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经济观察报记者被通缉的背后:请谨慎使用合法的暴力  

2010-07-29 15: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律其实是一种合法的暴力,之所以我们允许合法的暴力,是因为我们需要法律保护弱者,特别是保护那些代表着社会公平的第三方,比如记者就是代表社会公平的第三方。当然,记者触犯法律也一样要负责,但记者写文章被通缉,却是要慎重。 本来,做为一个管理专家,这并不是我的专业范围,但印象中有句话,那是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著一位叫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他说: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

法律其实是一种合法的暴力,之所以我们允许合法的暴力,是因为我们需要法律保护弱者,特别是保护那些代表着社会公平的第三方,比如记者就是代表社会公平的第三方。当然,记者触犯法律也一样要负责,但记者写文章被通缉,却是要慎重。

 

让孩子失去爸爸的人,我早就学会了委曲求全,但我也绝对不是可以为了钱而出卖良知的人,所以,我要写这篇文章来回报我的良知,我早晨读了这篇报道,心里很难受,我想,那是我的良知在告诉我应当说点什么。 周末我就要与80名企业家去日本学习与考察去了,我在想,如果日本的专家问起这件事,我如何回答?浙江遂昌警方称对记者通缉符合法律程序,我能够这样回答他们么?P>本来,做为一个管理专家,这并不是我的专业范围,但印象中有句话,那是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著一位叫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他说:

法律其实是一种合法的暴力,之所以我们允许合法的暴力,是因为我们需要法律保护弱者,特别是保护那些代表着社会公平的第三方,比如记者就是代表社会公平的第三方。当然,记者触犯法律也一样要负责,但记者写文章被通缉,却是要慎重。 本来,做为一个管理专家,这并不是我的专业范围,但印象中有句话,那是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著一位叫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尼莫拉曾是纳粹的受害者:他说: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曾经我也碰到过同样的情况,某地警方找过我,说是有人利用我写的文章攻击当地一家著名企业,我当时送了他们一本《差距》,我说,我不仅批评这家公司,也批评海尔,联想等公司。但是不是有人用我的文章犯罪,我就不知道了,问题是我如何负责呢? 有一次,我与一个有名的企业家说起这件事,他提醒我,当心,有一天你因为这件事被抓的时候,绝对不是因为文章,而是会以某一个罪名来抓你,而那个罪名与你写文章没有任何关系。从此之后,我写文章就小心多了,我想,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鲁迅这样的人少的原因,也许是我们这些人胆小,怕死,我想,我绝对不是一个可以为真理就
 

曾经我也碰到过同样的情况,某地警方找过我,说是有人利用我写的文章攻击当地一家著名企业,我当时送了他们一本《差距》,我说,我不仅批评这家公司,也批评海尔,联想等公司。但是不是有人用我的文章犯罪,我就不知道了,问题是我如何负责呢?

让孩子失去爸爸的人,我早就学会了委曲求全,但我也绝对不是可以为了钱而出卖良知的人,所以,我要写这篇文章来回报我的良知,我早晨读了这篇报道,心里很难受,我想,那是我的良知在告诉我应当说点什么。 周末我就要与80名企业家去日本学习与考察去了,我在想,如果日本的专家问起这件事,我如何回答?浙江遂昌警方称对记者通缉符合法律程序,我能够这样回答他们么?P>

 

有一次,我与一个有名的企业家说起这件事,他提醒我,当心,有一天你因为这件事被抓的时候,绝对不是因为文章,而是会以某一个罪名来抓你,而那个罪名与你写文章没有任何关系。从此之后,我写文章就小心多了,我想,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鲁迅这样的人少的原因,也许是我们这些人胆小,怕死,我想,我绝对不是一个可以为真理就让孩子失去爸爸的人,我早就学会了委曲求全,但我也绝对不是可以为了钱而出卖良知的人,所以,我要写这篇文章来回报我的良知,我早晨读了这篇报道,心里很难受,我想,那是我的良知在告诉我应当说点什么。

 

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曾经我也碰到过同样的情况,某地警方找过我,说是有人利用我写的文章攻击当地一家著名企业,我当时送了他们一本《差距》,我说,我不仅批评这家公司,也批评海尔,联想等公司。但是不是有人用我的文章犯罪,我就不知道了,问题是我如何负责呢? 有一次,我与一个有名的企业家说起这件事,他提醒我,当心,有一天你因为这件事被抓的时候,绝对不是因为文章,而是会以某一个罪名来抓你,而那个罪名与你写文章没有任何关系。从此之后,我写文章就小心多了,我想,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鲁迅这样的人少的原因,也许是我们这些人胆小,怕死,我想,我绝对不是一个可以为真理就周末我就要与80名企业家去日本学习与考察去了,我在想,如果日本的专家问起这件事,我如何回答?浙江遂昌警方称对记者通缉符合法律程序,我能够这样回答他们么?P>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