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中国企业需要新管理哲学  

2009-10-20 13: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生态主要是由企业行为的价值所构成。企业为什么要选择做这样的行为,而不是那样的行为,本质上,这些选择都代表着企业的价值观。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而价值观又由什么决定?由此时此地的人们对自己幸福感的追求决定,因此,文化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情性”,即类似每个人的“喜好”。从本质上说,企业的文化生态,反映着企业成员的价值观,而如果金钱利益就是价值观的时候,企业的文化生态可以说就被产品生态消灭了。企业就成了没有文化的军队,比如今天相当一部分中国企业,无疑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一旦我们懂得所谓企业,无非就是这三种力量作用的一个综合体,那么,我们就立即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企业正在被这三个体系拉着走,而大多数时候,这三种力量的方向是不一致的,三种力量前进的速度是不一样的,这就意味着,企业无时无刻不在被肢解着,在表面的整体背后,实际上早已被分裂成一块块碎片。 比如产品生态的变革路线是直线型的,由于有市场交易规则的驱动与控制,盈亏指标所代表的效率原则,给产品的演变提供了明确的标准,盈利能力好的产品自然会淘汰盈利能力差的产品,从而使得产品生态的发展呈直线型。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场景,企业被产品拖着往前走,或是因为某几款产品大红大紫,或是因为某几款产品的落伍而虎落平阳。 文化生态的变革路线始终存在着一种逻辑:轮回。即人们在物欲的冲动带领下往前冲,但物欲过后的虚无主义却会摧毁眼前的大厦,从而迎来传统新一轮的复辟。社会学称这种现象叫“文化滞后(culture-lag)”,但实际上,这远不是一个滞后的问题,文明并没有高低之分,这意味着,新的观念并不能够完全代替传统观念。观念的载体是“自我”,而对“自我”的找寻却并不遵守合法性或合理性,它遵循的是“合情”,也就是说,个人追求的是情绪性的感觉体系,这种特点会导致企业的文化生态追求不受限制,为所欲为,甚至直至摧毁自已。 组织生态的变革路线遵从着“官僚化”逻辑,这也就是所谓的帕金森定律,一个科长,一定要制造出两个以上的副科长,而一个副科长,有动力去创造出两个以上的员工,

正如德国哲学家爱德华 斯普兰格写的那样,我们现在正在面临宗教的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每个人的内心都肯定无疑地缺乏价值标准的时候,不知接下来会出现什么状况。

正如德国哲学家爱德华 斯普兰格写的那样,我们现在正在面临宗教的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每个人的内心都肯定无疑地缺乏价值标准的时候,不知接下来会出现什么状况。 任何不把上帝称为上帝的人,就必然投身于魔鬼的怀抱!而这个上帝,就是科学发展规律。 我相信,中国企业正处在分水岭上,一方面,我们目击着计划经济与僵化的传统观念的终结,另一方面,企业以赚钱为导向,以业绩为英雄,只问结果,不问过程与方法的发展模式,也正在走向它的尽头。 与那些认为中国企业会自然进入世界五百强,并最终与美国、日本共同主宰世界经济的看法相反,我从来不认为任何一个经济单元可以凭着“业绩”主宰世界,主宰世界的从来都是一个综合体或系统,而绝对不仅仅是一个“销售额或利润”的问题。 在我看来,现代市场的主宰,或者说在市场经济中,控制游戏规则的超强企业,遵从着一个“三位一体”的生态发展逻辑。这三个生态分别是:一、企业的产品生态;二、企业的组织生态;三、企业的文化生态。 这三个生态都有着自己独立的轴心原则,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演化逻辑,相互关联、相互促进、同时又相互矛盾,而正是这些矛盾、冲突与融合,决定了一个企业在整个市场经济中的未来。 产品生态主要是由客户与企业为客户提供的产品功能组成,在市场经济体系中,产品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法性”—市场经济下最大的规则就是 “效率”,也就是说,产品生态最大的合法性,就在于它的效率性。在这种规则之下,产品生态的调节方式是“消除浪费”,从本质上说,消除浪费就是效益,即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 组织生态主要是由企业的权力与地位构成,组织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理性”,在市场经济体系中,这种合理性体现为,在规定的时间内,员工自愿地把自己的时间与行为的控制权交给企业管理者,同时交易换来经济收入、个人成长以及人际关系的和谐。从本质上说,企业发展的过程,同时也就是员工“人性”觉醒的过程,这一过程,就必然伴随着对权力平等与地位公平的要求。这是企业组织生态中不得不扩大员工参与权、强调尊重客户(实质上就是强调尊重员工)的由来。 任何不把上帝称为上帝的人,就必然投身于魔鬼的怀抱!而这个上帝,就是科学发展规律。

我相信,中国企业正处在分水岭上,一方面,我们目击着计划经济与僵化的传统观念的终结,另一方面,企业以赚钱为导向,以业绩为英雄,只问结果,不问过程与方法的发展模式,也正在走向它的尽头。

正如德国哲学家爱德华 斯普兰格写的那样,我们现在正在面临宗教的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每个人的内心都肯定无疑地缺乏价值标准的时候,不知接下来会出现什么状况。 任何不把上帝称为上帝的人,就必然投身于魔鬼的怀抱!而这个上帝,就是科学发展规律。 我相信,中国企业正处在分水岭上,一方面,我们目击着计划经济与僵化的传统观念的终结,另一方面,企业以赚钱为导向,以业绩为英雄,只问结果,不问过程与方法的发展模式,也正在走向它的尽头。 与那些认为中国企业会自然进入世界五百强,并最终与美国、日本共同主宰世界经济的看法相反,我从来不认为任何一个经济单元可以凭着“业绩”主宰世界,主宰世界的从来都是一个综合体或系统,而绝对不仅仅是一个“销售额或利润”的问题。 在我看来,现代市场的主宰,或者说在市场经济中,控制游戏规则的超强企业,遵从着一个“三位一体”的生态发展逻辑。这三个生态分别是:一、企业的产品生态;二、企业的组织生态;三、企业的文化生态。 这三个生态都有着自己独立的轴心原则,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演化逻辑,相互关联、相互促进、同时又相互矛盾,而正是这些矛盾、冲突与融合,决定了一个企业在整个市场经济中的未来。 产品生态主要是由客户与企业为客户提供的产品功能组成,在市场经济体系中,产品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法性”—市场经济下最大的规则就是 “效率”,也就是说,产品生态最大的合法性,就在于它的效率性。在这种规则之下,产品生态的调节方式是“消除浪费”,从本质上说,消除浪费就是效益,即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 组织生态主要是由企业的权力与地位构成,组织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理性”,在市场经济体系中,这种合理性体现为,在规定的时间内,员工自愿地把自己的时间与行为的控制权交给企业管理者,同时交易换来经济收入、个人成长以及人际关系的和谐。从本质上说,企业发展的过程,同时也就是员工“人性”觉醒的过程,这一过程,就必然伴随着对权力平等与地位公平的要求。这是企业组织生态中不得不扩大员工参与权、强调尊重客户(实质上就是强调尊重员工)的由来。

与那些认为中国企业会自然进入世界五百强,并最终与美国、日本共同主宰世界经济的看法相反,我从来不认为任何一个经济单元可以凭着“业绩”主宰世界,主宰世界的从来都是一个综合体或系统,而绝对不仅仅是一个“销售额或利润”的问题。

这样权力才能够被下属争夺。 结论是:企业的产品生态系统创造的是资本家,企业的文化生态系统创造的是艺术家,企业的组织生态创造的却是政治家,他们都在贪婪地创造着。资本家创造利润,政治家创造权力与地位,而艺术家则创造着“自我放大”。 在每一个失败或死亡的企业的尸体上,我们都见证着资本家、政治家与艺术家之间的战争。比如通用公司在金融危机中的破产,便是死于组织生态与文化生态,员工把自己当成“政治家”、“艺术家”,追求权力与地位,以及自我放大的结果,使企业走向衰亡。 而历史也将会证明,中国相当多的优秀的民营企业,将会死于组织生态,企业家把自己当成政治家,追求权力与地位的结果,最后也将使企业走向衰亡! 事实上,历史也早已证明,世界一切优秀公司的成功,无疑都是产品生态,组织生态与文化生态协调的结果。不用说,早期新教伦理与清教的约束,赋予了企业以节制的文化生态,从而导致了英美经济帝国的崛起,而现在世界五百强的的绝大多数,无疑都把文化生态,组织生态的建设放在产品生态建设之上,从而获得这三位一体的协调。 这就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的基本管理哲学 在我看来,现代市场的主宰,或者说在市场经济中,控制游戏规则的超强企业,遵从着一个“三位一体”的生态发展逻辑。这三个生态分别是:一、企业的产品生态;二、企业的组织生态;三、企业的文化生态。

这三个生态都有着自己独立的轴心原则,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演化逻辑,相互关联、相互促进、同时又相互矛盾,而正是这些矛盾、冲突与融合,决定了一个企业在整个市场经济中的未来。

这样权力才能够被下属争夺。 结论是:企业的产品生态系统创造的是资本家,企业的文化生态系统创造的是艺术家,企业的组织生态创造的却是政治家,他们都在贪婪地创造着。资本家创造利润,政治家创造权力与地位,而艺术家则创造着“自我放大”。 在每一个失败或死亡的企业的尸体上,我们都见证着资本家、政治家与艺术家之间的战争。比如通用公司在金融危机中的破产,便是死于组织生态与文化生态,员工把自己当成“政治家”、“艺术家”,追求权力与地位,以及自我放大的结果,使企业走向衰亡。 而历史也将会证明,中国相当多的优秀的民营企业,将会死于组织生态,企业家把自己当成政治家,追求权力与地位的结果,最后也将使企业走向衰亡! 事实上,历史也早已证明,世界一切优秀公司的成功,无疑都是产品生态,组织生态与文化生态协调的结果。不用说,早期新教伦理与清教的约束,赋予了企业以节制的文化生态,从而导致了英美经济帝国的崛起,而现在世界五百强的的绝大多数,无疑都把文化生态,组织生态的建设放在产品生态建设之上,从而获得这三位一体的协调。 这就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的基本管理哲学

产品生态主要是由客户与企业为客户提供的产品功能组成,在市场经济体系中,产品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法性”市场经济下最大的规则就是 “效率”,也就是说,产品生态最大的合法性,就在于它的效率性。在这种规则之下,产品生态的调节方式是“消除浪费”,从本质上说,消除浪费就是效益,即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

组织生态主要是由企业的权力与地位构成,组织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理性”,在市场经济体系中,这种合理性体现为,在规定的时间内,员工自愿地把自己的时间与行为的控制权交给企业管理者,同时交易换来经济收入、个人成长以及人际关系的和谐。从本质上说,企业发展的过程,同时也就是员工“人性”觉醒的过程,这一过程,就必然伴随着对权力平等与地位公平的要求。这是企业组织生态中不得不扩大员工参与权、强调尊重客户(实质上就是强调尊重员工)的由来。

文化生态主要是由企业行为的价值所构成。企业为什么要选择做这样的行为,而不是那样的行为,本质上,这些选择都代表着企业的价值观。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而价值观又由什么决定?由此时此地的人们对自己幸福感的追求决定,因此,文化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情性”,即类似每个人的“喜好”。从本质上说,企业的文化生态,反映着企业成员的价值观,而如果金钱利益就是价值观的时候,企业的文化生态可以说就被产品生态消灭了。企业就成了没有文化的军队,比如今天相当一部分中国企业,无疑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一旦我们懂得所谓企业,无非就是这三种力量作用的一个综合体,那么,我们就立即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企业正在被这三个体系拉着走,而大多数时候,这三种力量的方向是不一致的,三种力量前进的速度是不一样的,这就意味着,企业无时无刻不在被肢解着,在表面的整体背后,实际上早已被分裂成一块块碎片。

比如产品生态的变革路线是直线型的,由于有市场交易规则的驱动与控制,盈亏指标所代表的效率原则,给产品的演变提供了明确的标准,盈利能力好的产品自然会淘汰盈利能力差的产品,从而使得产品生态的发展呈直线型。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场景,企业被产品拖着往前走,或是因为某几款产品大红大紫,或是因为某几款产品的落伍而虎落平阳。

文化生态的变革路线始终存在着一种逻辑:轮回。即人们在物欲的冲动带领下往前冲,但物欲过后的虚无主义却会摧毁眼前的大厦,从而迎来传统新一轮的复辟。社会学称这种现象叫“文化滞后(culture-lag)”,但实际上,这远不是一个滞后的问题,文明并没有高低之分,这意味着,新的观念并不能够完全代替传统观念。观念的载体是“自我”,而对“自我”的找寻却并不遵守合法性或合理性,它遵循的是“合情”,也就是说,个人追求的是情绪性的感觉体系,这种特点会导致企业的文化生态追求不受限制,为所欲为,甚至直至摧毁自已。

文化生态主要是由企业行为的价值所构成。企业为什么要选择做这样的行为,而不是那样的行为,本质上,这些选择都代表着企业的价值观。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行为。而价值观又由什么决定?由此时此地的人们对自己幸福感的追求决定,因此,文化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情性”,即类似每个人的“喜好”。从本质上说,企业的文化生态,反映着企业成员的价值观,而如果金钱利益就是价值观的时候,企业的文化生态可以说就被产品生态消灭了。企业就成了没有文化的军队,比如今天相当一部分中国企业,无疑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一旦我们懂得所谓企业,无非就是这三种力量作用的一个综合体,那么,我们就立即会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企业正在被这三个体系拉着走,而大多数时候,这三种力量的方向是不一致的,三种力量前进的速度是不一样的,这就意味着,企业无时无刻不在被肢解着,在表面的整体背后,实际上早已被分裂成一块块碎片。 比如产品生态的变革路线是直线型的,由于有市场交易规则的驱动与控制,盈亏指标所代表的效率原则,给产品的演变提供了明确的标准,盈利能力好的产品自然会淘汰盈利能力差的产品,从而使得产品生态的发展呈直线型。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场景,企业被产品拖着往前走,或是因为某几款产品大红大紫,或是因为某几款产品的落伍而虎落平阳。 文化生态的变革路线始终存在着一种逻辑:轮回。即人们在物欲的冲动带领下往前冲,但物欲过后的虚无主义却会摧毁眼前的大厦,从而迎来传统新一轮的复辟。社会学称这种现象叫“文化滞后(culture-lag)”,但实际上,这远不是一个滞后的问题,文明并没有高低之分,这意味着,新的观念并不能够完全代替传统观念。观念的载体是“自我”,而对“自我”的找寻却并不遵守合法性或合理性,它遵循的是“合情”,也就是说,个人追求的是情绪性的感觉体系,这种特点会导致企业的文化生态追求不受限制,为所欲为,甚至直至摧毁自已。 组织生态的变革路线遵从着“官僚化”逻辑,这也就是所谓的帕金森定律,一个科长,一定要制造出两个以上的副科长,而一个副科长,有动力去创造出两个以上的员工, 组织生态的变革路线遵从着“官僚化”逻辑,这也就是所谓的帕金森定律,一个科长,一定要制造出两个以上的副科长,而一个副科长,有动力去创造出两个以上的员工,这样权力才能够被下属争夺。

结论是:企业的产品生态系统创造的是资本家,企业的文化生态系统创造的是艺术家,企业的组织生态创造的却是政治家,他们都在贪婪地创造着。资本家创造利润,政治家创造权力与地位,而艺术家则创造着“自我放大”。

在每一个失败或死亡的企业的尸体上,我们都见证着资本家、政治家与艺术家之间的战争。比如通用公司在金融危机中的破产,便是死于组织生态与文化生态,员工把自己当成“政治家”、“艺术家”,追求权力与地位,以及自我放大的结果,使企业走向衰亡。

正如德国哲学家爱德华 斯普兰格写的那样,我们现在正在面临宗教的最后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每个人的内心都肯定无疑地缺乏价值标准的时候,不知接下来会出现什么状况。 任何不把上帝称为上帝的人,就必然投身于魔鬼的怀抱!而这个上帝,就是科学发展规律。 我相信,中国企业正处在分水岭上,一方面,我们目击着计划经济与僵化的传统观念的终结,另一方面,企业以赚钱为导向,以业绩为英雄,只问结果,不问过程与方法的发展模式,也正在走向它的尽头。 与那些认为中国企业会自然进入世界五百强,并最终与美国、日本共同主宰世界经济的看法相反,我从来不认为任何一个经济单元可以凭着“业绩”主宰世界,主宰世界的从来都是一个综合体或系统,而绝对不仅仅是一个“销售额或利润”的问题。 在我看来,现代市场的主宰,或者说在市场经济中,控制游戏规则的超强企业,遵从着一个“三位一体”的生态发展逻辑。这三个生态分别是:一、企业的产品生态;二、企业的组织生态;三、企业的文化生态。 这三个生态都有着自己独立的轴心原则,都有着自己独立的演化逻辑,相互关联、相互促进、同时又相互矛盾,而正是这些矛盾、冲突与融合,决定了一个企业在整个市场经济中的未来。 产品生态主要是由客户与企业为客户提供的产品功能组成,在市场经济体系中,产品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法性”—市场经济下最大的规则就是 “效率”,也就是说,产品生态最大的合法性,就在于它的效率性。在这种规则之下,产品生态的调节方式是“消除浪费”,从本质上说,消除浪费就是效益,即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 组织生态主要是由企业的权力与地位构成,组织生态的轴心原则是“合理性”,在市场经济体系中,这种合理性体现为,在规定的时间内,员工自愿地把自己的时间与行为的控制权交给企业管理者,同时交易换来经济收入、个人成长以及人际关系的和谐。从本质上说,企业发展的过程,同时也就是员工“人性”觉醒的过程,这一过程,就必然伴随着对权力平等与地位公平的要求。这是企业组织生态中不得不扩大员工参与权、强调尊重客户(实质上就是强调尊重员工)的由来。

而历史也将会证明,中国相当多的优秀的民营企业,将会死于组织生态,企业家把自己当成政治家,追求权力与地位的结果,最后也将使企业走向衰亡!

这样权力才能够被下属争夺。 结论是:企业的产品生态系统创造的是资本家,企业的文化生态系统创造的是艺术家,企业的组织生态创造的却是政治家,他们都在贪婪地创造着。资本家创造利润,政治家创造权力与地位,而艺术家则创造着“自我放大”。 在每一个失败或死亡的企业的尸体上,我们都见证着资本家、政治家与艺术家之间的战争。比如通用公司在金融危机中的破产,便是死于组织生态与文化生态,员工把自己当成“政治家”、“艺术家”,追求权力与地位,以及自我放大的结果,使企业走向衰亡。 而历史也将会证明,中国相当多的优秀的民营企业,将会死于组织生态,企业家把自己当成政治家,追求权力与地位的结果,最后也将使企业走向衰亡! 事实上,历史也早已证明,世界一切优秀公司的成功,无疑都是产品生态,组织生态与文化生态协调的结果。不用说,早期新教伦理与清教的约束,赋予了企业以节制的文化生态,从而导致了英美经济帝国的崛起,而现在世界五百强的的绝大多数,无疑都把文化生态,组织生态的建设放在产品生态建设之上,从而获得这三位一体的协调。 这就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的基本管理哲学 事实上,历史也早已证明,世界一切优秀公司的成功,无疑都是产品生态,组织生态与文化生态协调的结果。不用说,早期新教伦理与清教的约束,赋予了企业以节制的文化生态,从而导致了英美经济帝国的崛起,而现在世界五百强的的绝大多数,无疑都把文化生态,组织生态的建设放在产品生态建设之上,从而获得这三位一体的协调。

这就是我们不能不面对的基本管理哲学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