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践行使命分享之二:新平民精神的国学解释  

2010-01-18 02: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

 01、当传统纽带与社会关系断裂时,造成了无根的一代,于是就会造成组织与个人的认同危机,企业的危机是:我们是谁?而个人的问题是“我是谁?”“我的幸福在那儿”。

02、当“经济发展就是一切”,用经济强盛来代替“民族之我”。当每个人回答“钱就是我”,实际上是在用物欲与极端个人主义代替对“我”的回答,这种无根的“我”获得的只能是短暂的自恋,而在这种短暂自恋的狂欢之后,将会走向更加无助的组织认同危机与个人的自我认同危机。

03、中国企业目前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就是这种认同危机的体现,而这种认同危机深深地根植于传统与现代的断裂之中。我把这种矛盾归结为:有根的市场经济与无根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或者叫有道德的市场经济与无道德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

01、当传统纽带与社会关系断裂时,造成了无根的一代,于是就会造成组织与个人的认同危机,企业的危机是:我们是谁?而个人的问题是“我是谁?”“我的幸福在那儿”。 02、当“经济发展就是一切”,用经济强盛来代替“民族之我”。当每个人回答“钱就是我”,实际上是在用物欲与极端个人主义代替对“我”的回答,这种无根的“我”获得的只能是短暂的自恋,而在这种短暂自恋的狂欢之后,将会走向更加无助的组织认同危机与个人的自我认同危机。 03、中国企业目前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就是这种认同危机的体现,而这种认同危机深深地根植于传统与现代的断裂之中。我把这种矛盾归结为:有根的市场经济与无根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或者叫有道德的市场经济与无道德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 04、这种矛盾决定了权力的转移。 05、软权力将代替硬权力:经济强盛是硬权力,文化是软权力,软权力永远是在建立在硬权力之上的。但是,一旦硬权力没有价值观,或者所代表的文化价值观不被认同的时候,软权力就会向外(西方)或向内(传统)寻求价值力量。 06、中国企业在竞争力上的徘徊,说明的是,硬权力已经来到了它的顶峰,物极必反,正在走向衰退,相应的,软权力正在上升,很快,软权力将代替硬件权力成为中国社会最强大的权力体系。在企业中,最有权力的也将不是金钱这样的硬权力,而是文化这样的软权力。 07、新国学的价值所响应的,就是这种软权力的崛起。问题是,软权力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实现权力的转移?新加坡在这里做出了表率。新加坡的人口构成中77%是华人,14%是马来人,8%是印度人,1%是欧亚混血人和其他民

04、这种矛盾决定了权力的转移。

05、软权力将代替硬权力:经济强盛是硬权力,文化是软权力,软权力永远是在建立在硬权力之上的。但是,一旦硬权力没有价值观,或者所代表的文化价值观不被认同的时候,软权力就会向外(西方)或向内(传统)寻求价值力量。

;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

06、中国企业在竞争力上的徘徊,说明的是,硬权力已经来到了它的顶峰,物极必反,正在走向衰退,相应的,软权力正在上升,很快,软权力将代替硬件权力成为中国社会最强大的权力体系。在企业中,最有权力的也将不是金钱这样的硬权力,而是文化这样的软权力。

族,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国家”。 08、共同价值观的概念是在新加坡建国后的23年(1988年)后由当时第一副总理吴作栋提出的。经过几年广泛深入的讨论与研究,最终达到共识而制定了《共同价值观白皮书》。1991年初的国会辩论修订通过了新加坡共同价值观: ● 国家先于群体,社会高于个人 ● 家庭是社会的基础单位 ● 个人应当受到重视和得到群体的支持 ●重视共识而不是斗争 ●种族与宗教和谐 09、《白皮书》指出:作为年轻国家,新加坡各族人民仍未有共同独特文化,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步骤来发展共同价值观,那就无法肯定国家的认同感会出现。政府于是提出各种族和各宗教信仰的人们都能接受的五个共同价值观:国家至上,社会为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关怀扶持,尊重个人;求同存异,协商共识;种族和谐,宗教宽容。 10、自从推行共同价值观迄今已18个年头。这些年里,尽管新加坡曾面临1997年的区域金融危机,2001年的911恐怖事件,2002年的印尼峇里岛爆炸惨祸,2003年的沙斯肆虐以及目前全球性的金融海啸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新加坡与周遭区域国家比较,却相对安定。原因是共同价值观已经产生了效应。 11、哈佛大学新儒家杜维明教授对此评论到:假如一个经济现象完全可以用经济来说明,比如汇率增加了,或者因为税收制度改变了而改变,那你要了解这个现象,只要用经济规律就够了,你甚至不用再讨论它还有什么政治因素,有什么制度因素。假如你解释这个经济现象,不能完全用经济规律来解释,你就必须考虑政治因素、制度因素

07、新国学的价值所响应的,就是这种软权力的崛起。问题是,软权力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实现权力的转移?新加坡在这里做出了表率。新加坡的人口构成中77%是华人,14%是马来人,8%是印度人,1%是欧亚混血人和其他民族,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国家

08、共同价值观的概念是在新加坡建国后的23年(1988年)后由当时第一副总理吴作栋提出的。经过几年广泛深入的讨论与研究,最终达到共识而制定了《共同价值观白皮书》。1991年初的国会辩论修订通过了新加坡共同价值观:

      国家先于群体,社会高于个人

;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       ;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家庭是社会的基础单位

      个人应当受到重视和得到群体的支持

01、当传统纽带与社会关系断裂时,造成了无根的一代,于是就会造成组织与个人的认同危机,企业的危机是:我们是谁?而个人的问题是“我是谁?”“我的幸福在那儿”。 02、当“经济发展就是一切”,用经济强盛来代替“民族之我”。当每个人回答“钱就是我”,实际上是在用物欲与极端个人主义代替对“我”的回答,这种无根的“我”获得的只能是短暂的自恋,而在这种短暂自恋的狂欢之后,将会走向更加无助的组织认同危机与个人的自我认同危机。 03、中国企业目前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就是这种认同危机的体现,而这种认同危机深深地根植于传统与现代的断裂之中。我把这种矛盾归结为:有根的市场经济与无根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或者叫有道德的市场经济与无道德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 04、这种矛盾决定了权力的转移。 05、软权力将代替硬权力:经济强盛是硬权力,文化是软权力,软权力永远是在建立在硬权力之上的。但是,一旦硬权力没有价值观,或者所代表的文化价值观不被认同的时候,软权力就会向外(西方)或向内(传统)寻求价值力量。 06、中国企业在竞争力上的徘徊,说明的是,硬权力已经来到了它的顶峰,物极必反,正在走向衰退,相应的,软权力正在上升,很快,软权力将代替硬件权力成为中国社会最强大的权力体系。在企业中,最有权力的也将不是金钱这样的硬权力,而是文化这样的软权力。 07、新国学的价值所响应的,就是这种软权力的崛起。问题是,软权力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实现权力的转移?新加坡在这里做出了表率。新加坡的人口构成中77%是华人,14%是马来人,8%是印度人,1%是欧亚混血人和其他民      重视共识而不是斗争

      ;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种族与宗教和谐

09、《白皮书》指出:作为年轻国家,新加坡各族人民仍未有共同独特文化,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步骤来发展共同价值观,那就无法肯定国家的认同感会出现。政府于是提出各种族和各宗教信仰的人们都能接受的五个共同价值观:国家至上,社会为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关怀扶持,尊重个人;求同存异,协商共识;种族和谐,宗教宽容。

01、当传统纽带与社会关系断裂时,造成了无根的一代,于是就会造成组织与个人的认同危机,企业的危机是:我们是谁?而个人的问题是“我是谁?”“我的幸福在那儿”。 02、当“经济发展就是一切”,用经济强盛来代替“民族之我”。当每个人回答“钱就是我”,实际上是在用物欲与极端个人主义代替对“我”的回答,这种无根的“我”获得的只能是短暂的自恋,而在这种短暂自恋的狂欢之后,将会走向更加无助的组织认同危机与个人的自我认同危机。 03、中国企业目前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就是这种认同危机的体现,而这种认同危机深深地根植于传统与现代的断裂之中。我把这种矛盾归结为:有根的市场经济与无根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或者叫有道德的市场经济与无道德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 04、这种矛盾决定了权力的转移。 05、软权力将代替硬权力:经济强盛是硬权力,文化是软权力,软权力永远是在建立在硬权力之上的。但是,一旦硬权力没有价值观,或者所代表的文化价值观不被认同的时候,软权力就会向外(西方)或向内(传统)寻求价值力量。 06、中国企业在竞争力上的徘徊,说明的是,硬权力已经来到了它的顶峰,物极必反,正在走向衰退,相应的,软权力正在上升,很快,软权力将代替硬件权力成为中国社会最强大的权力体系。在企业中,最有权力的也将不是金钱这样的硬权力,而是文化这样的软权力。 07、新国学的价值所响应的,就是这种软权力的崛起。问题是,软权力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实现权力的转移?新加坡在这里做出了表率。新加坡的人口构成中77%是华人,14%是马来人,8%是印度人,1%是欧亚混血人和其他民10、自从推行共同价值观迄今已 01、当传统纽带与社会关系断裂时,造成了无根的一代,于是就会造成组织与个人的认同危机,企业的危机是:我们是谁?而个人的问题是“我是谁?”“我的幸福在那儿”。 02、当“经济发展就是一切”,用经济强盛来代替“民族之我”。当每个人回答“钱就是我”,实际上是在用物欲与极端个人主义代替对“我”的回答,这种无根的“我”获得的只能是短暂的自恋,而在这种短暂自恋的狂欢之后,将会走向更加无助的组织认同危机与个人的自我认同危机。 03、中国企业目前所面临的主要矛盾,就是这种认同危机的体现,而这种认同危机深深地根植于传统与现代的断裂之中。我把这种矛盾归结为:有根的市场经济与无根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或者叫有道德的市场经济与无道德的市场经济之间的矛盾。 04、这种矛盾决定了权力的转移。 05、软权力将代替硬权力:经济强盛是硬权力,文化是软权力,软权力永远是在建立在硬权力之上的。但是,一旦硬权力没有价值观,或者所代表的文化价值观不被认同的时候,软权力就会向外(西方)或向内(传统)寻求价值力量。 06、中国企业在竞争力上的徘徊,说明的是,硬权力已经来到了它的顶峰,物极必反,正在走向衰退,相应的,软权力正在上升,很快,软权力将代替硬件权力成为中国社会最强大的权力体系。在企业中,最有权力的也将不是金钱这样的硬权力,而是文化这样的软权力。 07、新国学的价值所响应的,就是这种软权力的崛起。问题是,软权力通过什么样的方式,采取什么样的手段来实现权力的转移?新加坡在这里做出了表率。新加坡的人口构成中77%是华人,14%是马来人,8%是印度人,1%是欧亚混血人和其他民18个年头。这些年里,尽管新加坡曾面临1997年的区域金融危机,;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2001族,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国家”。 08、共同价值观的概念是在新加坡建国后的23年(1988年)后由当时第一副总理吴作栋提出的。经过几年广泛深入的讨论与研究,最终达到共识而制定了《共同价值观白皮书》。1991年初的国会辩论修订通过了新加坡共同价值观: ● 国家先于群体,社会高于个人 ● 家庭是社会的基础单位 ● 个人应当受到重视和得到群体的支持 ●重视共识而不是斗争 ●种族与宗教和谐 09、《白皮书》指出:作为年轻国家,新加坡各族人民仍未有共同独特文化,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步骤来发展共同价值观,那就无法肯定国家的认同感会出现。政府于是提出各种族和各宗教信仰的人们都能接受的五个共同价值观:国家至上,社会为先;家庭为根,社会为本;关怀扶持,尊重个人;求同存异,协商共识;种族和谐,宗教宽容。 10、自从推行共同价值观迄今已18个年头。这些年里,尽管新加坡曾面临1997年的区域金融危机,2001年的911恐怖事件,2002年的印尼峇里岛爆炸惨祸,2003年的沙斯肆虐以及目前全球性的金融海啸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新加坡与周遭区域国家比较,却相对安定。原因是共同价值观已经产生了效应。 11、哈佛大学新儒家杜维明教授对此评论到:假如一个经济现象完全可以用经济来说明,比如汇率增加了,或者因为税收制度改变了而改变,那你要了解这个现象,只要用经济规律就够了,你甚至不用再讨论它还有什么政治因素,有什么制度因素。假如你解释这个经济现象,不能完全用经济规律来解释,你就必须考虑政治因素、制度因素911恐怖事件,2002年的印尼峇里岛爆炸惨祸,2003年的沙斯肆虐以及目前全球性的金融海啸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新加坡与周遭区域国家比较,却相对安定。原因是共同价值观已经产生了效应。

;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11、哈佛大学新儒家杜维明教授对此评论到:假如一个经济现象完全可以用经济来说明,比如汇率增加了,或者因为税收制度改变了而改变,那你要了解这个现象,只要用经济规律就够了,你甚至不用再讨论它还有什么政治因素,有什么制度因素。假如你解释这个经济现象,不能完全用经济规律来解释,你就必须考虑政治因素、制度因素;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如果你考虑政治因素和制度因素还不够,那就要把社会因素考虑进来;假如还是不够,你要把文化因素带进来,文化一定是一个添加的价值。对一件事你要进行全面的了解,除了政治条件、社会条件,你还要把文化条件带进来。 12、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释,对企业现状的解释,也许一样需要一个新要素:文化要素。小说家迈克尔·迪布丁的小说《死亡环礁湖》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可能爱我族类。”,要想为中国企业找到价值观解释,那就需要找到企业之所以危机的敌人:没有根的市场经济,就是要对今天现状负责的敌人。而从中国文化中寻根,也就成了“爱我族类”的价值源泉。 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13、没有根这个敌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存在,于是富人追求仁义道德,平民追求勤劳敬业,各自让步,各自“克己复礼”就成了市场经济新道德的战略出路。

14、如何做到?“和而不同”,这是论语中对君子的标准之一,我想,这也是新国学的目标之所在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