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行政管制下的民营企业的战略选择  

2011-01-29 10: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大的民营企业其实更严重。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中国真正的新年即将来到的时候,我强烈建议中国的民营企业珍惜这样一个历史机会,政府的不作为并不是企业家不作为的理由,有一个企业家说的好,想想自己五十岁在哪?六十岁在哪?七十岁在哪。。。。,那时想在哪,现在就要走在哪.

行政管制下的民营企业的战略选择

有,大的民营企业其实更严重。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中国真正的新年即将来到的时候,我强烈建议中国的民营企业珍惜这样一个历史机会,政府的不作为并不是企业家不作为的理由,有一个企业家说的好,想想自己五十岁在哪?六十岁在哪?七十岁在哪。。。。,那时想在哪,现在就要走在哪. 在大家都可以猜到的原因之下,我想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将会进入新的行政管制阶段,这一阶段的特征是不惜以某些市场机制的退位,来赢得宏观经济的稳定。

房地产已经开启了这一预测的首页,接下来,会有更多的行业进入这一行列。很多企业家认为这是国进民退的信号,进而丧失企业家的原生动力,我觉得这恰好是中国民营企业进行制度创新的最佳时机。

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的,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 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这些诸侯,集团被迫用利益来稀释彼此的矛盾冲突,这种冲突,不亚于中央政府与政府政权之间的冲突。政令不出中南海,其实不光是政府

在大家都可以猜到的原因之下,我想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将会进入新的行政管制阶段,这一阶段的特征是不惜以某些市场机制的退位,来赢得宏观经济的稳定。房地产已经开启了这一预测的首页,接下来,会有更多的行业进入这一行列。很多企业家认为这是国进世退的信号,进而丧失企业家的原生动力,我觉得这恰好是中国民营企业进行制度创新的最佳时机。我们过去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只有政府松绑才有市场机制的建立,这只说对了一半,真正的市场机制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一个部分是政府的市场机制创新,这主要是外部环境的改善,另一部分是企业家的市场机制创新,这主要是内部环境的改善。中国的改革开放主要是以第一部分为主导,我觉得中国实质上已经进入了第二部分为主导的改革,那就是企业家为主导的制度创新改革,政府过度强化行政管制就已经说明了政府 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的,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 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这些诸侯,集团被迫用利益来稀释彼此的矛盾冲突,这种冲突,不亚于中央政府与政府政权之间的冲突。政令不出中南海,其实不光是政府   我们过去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只有政府松绑才有市场机制的建立,这只说对了一半,真正的市场机制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一个部分是政府的市场机制创新,这主要是外部环境的改善,另一部分是企业家的市场机制创新,这主要是内部环境的改善。

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的,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 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这些诸侯,集团被迫用利益来稀释彼此的矛盾冲突,这种冲突,不亚于中央政府与政府政权之间的冲突。政令不出中南海,其实不光是政府 中国的改革开放主要是以第一部分为主导,我觉得中国实质上已经进入了第二部分为主导的改革,那就是企业家为主导的制度创新改革,政府过度强化行政管制就已经说明了政府正在退出主导。

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行政管制下的民营企业的战略选择 在大家都可以猜到的原因之下,我想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将会进入新的行政管制阶段,这一阶段的特征是不惜以某些市场机制的退位,来赢得宏观经济的稳定。 房地产已经开启了这一预测的首页,接下来,会有更多的行业进入这一行列。很多企业家认为这是国进民退的信号,进而丧失企业家的原生动力,我觉得这恰好是中国民营企业进行制度创新的最佳时机。 在大家都可以猜到的原因之下,我想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将会进入新的行政管制阶段,这一阶段的特征是不惜以某些市场机制的退位,来赢得宏观经济的稳定。房地产已经开启了这一预测的首页,接下来,会有更多的行业进入这一行列。很多企业家认为这是国进世退的信号,进而丧失企业家的原生动力,我觉得这恰好是中国民营企业进行制度创新的最佳时机。我们过去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只有政府松绑才有市场机制的建立,这只说对了一半,真正的市场机制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一个部分是政府的市场机制创新,这主要是外部环境的改善,另一部分是企业家的市场机制创新,这主要是内部环境的改善。中国的改革开放主要是以第一部分为主导,我觉得中国实质上已经进入了第二部分为主导的改革,那就是企业家为主导的制度创新改革,政府过度强化行政管制就已经说明了政府 我们过去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只有政府松绑才有市场机制的建立,这只说对了一半,真正的市场机制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一个部分是政府的市场机制创新,这主要是外部环境的改善,另一部分是企业家的市场机制创新,这主要是内部环境的改善。 中国的改革开放主要是以第一部分为主导,我觉得中国实质上已经进入了第二部分为主导的改革,那就是企业家为主导的制度创新改革,政府过度强化行政管制就已经说明了政府正在退出主导。 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   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

有,大的民营企业其实更严重。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中国真正的新年即将来到的时候,我强烈建议中国的民营企业珍惜这样一个历史机会,政府的不作为并不是企业家不作为的理由,有一个企业家说的好,想想自己五十岁在哪?六十岁在哪?七十岁在哪。。。。,那时想在哪,现在就要走在哪.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的,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

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的,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 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这些诸侯,集团被迫用利益来稀释彼此的矛盾冲突,这种冲突,不亚于中央政府与政府政权之间的冲突。政令不出中南海,其实不光是政府 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这些诸侯,集团被迫用利益来稀释彼此的矛盾冲突,这种冲突,不亚于中央政府与政府政权之间的冲突。政令不出中南海,其实不光是政府有,大的民营企业其实更严重。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中国真正的新年即将来到的时候,我强烈建议中国的民营企业珍惜这样一个历史机会,政府的不作为并不是企业家不作为的理由,有一个企业家说的好,想想自己五十岁在哪?六十岁在哪?七十岁在哪。。。。,那时想在哪,现在就要走在哪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 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 正在退出主导。任何一个历史,都是这样一个历史,那就是过去的改革者变成守业者,过去的新生儿变成主导者。所以,当政府退化的时候,我觉得应当是民营企业制度创新进化的时候,这种进化最重要的体现,就是以公司产权为核心的治理结构创新,以及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创新。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以我个人接触的情况,中国民营企业中,大部分的股权激励是错误的,结果导致了民营企业政治权力的博弈,这反而变成了民营企业目前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不能不说与简单的分钱逻辑有关,治理结构是一个与战略持续发展相关的配合体系,没有长期战略之下建立的股权,迟早会演化成为公司派系斗争的动力源。 战略管控是中国民营企业的另一个大失误,大部分企业,包括目前众多品牌企业,基本上没有建立起以客户为中心的战略管控体系,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诸侯经济的形成,为了安抚这些诸侯,集团被迫用利益来稀释彼此的矛盾冲突,这种冲突,不亚于中央政府与政府政权之间的冲突。政令不出中南海,其实不光是政府.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