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万科应当放弃做房地产第一  

2010-09-09 00: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今天在北京的五环上开车,发现五环周围有很多空地呀,举目望去,大片空地,但远在六环甚至顺义,离北京城四十公理之外,房价已经达到一万了,我想,这就是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合资的结果,制造“原料的紧张”,然后把大家辛苦赚到的钱换个方式“抢走”,我用抢这个词,是因为一个普通的员工赚的钱多不容易? 其实,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供求不平衡的结果,很快会导致竞争加剧,然后走向过剩,家电,汽车,手机,莫不如此。为什么房地产偏偏特殊?是因为引入了地方政府的利益,中国缺地吗?当然缺,但在短期之内放开土地供应,然后在短期之内实现房地产的均衡价格,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没有,要涨,那是我们后代的事,也就是说,是房子按社会地位,经济区域来重新调整的时候,房价才会出现持续上升,在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我个人觉得,房价的上升不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学问题。 以一个开放市场的观点看,中国的房价在十年之内,都不会出现暴涨:道理很简单,我们的普通员工的收入放在那儿呀,现在房价暴涨,是一个垄断权力与开发商勾结的产物,因为这与当年的“兰花”暴涨,当年的“锦锂鱼暴涨”的原理是一样的,有钱人天然去投机,这不错,错的是谁做了这个局? 在这种情况下看万科为老大而战,就有了些许悲剧的意义,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

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游戏规则中,去做一家好公司?我们相信王石可以,但我们可以相信万科的经理人能够做到吗? 道理很简单,万科有多少人是相信王石那一套的?过去也许很多,但现在,我觉得是越来越少,而不是越来越多。万科过去是做城乡结合部的,王石的理论就有了市场,但现在呢?仍然是那句话,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游戏规则中,去争第一的人会相信什么? 所以,我个人觉得,万科应当放弃做第一。因为做第一不是战略,做好公司才是战略!尽管这并不矛盾,但平衡这个矛盾却是需要自律的,没有某种短期利益的放弃,哪有战略?!谁想做第一谁做吧,万科的战略是要做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呀! 万科应当放弃做房地产第一

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游戏规则中,去做一家好公司?我们相信王石可以,但我们可以相信万科的经理人能够做到吗? 道理很简单,万科有多少人是相信王石那一套的?过去也许很多,但现在,我觉得是越来越少,而不是越来越多。万科过去是做城乡结合部的,王石的理论就有了市场,但现在呢?仍然是那句话,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游戏规则中,去争第一的人会相信什么? 所以,我个人觉得,万科应当放弃做第一。因为做第一不是战略,做好公司才是战略!尽管这并不矛盾,但平衡这个矛盾却是需要自律的,没有某种短期利益的放弃,哪有战略?!谁想做第一谁做吧,万科的战略是要做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呀! 锡恩总裁班方法论之五

前几天,我到一个五百强的公司做项目,这家公司的高管讲了一个观点,我深以为然。他说,我们喜欢什么样的供应商?喜欢创造价值的供应商,而不是简单把优质原料采购给我的供应商。

我今天在北京的五环上开车,发现五环周围有很多空地呀,举目望去,大片空地,但远在六环甚至顺义,离北京城四十公理之外,房价已经达到一万了,我想,这就是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合资的结果,制造“原料的紧张”,然后把大家辛苦赚到的钱换个方式“抢走”,我用抢这个词,是因为一个普通的员工赚的钱多不容易? 其实,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供求不平衡的结果,很快会导致竞争加剧,然后走向过剩,家电,汽车,手机,莫不如此。为什么房地产偏偏特殊?是因为引入了地方政府的利益,中国缺地吗?当然缺,但在短期之内放开土地供应,然后在短期之内实现房地产的均衡价格,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没有,要涨,那是我们后代的事,也就是说,是房子按社会地位,经济区域来重新调整的时候,房价才会出现持续上升,在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我个人觉得,房价的上升不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学问题。 以一个开放市场的观点看,中国的房价在十年之内,都不会出现暴涨:道理很简单,我们的普通员工的收入放在那儿呀,现在房价暴涨,是一个垄断权力与开发商勾结的产物,因为这与当年的“兰花”暴涨,当年的“锦锂鱼暴涨”的原理是一样的,有钱人天然去投机,这不错,错的是谁做了这个局? 在这种情况下看万科为老大而战,就有了些许悲剧的意义,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

其实这就是战略中著名的“采购陷阱”:很多公司是用原料的价值赚钱,而不是用创造的价值赚钱。这就像一件西服,“采购陷阱”卖的就是面料,而不是卖手艺。为什么定制西服的价格很高?就是因为人力价值高。或者说,同样是定制,谁的价格高?裁缝水平高的,做出的西服价格就高。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优秀的裁缝在卖西服的时候,要强调手艺,而不是夸他的西服布料好。这就如同厨师夸自己的时候,不能够说主要是原料好一样的道理。

中国房地产商卖的是什么?位置!我们现在买房有几个人在选开发商,或者说,同样的位置,不同的开发商,房子能够差别多少钱?除了像万科那样的公司有点底气说,我的房子就是比别人价值大(现在万科也不太敢这样说了,为保老大,要警惕丰田为争第一而陷入的困境呀,我有不少客户是为万科做配套的,他们在万科对供应商的抱怨上让我心疼地想起了国美与海尔!)

这就是今天房地产价格高居不下的真相,政府与开发商合资,制造供求紧张,然后通过“位置”来赚钱,而位置是什么,那就是原料呀。

万科应当放弃做房地产第一 锡恩总裁班方法论之五 前几天,我到一个五百强的公司做项目,这家公司的高管讲了一个观点,我深以为然。他说,我们喜欢什么样的供应商?喜欢创造价值的供应商,而不是简单把优质原料采购给我的供应商。 其实这就是战略中著名的“采购陷阱”:很多公司是用原料的价值赚钱,而不是用创造的价值赚钱。这就像一件西服,“采购陷阱”卖的就是面料,而不是卖手艺。为什么定制西服的价格很高?就是因为人力价值高。或者说,同样是定制,谁的价格高?裁缝水平高的,做出的西服价格就高。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优秀的裁缝在卖西服的时候,要强调手艺,而不是夸他的西服布料好。这就如同厨师夸自己的时候,不能够说主要是原料好一样的道理。 中国房地产商卖的是什么?位置!我们现在买房有几个人在选开发商,或者说,同样的位置,不同的开发商,房子能够差别多少钱?除了像万科那样的公司有点底气说,我的房子就是比别人价值大(现在万科也不太敢这样说了,为保老大,要警惕丰田为争第一而陷入的困境呀,我有不少客户是为万科做配套的,他们在万科对供应商的抱怨上让我心疼地想起了国美与海尔!) 这就是今天房地产价格高居不下的真相,政府与开发商合资,制造供求紧张,然后通过“位置”来赚钱,而位置是什么,那就是原料呀。

我今天在北京的五环上开车,发现五环周围有很多空地呀,举目望去,大片空地,但远在六环甚至顺义,离北京城四十公理之外,房价已经达到一万了,我想,这就是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合资的结果,制造“原料的紧张”,然后把大家辛苦赚到的钱换个方式“抢走”,我用抢这个词,是因为一个普通的员工赚的钱多不容易?

我今天在北京的五环上开车,发现五环周围有很多空地呀,举目望去,大片空地,但远在六环甚至顺义,离北京城四十公理之外,房价已经达到一万了,我想,这就是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合资的结果,制造“原料的紧张”,然后把大家辛苦赚到的钱换个方式“抢走”,我用抢这个词,是因为一个普通的员工赚的钱多不容易? 其实,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供求不平衡的结果,很快会导致竞争加剧,然后走向过剩,家电,汽车,手机,莫不如此。为什么房地产偏偏特殊?是因为引入了地方政府的利益,中国缺地吗?当然缺,但在短期之内放开土地供应,然后在短期之内实现房地产的均衡价格,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没有,要涨,那是我们后代的事,也就是说,是房子按社会地位,经济区域来重新调整的时候,房价才会出现持续上升,在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我个人觉得,房价的上升不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学问题。 以一个开放市场的观点看,中国的房价在十年之内,都不会出现暴涨:道理很简单,我们的普通员工的收入放在那儿呀,现在房价暴涨,是一个垄断权力与开发商勾结的产物,因为这与当年的“兰花”暴涨,当年的“锦锂鱼暴涨”的原理是一样的,有钱人天然去投机,这不错,错的是谁做了这个局? 在这种情况下看万科为老大而战,就有了些许悲剧的意义,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 其实,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供求不平衡的结果,很快会导致竞争加剧,然后走向过剩,家电,汽车,手机,莫不如此。为什么房地产偏偏特殊?是因为引入了地方政府的利益,中国缺地吗?当然缺,但在短期之内放开土地供应,然后在短期之内实现房地产的均衡价格,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没有,要涨,那是我们后代的事,也就是说,是房子按社会地位,经济区域来重新调整的时候,房价才会出现持续上升,在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我个人觉得,房价的上升不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学问题。

以一个开放市场的观点看,中国的房价在十年之内,都不会出现暴涨:道理很简单,我们的普通员工的收入放在那儿呀,现在房价暴涨,是一个垄断权力与开发商勾结的产物,因为这与当年的“兰花”暴涨,当年的“锦锂鱼暴涨”的原理是一样的,有钱人天然去投机,这不错,错的是谁做了这个局?

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游戏规则中,去做一家好公司?我们相信王石可以,但我们可以相信万科的经理人能够做到吗? 道理很简单,万科有多少人是相信王石那一套的?过去也许很多,但现在,我觉得是越来越少,而不是越来越多。万科过去是做城乡结合部的,王石的理论就有了市场,但现在呢?仍然是那句话,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游戏规则中,去争第一的人会相信什么? 所以,我个人觉得,万科应当放弃做第一。因为做第一不是战略,做好公司才是战略!尽管这并不矛盾,但平衡这个矛盾却是需要自律的,没有某种短期利益的放弃,哪有战略?!谁想做第一谁做吧,万科的战略是要做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呀!

在这种情况下看万科为老大而战,就有了些许悲剧的意义,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游戏规则中,去做一家好公司?我们相信王石可以,但我们可以相信万科的经理人能够做到吗?

道理很简单,万科有多少人是相信王石那一套的?过去也许很多,但现在,我觉得是越来越少,而不是越来越多。万科过去是做城乡结合部的,王石的理论就有了市场,但现在呢?仍然是那句话,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的地点,在一个错误的游戏规则中,去争第一的人会相信什么?

所以,我个人觉得,万科应当放弃做第一。因为做第一不是战略,做好公司才是战略!尽管这并不矛盾,但平衡这个矛盾却是需要自律的,没有某种短期利益的放弃,哪有战略?!谁想做第一谁做吧,万科的战略是要做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呀!

我今天在北京的五环上开车,发现五环周围有很多空地呀,举目望去,大片空地,但远在六环甚至顺义,离北京城四十公理之外,房价已经达到一万了,我想,这就是地方政府与开发商合资的结果,制造“原料的紧张”,然后把大家辛苦赚到的钱换个方式“抢走”,我用抢这个词,是因为一个普通的员工赚的钱多不容易? 其实,在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供求不平衡的结果,很快会导致竞争加剧,然后走向过剩,家电,汽车,手机,莫不如此。为什么房地产偏偏特殊?是因为引入了地方政府的利益,中国缺地吗?当然缺,但在短期之内放开土地供应,然后在短期之内实现房地产的均衡价格,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没有,要涨,那是我们后代的事,也就是说,是房子按社会地位,经济区域来重新调整的时候,房价才会出现持续上升,在我们现在这个阶段,我个人觉得,房价的上升不是一个经济学问题,而是一个政治学问题。 以一个开放市场的观点看,中国的房价在十年之内,都不会出现暴涨:道理很简单,我们的普通员工的收入放在那儿呀,现在房价暴涨,是一个垄断权力与开发商勾结的产物,因为这与当年的“兰花”暴涨,当年的“锦锂鱼暴涨”的原理是一样的,有钱人天然去投机,这不错,错的是谁做了这个局? 在这种情况下看万科为老大而战,就有了些许悲剧的意义,在一个错误的时候,在一个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