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丰田“人财”背后是“人德”  

2009-09-25 11: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为企业家搞“家长制”提供了土壤。什么是人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管理者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喜好,利用自己在企业的强势地位,强行把自己的喜好当成人品的标准,从而实现“唯为独尊”的独裁文化。 但丰田的“人德”这句话,却又不完全等同于“产品即人品”。产品即人品,在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或国有企业的集权体系下,更多的是帮助管理者的权力道德化,把管理者的权力或意愿道德化,从而成为某些“企业家暴政”的帮凶。但在日本丰田这种分权式或平民式的管理体系下(这一部分,我们后面会有理多论述),“人德”这个词却是帮助员工在为客户服务的时候获得道德感。 就是说, “人德”这个词在丰田,是把产品的质量观或客户价值,转化为“个人道德”的一个词。这个词的创立,目的是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的,不仅是工资,是去养家糊口,更重要的是,“人德”可以帮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道义上的满足,让他们感到自己有尊严,是一个受社会尊重的人! 现在,这样我们开始更深入地进入到丰田管理模式的核心了。丰田的核心是一个字:“人”,是人在制造产品,任何对产品缺陷的麻木,都说明的是不懂对培育自己的人“感恩”,同时也是对使用这些产品的人的伤害,这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缺乏“人德”的表现。 在日本,我碰到一位丰田出来的专家,现在他是一位独立咨询师,在全球帮助不同的企业实施丰田精益体系,当我问到他在中国实施丰田体系的感受时,他说了

丰田“人财”背后是“人德”:以尊重员工的名义,把管理道德化

两点: 第一,中国企业的领导者们喜欢表面的东西,不深入一线去了解问题,不愿意了解客户、了解员工,丰田管理者喜欢在一线,他们觉得一线才是管理的重点,因为所有的优质产品都是优秀的员工制造出来的,管理者不服务一线,不到一线,那就完全可能纸上谈兵。 第二,中国的相当一部分员工普遍抱着一种“差不多”的精神,而缺乏精益求精的“人德”,他们往往觉得只要产品差不多,那怕有些质量问题,但不影响使用,就一样可以出厂。如果客户投诉,他们也会觉得是客户太挑剔,因为似乎不是大毛病。但在丰田的文化中,只要是车发现有问题,就不会让出厂,那怕这些问题不影响使用,也不允许出厂,因为员工觉得,让一辆有问题的车出去,会让他们自己感到“人德”的丧失。 在对员工的投资上,人不能够成为“财”,也就是“人财”机制是不是成立,责任也不完全由管理者承担,道理很简单,员工如果不懂回报,就是想当天和尚撞一天钟,不思进取,这样的环境下,任何对员工的投资都注定难以有效,我想,这也是很多企业不愿意投资员工,不愿意把企业的发展建立在员工成长基础之上的原因。

所以,丰田管理需要一种文化,一种让员工“自觉”的文化,当他们感受到企业对他们成长的培养与关怀时,应当产生强大的动力去回报企业,如果做不到,就会感到“耻辱”。人财机制背后的这种文化机制,就是“人德机制”

有一个传言是这样说的,据说,一家中国公司,请了一个丰田专家到公司,帮助公司实施丰田式精益管理。这位专家到这家公司呆了几天,了解了员工的工资情况与工作情况之后,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话:看你们的工资这么低,觉得真不值得为这样的公司与老板工作。

上为企业家搞“家长制”提供了土壤。什么是人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管理者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喜好,利用自己在企业的强势地位,强行把自己的喜好当成人品的标准,从而实现“唯为独尊”的独裁文化。 但丰田的“人德”这句话,却又不完全等同于“产品即人品”。产品即人品,在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或国有企业的集权体系下,更多的是帮助管理者的权力道德化,把管理者的权力或意愿道德化,从而成为某些“企业家暴政”的帮凶。但在日本丰田这种分权式或平民式的管理体系下(这一部分,我们后面会有理多论述),“人德”这个词却是帮助员工在为客户服务的时候获得道德感。 就是说, “人德”这个词在丰田,是把产品的质量观或客户价值,转化为“个人道德”的一个词。这个词的创立,目的是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的,不仅是工资,是去养家糊口,更重要的是,“人德”可以帮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道义上的满足,让他们感到自己有尊严,是一个受社会尊重的人! 现在,这样我们开始更深入地进入到丰田管理模式的核心了。丰田的核心是一个字:“人”,是人在制造产品,任何对产品缺陷的麻木,都说明的是不懂对培育自己的人“感恩”,同时也是对使用这些产品的人的伤害,这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缺乏“人德”的表现。 在日本,我碰到一位丰田出来的专家,现在他是一位独立咨询师,在全球帮助不同的企业实施丰田精益体系,当我问到他在中国实施丰田体系的感受时,他说了第二句话是:看了你们这样工作,觉得你们真不应当有饭吃。

上为企业家搞“家长制”提供了土壤。什么是人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管理者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喜好,利用自己在企业的强势地位,强行把自己的喜好当成人品的标准,从而实现“唯为独尊”的独裁文化。 但丰田的“人德”这句话,却又不完全等同于“产品即人品”。产品即人品,在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或国有企业的集权体系下,更多的是帮助管理者的权力道德化,把管理者的权力或意愿道德化,从而成为某些“企业家暴政”的帮凶。但在日本丰田这种分权式或平民式的管理体系下(这一部分,我们后面会有理多论述),“人德”这个词却是帮助员工在为客户服务的时候获得道德感。 就是说, “人德”这个词在丰田,是把产品的质量观或客户价值,转化为“个人道德”的一个词。这个词的创立,目的是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的,不仅是工资,是去养家糊口,更重要的是,“人德”可以帮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道义上的满足,让他们感到自己有尊严,是一个受社会尊重的人! 现在,这样我们开始更深入地进入到丰田管理模式的核心了。丰田的核心是一个字:“人”,是人在制造产品,任何对产品缺陷的麻木,都说明的是不懂对培育自己的人“感恩”,同时也是对使用这些产品的人的伤害,这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缺乏“人德”的表现。 在日本,我碰到一位丰田出来的专家,现在他是一位独立咨询师,在全球帮助不同的企业实施丰田精益体系,当我问到他在中国实施丰田体系的感受时,他说了当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番话的时候,心理自然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想想平时我们看某些国有企业的员工,甚至某些公务员不也是这样吗?看他们的工资的确很低,但看其劳动的态度与贡献,觉得不拿钱都是在浪费资源。

在丰田,“人德”这句话的意思,有点类似于中国人所说的,产品即人品。说句实话,我过去是比较反对这种说法的,把产品等于人品,这实际上为企业家搞“家长制”提供了土壤。什么是人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管理者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喜好,利用自己在企业的强势地位,强行把自己的喜好当成人品的标准,从而实现“唯为独尊”的独裁文化。

两点: 第一,中国企业的领导者们喜欢表面的东西,不深入一线去了解问题,不愿意了解客户、了解员工,丰田管理者喜欢在一线,他们觉得一线才是管理的重点,因为所有的优质产品都是优秀的员工制造出来的,管理者不服务一线,不到一线,那就完全可能纸上谈兵。 第二,中国的相当一部分员工普遍抱着一种“差不多”的精神,而缺乏精益求精的“人德”,他们往往觉得只要产品差不多,那怕有些质量问题,但不影响使用,就一样可以出厂。如果客户投诉,他们也会觉得是客户太挑剔,因为似乎不是大毛病。但在丰田的文化中,只要是车发现有问题,就不会让出厂,那怕这些问题不影响使用,也不允许出厂,因为员工觉得,让一辆有问题的车出去,会让他们自己感到“人德”的丧失。

但丰田的“人德”这句话,却又不完全等同于“产品即人品”。产品即人品,在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或国有企业的集权体系下,更多的是帮助管理者的权力道德化,把管理者的权力或意愿道德化,从而成为某些“企业家暴政”的帮凶。但在日本丰田这种分权式或平民式的管理体系下(这一部分,我们后面会有理多论述),“人德”这个词却是帮助员工在为客户服务的时候获得道德感。

就是说, “人德”这个词在丰田,是把产品的质量观或客户价值,转化为“个人道德”的一个词。这个词的创立,目的是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的,不仅是工资,是去养家糊口,更重要的是,“人德”可以帮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道义上的满足,让他们感到自己有尊严,是一个受社会尊重的人!

现在,这样我们开始更深入地进入到丰田管理模式的核心了。丰田的核心是一个字:“人”,是人在制造产品,任何对产品缺陷的麻木,都说明的是不懂对培育自己的人“感恩”,同时也是对使用这些产品的人的伤害,这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缺乏“人德”的表现。

上为企业家搞“家长制”提供了土壤。什么是人品?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管理者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喜好,利用自己在企业的强势地位,强行把自己的喜好当成人品的标准,从而实现“唯为独尊”的独裁文化。 但丰田的“人德”这句话,却又不完全等同于“产品即人品”。产品即人品,在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或国有企业的集权体系下,更多的是帮助管理者的权力道德化,把管理者的权力或意愿道德化,从而成为某些“企业家暴政”的帮凶。但在日本丰田这种分权式或平民式的管理体系下(这一部分,我们后面会有理多论述),“人德”这个词却是帮助员工在为客户服务的时候获得道德感。 就是说, “人德”这个词在丰田,是把产品的质量观或客户价值,转化为“个人道德”的一个词。这个词的创立,目的是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的,不仅是工资,是去养家糊口,更重要的是,“人德”可以帮助员工从工作中获得道义上的满足,让他们感到自己有尊严,是一个受社会尊重的人! 现在,这样我们开始更深入地进入到丰田管理模式的核心了。丰田的核心是一个字:“人”,是人在制造产品,任何对产品缺陷的麻木,都说明的是不懂对培育自己的人“感恩”,同时也是对使用这些产品的人的伤害,这是一种很不道德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缺乏“人德”的表现。 在日本,我碰到一位丰田出来的专家,现在他是一位独立咨询师,在全球帮助不同的企业实施丰田精益体系,当我问到他在中国实施丰田体系的感受时,他说了

在日本,我碰到一位丰田出来的专家,现在他是一位独立咨询师,在全球帮助不同的企业实施丰田精益体系,当我问到他在中国实施丰田体系的感受时,他说了两点:

丰田“人财”背后是“人德”:以尊重员工的名义,把管理道德化 在对员工的投资上,人不能够成为“财”,也就是“人财”机制是不是成立,责任也不完全由管理者承担,道理很简单,员工如果不懂回报,就是想当天和尚撞一天钟,不思进取,这样的环境下,任何对员工的投资都注定难以有效,我想,这也是很多企业不愿意投资员工,不愿意把企业的发展建立在员工成长基础之上的原因。 所以,丰田管理需要一种文化,一种让员工“自觉”的文化,当他们感受到企业对他们成长的培养与关怀时,应当产生强大的动力去回报企业,如果做不到,就会感到“耻辱”。人财机制背后的这种文化机制,就是“人德机制” 有一个传言是这样说的,据说,一家中国公司,请了一个丰田专家到公司,帮助公司实施丰田式精益管理。这位专家到这家公司呆了几天,了解了员工的工资情况与工作情况之后,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话:看你们的工资这么低,觉得真不值得为这样的公司与老板工作。 第二句话是:看了你们这样工作,觉得你们真不应当有饭吃。 当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番话的时候,心理自然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想想平时我们看某些国有企业的员工,甚至某些公务员不也是这样吗?看他们的工资的确很低,但看其劳动的态度与贡献,觉得不拿钱都是在浪费资源。 在丰田,“人德”这句话的意思,有点类似于中国人所说的,产品即人品。说句实话,我过去是比较反对这种说法的,把产品等于人品,这实际第一,中国企业的领导者们喜欢表面的东西,不深入一线去了解问题,不愿意了解客户、了解员工,丰田管理者喜欢在一线,他们觉得一线才是管理的重点,因为所有的优质产品都是优秀的员工制造出来的,管理者不服务一线,不到一线,那就完全可能纸上谈兵。

第二,中国的相当一部分员工普遍抱着一种“差不多”的精神,而缺乏精益求精的“人德”,他们往往觉得只要产品差不多,那怕有些质量问题,但不影响使用,就一样可以出厂。如果客户投诉,他们也会觉得是客户太挑剔,因为似乎不是大毛病。但在丰田的文化中,只要是车发现有问题,就不会让出厂,那怕这些问题不影响使用,也不允许出厂,因为员工觉得,让一辆有问题的车出去,会让他们自己感到“人德”的丧失。

 

丰田“人财”背后是“人德”:以尊重员工的名义,把管理道德化 在对员工的投资上,人不能够成为“财”,也就是“人财”机制是不是成立,责任也不完全由管理者承担,道理很简单,员工如果不懂回报,就是想当天和尚撞一天钟,不思进取,这样的环境下,任何对员工的投资都注定难以有效,我想,这也是很多企业不愿意投资员工,不愿意把企业的发展建立在员工成长基础之上的原因。 所以,丰田管理需要一种文化,一种让员工“自觉”的文化,当他们感受到企业对他们成长的培养与关怀时,应当产生强大的动力去回报企业,如果做不到,就会感到“耻辱”。人财机制背后的这种文化机制,就是“人德机制” 有一个传言是这样说的,据说,一家中国公司,请了一个丰田专家到公司,帮助公司实施丰田式精益管理。这位专家到这家公司呆了几天,了解了员工的工资情况与工作情况之后,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话:看你们的工资这么低,觉得真不值得为这样的公司与老板工作。 第二句话是:看了你们这样工作,觉得你们真不应当有饭吃。 当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番话的时候,心理自然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想想平时我们看某些国有企业的员工,甚至某些公务员不也是这样吗?看他们的工资的确很低,但看其劳动的态度与贡献,觉得不拿钱都是在浪费资源。 在丰田,“人德”这句话的意思,有点类似于中国人所说的,产品即人品。说句实话,我过去是比较反对这种说法的,把产品等于人品,这实际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