那将是他一生的使命。所以,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废了,不知道自己应当是谁,未来也废了!不幸的是,“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参考背景决定的。我们选择了父母做背景,我就是儿子,或者女儿。我们选择了学校做背景,我们就是学生。我们选择了地域做背景,我们就是北京人,四川人或中国人!我们选择了社会,我们就是公民!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首先要选择你现在所处的背景,然后才有真正的回答。如果你选错了背景,比如在社会中,你却选择了父母做背景,回答自己是儿子或女儿,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角色错乱带来的困惑:没有人会象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对你,你要等待象父母一样的关怀,你可以等待,但没有人会理你!我们应当选择什么背景来回答:我是谁?我应当是谁?业余球员与专业或职业球员的差别是什么?最重要的差别不是水平,而是角色差别!业余球员以球为业余爱好,既然是业余,做不好   “在我生活的环境里,我的自尊一直很低,从台南一中起我就觉得不如人,到了艺专,社会上又觉得不是好大学。毕了业,服兵役剃光头,又被女朋友甩掉,女友进入社会往前走了,我还是阿兵哥。到了伊大,都是美国人,话也听不太懂,朋友也没法交,个子比老外瘦小,台湾留学生又多是念理、工、医、农的高材研究生,我是唯一念戏剧的大学生。虽然努力地吸收,但仍自觉处于很低的位置,要进入世界闯出什么,好像是不可能的事。”

   李安这样的一段记忆,我想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很多人的生活里面。徒劳无功,学业无望,被女朋友抛弃……种种困难与不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觉得希望了茫,前途暗淡了。而此时的李安在漫漫人生路上,转角遇到了什么?

   是电影,是电影拯救了迷茫无助的李安。他说,“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我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NYU的求学时光。一拍片就很快乐,会想很多点子实验。学校经常放犹太假,有时我搞不清楚,到了教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第一次觉得放假心里不高兴就是在NYU。以前上学放假是最高兴的,现在不想放假是因为心里想学,想多知道些。放假不上课,我觉得损失了一天,心里头真的很在意。”

   为什么,李安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如果李安继续当兵,继续学习戏剧,会怎样呢?成为最伟大的将军,最伟大的戏剧家?不会,因为李安的才华属于电影。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要克服不足,而是发挥优势。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最擅长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李安,当他发现他释放才能的媒介是电影,他应该成为导演时,他才能“最愉快、最充实”。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

没关系,只要愉快就好。而专业球员以球为生,既然是赖以生存的职业,做不好就不能够生存,做不好是一种耻辱!所以,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而一旦我们知道现在自己是谁,现在就不再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未来应当是谁。我的推荐文章: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像许三多那样“木、呆”有什么不好? 刘翔的尊严在哪里?颁奖典礼上李宇春拒绝假唱,为了啥?(图)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

   知道了自己未来是谁,就会倾注毕生的心血,不遗余力且持之以恒地追求自己的理想。就会自倾情于某项事业的那一刻起,便年复一年地投身于艰苦的劳作,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他们如痴如醉,忘却了时光的流逝。一旦觅到自己钟情的角色,就会坚持不懈,无怨无悔地去把那个角色演绎到极致。就像诗人玛雅·安热卢不可能辍笔或走下讲台一样,杰克·韦尔奇也不会停止宣扬他的经营理念。

   李安也好,韦尔奇也好,一切成功的人,他们都深知自己的舞台在哪里,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演绎那个属于自己的角色,以告诉他人:“我是谁,我应该是谁?”

   人生如戏,每一个人都扮演着一个角色,有的人在落幕之时,还不知道他用一生演了怎样一出戏;而有的人却在登上舞台之前就知道他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知道那将是他一生的使命。

   所以,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李安导演曾坦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我生活的环境里,我的自尊一直很低,从台南一中起我就觉得不如人,到了艺专,社会上又觉得不是好大学。毕了业,服兵役剃光头,又被女朋友甩掉,女友进入社会往前走了,我还是阿兵哥。到了伊大,都是美国人,话也听不太懂,朋友也没法交,个子比老外瘦小,台湾留学生又多是念理、工、医、农的高材研究生,我是唯一念戏剧的大学生。虽然努力地吸收,但仍自觉处于很低的位置,要进入世界闯出什么,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李安这样的一段记忆,我想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很多人的生活里面。徒劳无功,学业无望,被女朋友抛弃……种种困难与不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觉得希望了茫,前途暗淡了。而此时的李安在漫漫人生路上,转角遇到了什么?是电影,是电影拯救了迷茫无助的李安。他说,“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我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NYU的求学时光。一拍片就很快乐,会想很多点子实验。学校经常放犹太假,有时我搞不清楚,到了教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第一次觉得放假心里不高兴就是在NYU。以前上学放假是最高兴的,现在不想放假是因为心里想学,想多知道些。放假不上课,我觉得损失了一天,心里头真的很在意。”为什么,李安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如果李安继续当兵,继续学习戏剧,会怎样呢?成为最伟大的将军,最伟大的戏剧家?不会,因为李安的才华属于电影。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要克服不足,而是发挥优势。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最擅长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李安,当他发现他释放才能的媒介是电影,他应该成为导演时,他才能“最愉快、最充实”。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知道了自己未来是谁,就会倾注毕生的心血,不遗余力且持之以恒地追求

   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废了,不知道自己应当是谁,未来也废了!

   不幸的是,“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参考背景决定的。我们选择了父母做背景,我就是儿子,或者女儿。我们选择了学校做背景,我们就是学生。我们选择了地域做背景,我们就是北京人,四川人或中国人!我们选择了社会,我们就是公民!

   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首先要选择你现在所处的背景,然后才有真正的回答。如果你选错了背景,比如在社会中,你却选择了父母做背景,回答自己是儿子或女儿,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角色错乱带来的困惑:没有人会象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对你,你要等待象父母一样的关怀,你可以等待,但没有人会理你!

   我们应当选择什么背景来回答:我是谁?我应当是谁?

   业余球员与专业或职业球员的差别是什么?最重要的差别不是水平,而是角色差别!业余球员以球为业余爱好,既然是业余,做不好没关系,只要愉快就好。而专业球员以球为生,既然是赖以生存的职业,做不好就不能够生存,做不好是一种耻辱!

   所以,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而一旦我们知道现在自己是谁,现在就不再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未来应当是谁。

我的推荐文章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李安导演曾坦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我生活的环境里,我的自尊一直很低,从台南一中起我就觉得不如人,到了艺专,社会上又觉得不是好大学。毕了业,服兵役剃光头,又被女朋友甩掉,女友进入社会往前走了,我还是阿兵哥。到了伊大,都是美国人,话也听不太懂,朋友也没法交,个子比老外瘦小,台湾留学生又多是念理、工、医、农的高材研究生,我是唯一念戏剧的大学生。虽然努力地吸收,但仍自觉处于很低的位置,要进入世界闯出什么,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李安这样的一段记忆,我想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很多人的生活里面。徒劳无功,学业无望,被女朋友抛弃……种种困难与不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觉得希望了茫,前途暗淡了。而此时的李安在漫漫人生路上,转角遇到了什么?是电影,是电影拯救了迷茫无助的李安。他说,“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我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NYU的求学时光。一拍片就很快乐,会想很多点子实验。学校经常放犹太假,有时我搞不清楚,到了教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第一次觉得放假心里不高兴就是在NYU。以前上学放假是最高兴的,现在不想放假是因为心里想学,想多知道些。放假不上课,我觉得损失了一天,心里头真的很在意。”为什么,李安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如果李安继续当兵,继续学习戏剧,会怎样呢?成为最伟大的将军,最伟大的戏剧家?不会,因为李安的才华属于电影。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要克服不足,而是发挥优势。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最擅长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李安,当他发现他释放才能的媒介是电影,他应该成为导演时,他才能“最愉快、最充实”。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知道了自己未来是谁,就会倾注毕生的心血,不遗余力且持之以恒地追求

  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自己的理想。就会自倾情于某项事业的那一刻起,便年复一年地投身于艰苦的劳作,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他们如痴如醉,忘却了时光的流逝。一旦觅到自己钟情的角色,就会坚持不懈,无怨无悔地去把那个角色演绎到极致。就像诗人玛雅·安热卢不可能辍笔或走下讲台一样,杰克·韦尔奇也不会停止宣扬他的经营理念。李安也好,韦尔奇也好,一切成功的人,他们都深知自己的舞台在哪里,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演绎那个属于自己的角色,以告诉他人:“我是谁,我应该是谁?”人生如戏,每一个人都扮演着一个角色,有的人在落幕之时,还不知道他用一生演了怎样一出戏;而有的人却在登上舞台之前就知道他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知道那将是他一生的使命。所以,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废了,不知道自己应当是谁,未来也废了!不幸的是,“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参考背景决定的。我们选择了父母做背景,我就是儿子,或者女儿。我们选择了学校做背景,我们就是学生。我们选择了地域做背景,我们就是北京人,四川人或中国人!我们选择了社会,我们就是公民!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首先要选择你现在所处的背景,然后才有真正的回答。如果你选错了背景,比如在社会中,你却选择了父母做背景,回答自己是儿子或女儿,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角色错乱带来的困惑:没有人会象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对你,你要等待象父母一样的关怀,你可以等待,但没有人会理你!我们应当选择什么背景来回答:我是谁?我应当是谁?业余球员与专业或职业球员的差别是什么?最重要的差别不是水平,而是角色差别!业余球员以球为业余爱好,既然是业余,做不好像许三多那样“木、呆”有什么不好?

  刘翔的尊严在哪里?

自己的理想。就会自倾情于某项事业的那一刻起,便年复一年地投身于艰苦的劳作,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他们如痴如醉,忘却了时光的流逝。一旦觅到自己钟情的角色,就会坚持不懈,无怨无悔地去把那个角色演绎到极致。就像诗人玛雅·安热卢不可能辍笔或走下讲台一样,杰克·韦尔奇也不会停止宣扬他的经营理念。李安也好,韦尔奇也好,一切成功的人,他们都深知自己的舞台在哪里,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演绎那个属于自己的角色,以告诉他人:“我是谁,我应该是谁?”人生如戏,每一个人都扮演着一个角色,有的人在落幕之时,还不知道他用一生演了怎样一出戏;而有的人却在登上舞台之前就知道他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知道那将是他一生的使命。所以,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废了,不知道自己应当是谁,未来也废了!不幸的是,“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参考背景决定的。我们选择了父母做背景,我就是儿子,或者女儿。我们选择了学校做背景,我们就是学生。我们选择了地域做背景,我们就是北京人,四川人或中国人!我们选择了社会,我们就是公民!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首先要选择你现在所处的背景,然后才有真正的回答。如果你选错了背景,比如在社会中,你却选择了父母做背景,回答自己是儿子或女儿,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角色错乱带来的困惑:没有人会象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对你,你要等待象父母一样的关怀,你可以等待,但没有人会理你!我们应当选择什么背景来回答:我是谁?我应当是谁?业余球员与专业或职业球员的差别是什么?最重要的差别不是水平,而是角色差别!业余球员以球为业余爱好,既然是业余,做不好  颁奖典礼上李宇春拒绝假唱,为了啥?(图)

  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李安导演曾坦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我生活的环境里,我的自尊一直很低,从台南一中起我就觉得不如人,到了艺专,社会上又觉得不是好大学。毕了业,服兵役剃光头,又被女朋友甩掉,女友进入社会往前走了,我还是阿兵哥。到了伊大,都是美国人,话也听不太懂,朋友也没法交,个子比老外瘦小,台湾留学生又多是念理、工、医、农的高材研究生,我是唯一念戏剧的大学生。虽然努力地吸收,但仍自觉处于很低的位置,要进入世界闯出什么,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李安这样的一段记忆,我想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很多人的生活里面。徒劳无功,学业无望,被女朋友抛弃……种种困难与不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觉得希望了茫,前途暗淡了。而此时的李安在漫漫人生路上,转角遇到了什么?是电影,是电影拯救了迷茫无助的李安。他说,“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我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NYU的求学时光。一拍片就很快乐,会想很多点子实验。学校经常放犹太假,有时我搞不清楚,到了教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第一次觉得放假心里不高兴就是在NYU。以前上学放假是最高兴的,现在不想放假是因为心里想学,想多知道些。放假不上课,我觉得损失了一天,心里头真的很在意。”为什么,李安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如果李安继续当兵,继续学习戏剧,会怎样呢?成为最伟大的将军,最伟大的戏剧家?不会,因为李安的才华属于电影。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要克服不足,而是发挥优势。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最擅长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李安,当他发现他释放才能的媒介是电影,他应该成为导演时,他才能“最愉快、最充实”。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知道了自己未来是谁,就会倾注毕生的心血,不遗余力且持之以恒地追求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李安导演曾坦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我生活的环境里,我的自尊一直很低,从台南一中起我就觉得不如人,到了艺专,社会上又觉得不是好大学。毕了业,服兵役剃光头,又被女朋友甩掉,女友进入社会往前走了,我还是阿兵哥。到了伊大,都是美国人,话也听不太懂,朋友也没法交,个子比老外瘦小,台湾留学生又多是念理、工、医、农的高材研究生,我是唯一念戏剧的大学生。虽然努力地吸收,但仍自觉处于很低的位置,要进入世界闯出什么,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李安这样的一段记忆,我想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很多人的生活里面。徒劳无功,学业无望,被女朋友抛弃……种种困难与不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觉得希望了茫,前途暗淡了。而此时的李安在漫漫人生路上,转角遇到了什么?是电影,是电影拯救了迷茫无助的李安。他说,“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我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NYU的求学时光。一拍片就很快乐,会想很多点子实验。学校经常放犹太假,有时我搞不清楚,到了教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第一次觉得放假心里不高兴就是在NYU。以前上学放假是最高兴的,现在不想放假是因为心里想学,想多知道些。放假不上课,我觉得损失了一天,心里头真的很在意。”为什么,李安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如果李安继续当兵,继续学习戏剧,会怎样呢?成为最伟大的将军,最伟大的戏剧家?不会,因为李安的才华属于电影。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要克服不足,而是发挥优势。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最擅长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李安,当他发现他释放才能的媒介是电影,他应该成为导演时,他才能“最愉快、最充实”。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知道了自己未来是谁,就会倾注毕生的心血,不遗余力且持之以恒地追求

 “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

  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

  没关系,只要愉快就好。而专业球员以球为生,既然是赖以生存的职业,做不好就不能够生存,做不好是一种耻辱!所以,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而一旦我们知道现在自己是谁,现在就不再重要了,因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未来应当是谁。我的推荐文章:从胡雪岩、曾国藩那里能学到执行吗? 像许三多那样“木、呆”有什么不好? 刘翔的尊严在哪里?颁奖典礼上李宇春拒绝假唱,为了啥?(图)80后爱钱有什么不好?锡恩总裁姜汝祥专访:80后是最有希望的一代(播客)“80后”新新人类成功必问的十大问题与王石谈商业逻辑:为什么超级巨人反而获得增长?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房地产企业的虚假繁荣才是真正的泡沫!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格兰仕变革:中国优秀民营企业总裁最缺乏的仍然是战略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万科时代:方向,文化与执行力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李安导演曾坦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我生活的环境里,我的自尊一直很低,从台南一中起我就觉得不如人,到了艺专,社会上又觉得不是好大学。毕了业,服兵役剃光头,又被女朋友甩掉,女友进入社会往前走了,我还是阿兵哥。到了伊大,都是美国人,话也听不太懂,朋友也没法交,个子比老外瘦小,台湾留学生又多是念理、工、医、农的高材研究生,我是唯一念戏剧的大学生。虽然努力地吸收,但仍自觉处于很低的位置,要进入世界闯出什么,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李安这样的一段记忆,我想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很多人的生活里面。徒劳无功,学业无望,被女朋友抛弃……种种困难与不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觉得希望了茫,前途暗淡了。而此时的李安在漫漫人生路上,转角遇到了什么?是电影,是电影拯救了迷茫无助的李安。他说,“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我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NYU的求学时光。一拍片就很快乐,会想很多点子实验。学校经常放犹太假,有时我搞不清楚,到了教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第一次觉得放假心里不高兴就是在NYU。以前上学放假是最高兴的,现在不想放假是因为心里想学,想多知道些。放假不上课,我觉得损失了一天,心里头真的很在意。”为什么,李安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如果李安继续当兵,继续学习戏剧,会怎样呢?成为最伟大的将军,最伟大的戏剧家?不会,因为李安的才华属于电影。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要克服不足,而是发挥优势。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最擅长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李安,当他发现他释放才能的媒介是电影,他应该成为导演时,他才能“最愉快、最充实”。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知道了自己未来是谁,就会倾注毕生的心血,不遗余力且持之以恒地追求
  李安和韦尔奇一生都在回答哪个问题?李安导演曾坦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我生活的环境里,我的自尊一直很低,从台南一中起我就觉得不如人,到了艺专,社会上又觉得不是好大学。毕了业,服兵役剃光头,又被女朋友甩掉,女友进入社会往前走了,我还是阿兵哥。到了伊大,都是美国人,话也听不太懂,朋友也没法交,个子比老外瘦小,台湾留学生又多是念理、工、医、农的高材研究生,我是唯一念戏剧的大学生。虽然努力地吸收,但仍自觉处于很低的位置,要进入世界闯出什么,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李安这样的一段记忆,我想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很多人的生活里面。徒劳无功,学业无望,被女朋友抛弃……种种困难与不济,已经足以让一个人觉得希望了茫,前途暗淡了。而此时的李安在漫漫人生路上,转角遇到了什么?是电影,是电影拯救了迷茫无助的李安。他说,“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我最愉快﹑最充实的日子,就是1980年到1983年在NYU的求学时光。一拍片就很快乐,会想很多点子实验。学校经常放犹太假,有时我搞不清楚,到了教室一个人都没有,我第一次觉得放假心里不高兴就是在NYU。以前上学放假是最高兴的,现在不想放假是因为心里想学,想多知道些。放假不上课,我觉得损失了一天,心里头真的很在意。”为什么,李安一到电影系就不一样了?如果李安继续当兵,继续学习戏剧,会怎样呢?成为最伟大的将军,最伟大的戏剧家?不会,因为李安的才华属于电影。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要克服不足,而是发挥优势。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优势,最擅长做什么,应该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像李安,当他发现他释放才能的媒介是电影,他应该成为导演时,他才能“最愉快、最充实”。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应该是谁?知道了自己未来是谁,就会倾注毕生的心血,不遗余力且持之以恒地追求中国企业家:请集体关注李东生!
自己的理想。就会自倾情于某项事业的那一刻起,便年复一年地投身于艰苦的劳作,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他们如痴如醉,忘却了时光的流逝。一旦觅到自己钟情的角色,就会坚持不懈,无怨无悔地去把那个角色演绎到极致。就像诗人玛雅·安热卢不可能辍笔或走下讲台一样,杰克·韦尔奇也不会停止宣扬他的经营理念。李安也好,韦尔奇也好,一切成功的人,他们都深知自己的舞台在哪里,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演绎那个属于自己的角色,以告诉他人:“我是谁,我应该是谁?”人生如戏,每一个人都扮演着一个角色,有的人在落幕之时,还不知道他用一生演了怎样一出戏;而有的人却在登上舞台之前就知道他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他知道那将是他一生的使命。所以,人生最大的悲剧不是失败。失败并不可怕,跌倒了,站起来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剧在于不知道:我现在是谁?我应该是谁?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现在就废了,不知道自己应当是谁,未来也废了!不幸的是,“我是谁”“我应当是谁”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而是由我们所选择的参考背景决定的。我们选择了父母做背景,我就是儿子,或者女儿。我们选择了学校做背景,我们就是学生。我们选择了地域做背景,我们就是北京人,四川人或中国人!我们选择了社会,我们就是公民!所以,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那么,你首先要选择你现在所处的背景,然后才有真正的回答。如果你选错了背景,比如在社会中,你却选择了父母做背景,回答自己是儿子或女儿,那么,等待你的就将是角色错乱带来的困惑:没有人会象父母对待子女一样对你,你要等待象父母一样的关怀,你可以等待,但没有人会理你!我们应当选择什么背景来回答:我是谁?我应当是谁?业余球员与专业或职业球员的差别是什么?最重要的差别不是水平,而是角色差别!业余球员以球为业余爱好,既然是业余,做不好

  未来哪100家企业最有希望出现在世界500强的榜单上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