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良知与谎言:困在机场的胡言乱语  

2010-05-06 23: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上七点五十五的飞机,飞青岛,然而,现在是22:49,仍然在机场被困着

,是有闪电,心想,刚才大家猜是大人物其实是错了,真的是天气原因呀。于是很奇怪地问,为什么?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候机楼。 回来之后,有人愤怒地问,为什么把我们从飞机上赶下来?问询处回答,让大家在飞机坐几个小时,大家很难受呀,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我们耐心地坐着等。 候机楼中有很多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好几队在排着,一问,上面写着几点起飞,我好奇,问,怎么还能够飞呢?服务人员回答:还没有登机时间呀,我反问,我们是已经从飞机上被赶下来的呀,你们怎么还可以飞? 服务人员白了我一眼,排队的人也奇怪地瞪着我,仿佛我在说谎一般。我抓紧溜走,心想,你们一定飞不了的。 果然,一小时过去了,他们仍然在排队,我想,这下我对了吧? 奇怪的事发生了,广播通知,飞重庆的可以飞了。 于是队中有人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是个说谎者,我也奇怪,心想,那我们一定就可以飞了吧?一问还是不能,问为什么?告诉我们,要排队。 于是我们更奇怪了,白天那么多飞机,三分钟一飞,但现在怎么一小时飞一架飞机?回答:过去是天气好,现在是要绕过雷雨航道,所以

 

    第一次通知说延迟到九点,说是天气原因,然而大家发现天气没有一点问题,但是看到所有的飞机都停飞了,于是人们说,可能是某大领导来了,所以,要管制。

 

,根据情况在排。 无语,我们不知道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或者全是真话,但在服务人员的脸上,我们读不到朋友或家人的那种信任的良知,于是内心仍然是怀疑。 这时候,电视在播新闻,突然间,觉得电视中的那些话好假,想了想,觉得怎么就假了?于是发现,怀疑是可以传染的,自己传染自己,自己传染他人,空气中,怀疑的云在变浓。。。。。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飞?心中突然有个不详的念头,也许会掉下来也不一定,如果生命注定在今天结束的时候,我真的希望我是在信任中死去,而不愿心中有个疑问。 朝闻道,夕可死矣。心有疑,死而有憾呀!

    在机场乱成一团,而乱成一团的大多是有服务人员在的,大家与服务人员吵,说是我们理解大人物要来,但你们要明确告诉我们呀!而我们飞青岛的飞机窗口,没有任何服务人员,反而很清静,我们这些人像困在笼子里的兽,无奈地在苦等着。

 

    于是我在想,到底是有服务人员还是没有服务人员的好?有是一定要吵的,这种时候,我想如果真的告诉大家领导要来,让大家等,一定比现在撒谎要坏,大家一定会骂过一停,所以,有时候告诉人们真相,未必真的象上面所说的那样,会理解的。。

,是有闪电,心想,刚才大家猜是大人物其实是错了,真的是天气原因呀。于是很奇怪地问,为什么?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候机楼。 回来之后,有人愤怒地问,为什么把我们从飞机上赶下来?问询处回答,让大家在飞机坐几个小时,大家很难受呀,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我们耐心地坐着等。 候机楼中有很多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好几队在排着,一问,上面写着几点起飞,我好奇,问,怎么还能够飞呢?服务人员回答:还没有登机时间呀,我反问,我们是已经从飞机上被赶下来的呀,你们怎么还可以飞? 服务人员白了我一眼,排队的人也奇怪地瞪着我,仿佛我在说谎一般。我抓紧溜走,心想,你们一定飞不了的。 果然,一小时过去了,他们仍然在排队,我想,这下我对了吧? 奇怪的事发生了,广播通知,飞重庆的可以飞了。 于是队中有人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是个说谎者,我也奇怪,心想,那我们一定就可以飞了吧?一问还是不能,问为什么?告诉我们,要排队。 于是我们更奇怪了,白天那么多飞机,三分钟一飞,但现在怎么一小时飞一架飞机?回答:过去是天气好,现在是要绕过雷雨航道,所以

 

    而最好的办法是干脆不理么?象我们这个航班,干脆没有任何人出来,然后我们这些困在笼子里的兽,仿佛绝望了一般,不会炒也不会闹。但心底里的那种绝望会是什么样?

 

    终于到了九点,排队坐摆渡上飞机,好不容易到飞机边,上来人说,对不起,有闪电,飞不了!要到晚上三点之后。我抬头看了看,是有闪电,心想,刚才大家猜是大人物其实是错了,真的是天气原因呀。于是很奇怪地问,为什么?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候机楼。

 

    回来之后,有人愤怒地问,为什么把我们从飞机上赶下来?问询处回答,让大家在飞机坐几个小时,大家很难受呀,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我们耐心地坐着等。

,是有闪电,心想,刚才大家猜是大人物其实是错了,真的是天气原因呀。于是很奇怪地问,为什么?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候机楼。 回来之后,有人愤怒地问,为什么把我们从飞机上赶下来?问询处回答,让大家在飞机坐几个小时,大家很难受呀,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我们耐心地坐着等。 候机楼中有很多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好几队在排着,一问,上面写着几点起飞,我好奇,问,怎么还能够飞呢?服务人员回答:还没有登机时间呀,我反问,我们是已经从飞机上被赶下来的呀,你们怎么还可以飞? 服务人员白了我一眼,排队的人也奇怪地瞪着我,仿佛我在说谎一般。我抓紧溜走,心想,你们一定飞不了的。 果然,一小时过去了,他们仍然在排队,我想,这下我对了吧? 奇怪的事发生了,广播通知,飞重庆的可以飞了。 于是队中有人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是个说谎者,我也奇怪,心想,那我们一定就可以飞了吧?一问还是不能,问为什么?告诉我们,要排队。 于是我们更奇怪了,白天那么多飞机,三分钟一飞,但现在怎么一小时飞一架飞机?回答:过去是天气好,现在是要绕过雷雨航道,所以

 

    候机楼中有很多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好几队在排着,一问,上面写着几点起飞,我好奇,问,怎么还能够飞呢?服务人员回答:还没有登机时间呀,我反问,我们是已经从飞机上被赶下来的呀,你们怎么还可以飞?

 

晚上七点五十五的飞机,飞青岛,然而,现在是22:49,仍然在机场被困着 第一次通知说延迟到九点,说是天气原因,然而大家发现天气没有一点问题,但是看到所有的飞机都停飞了,于是人们说,可能是某大领导来了,所以,要管制。 在机场乱成一团,而乱成一团的大多是有服务人员在的,大家与服务人员吵,说是我们理解大人物要来,但你们要明确告诉我们呀!而我们飞青岛的飞机窗口,没有任何服务人员,反而很清静,我们这些人像困在笼子里的兽,无奈地在苦等着。 于是我在想,到底是有服务人员还是没有服务人员的好?有是一定要吵的,这种时候,我想如果真的告诉大家领导要来,让大家等,一定比现在撒谎要坏,大家一定会骂过一停,所以,有时候告诉人们真相,未必真的象上面所说的那样,会理解的。。 而最好的办法是干脆不理么?象我们这个航班,干脆没有任何人出来,然后我们这些困在笼子里的兽,仿佛绝望了一般,不会炒也不会闹。但心底里的那种绝望会是什么样? 终于到了九点,排队坐摆渡上飞机,好不容易到飞机边,上来人说,对不起,有闪电,飞不了!要到晚上三点之后。我抬头看了看

    服务人员白了我一眼,排队的人也奇怪地瞪着我,仿佛我在说谎一般。我抓紧溜走,心想,你们一定飞不了的。

 

    果然,一小时过去了,他们仍然在排队,我想,这下我对了吧?

,是有闪电,心想,刚才大家猜是大人物其实是错了,真的是天气原因呀。于是很奇怪地问,为什么?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候机楼。 回来之后,有人愤怒地问,为什么把我们从飞机上赶下来?问询处回答,让大家在飞机坐几个小时,大家很难受呀,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我们耐心地坐着等。 候机楼中有很多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好几队在排着,一问,上面写着几点起飞,我好奇,问,怎么还能够飞呢?服务人员回答:还没有登机时间呀,我反问,我们是已经从飞机上被赶下来的呀,你们怎么还可以飞? 服务人员白了我一眼,排队的人也奇怪地瞪着我,仿佛我在说谎一般。我抓紧溜走,心想,你们一定飞不了的。 果然,一小时过去了,他们仍然在排队,我想,这下我对了吧? 奇怪的事发生了,广播通知,飞重庆的可以飞了。 于是队中有人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是个说谎者,我也奇怪,心想,那我们一定就可以飞了吧?一问还是不能,问为什么?告诉我们,要排队。 于是我们更奇怪了,白天那么多飞机,三分钟一飞,但现在怎么一小时飞一架飞机?回答:过去是天气好,现在是要绕过雷雨航道,所以

 

    奇怪的事发生了,广播通知,飞重庆的可以飞了。

 

晚上七点五十五的飞机,飞青岛,然而,现在是22:49,仍然在机场被困着 第一次通知说延迟到九点,说是天气原因,然而大家发现天气没有一点问题,但是看到所有的飞机都停飞了,于是人们说,可能是某大领导来了,所以,要管制。 在机场乱成一团,而乱成一团的大多是有服务人员在的,大家与服务人员吵,说是我们理解大人物要来,但你们要明确告诉我们呀!而我们飞青岛的飞机窗口,没有任何服务人员,反而很清静,我们这些人像困在笼子里的兽,无奈地在苦等着。 于是我在想,到底是有服务人员还是没有服务人员的好?有是一定要吵的,这种时候,我想如果真的告诉大家领导要来,让大家等,一定比现在撒谎要坏,大家一定会骂过一停,所以,有时候告诉人们真相,未必真的象上面所说的那样,会理解的。。 而最好的办法是干脆不理么?象我们这个航班,干脆没有任何人出来,然后我们这些困在笼子里的兽,仿佛绝望了一般,不会炒也不会闹。但心底里的那种绝望会是什么样? 终于到了九点,排队坐摆渡上飞机,好不容易到飞机边,上来人说,对不起,有闪电,飞不了!要到晚上三点之后。我抬头看了看

    于是队中有人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是个说谎者,我也奇怪,心想,那我们一定就可以飞了吧?一问还是不能,问为什么?告诉我们,要排队。

 

    于是我们更奇怪了,白天那么多飞机,三分钟一飞,但现在怎么一小时飞一架飞机?回答:过去是天气好,现在是要绕过雷雨航道,所以,根据情况在排。

晚上七点五十五的飞机,飞青岛,然而,现在是22:49,仍然在机场被困着 第一次通知说延迟到九点,说是天气原因,然而大家发现天气没有一点问题,但是看到所有的飞机都停飞了,于是人们说,可能是某大领导来了,所以,要管制。 在机场乱成一团,而乱成一团的大多是有服务人员在的,大家与服务人员吵,说是我们理解大人物要来,但你们要明确告诉我们呀!而我们飞青岛的飞机窗口,没有任何服务人员,反而很清静,我们这些人像困在笼子里的兽,无奈地在苦等着。 于是我在想,到底是有服务人员还是没有服务人员的好?有是一定要吵的,这种时候,我想如果真的告诉大家领导要来,让大家等,一定比现在撒谎要坏,大家一定会骂过一停,所以,有时候告诉人们真相,未必真的象上面所说的那样,会理解的。。 而最好的办法是干脆不理么?象我们这个航班,干脆没有任何人出来,然后我们这些困在笼子里的兽,仿佛绝望了一般,不会炒也不会闹。但心底里的那种绝望会是什么样? 终于到了九点,排队坐摆渡上飞机,好不容易到飞机边,上来人说,对不起,有闪电,飞不了!要到晚上三点之后。我抬头看了看

 

    无语,我们不知道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或者全是真话,但在服务人员的脸上,我们读不到朋友或家人的那种信任的良知,于是内心仍然是怀疑。

 

,是有闪电,心想,刚才大家猜是大人物其实是错了,真的是天气原因呀。于是很奇怪地问,为什么?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候机楼。 回来之后,有人愤怒地问,为什么把我们从飞机上赶下来?问询处回答,让大家在飞机坐几个小时,大家很难受呀,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我们耐心地坐着等。 候机楼中有很多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好几队在排着,一问,上面写着几点起飞,我好奇,问,怎么还能够飞呢?服务人员回答:还没有登机时间呀,我反问,我们是已经从飞机上被赶下来的呀,你们怎么还可以飞? 服务人员白了我一眼,排队的人也奇怪地瞪着我,仿佛我在说谎一般。我抓紧溜走,心想,你们一定飞不了的。 果然,一小时过去了,他们仍然在排队,我想,这下我对了吧? 奇怪的事发生了,广播通知,飞重庆的可以飞了。 于是队中有人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是个说谎者,我也奇怪,心想,那我们一定就可以飞了吧?一问还是不能,问为什么?告诉我们,要排队。 于是我们更奇怪了,白天那么多飞机,三分钟一飞,但现在怎么一小时飞一架飞机?回答:过去是天气好,现在是要绕过雷雨航道,所以

    这时候,电视在播新闻,突然间,觉得电视中的那些话好假,想了想,觉得怎么就假了?于是发现,怀疑是可以传染的,自己传染自己,自己传染他人,空气中,怀疑的云在变浓。。。。。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飞?心中突然有个不详的念头,也许会掉下来也不一定,如果生命注定在今天结束的时候,我真的希望我是在信任中死去,而不愿心中有个疑问。

,是有闪电,心想,刚才大家猜是大人物其实是错了,真的是天气原因呀。于是很奇怪地问,为什么?没有人回答,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候机楼。 回来之后,有人愤怒地问,为什么把我们从飞机上赶下来?问询处回答,让大家在飞机坐几个小时,大家很难受呀,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于是我们耐心地坐着等。 候机楼中有很多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好几队在排着,一问,上面写着几点起飞,我好奇,问,怎么还能够飞呢?服务人员回答:还没有登机时间呀,我反问,我们是已经从飞机上被赶下来的呀,你们怎么还可以飞? 服务人员白了我一眼,排队的人也奇怪地瞪着我,仿佛我在说谎一般。我抓紧溜走,心想,你们一定飞不了的。 果然,一小时过去了,他们仍然在排队,我想,这下我对了吧? 奇怪的事发生了,广播通知,飞重庆的可以飞了。 于是队中有人看了我一眼,觉得我是个说谎者,我也奇怪,心想,那我们一定就可以飞了吧?一问还是不能,问为什么?告诉我们,要排队。 于是我们更奇怪了,白天那么多飞机,三分钟一飞,但现在怎么一小时飞一架飞机?回答:过去是天气好,现在是要绕过雷雨航道,所以

 

    朝闻道,夕可死矣。心有疑,死而有憾呀!

 

 

 

 

,根据情况在排。 无语,我们不知道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或者全是真话,但在服务人员的脸上,我们读不到朋友或家人的那种信任的良知,于是内心仍然是怀疑。 这时候,电视在播新闻,突然间,觉得电视中的那些话好假,想了想,觉得怎么就假了?于是发现,怀疑是可以传染的,自己传染自己,自己传染他人,空气中,怀疑的云在变浓。。。。。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飞?心中突然有个不详的念头,也许会掉下来也不一定,如果生命注定在今天结束的时候,我真的希望我是在信任中死去,而不愿心中有个疑问。 朝闻道,夕可死矣。心有疑,死而有憾呀!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