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2011-11-09 09: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姜汝祥 经济观察报专稿 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 姜汝祥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姜汝祥 经济观察报专稿 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 经济观察报专稿

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成本的另一面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收入,据全国总工会的数据,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就持续下降,2005年已经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而且现在大部分员工收入增加速度落后于CPI增长,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觉得,无论从道义上还是从企业发展方式上讲,企业家再也不能把“低廉劳动力成本优势”自豪地挂在嘴边了,难道我们就没有能力在提高企业赢利能力的同时,同步提高或甚至先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吗? 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改变企业的发展方式,从单纯追求“量”的增长,转到追求“质”的增长方向上来,这一转变的核心就是“创新”。 创新是企业家精神的核心,因为创新要求企业家把员工看成是一个“具有思考能力的创造者”,而不是一个“只知道服从指令”的赚钱机器。 而一旦企业赢利的源泉从使用员工的体力,转移到既使用体力也使用脑力,或者以脑力为主的时候,员工收入增长就成为企业增长的前提:企业会通过投资优秀员工来形成新的竞争力! 一句话,08年金融危机对中国企业的影响并没有结束,因为这一危机深深根植于中国经济结构之中,根植于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模式之中。我希望民营企业家们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08年的金融危机仍然继续,我如何做才能活下去?有时候,正确的提出问题,远比解决问题更重要!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正确的问题。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姜汝祥 经济观察报专稿 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姜汝祥 经济观察报专稿 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姜汝祥 经济观察报专稿 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姜汝祥 经济观察报专稿 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姜汝祥 经济观察报专稿 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第三产业标志着企业的“客户化水平”,而第二产业则标志着企业的“产品化水平”。中国经济第二产业比重过高,第三产业发展不足,这样的宏观格局背后是中国民营企业赢利模式严重“产品化”。 也就是说,中国民营企业的经营模式中,绝大多数是远离终端客户的“产品化”经营模式,这种模式意味着民营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其实更多的是成本竞争力,而不是“客户竞争力”。这也是为什么在金融危机中,一些西方经济学家攻击中国发展模式是金融模式的原因之一。 这固然有其偏见与政治目的,但从国际竞争力的角度看,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如果其竞争优势是低廉劳动力成本之上的制造优势,那么,这种发展模式无疑会通过全球化的资源分配机制,导致全球资源使用的低效与经济结构的失衡,从而导致全球化的经济危机。 所以我提出,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我们一定要读懂这次暗示的战略含义,那就是真正的危机是内在的,是我们国家经济结构的危机,是我们民营企业发展模式的危机,这次危机的真正含义,就在于提醒我们懂得民营企业劳动力优势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将是一个“凭实力见高低”的夏天。 远的不说,就说邻邦印度吧。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科技大国,拥有400万科技人才,在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基地的同时,印度已经成为全球研发中心。在我们出口产品的同时,他们在出口软件与“外包”服务。在国际经济舞台上,谁是未来秋天的收获者?也许真正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要知道,中国与印度的这种差别,不仅是经济总量的竞争,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与人民生活质量的竞争。 制造业与服务业背后是两种不同的企业家精神。 制造业背后的中国企业家精神,提倡的是“天道酬勤”,但缺乏的却是创新与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而所有这些恰恰是服务业所强调的。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1994年印度通过了版权法,促进了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而我们知道,服务业特别是软件业对知识产权的尊重与保护,是制造业无法比拟的。

同样是制造业,日本与韩国企业的发展模式是追赶世界一流。日本企业追赶美国,韩国企业追赶日本,而我们的民营企业家也有追赶,但大多是国内关起门来相互追赶,在国内的政策环境与经济环境下,这种“内战”的结果,进步当然是有,但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常常是恶性竞争与政府干涉。内蒙两大巨头蒙牛与伊利不时爆出的“恶斗”,各地政府封锁市场,通过公安司法力量帮助本地企业打击竞争对手的事件时有发生。

另外,劳动力成本优势也并不值得永远夸耀,因为劳动力成本的另一面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收入,据全国总工会的数据,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成本的另一面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收入,据全国总工会的数据,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就持续下降,2005年已经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而且现在大部分员工收入增加速度落后于CPI增长,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觉得,无论从道义上还是从企业发展方式上讲,企业家再也不能把“低廉劳动力成本优势”自豪地挂在嘴边了,难道我们就没有能力在提高企业赢利能力的同时,同步提高或甚至先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吗? 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改变企业的发展方式,从单纯追求“量”的增长,转到追求“质”的增长方向上来,这一转变的核心就是“创新”。 创新是企业家精神的核心,因为创新要求企业家把员工看成是一个“具有思考能力的创造者”,而不是一个“只知道服从指令”的赚钱机器。 而一旦企业赢利的源泉从使用员工的体力,转移到既使用体力也使用脑力,或者以脑力为主的时候,员工收入增长就成为企业增长的前提:企业会通过投资优秀员工来形成新的竞争力! 一句话,08年金融危机对中国企业的影响并没有结束,因为这一危机深深根植于中国经济结构之中,根植于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模式之中。我希望民营企业家们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08年的金融危机仍然继续,我如何做才能活下去?有时候,正确的提出问题,远比解决问题更重要!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正确的问题。 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就持续下降,2005年已经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而且现在大部分员工收入增加速度落后于成本的另一面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收入,据全国总工会的数据,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就持续下降,2005年已经下降到36.7%,22年间下降了近20个百分点。而且现在大部分员工收入增加速度落后于CPI增长,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觉得,无论从道义上还是从企业发展方式上讲,企业家再也不能把“低廉劳动力成本优势”自豪地挂在嘴边了,难道我们就没有能力在提高企业赢利能力的同时,同步提高或甚至先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吗? 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改变企业的发展方式,从单纯追求“量”的增长,转到追求“质”的增长方向上来,这一转变的核心就是“创新”。 创新是企业家精神的核心,因为创新要求企业家把员工看成是一个“具有思考能力的创造者”,而不是一个“只知道服从指令”的赚钱机器。 而一旦企业赢利的源泉从使用员工的体力,转移到既使用体力也使用脑力,或者以脑力为主的时候,员工收入增长就成为企业增长的前提:企业会通过投资优秀员工来形成新的竞争力! 一句话,08年金融危机对中国企业的影响并没有结束,因为这一危机深深根植于中国经济结构之中,根植于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模式之中。我希望民营企业家们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08年的金融危机仍然继续,我如何做才能活下去?有时候,正确的提出问题,远比解决问题更重要!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正确的问题。 CPI增长,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觉得,无论从道义上还是从企业发展方式上讲,企业家再也不能把“低廉劳动力成本优势”自豪地挂在嘴边了,难道我们就没有能力在提高企业赢利能力的同时,同步提高或甚至先提高劳动者的收入水平吗?

金融危机并没有结束:中国民营企业四大天花板 姜汝祥 经济观察报专稿 在08年的金融危机中,我曾经总结过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四大天花板”: 1、人民币升值; 2、大宗原材料价格上涨; 3、员工成本上升加速; 4、管理层与员工层冲突加剧,导致管理成本持续上升。 我当时的评价是,如果民营企业不突破这四大天花板,那么,大约在五到八年,中国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将会进入无利润时代。 几年过去了,这“四大天花板”的预言似乎正在应验,比如温州最近传出的近20起民企老板“跑路”事件,表面上看是所谓的民间金融借贷问题,但这类事件发生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温州地区,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的效果。 道理很简单,在作为“改革先锋”的温州企业出现“投机化倾向”的背后,说明的是中国民营企业阵营正在发生两极分化:要么通过商业模式的创新获得新的赢利方式走向新生,要么选择“投机化赢利”最终走向死亡。 其实,民营企业的危机已经不是才发生的事情了。 2006年开始出现第一次整体性危机,遗憾的是这一次危机并没有引起企业家足够的重视,相反现实的危机倒是触发了相当一部分企业家进入“房地产行业”。 2008年金融危机对民营企业应当是一个分水岭,在我看来,这次危机标志着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春天已经结束,中国民营企业正好借助金融危机的力量,经过五到十年的努力,完成产业升级与赢利模式的转型,从而奠定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 但遗憾的是,宏观经济的快速复苏再次麻木了企业家的进取心。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如果说这次宏观调控是对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的一次补救,那么,2011年所出现的中小企业困局便是金融危机的延续。 或者说,如果我们真正懂得08年的金融危机,是上帝对中国民营企业转型的一次暗示的话,那么,接下来我们似乎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要么是敬畏规律,“替天行道”,把缺少的后劲补回来,从而赢得新的增长;要么是沉湎在繁荣的表象中,继续到处寻找“好日子”,最后是“天令其亡,必令其狂”,走向“自废武功”的道路。我觉得民营企业是到认真思考自己发展战略的时候了。 民营企业家们有没有想过,“四大天花板”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把原因归结为政府,但过去三十年,民营企业从出口补贴,从全球化的原材料优势,以及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中获得过多少好处? 有数据为证,中国第三产业的比重严重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只有43%,比印度落后近十个百分点。 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

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改变企业的发展方式,从单纯追求“量”的增长,转到追求“质”的增长方向上来,这一转变的核心就是“创新”。

创新是企业家精神的核心,因为创新要求企业家把员工看成是一个“具有思考能力的创造者”,而不是一个“只知道服从指令”的赚钱机器。

而一旦企业赢利的源泉从使用员工的体力,转移到既使用体力也使用脑力,或者以脑力为主的时候,员工收入增长就成为企业增长的前提:企业会通过投资优秀员工来形成新的竞争力!

一句话,08年金融危机对中国企业的影响并没有结束,因为这一危机深深根植于中国经济结构之中,根植于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模式之中。我希望民营企业家们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08年的金融危机仍然继续,我如何做才能活下去?有时候,正确的提出问题,远比解决问题更重要!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正确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