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反周期战略  

2011-08-15 13:31:00|  分类: 房地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反周期战略 投资中有一个反周期理论,意思是经济繁荣时期,贪婪被激发,并且刺激经济泡沫的扩大;经济萧条时期,恐惧被放大,反过来让经济更压抑。以这样的观点来看,前两年的房地产开发商大都处于贪婪被激发的阶段,而在目前整个市场可能被恐惧充斥。现在的问题是,在被恐惧充斥中的房地产开发商如何办? 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采访,采访的对象是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记者问,你不害怕吗?回答是开始的时候是很害怕,但练习多了,找到平衡的诀窍之后,就与平常走路也差不多。 我想,这个回答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风险其实是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遵循规律按规律行动,风险便成为正常,而不遵循规律,风险便无处不在。以走钢丝而言,人的身体在钢丝这么窄的支撑面之上不摔倒,这是有其平衡规律的,反复练习,风险就消失了,而做到这一点的人,我们称之为“专业选手”,以区别于那些在钢丝上无法应对自如的“业余选手”。 以这种观点来看, 房地产公司在前两年的贪婪,其实是由于很多“业余选手”进入这个市场,不但没有从钢丝上摔下来,反而走得很潇洒。结果便刺激了“专业选手”也开始相信,钢丝正在变成大马路,贪婪就成为正常,狂妄就成了普遍。反过来,在目前的调控时期,很多业余选手纷纷在钢丝上站不稳,甚至落马,恐惧就产生了,这种恐惧让很多公司把希望寄托在政策的松绑上,或者干脆退缩,希望等待下一个春天来临时再出山。 如果昨天过份贪婪,今天却又过份恐惧,那至少说明两个道理:第一,从宏观上讲,整个房地产行业对“规律性”的基础性研究不够,对产业目标认识不深,以至于大家缺乏科学常识与理性思考,从而容易产生贪婪或恐惧。第二,从微观上讲,房地产公司对自己未来的愿景,目标,使命,核心价值观缺乏真正深刻的认识,对业务链规划以及客户价值缺乏真正深刻的理解与定位,以至于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不是从原点出发,从目标出发,最后导致在诱惑面前不懂得节制,在选择面前不愿意放弃。 现在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限购,三四线城市被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主战场,我觉得应当感谢这次调控,使得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是在恐惧中进入主战场,而不是在贪婪中进入主战场。因为在整个行业都充斥着恐惧气氛的时候,那些有战略的公司,就可以通过研究行业发展规律,通过对产业目标的追求,通过再次明确公司的愿景,使命,价值观,通过业务链与客户价值的明确定位,来真正找到突破之路,在竞争对手还在恐惧中彷徨的时候,这些有战略的公司已经在进行反周期的战略扩张了。 那么,在三四线城市的反周期战略扩张应当从哪儿开始入手呢?我觉得首先我们应当去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房地产的产业目标,无论是一线二线,还是三线四线,中国的所有房地产公司都应当致力于这个产业的目标。 1949年美国的住宅产业协会发布了美国的住宅产业发展目标---“每一个美国人都应当有一个有尊严(

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反周期战略

decent)的家与合适而舒适(suitable)的生活环境“,在我们2004年为万科做战略规划研究美国标杆帕尔迪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美国优秀的开发商都仍然把这个目标当成自己的战略目标,直到今天帕尔迪在亏损之中,它也仍然在坚持这个目标。 有人在讥讽万科,说美国榜样亏损了,万科无所适从地找商业地产做救命稻草。我想,这样的观点看低了万科,也看低了自己,因为这样的人不懂得,经营是一个马拉松,只有目标才能说明每一个脚步的意义,任何偏离目标的快速度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是对自己生命的浪费,这才有超越兴盛与危机的战略。 中国房地产产业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须回答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住宅产业与美国住宅产业的目标基本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有着独特文化的国家,我们的产业目标要增加文化属性与社会和谐。 从消费者层面来说,中国住宅产业的目标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有权拥有一个“有归宿的家“与”和谐的居住环境“,这是基本的”以人为本“的职业良知。 从住宅公司层面来说,每一次建造都应当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统一 而从住宅产业来说,住宅应当是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支柱。 在这样的产业目标下,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战略立足点就找到了,那就是在明确的产业目标之下,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战略,说白了就是要做一点,这就是过去二十年房地产公司在一二线城市很多行为是背离产业目标的,这是目前政府调控房地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产业目标,在三四线城市做成一个新格局,而不是简单的模仿一二线城市。在这方面,我与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从研究中提炼出三大新战略: 第一:改变拿地方式的新经济圈战略 认清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只不过是三四线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所以,要站在全球化产业转移的背景下看区域产业城市圈的定位与趋势,也就是说,房地产公司要站在地方政府的高度,去研究区域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定位与布局,然后在这种定位与布局中找到房地产开发的位置。 我们应当有一种长远的追求,那就是与三四线城市共同成长,这种成长应当是建立在五个方面的目标之上:城市的国际化目标,城市的经济发展目标,城市的形象目标,城市的文化发展目标,城市的。我们应当有一种思考问题的高度,那就是房地产的空间价值是由城市的经济社会综合价值决定的,只有创造城市价值,房地产公司的产品与服务才有价值,有这样的追求与高度,城市政府才会欢迎你。 第二:改变经营方式的产业链战略 房地产公司是一个整合性的公司,是把很多不同的公司整合起来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房地产公司的竞争有两种形态,在正常经济周期下,房地产公司大多通过产品价值链获得突破,而在经济形势往下行的经济周期中,公司则要通过产业价值链获得突破。 什么叫产业价值链?所谓产业价值链,讲的是不同公司为了共同目标而形成的融合,我们应当懂得投资中有一个反周期理论,意思是经济繁荣时期,贪婪被激发,并且刺激经济泡沫的扩大;经济萧条时期,恐惧被放大,反过来让经济更压抑。以这样的观点来看,前两年的房地产开发商大都处于贪婪被激发的阶段,而在目前整个市场可能被恐惧充斥。现在的问题是,在被恐惧充斥中的房地产开发商如何办?

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采访,采访的对象是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记者问,你不害怕吗?回答是开始的时候是很害怕,但练习多了,找到平衡的诀窍之后,就与平常走路也差不多。

decent)的家与合适而舒适(suitable)的生活环境“,在我们2004年为万科做战略规划研究美国标杆帕尔迪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美国优秀的开发商都仍然把这个目标当成自己的战略目标,直到今天帕尔迪在亏损之中,它也仍然在坚持这个目标。 有人在讥讽万科,说美国榜样亏损了,万科无所适从地找商业地产做救命稻草。我想,这样的观点看低了万科,也看低了自己,因为这样的人不懂得,经营是一个马拉松,只有目标才能说明每一个脚步的意义,任何偏离目标的快速度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是对自己生命的浪费,这才有超越兴盛与危机的战略。 中国房地产产业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须回答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住宅产业与美国住宅产业的目标基本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有着独特文化的国家,我们的产业目标要增加文化属性与社会和谐。 从消费者层面来说,中国住宅产业的目标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有权拥有一个“有归宿的家“与”和谐的居住环境“,这是基本的”以人为本“的职业良知。 从住宅公司层面来说,每一次建造都应当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统一 而从住宅产业来说,住宅应当是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支柱。 在这样的产业目标下,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战略立足点就找到了,那就是在明确的产业目标之下,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战略,说白了就是要做一点,这就是过去二十年房地产公司在一二线城市很多行为是背离产业目标的,这是目前政府调控房地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产业目标,在三四线城市做成一个新格局,而不是简单的模仿一二线城市。在这方面,我与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从研究中提炼出三大新战略: 第一:改变拿地方式的新经济圈战略 认清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只不过是三四线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所以,要站在全球化产业转移的背景下看区域产业城市圈的定位与趋势,也就是说,房地产公司要站在地方政府的高度,去研究区域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定位与布局,然后在这种定位与布局中找到房地产开发的位置。 我们应当有一种长远的追求,那就是与三四线城市共同成长,这种成长应当是建立在五个方面的目标之上:城市的国际化目标,城市的经济发展目标,城市的形象目标,城市的文化发展目标,城市的。我们应当有一种思考问题的高度,那就是房地产的空间价值是由城市的经济社会综合价值决定的,只有创造城市价值,房地产公司的产品与服务才有价值,有这样的追求与高度,城市政府才会欢迎你。 第二:改变经营方式的产业链战略 房地产公司是一个整合性的公司,是把很多不同的公司整合起来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房地产公司的竞争有两种形态,在正常经济周期下,房地产公司大多通过产品价值链获得突破,而在经济形势往下行的经济周期中,公司则要通过产业价值链获得突破。 什么叫产业价值链?所谓产业价值链,讲的是不同公司为了共同目标而形成的融合,我们应当懂得

我想,这个回答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风险其实是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遵循规律按规律行动,风险便成为正常,而不遵循规律,风险便无处不在。以走钢丝而言,人的身体在钢丝这么窄的支撑面之上不摔倒,这是有其平衡规律的,反复练习,风险就消失了,而做到这一点的人,我们称之为“专业选手”,以区别于那些在钢丝上无法应对自如的“业余选手”。

房地产公司是这条链条上的整合者,既然是整合者就应当把这种整合上升到战略联盟的高度,不要去打压供应商,更不要去打压合作者,而是应当为了共同的目标结成共同体,从而降低这条产业链的交易成本。 而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无论是大到千亿的公司,还是小到一两亿的小项目公司,在这方面都做得很不够,而这种做法的结果是,这条产业链到处是浪费,到处是相互之间的算计,这种脆弱的产业链是无法抗衡产业危机的。 第三:改变融资方式的商业模式战略 中国未来的城市化进程,遵循的是城市圈发展思想,这就意味着房地产老板应当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推动者,而不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结果的分享者,这种定位决定了项目融资的价值首先是建立在区域定位的价值上,这是融资的前提价值。 其次,资本追求的是回报率,而回报率是与安全感成反比的,所以,项目的回报率并不仅仅是建立在项目本身的回报上,更建立在公司管理过程的透明化与消费者品牌之上。 结论是,目前大的经济环境并不缺钱,房地产公司也不应当缺钱,你缺的是让资本安全的管理体系与品牌体系,缺乏的是对区域发展负责的战略高度,我觉得,这才是房地产公司缺钱的真相! 最后,我对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层的建议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发展问题上,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业绩,而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战略思维的层面上最大的陷阱是贪婪与恐惧,而领军人在战略上犯的最大错误是财务导向,管理层在战略选择上最大的问题是成功经验挡住了对行业的洞察力,员工在战略执行上最大的问题是利益与使命脱钩。以这种观点来看, 房地产公司在前两年的贪婪,其实是由于很多“业余选手”进入这个市场,不但没有从钢丝上摔下来,反而走得很潇洒。结果便刺激了“专业选手”也开始相信,钢丝正在变成大马路,贪婪就成为正常,狂妄就成了普遍。反过来,在目前的调控时期,很多业余选手纷纷在钢丝上站不稳,甚至落马,恐惧就产生了,这种恐惧让很多公司把希望寄托在政策的松绑上,或者干脆退缩,希望等待下一个春天来临时再出山。

房地产公司是这条链条上的整合者,既然是整合者就应当把这种整合上升到战略联盟的高度,不要去打压供应商,更不要去打压合作者,而是应当为了共同的目标结成共同体,从而降低这条产业链的交易成本。 而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无论是大到千亿的公司,还是小到一两亿的小项目公司,在这方面都做得很不够,而这种做法的结果是,这条产业链到处是浪费,到处是相互之间的算计,这种脆弱的产业链是无法抗衡产业危机的。 第三:改变融资方式的商业模式战略 中国未来的城市化进程,遵循的是城市圈发展思想,这就意味着房地产老板应当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推动者,而不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结果的分享者,这种定位决定了项目融资的价值首先是建立在区域定位的价值上,这是融资的前提价值。 其次,资本追求的是回报率,而回报率是与安全感成反比的,所以,项目的回报率并不仅仅是建立在项目本身的回报上,更建立在公司管理过程的透明化与消费者品牌之上。 结论是,目前大的经济环境并不缺钱,房地产公司也不应当缺钱,你缺的是让资本安全的管理体系与品牌体系,缺乏的是对区域发展负责的战略高度,我觉得,这才是房地产公司缺钱的真相! 最后,我对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层的建议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发展问题上,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业绩,而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战略思维的层面上最大的陷阱是贪婪与恐惧,而领军人在战略上犯的最大错误是财务导向,管理层在战略选择上最大的问题是成功经验挡住了对行业的洞察力,员工在战略执行上最大的问题是利益与使命脱钩。如果昨天过份贪婪,今天却又过份恐惧,那至少说明两个道理:第一,从宏观上讲,整个房地产行业对“规律性”的基础性研究不够,对产业目标认识不深,以至于大家缺乏科学常识与理性思考,从而容易产生贪婪或恐惧。第二,从微观上讲,房地产公司对自己未来的愿景,目标,使命,核心价值观缺乏真正深刻的认识,对业务链规划以及客户价值缺乏真正深刻的理解与定位,以至于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不是从原点出发,从目标出发,最后导致在诱惑面前不懂得节制,在选择面前不愿意放弃。

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反周期战略 投资中有一个反周期理论,意思是经济繁荣时期,贪婪被激发,并且刺激经济泡沫的扩大;经济萧条时期,恐惧被放大,反过来让经济更压抑。以这样的观点来看,前两年的房地产开发商大都处于贪婪被激发的阶段,而在目前整个市场可能被恐惧充斥。现在的问题是,在被恐惧充斥中的房地产开发商如何办? 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采访,采访的对象是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记者问,你不害怕吗?回答是开始的时候是很害怕,但练习多了,找到平衡的诀窍之后,就与平常走路也差不多。 我想,这个回答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风险其实是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遵循规律按规律行动,风险便成为正常,而不遵循规律,风险便无处不在。以走钢丝而言,人的身体在钢丝这么窄的支撑面之上不摔倒,这是有其平衡规律的,反复练习,风险就消失了,而做到这一点的人,我们称之为“专业选手”,以区别于那些在钢丝上无法应对自如的“业余选手”。 以这种观点来看, 房地产公司在前两年的贪婪,其实是由于很多“业余选手”进入这个市场,不但没有从钢丝上摔下来,反而走得很潇洒。结果便刺激了“专业选手”也开始相信,钢丝正在变成大马路,贪婪就成为正常,狂妄就成了普遍。反过来,在目前的调控时期,很多业余选手纷纷在钢丝上站不稳,甚至落马,恐惧就产生了,这种恐惧让很多公司把希望寄托在政策的松绑上,或者干脆退缩,希望等待下一个春天来临时再出山。 如果昨天过份贪婪,今天却又过份恐惧,那至少说明两个道理:第一,从宏观上讲,整个房地产行业对“规律性”的基础性研究不够,对产业目标认识不深,以至于大家缺乏科学常识与理性思考,从而容易产生贪婪或恐惧。第二,从微观上讲,房地产公司对自己未来的愿景,目标,使命,核心价值观缺乏真正深刻的认识,对业务链规划以及客户价值缺乏真正深刻的理解与定位,以至于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不是从原点出发,从目标出发,最后导致在诱惑面前不懂得节制,在选择面前不愿意放弃。 现在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限购,三四线城市被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主战场,我觉得应当感谢这次调控,使得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是在恐惧中进入主战场,而不是在贪婪中进入主战场。因为在整个行业都充斥着恐惧气氛的时候,那些有战略的公司,就可以通过研究行业发展规律,通过对产业目标的追求,通过再次明确公司的愿景,使命,价值观,通过业务链与客户价值的明确定位,来真正找到突破之路,在竞争对手还在恐惧中彷徨的时候,这些有战略的公司已经在进行反周期的战略扩张了。 那么,在三四线城市的反周期战略扩张应当从哪儿开始入手呢?我觉得首先我们应当去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房地产的产业目标,无论是一线二线,还是三线四线,中国的所有房地产公司都应当致力于这个产业的目标。 1949年美国的住宅产业协会发布了美国的住宅产业发展目标---“每一个美国人都应当有一个有尊严(现在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限购,三四线城市被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主战场,我觉得应当感谢这次调控,使得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是在恐惧中进入主战场,而不是在贪婪中进入主战场。因为在整个行业都充斥着恐惧气氛的时候,那些有战略的公司,就可以通过研究行业发展规律,通过对产业目标的追求,通过再次明确公司的愿景,使命,价值观,通过业务链与客户价值的明确定位,来真正找到突破之路,在竞争对手还在恐惧中彷徨的时候,这些有战略的公司已经在进行反周期的战略扩张了。

那么,在三四线城市的反周期战略扩张应当从哪儿开始入手呢?我觉得首先我们应当去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房地产的产业目标,无论是一线二线,还是三线四线,中国的所有房地产公司都应当致力于这个产业的目标。

1949年美国的住宅产业协会发布了美国的住宅产业发展目标---“每一个美国人都应当有一个有尊严(decent)的家与合适而舒适(suitable)的生活环境“,在我们2004年为万科做战略规划研究美国标杆帕尔迪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美国优秀的开发商都仍然把这个目标当成自己的战略目标,直到今天帕尔迪在亏损之中,它也仍然在坚持这个目标。

decent)的家与合适而舒适(suitable)的生活环境“,在我们2004年为万科做战略规划研究美国标杆帕尔迪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美国优秀的开发商都仍然把这个目标当成自己的战略目标,直到今天帕尔迪在亏损之中,它也仍然在坚持这个目标。 有人在讥讽万科,说美国榜样亏损了,万科无所适从地找商业地产做救命稻草。我想,这样的观点看低了万科,也看低了自己,因为这样的人不懂得,经营是一个马拉松,只有目标才能说明每一个脚步的意义,任何偏离目标的快速度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是对自己生命的浪费,这才有超越兴盛与危机的战略。 中国房地产产业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须回答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住宅产业与美国住宅产业的目标基本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有着独特文化的国家,我们的产业目标要增加文化属性与社会和谐。 从消费者层面来说,中国住宅产业的目标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有权拥有一个“有归宿的家“与”和谐的居住环境“,这是基本的”以人为本“的职业良知。 从住宅公司层面来说,每一次建造都应当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统一 而从住宅产业来说,住宅应当是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支柱。 在这样的产业目标下,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战略立足点就找到了,那就是在明确的产业目标之下,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战略,说白了就是要做一点,这就是过去二十年房地产公司在一二线城市很多行为是背离产业目标的,这是目前政府调控房地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产业目标,在三四线城市做成一个新格局,而不是简单的模仿一二线城市。在这方面,我与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从研究中提炼出三大新战略: 第一:改变拿地方式的新经济圈战略 认清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只不过是三四线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所以,要站在全球化产业转移的背景下看区域产业城市圈的定位与趋势,也就是说,房地产公司要站在地方政府的高度,去研究区域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定位与布局,然后在这种定位与布局中找到房地产开发的位置。 我们应当有一种长远的追求,那就是与三四线城市共同成长,这种成长应当是建立在五个方面的目标之上:城市的国际化目标,城市的经济发展目标,城市的形象目标,城市的文化发展目标,城市的。我们应当有一种思考问题的高度,那就是房地产的空间价值是由城市的经济社会综合价值决定的,只有创造城市价值,房地产公司的产品与服务才有价值,有这样的追求与高度,城市政府才会欢迎你。 第二:改变经营方式的产业链战略 房地产公司是一个整合性的公司,是把很多不同的公司整合起来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房地产公司的竞争有两种形态,在正常经济周期下,房地产公司大多通过产品价值链获得突破,而在经济形势往下行的经济周期中,公司则要通过产业价值链获得突破。 什么叫产业价值链?所谓产业价值链,讲的是不同公司为了共同目标而形成的融合,我们应当懂得有人在讥讽万科,说美国榜样亏损了,万科无所适从地找商业地产做救命稻草。我想,这样的观点看低了万科,也看低了自己,因为这样的人不懂得,经营是一个马拉松,只有目标才能说明每一个脚步的意义,任何偏离目标的快速度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是对自己生命的浪费,这才有超越兴盛与危机的战略。

中国房地产产业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须回答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住宅产业与美国住宅产业的目标基本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有着独特文化的国家,我们的产业目标要增加文化属性与社会和谐。

房地产公司是这条链条上的整合者,既然是整合者就应当把这种整合上升到战略联盟的高度,不要去打压供应商,更不要去打压合作者,而是应当为了共同的目标结成共同体,从而降低这条产业链的交易成本。 而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无论是大到千亿的公司,还是小到一两亿的小项目公司,在这方面都做得很不够,而这种做法的结果是,这条产业链到处是浪费,到处是相互之间的算计,这种脆弱的产业链是无法抗衡产业危机的。 第三:改变融资方式的商业模式战略 中国未来的城市化进程,遵循的是城市圈发展思想,这就意味着房地产老板应当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推动者,而不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结果的分享者,这种定位决定了项目融资的价值首先是建立在区域定位的价值上,这是融资的前提价值。 其次,资本追求的是回报率,而回报率是与安全感成反比的,所以,项目的回报率并不仅仅是建立在项目本身的回报上,更建立在公司管理过程的透明化与消费者品牌之上。 结论是,目前大的经济环境并不缺钱,房地产公司也不应当缺钱,你缺的是让资本安全的管理体系与品牌体系,缺乏的是对区域发展负责的战略高度,我觉得,这才是房地产公司缺钱的真相! 最后,我对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层的建议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发展问题上,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业绩,而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战略思维的层面上最大的陷阱是贪婪与恐惧,而领军人在战略上犯的最大错误是财务导向,管理层在战略选择上最大的问题是成功经验挡住了对行业的洞察力,员工在战略执行上最大的问题是利益与使命脱钩。

从消费者层面来说,中国住宅产业的目标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有权拥有一个“有归宿的家“与”和谐的居住环境“,这是基本的”以人为本“的职业良知。

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反周期战略 投资中有一个反周期理论,意思是经济繁荣时期,贪婪被激发,并且刺激经济泡沫的扩大;经济萧条时期,恐惧被放大,反过来让经济更压抑。以这样的观点来看,前两年的房地产开发商大都处于贪婪被激发的阶段,而在目前整个市场可能被恐惧充斥。现在的问题是,在被恐惧充斥中的房地产开发商如何办? 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采访,采访的对象是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记者问,你不害怕吗?回答是开始的时候是很害怕,但练习多了,找到平衡的诀窍之后,就与平常走路也差不多。 我想,这个回答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风险其实是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遵循规律按规律行动,风险便成为正常,而不遵循规律,风险便无处不在。以走钢丝而言,人的身体在钢丝这么窄的支撑面之上不摔倒,这是有其平衡规律的,反复练习,风险就消失了,而做到这一点的人,我们称之为“专业选手”,以区别于那些在钢丝上无法应对自如的“业余选手”。 以这种观点来看, 房地产公司在前两年的贪婪,其实是由于很多“业余选手”进入这个市场,不但没有从钢丝上摔下来,反而走得很潇洒。结果便刺激了“专业选手”也开始相信,钢丝正在变成大马路,贪婪就成为正常,狂妄就成了普遍。反过来,在目前的调控时期,很多业余选手纷纷在钢丝上站不稳,甚至落马,恐惧就产生了,这种恐惧让很多公司把希望寄托在政策的松绑上,或者干脆退缩,希望等待下一个春天来临时再出山。 如果昨天过份贪婪,今天却又过份恐惧,那至少说明两个道理:第一,从宏观上讲,整个房地产行业对“规律性”的基础性研究不够,对产业目标认识不深,以至于大家缺乏科学常识与理性思考,从而容易产生贪婪或恐惧。第二,从微观上讲,房地产公司对自己未来的愿景,目标,使命,核心价值观缺乏真正深刻的认识,对业务链规划以及客户价值缺乏真正深刻的理解与定位,以至于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不是从原点出发,从目标出发,最后导致在诱惑面前不懂得节制,在选择面前不愿意放弃。 现在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限购,三四线城市被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主战场,我觉得应当感谢这次调控,使得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是在恐惧中进入主战场,而不是在贪婪中进入主战场。因为在整个行业都充斥着恐惧气氛的时候,那些有战略的公司,就可以通过研究行业发展规律,通过对产业目标的追求,通过再次明确公司的愿景,使命,价值观,通过业务链与客户价值的明确定位,来真正找到突破之路,在竞争对手还在恐惧中彷徨的时候,这些有战略的公司已经在进行反周期的战略扩张了。 那么,在三四线城市的反周期战略扩张应当从哪儿开始入手呢?我觉得首先我们应当去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房地产的产业目标,无论是一线二线,还是三线四线,中国的所有房地产公司都应当致力于这个产业的目标。 1949年美国的住宅产业协会发布了美国的住宅产业发展目标---“每一个美国人都应当有一个有尊严(

从住宅公司层面来说,每一次建造都应当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统一

decent)的家与合适而舒适(suitable)的生活环境“,在我们2004年为万科做战略规划研究美国标杆帕尔迪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美国优秀的开发商都仍然把这个目标当成自己的战略目标,直到今天帕尔迪在亏损之中,它也仍然在坚持这个目标。 有人在讥讽万科,说美国榜样亏损了,万科无所适从地找商业地产做救命稻草。我想,这样的观点看低了万科,也看低了自己,因为这样的人不懂得,经营是一个马拉松,只有目标才能说明每一个脚步的意义,任何偏离目标的快速度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是对自己生命的浪费,这才有超越兴盛与危机的战略。 中国房地产产业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须回答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住宅产业与美国住宅产业的目标基本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有着独特文化的国家,我们的产业目标要增加文化属性与社会和谐。 从消费者层面来说,中国住宅产业的目标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有权拥有一个“有归宿的家“与”和谐的居住环境“,这是基本的”以人为本“的职业良知。 从住宅公司层面来说,每一次建造都应当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统一 而从住宅产业来说,住宅应当是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支柱。 在这样的产业目标下,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战略立足点就找到了,那就是在明确的产业目标之下,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战略,说白了就是要做一点,这就是过去二十年房地产公司在一二线城市很多行为是背离产业目标的,这是目前政府调控房地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产业目标,在三四线城市做成一个新格局,而不是简单的模仿一二线城市。在这方面,我与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从研究中提炼出三大新战略: 第一:改变拿地方式的新经济圈战略 认清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只不过是三四线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所以,要站在全球化产业转移的背景下看区域产业城市圈的定位与趋势,也就是说,房地产公司要站在地方政府的高度,去研究区域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定位与布局,然后在这种定位与布局中找到房地产开发的位置。 我们应当有一种长远的追求,那就是与三四线城市共同成长,这种成长应当是建立在五个方面的目标之上:城市的国际化目标,城市的经济发展目标,城市的形象目标,城市的文化发展目标,城市的。我们应当有一种思考问题的高度,那就是房地产的空间价值是由城市的经济社会综合价值决定的,只有创造城市价值,房地产公司的产品与服务才有价值,有这样的追求与高度,城市政府才会欢迎你。 第二:改变经营方式的产业链战略 房地产公司是一个整合性的公司,是把很多不同的公司整合起来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房地产公司的竞争有两种形态,在正常经济周期下,房地产公司大多通过产品价值链获得突破,而在经济形势往下行的经济周期中,公司则要通过产业价值链获得突破。 什么叫产业价值链?所谓产业价值链,讲的是不同公司为了共同目标而形成的融合,我们应当懂得

而从住宅产业来说,住宅应当是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支柱。

在这样的产业目标下,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战略立足点就找到了,那就是在明确的产业目标之下,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战略,说白了就是要做一点,这就是过去二十年房地产公司在一二线城市很多行为是背离产业目标的,这是目前政府调控房地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产业目标,在三四线城市做成一个新格局,而不是简单的模仿一二线城市。在这方面,我与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从研究中提炼出三大新战略:

decent)的家与合适而舒适(suitable)的生活环境“,在我们2004年为万科做战略规划研究美国标杆帕尔迪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美国优秀的开发商都仍然把这个目标当成自己的战略目标,直到今天帕尔迪在亏损之中,它也仍然在坚持这个目标。 有人在讥讽万科,说美国榜样亏损了,万科无所适从地找商业地产做救命稻草。我想,这样的观点看低了万科,也看低了自己,因为这样的人不懂得,经营是一个马拉松,只有目标才能说明每一个脚步的意义,任何偏离目标的快速度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是对自己生命的浪费,这才有超越兴盛与危机的战略。 中国房地产产业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须回答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住宅产业与美国住宅产业的目标基本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有着独特文化的国家,我们的产业目标要增加文化属性与社会和谐。 从消费者层面来说,中国住宅产业的目标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有权拥有一个“有归宿的家“与”和谐的居住环境“,这是基本的”以人为本“的职业良知。 从住宅公司层面来说,每一次建造都应当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统一 而从住宅产业来说,住宅应当是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支柱。 在这样的产业目标下,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战略立足点就找到了,那就是在明确的产业目标之下,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战略,说白了就是要做一点,这就是过去二十年房地产公司在一二线城市很多行为是背离产业目标的,这是目前政府调控房地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产业目标,在三四线城市做成一个新格局,而不是简单的模仿一二线城市。在这方面,我与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从研究中提炼出三大新战略: 第一:改变拿地方式的新经济圈战略 认清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只不过是三四线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所以,要站在全球化产业转移的背景下看区域产业城市圈的定位与趋势,也就是说,房地产公司要站在地方政府的高度,去研究区域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定位与布局,然后在这种定位与布局中找到房地产开发的位置。 我们应当有一种长远的追求,那就是与三四线城市共同成长,这种成长应当是建立在五个方面的目标之上:城市的国际化目标,城市的经济发展目标,城市的形象目标,城市的文化发展目标,城市的。我们应当有一种思考问题的高度,那就是房地产的空间价值是由城市的经济社会综合价值决定的,只有创造城市价值,房地产公司的产品与服务才有价值,有这样的追求与高度,城市政府才会欢迎你。 第二:改变经营方式的产业链战略 房地产公司是一个整合性的公司,是把很多不同的公司整合起来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房地产公司的竞争有两种形态,在正常经济周期下,房地产公司大多通过产品价值链获得突破,而在经济形势往下行的经济周期中,公司则要通过产业价值链获得突破。 什么叫产业价值链?所谓产业价值链,讲的是不同公司为了共同目标而形成的融合,我们应当懂得第一:改变拿地方式的新经济圈战略

decent)的家与合适而舒适(suitable)的生活环境“,在我们2004年为万科做战略规划研究美国标杆帕尔迪的时候,发现几乎所有美国优秀的开发商都仍然把这个目标当成自己的战略目标,直到今天帕尔迪在亏损之中,它也仍然在坚持这个目标。 有人在讥讽万科,说美国榜样亏损了,万科无所适从地找商业地产做救命稻草。我想,这样的观点看低了万科,也看低了自己,因为这样的人不懂得,经营是一个马拉松,只有目标才能说明每一个脚步的意义,任何偏离目标的快速度不仅没有意义,而且是对自己生命的浪费,这才有超越兴盛与危机的战略。 中国房地产产业目标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每一家公司都必须回答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住宅产业与美国住宅产业的目标基本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们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有着独特文化的国家,我们的产业目标要增加文化属性与社会和谐。 从消费者层面来说,中国住宅产业的目标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应当有权拥有一个“有归宿的家“与”和谐的居住环境“,这是基本的”以人为本“的职业良知。 从住宅公司层面来说,每一次建造都应当是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统一 而从住宅产业来说,住宅应当是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支柱。 在这样的产业目标下,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战略立足点就找到了,那就是在明确的产业目标之下,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公司的发展战略,说白了就是要做一点,这就是过去二十年房地产公司在一二线城市很多行为是背离产业目标的,这是目前政府调控房地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产业目标,在三四线城市做成一个新格局,而不是简单的模仿一二线城市。在这方面,我与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从研究中提炼出三大新战略: 第一:改变拿地方式的新经济圈战略 认清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只不过是三四线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所以,要站在全球化产业转移的背景下看区域产业城市圈的定位与趋势,也就是说,房地产公司要站在地方政府的高度,去研究区域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定位与布局,然后在这种定位与布局中找到房地产开发的位置。 我们应当有一种长远的追求,那就是与三四线城市共同成长,这种成长应当是建立在五个方面的目标之上:城市的国际化目标,城市的经济发展目标,城市的形象目标,城市的文化发展目标,城市的。我们应当有一种思考问题的高度,那就是房地产的空间价值是由城市的经济社会综合价值决定的,只有创造城市价值,房地产公司的产品与服务才有价值,有这样的追求与高度,城市政府才会欢迎你。 第二:改变经营方式的产业链战略 房地产公司是一个整合性的公司,是把很多不同的公司整合起来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房地产公司的竞争有两种形态,在正常经济周期下,房地产公司大多通过产品价值链获得突破,而在经济形势往下行的经济周期中,公司则要通过产业价值链获得突破。 什么叫产业价值链?所谓产业价值链,讲的是不同公司为了共同目标而形成的融合,我们应当懂得认清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只不过是三四线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所以,要站在全球化产业转移的背景下看区域产业城市圈的定位与趋势,也就是说,房地产公司要站在地方政府的高度,去研究区域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定位与布局,然后在这种定位与布局中找到房地产开发的位置。

我们应当有一种长远的追求,那就是与三四线城市共同成长,这种成长应当是建立在五个方面的目标之上:城市的国际化目标,城市的经济发展目标,城市的形象目标,城市的文化发展目标,城市的。我们应当有一种思考问题的高度,那就是房地产的空间价值是由城市的经济社会综合价值决定的,只有创造城市价值,房地产公司的产品与服务才有价值,有这样的追求与高度,城市政府才会欢迎你。

第二:改变经营方式的产业链战略

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反周期战略 投资中有一个反周期理论,意思是经济繁荣时期,贪婪被激发,并且刺激经济泡沫的扩大;经济萧条时期,恐惧被放大,反过来让经济更压抑。以这样的观点来看,前两年的房地产开发商大都处于贪婪被激发的阶段,而在目前整个市场可能被恐惧充斥。现在的问题是,在被恐惧充斥中的房地产开发商如何办? 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采访,采访的对象是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记者问,你不害怕吗?回答是开始的时候是很害怕,但练习多了,找到平衡的诀窍之后,就与平常走路也差不多。 我想,这个回答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风险其实是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遵循规律按规律行动,风险便成为正常,而不遵循规律,风险便无处不在。以走钢丝而言,人的身体在钢丝这么窄的支撑面之上不摔倒,这是有其平衡规律的,反复练习,风险就消失了,而做到这一点的人,我们称之为“专业选手”,以区别于那些在钢丝上无法应对自如的“业余选手”。 以这种观点来看, 房地产公司在前两年的贪婪,其实是由于很多“业余选手”进入这个市场,不但没有从钢丝上摔下来,反而走得很潇洒。结果便刺激了“专业选手”也开始相信,钢丝正在变成大马路,贪婪就成为正常,狂妄就成了普遍。反过来,在目前的调控时期,很多业余选手纷纷在钢丝上站不稳,甚至落马,恐惧就产生了,这种恐惧让很多公司把希望寄托在政策的松绑上,或者干脆退缩,希望等待下一个春天来临时再出山。 如果昨天过份贪婪,今天却又过份恐惧,那至少说明两个道理:第一,从宏观上讲,整个房地产行业对“规律性”的基础性研究不够,对产业目标认识不深,以至于大家缺乏科学常识与理性思考,从而容易产生贪婪或恐惧。第二,从微观上讲,房地产公司对自己未来的愿景,目标,使命,核心价值观缺乏真正深刻的认识,对业务链规划以及客户价值缺乏真正深刻的理解与定位,以至于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不是从原点出发,从目标出发,最后导致在诱惑面前不懂得节制,在选择面前不愿意放弃。 现在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限购,三四线城市被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主战场,我觉得应当感谢这次调控,使得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是在恐惧中进入主战场,而不是在贪婪中进入主战场。因为在整个行业都充斥着恐惧气氛的时候,那些有战略的公司,就可以通过研究行业发展规律,通过对产业目标的追求,通过再次明确公司的愿景,使命,价值观,通过业务链与客户价值的明确定位,来真正找到突破之路,在竞争对手还在恐惧中彷徨的时候,这些有战略的公司已经在进行反周期的战略扩张了。 那么,在三四线城市的反周期战略扩张应当从哪儿开始入手呢?我觉得首先我们应当去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房地产的产业目标,无论是一线二线,还是三线四线,中国的所有房地产公司都应当致力于这个产业的目标。 1949年美国的住宅产业协会发布了美国的住宅产业发展目标---“每一个美国人都应当有一个有尊严(

房地产公司是一个整合性的公司,是把很多不同的公司整合起来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房地产公司的竞争有两种形态,在正常经济周期下,房地产公司大多通过产品价值链获得突破,而在经济形势往下行的经济周期中,公司则要通过产业价值链获得突破。

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反周期战略 投资中有一个反周期理论,意思是经济繁荣时期,贪婪被激发,并且刺激经济泡沫的扩大;经济萧条时期,恐惧被放大,反过来让经济更压抑。以这样的观点来看,前两年的房地产开发商大都处于贪婪被激发的阶段,而在目前整个市场可能被恐惧充斥。现在的问题是,在被恐惧充斥中的房地产开发商如何办? 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采访,采访的对象是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记者问,你不害怕吗?回答是开始的时候是很害怕,但练习多了,找到平衡的诀窍之后,就与平常走路也差不多。 我想,这个回答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风险其实是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遵循规律按规律行动,风险便成为正常,而不遵循规律,风险便无处不在。以走钢丝而言,人的身体在钢丝这么窄的支撑面之上不摔倒,这是有其平衡规律的,反复练习,风险就消失了,而做到这一点的人,我们称之为“专业选手”,以区别于那些在钢丝上无法应对自如的“业余选手”。 以这种观点来看, 房地产公司在前两年的贪婪,其实是由于很多“业余选手”进入这个市场,不但没有从钢丝上摔下来,反而走得很潇洒。结果便刺激了“专业选手”也开始相信,钢丝正在变成大马路,贪婪就成为正常,狂妄就成了普遍。反过来,在目前的调控时期,很多业余选手纷纷在钢丝上站不稳,甚至落马,恐惧就产生了,这种恐惧让很多公司把希望寄托在政策的松绑上,或者干脆退缩,希望等待下一个春天来临时再出山。 如果昨天过份贪婪,今天却又过份恐惧,那至少说明两个道理:第一,从宏观上讲,整个房地产行业对“规律性”的基础性研究不够,对产业目标认识不深,以至于大家缺乏科学常识与理性思考,从而容易产生贪婪或恐惧。第二,从微观上讲,房地产公司对自己未来的愿景,目标,使命,核心价值观缺乏真正深刻的认识,对业务链规划以及客户价值缺乏真正深刻的理解与定位,以至于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不是从原点出发,从目标出发,最后导致在诱惑面前不懂得节制,在选择面前不愿意放弃。 现在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限购,三四线城市被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主战场,我觉得应当感谢这次调控,使得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是在恐惧中进入主战场,而不是在贪婪中进入主战场。因为在整个行业都充斥着恐惧气氛的时候,那些有战略的公司,就可以通过研究行业发展规律,通过对产业目标的追求,通过再次明确公司的愿景,使命,价值观,通过业务链与客户价值的明确定位,来真正找到突破之路,在竞争对手还在恐惧中彷徨的时候,这些有战略的公司已经在进行反周期的战略扩张了。 那么,在三四线城市的反周期战略扩张应当从哪儿开始入手呢?我觉得首先我们应当去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房地产的产业目标,无论是一线二线,还是三线四线,中国的所有房地产公司都应当致力于这个产业的目标。 1949年美国的住宅产业协会发布了美国的住宅产业发展目标---“每一个美国人都应当有一个有尊严(什么叫产业价值链?所谓产业价值链,讲的是不同公司为了共同目标而形成的融合,我们应当懂得房地产公司是这条链条上的整合者,既然是整合者就应当把这种整合上升到战略联盟的高度,不要去打压供应商,更不要去打压合作者,而是应当为了共同的目标结成共同体,从而降低这条产业链的交易成本。

而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无论是大到千亿的公司,还是小到一两亿的小项目公司,在这方面都做得很不够,而这种做法的结果是,这条产业链到处是浪费,到处是相互之间的算计,这种脆弱的产业链是无法抗衡产业危机的。

房地产公司是这条链条上的整合者,既然是整合者就应当把这种整合上升到战略联盟的高度,不要去打压供应商,更不要去打压合作者,而是应当为了共同的目标结成共同体,从而降低这条产业链的交易成本。 而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无论是大到千亿的公司,还是小到一两亿的小项目公司,在这方面都做得很不够,而这种做法的结果是,这条产业链到处是浪费,到处是相互之间的算计,这种脆弱的产业链是无法抗衡产业危机的。 第三:改变融资方式的商业模式战略 中国未来的城市化进程,遵循的是城市圈发展思想,这就意味着房地产老板应当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推动者,而不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结果的分享者,这种定位决定了项目融资的价值首先是建立在区域定位的价值上,这是融资的前提价值。 其次,资本追求的是回报率,而回报率是与安全感成反比的,所以,项目的回报率并不仅仅是建立在项目本身的回报上,更建立在公司管理过程的透明化与消费者品牌之上。 结论是,目前大的经济环境并不缺钱,房地产公司也不应当缺钱,你缺的是让资本安全的管理体系与品牌体系,缺乏的是对区域发展负责的战略高度,我觉得,这才是房地产公司缺钱的真相! 最后,我对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层的建议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发展问题上,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业绩,而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战略思维的层面上最大的陷阱是贪婪与恐惧,而领军人在战略上犯的最大错误是财务导向,管理层在战略选择上最大的问题是成功经验挡住了对行业的洞察力,员工在战略执行上最大的问题是利益与使命脱钩。

 

三四线房地产公司的反周期战略 投资中有一个反周期理论,意思是经济繁荣时期,贪婪被激发,并且刺激经济泡沫的扩大;经济萧条时期,恐惧被放大,反过来让经济更压抑。以这样的观点来看,前两年的房地产开发商大都处于贪婪被激发的阶段,而在目前整个市场可能被恐惧充斥。现在的问题是,在被恐惧充斥中的房地产开发商如何办? 这让我想起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采访,采访的对象是一个走钢丝的杂技演员。记者问,你不害怕吗?回答是开始的时候是很害怕,但练习多了,找到平衡的诀窍之后,就与平常走路也差不多。 我想,这个回答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风险其实是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的不同看法,万事万物都有其规律,遵循规律按规律行动,风险便成为正常,而不遵循规律,风险便无处不在。以走钢丝而言,人的身体在钢丝这么窄的支撑面之上不摔倒,这是有其平衡规律的,反复练习,风险就消失了,而做到这一点的人,我们称之为“专业选手”,以区别于那些在钢丝上无法应对自如的“业余选手”。 以这种观点来看, 房地产公司在前两年的贪婪,其实是由于很多“业余选手”进入这个市场,不但没有从钢丝上摔下来,反而走得很潇洒。结果便刺激了“专业选手”也开始相信,钢丝正在变成大马路,贪婪就成为正常,狂妄就成了普遍。反过来,在目前的调控时期,很多业余选手纷纷在钢丝上站不稳,甚至落马,恐惧就产生了,这种恐惧让很多公司把希望寄托在政策的松绑上,或者干脆退缩,希望等待下一个春天来临时再出山。 如果昨天过份贪婪,今天却又过份恐惧,那至少说明两个道理:第一,从宏观上讲,整个房地产行业对“规律性”的基础性研究不够,对产业目标认识不深,以至于大家缺乏科学常识与理性思考,从而容易产生贪婪或恐惧。第二,从微观上讲,房地产公司对自己未来的愿景,目标,使命,核心价值观缺乏真正深刻的认识,对业务链规划以及客户价值缺乏真正深刻的理解与定位,以至于在碰到问题的时候不是从原点出发,从目标出发,最后导致在诱惑面前不懂得节制,在选择面前不愿意放弃。 现在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限购,三四线城市被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主战场,我觉得应当感谢这次调控,使得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是在恐惧中进入主战场,而不是在贪婪中进入主战场。因为在整个行业都充斥着恐惧气氛的时候,那些有战略的公司,就可以通过研究行业发展规律,通过对产业目标的追求,通过再次明确公司的愿景,使命,价值观,通过业务链与客户价值的明确定位,来真正找到突破之路,在竞争对手还在恐惧中彷徨的时候,这些有战略的公司已经在进行反周期的战略扩张了。 那么,在三四线城市的反周期战略扩张应当从哪儿开始入手呢?我觉得首先我们应当去搞清楚一件事,那就是房地产的产业目标,无论是一线二线,还是三线四线,中国的所有房地产公司都应当致力于这个产业的目标。 1949年美国的住宅产业协会发布了美国的住宅产业发展目标---“每一个美国人都应当有一个有尊严(第三:改变融资方式的商业模式战略

房地产公司是这条链条上的整合者,既然是整合者就应当把这种整合上升到战略联盟的高度,不要去打压供应商,更不要去打压合作者,而是应当为了共同的目标结成共同体,从而降低这条产业链的交易成本。 而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无论是大到千亿的公司,还是小到一两亿的小项目公司,在这方面都做得很不够,而这种做法的结果是,这条产业链到处是浪费,到处是相互之间的算计,这种脆弱的产业链是无法抗衡产业危机的。 第三:改变融资方式的商业模式战略 中国未来的城市化进程,遵循的是城市圈发展思想,这就意味着房地产老板应当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推动者,而不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结果的分享者,这种定位决定了项目融资的价值首先是建立在区域定位的价值上,这是融资的前提价值。 其次,资本追求的是回报率,而回报率是与安全感成反比的,所以,项目的回报率并不仅仅是建立在项目本身的回报上,更建立在公司管理过程的透明化与消费者品牌之上。 结论是,目前大的经济环境并不缺钱,房地产公司也不应当缺钱,你缺的是让资本安全的管理体系与品牌体系,缺乏的是对区域发展负责的战略高度,我觉得,这才是房地产公司缺钱的真相! 最后,我对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层的建议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发展问题上,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业绩,而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战略思维的层面上最大的陷阱是贪婪与恐惧,而领军人在战略上犯的最大错误是财务导向,管理层在战略选择上最大的问题是成功经验挡住了对行业的洞察力,员工在战略执行上最大的问题是利益与使命脱钩。中国未来的城市化进程,遵循的是城市圈发展思想,这就意味着房地产老板应当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推动者,而不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结果的分享者,这种定位决定了项目融资的价值首先是建立在区域定位的价值上,这是融资的前提价值。

其次,资本追求的是回报率,而回报率是与安全感成反比的,所以,项目的回报率并不仅仅是建立在项目本身的回报上,更建立在公司管理过程的透明化与消费者品牌之上。

房地产公司是这条链条上的整合者,既然是整合者就应当把这种整合上升到战略联盟的高度,不要去打压供应商,更不要去打压合作者,而是应当为了共同的目标结成共同体,从而降低这条产业链的交易成本。 而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的房地产公司,无论是大到千亿的公司,还是小到一两亿的小项目公司,在这方面都做得很不够,而这种做法的结果是,这条产业链到处是浪费,到处是相互之间的算计,这种脆弱的产业链是无法抗衡产业危机的。 第三:改变融资方式的商业模式战略 中国未来的城市化进程,遵循的是城市圈发展思想,这就意味着房地产老板应当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的推动者,而不是一个区域经济发展结果的分享者,这种定位决定了项目融资的价值首先是建立在区域定位的价值上,这是融资的前提价值。 其次,资本追求的是回报率,而回报率是与安全感成反比的,所以,项目的回报率并不仅仅是建立在项目本身的回报上,更建立在公司管理过程的透明化与消费者品牌之上。 结论是,目前大的经济环境并不缺钱,房地产公司也不应当缺钱,你缺的是让资本安全的管理体系与品牌体系,缺乏的是对区域发展负责的战略高度,我觉得,这才是房地产公司缺钱的真相! 最后,我对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层的建议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发展问题上,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业绩,而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战略思维的层面上最大的陷阱是贪婪与恐惧,而领军人在战略上犯的最大错误是财务导向,管理层在战略选择上最大的问题是成功经验挡住了对行业的洞察力,员工在战略执行上最大的问题是利益与使命脱钩。

结论是,目前大的经济环境并不缺钱,房地产公司也不应当缺钱,你缺的是让资本安全的管理体系与品牌体系,缺乏的是对区域发展负责的战略高度,我觉得,这才是房地产公司缺钱的真相!

最后,我对房地产公司的管理层的建议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发展问题上,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业绩,而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战略思维的层面上最大的陷阱是贪婪与恐惧,而领军人在战略上犯的最大错误是财务导向,管理层在战略选择上最大的问题是成功经验挡住了对行业的洞察力,员工在战略执行上最大的问题是利益与使命脱钩。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