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汝祥的博客

锡恩咨询首席顾问

 
 
 

日志

 
 

未老先衰:中国民营企业患上“国企病”----发表于中国经营报  

2012-04-12 23:21:00|  分类: 企业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所服务的北京锡恩咨询集团作了一个调查,内容是针对民营企业的管理现状。令人吃惊的是,像“人浮于事”“平均主义”“相互内耗”“官官相护”等问题,认为在本企业“严重存在”的比例都超过了50%,有的甚至高达80%。这让我们很吃惊。为此,我还专门到企业做了实地访谈,与企业各层面的人作了交流。因为担心样本不够,我们又扩大到几百个样本,最后的结论是,本来应当生机勃勃的中国民营企业,不少患上了“国企病”,出现了令人痛心的“未老先衰“现象。 值得重视的是,我们所做的这一调查是结合企业“盈利模式”转型进行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少企业都有着很好的盈利模式转型的构想,很多也正在进行尝试与努力,但这些尝试与努力,最大的阻碍并不是市场或竞争,更多的是组织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难度的加大。这种现象也让我得出了一个忧心的结论,那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在最近几年利润下降的真相,可能更多是内因,而不是外患。 我的结论是,中国民营企业利润率下降,本质上是组织生态恶化,而不完全是产品利润率下降。中国民营企业的利润转型,可能更多的是组织生态的转型:企业目前最大的成本是管理成本,管理成本中70%以上是人与人之间的成本。民营企业开始出现“国企病”:老板能人文化严重,管理粗放,高管职业化程度不高,导致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的合作成本越来越高。 具体说来,从我们调查的数据上看,民营主要存在“四大国企病”:1,人浮于事:空谈的多,干事的少。2,相互内耗:只有小我,没有大我。3,欺上瞒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4,反应迟钝: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为什么最有活力的民企会患上“国企病”?原因当然首先离不开这几年的宏观环境。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使一大批民营企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但最近这些年,民营做大

 

做强的制度环境与竞争环境是恶化而不是改善,最直接的现象就是行政管制与垄断限制阻碍了民营企业创新。 举一个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例子。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在08,09年大学生就业难的背景下,想利用自己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资源为大学生找工作,结果被罚款两万元,原因是没有劳动局发的资质。而我们去办资质时,却被告知要参加他们的收费培训。参加完他们的收费培训了,却又被告知劳动局与人事局正在进行机构改革,这一业务暂时停办,结果我们被迫放弃这一创新业务。 在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最直接的选择就是参与政府发动的“全民房地产运动”,有路子的直接做地产,没有路子的参与炒房。我粗粗统计过,在锡恩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中,参与地产业务或炒房的占到一半以上,而将近三分之一企业家已经移民国外。 当然外因只是变化的诱因,真正的原因是民营企业内在盈利逻辑与组织机理。我总结为三点: 第一,“机械式合作”导致管理成本加大。中国民营企业大部分从事的是制造业,制造业本质上是一种“机械式合作”,也就是基于工艺与流程的流水线合作,这种合作在60,70后员工还问题不大,这一代就是在压迫与委曲求全中长大的,但到了80,90就出问题了,极致的如富士康就是例子。更重要的是,当环境变化,需要企业从产品导向转向客户导向或服务导向时,或者企业规模大到一定程度时,“机械式合作模式”就完全陷入解体,必然导致企业对客户需求反应迟缓导致。 第二,“单边依赖”或“单边垄断”。那些控制了重要资源的公司成员,会乐于让别人依赖自己,从而获得支配其它人的权力与社会地位。比如公司里面大量存在这样的现象:下属对上级的单方依赖;工厂对销售部的单方依赖;业务部门对HR、财务的单方依赖;公司员工对于老板的单方依赖;供应商对企业采购员的单

 

     最近,我所服务的北京锡恩咨询集团作了一个调查,内容是针对民营企业的管理现状。令人吃惊的是,像“人浮于事”“平均主义”“相互内耗”“官官相护”等问题,认为在本企业“严重存在”的比例都超过了方依赖。显然,“单边依赖”会摧毁规模效益,企业中单方依赖现象越多,企业的规模优势就越小,官僚主义,相互内耗,人浮于事越积越多。 第三,企业规模中存在的“南郭先生”现象。组织规模几乎是与南郭先生的出现成正比的,公司越大,越有可能出现南郭先生。而民营企业管理的粗放,以及人治管理体制,更容易培养一批“马屁精”,而老板也乐于享受这种吹棒,长期下来,“欺上压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也就不奇怪了。 更要命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 “官本位文化”本来就是组织成长壮大的“大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民企老板喜欢讲排场,讲面子的虚荣心,进一步把民营企业“组织生态”逼向死角。所有这一切加起来,我们对中国民营企业的未来还有多少希望?我想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重新高举改革的大旗。最近的《人民日报》有一句话讲得好,“不改革,党危险”,我想,这句话同样适应于企业,不改革,企业危险! ------姜汝祥 50%,有的甚至高达80%这让我们很吃惊。为此,我还专门到企业做了实地访谈,与企业各层面的人作了交流。因为担心样本不够,我们又扩大到几百个样本,最后的结论是,本来应当生机勃勃的中国民营企业,不少患上了“国企病”,出现了令人痛心的“未老先衰“现象。

最近,我所服务的北京锡恩咨询集团作了一个调查,内容是针对民营企业的管理现状。令人吃惊的是,像“人浮于事”“平均主义”“相互内耗”“官官相护”等问题,认为在本企业“严重存在”的比例都超过了50%,有的甚至高达80%。这让我们很吃惊。为此,我还专门到企业做了实地访谈,与企业各层面的人作了交流。因为担心样本不够,我们又扩大到几百个样本,最后的结论是,本来应当生机勃勃的中国民营企业,不少患上了“国企病”,出现了令人痛心的“未老先衰“现象。 值得重视的是,我们所做的这一调查是结合企业“盈利模式”转型进行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少企业都有着很好的盈利模式转型的构想,很多也正在进行尝试与努力,但这些尝试与努力,最大的阻碍并不是市场或竞争,更多的是组织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难度的加大。这种现象也让我得出了一个忧心的结论,那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在最近几年利润下降的真相,可能更多是内因,而不是外患。 我的结论是,中国民营企业利润率下降,本质上是组织生态恶化,而不完全是产品利润率下降。中国民营企业的利润转型,可能更多的是组织生态的转型:企业目前最大的成本是管理成本,管理成本中70%以上是人与人之间的成本。民营企业开始出现“国企病”:老板能人文化严重,管理粗放,高管职业化程度不高,导致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的合作成本越来越高。 具体说来,从我们调查的数据上看,民营主要存在“四大国企病”:1,人浮于事:空谈的多,干事的少。2,相互内耗:只有小我,没有大我。3,欺上瞒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4,反应迟钝: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为什么最有活力的民企会患上“国企病”?原因当然首先离不开这几年的宏观环境。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使一大批民营企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但最近这些年,民营做大

值得重视的是,我们所做的这一调查是结合企业“盈利模式”转型进行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少企业都有着很好的盈利模式转型的构想,很多也正在进行尝试与努力,但这些尝试与努力,最大的阻碍并不是市场或竞争,更多的是组织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难度的加大。这种现象也让我得出了一个忧心的结论,那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在最近几年利润下降的真相,可能更多是内因,而不是外患。

我的结论是,中国民营企业利润率下降,本质上是组织生态恶化,而不完全是产品利润率下降。中国民营企业的利润转型,可能更多的是组织生态的转型:企业目前最大的成本是管理成本,管理成本中70%以上是人与人之间的成本。民营企业开始出现“国企病”:老板能人文化严重,管理粗放,高管职业化程度不高,导致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的合作成本越来越高。

方依赖。显然,“单边依赖”会摧毁规模效益,企业中单方依赖现象越多,企业的规模优势就越小,官僚主义,相互内耗,人浮于事越积越多。 第三,企业规模中存在的“南郭先生”现象。组织规模几乎是与南郭先生的出现成正比的,公司越大,越有可能出现南郭先生。而民营企业管理的粗放,以及人治管理体制,更容易培养一批“马屁精”,而老板也乐于享受这种吹棒,长期下来,“欺上压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也就不奇怪了。 更要命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 “官本位文化”本来就是组织成长壮大的“大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民企老板喜欢讲排场,讲面子的虚荣心,进一步把民营企业“组织生态”逼向死角。所有这一切加起来,我们对中国民营企业的未来还有多少希望?我想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重新高举改革的大旗。最近的《人民日报》有一句话讲得好,“不改革,党危险”,我想,这句话同样适应于企业,不改革,企业危险! ------姜汝祥

具体说来,从我们调查的数据上看,民营主要存在“四大国企病”:做强的制度环境与竞争环境是恶化而不是改善,最直接的现象就是行政管制与垄断限制阻碍了民营企业创新。 举一个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例子。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在08,09年大学生就业难的背景下,想利用自己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资源为大学生找工作,结果被罚款两万元,原因是没有劳动局发的资质。而我们去办资质时,却被告知要参加他们的收费培训。参加完他们的收费培训了,却又被告知劳动局与人事局正在进行机构改革,这一业务暂时停办,结果我们被迫放弃这一创新业务。 在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最直接的选择就是参与政府发动的“全民房地产运动”,有路子的直接做地产,没有路子的参与炒房。我粗粗统计过,在锡恩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中,参与地产业务或炒房的占到一半以上,而将近三分之一企业家已经移民国外。 当然外因只是变化的诱因,真正的原因是民营企业内在盈利逻辑与组织机理。我总结为三点: 第一,“机械式合作”导致管理成本加大。中国民营企业大部分从事的是制造业,制造业本质上是一种“机械式合作”,也就是基于工艺与流程的流水线合作,这种合作在60,70后员工还问题不大,这一代就是在压迫与委曲求全中长大的,但到了80,90就出问题了,极致的如富士康就是例子。更重要的是,当环境变化,需要企业从产品导向转向客户导向或服务导向时,或者企业规模大到一定程度时,“机械式合作模式”就完全陷入解体,必然导致企业对客户需求反应迟缓导致。 第二,“单边依赖”或“单边垄断”。那些控制了重要资源的公司成员,会乐于让别人依赖自己,从而获得支配其它人的权力与社会地位。比如公司里面大量存在这样的现象:下属对上级的单方依赖;工厂对销售部的单方依赖;业务部门对HR、财务的单方依赖;公司员工对于老板的单方依赖;供应商对企业采购员的单1,人浮于事:空谈的多,干事的少。2,相互内耗:只有小我,没有大我。3,欺上瞒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4,反应迟钝: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为什么最有活力的民企会患上“国企病”?原因当然首先离不开这几年的宏观环境。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使一大批民营企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但最近这些年,民营做大做强的制度环境与竞争环境是恶化而不是改善,最直接的现象就是行政管制与垄断限制阻碍了民营企业创新。

举一个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例子。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在 最近,我所服务的北京锡恩咨询集团作了一个调查,内容是针对民营企业的管理现状。令人吃惊的是,像“人浮于事”“平均主义”“相互内耗”“官官相护”等问题,认为在本企业“严重存在”的比例都超过了50%,有的甚至高达80%。这让我们很吃惊。为此,我还专门到企业做了实地访谈,与企业各层面的人作了交流。因为担心样本不够,我们又扩大到几百个样本,最后的结论是,本来应当生机勃勃的中国民营企业,不少患上了“国企病”,出现了令人痛心的“未老先衰“现象。 值得重视的是,我们所做的这一调查是结合企业“盈利模式”转型进行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少企业都有着很好的盈利模式转型的构想,很多也正在进行尝试与努力,但这些尝试与努力,最大的阻碍并不是市场或竞争,更多的是组织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难度的加大。这种现象也让我得出了一个忧心的结论,那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在最近几年利润下降的真相,可能更多是内因,而不是外患。 我的结论是,中国民营企业利润率下降,本质上是组织生态恶化,而不完全是产品利润率下降。中国民营企业的利润转型,可能更多的是组织生态的转型:企业目前最大的成本是管理成本,管理成本中70%以上是人与人之间的成本。民营企业开始出现“国企病”:老板能人文化严重,管理粗放,高管职业化程度不高,导致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的合作成本越来越高。 具体说来,从我们调查的数据上看,民营主要存在“四大国企病”:1,人浮于事:空谈的多,干事的少。2,相互内耗:只有小我,没有大我。3,欺上瞒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4,反应迟钝: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为什么最有活力的民企会患上“国企病”?原因当然首先离不开这几年的宏观环境。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使一大批民营企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但最近这些年,民营做大0809年大学生就业难的背景下,想利用自己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资源为大学生找工作,结果被罚款两万元,原因是没有劳动局发的资质。而我们去办资质时,却被告知要参加他们的收费培训。参加完他们的收费培训了,却又被告知劳动局与人事局正在进行机构改革,这一业务暂时停办,结果我们被迫放弃这一创新业务。

在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最直接的选择就是参与政府发动的“全民房地产运动”,有路子的直接做地产,没有路子的参与炒房。我粗粗统计过,在锡恩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中,参与地产业务或炒房的占到一半以上,而将近三分之一企业家已经移民国外。

当然外因只是变化的诱因,真正的原因是民营企业内在盈利逻辑与组织机理。我总结为三点:

做强的制度环境与竞争环境是恶化而不是改善,最直接的现象就是行政管制与垄断限制阻碍了民营企业创新。 举一个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例子。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在08,09年大学生就业难的背景下,想利用自己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资源为大学生找工作,结果被罚款两万元,原因是没有劳动局发的资质。而我们去办资质时,却被告知要参加他们的收费培训。参加完他们的收费培训了,却又被告知劳动局与人事局正在进行机构改革,这一业务暂时停办,结果我们被迫放弃这一创新业务。 在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最直接的选择就是参与政府发动的“全民房地产运动”,有路子的直接做地产,没有路子的参与炒房。我粗粗统计过,在锡恩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中,参与地产业务或炒房的占到一半以上,而将近三分之一企业家已经移民国外。 当然外因只是变化的诱因,真正的原因是民营企业内在盈利逻辑与组织机理。我总结为三点: 第一,“机械式合作”导致管理成本加大。中国民营企业大部分从事的是制造业,制造业本质上是一种“机械式合作”,也就是基于工艺与流程的流水线合作,这种合作在60,70后员工还问题不大,这一代就是在压迫与委曲求全中长大的,但到了80,90就出问题了,极致的如富士康就是例子。更重要的是,当环境变化,需要企业从产品导向转向客户导向或服务导向时,或者企业规模大到一定程度时,“机械式合作模式”就完全陷入解体,必然导致企业对客户需求反应迟缓导致。 第二,“单边依赖”或“单边垄断”。那些控制了重要资源的公司成员,会乐于让别人依赖自己,从而获得支配其它人的权力与社会地位。比如公司里面大量存在这样的现象:下属对上级的单方依赖;工厂对销售部的单方依赖;业务部门对HR、财务的单方依赖;公司员工对于老板的单方依赖;供应商对企业采购员的单

第一,“机械式合作”导致管理成本加大。中国民营企业大部分从事的是制造业,制造业本质上是一种“机械式合作”,也就是基于工艺与流程的流水线合作,这种合作在做强的制度环境与竞争环境是恶化而不是改善,最直接的现象就是行政管制与垄断限制阻碍了民营企业创新。 举一个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例子。我所服务的锡恩咨询公司,在08,09年大学生就业难的背景下,想利用自己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资源为大学生找工作,结果被罚款两万元,原因是没有劳动局发的资质。而我们去办资质时,却被告知要参加他们的收费培训。参加完他们的收费培训了,却又被告知劳动局与人事局正在进行机构改革,这一业务暂时停办,结果我们被迫放弃这一创新业务。 在这种情况下,民营企业最直接的选择就是参与政府发动的“全民房地产运动”,有路子的直接做地产,没有路子的参与炒房。我粗粗统计过,在锡恩所服务的几万家民营企业中,参与地产业务或炒房的占到一半以上,而将近三分之一企业家已经移民国外。 当然外因只是变化的诱因,真正的原因是民营企业内在盈利逻辑与组织机理。我总结为三点: 第一,“机械式合作”导致管理成本加大。中国民营企业大部分从事的是制造业,制造业本质上是一种“机械式合作”,也就是基于工艺与流程的流水线合作,这种合作在60,70后员工还问题不大,这一代就是在压迫与委曲求全中长大的,但到了80,90就出问题了,极致的如富士康就是例子。更重要的是,当环境变化,需要企业从产品导向转向客户导向或服务导向时,或者企业规模大到一定程度时,“机械式合作模式”就完全陷入解体,必然导致企业对客户需求反应迟缓导致。 第二,“单边依赖”或“单边垄断”。那些控制了重要资源的公司成员,会乐于让别人依赖自己,从而获得支配其它人的权力与社会地位。比如公司里面大量存在这样的现象:下属对上级的单方依赖;工厂对销售部的单方依赖;业务部门对HR、财务的单方依赖;公司员工对于老板的单方依赖;供应商对企业采购员的单6070后员工还问题不大,这一代就是在压迫与委曲求全中长大的,但到了80 最近,我所服务的北京锡恩咨询集团作了一个调查,内容是针对民营企业的管理现状。令人吃惊的是,像“人浮于事”“平均主义”“相互内耗”“官官相护”等问题,认为在本企业“严重存在”的比例都超过了50%,有的甚至高达80%。这让我们很吃惊。为此,我还专门到企业做了实地访谈,与企业各层面的人作了交流。因为担心样本不够,我们又扩大到几百个样本,最后的结论是,本来应当生机勃勃的中国民营企业,不少患上了“国企病”,出现了令人痛心的“未老先衰“现象。 值得重视的是,我们所做的这一调查是结合企业“盈利模式”转型进行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少企业都有着很好的盈利模式转型的构想,很多也正在进行尝试与努力,但这些尝试与努力,最大的阻碍并不是市场或竞争,更多的是组织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难度的加大。这种现象也让我得出了一个忧心的结论,那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在最近几年利润下降的真相,可能更多是内因,而不是外患。 我的结论是,中国民营企业利润率下降,本质上是组织生态恶化,而不完全是产品利润率下降。中国民营企业的利润转型,可能更多的是组织生态的转型:企业目前最大的成本是管理成本,管理成本中70%以上是人与人之间的成本。民营企业开始出现“国企病”:老板能人文化严重,管理粗放,高管职业化程度不高,导致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的合作成本越来越高。 具体说来,从我们调查的数据上看,民营主要存在“四大国企病”:1,人浮于事:空谈的多,干事的少。2,相互内耗:只有小我,没有大我。3,欺上瞒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4,反应迟钝: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为什么最有活力的民企会患上“国企病”?原因当然首先离不开这几年的宏观环境。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使一大批民营企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但最近这些年,民营做大90就出问题了,极致的如富士康就是例子。更重要的是,当环境变化,需要企业从产品导向转向客户导向或服务导向时,或者企业规模大到一定程度时,“机械式合作模式”就完全陷入解体,必然导致企业对客户需求反应迟缓导致。

第二,“单边依赖”或“单边垄断”。那些控制了重要资源的公司成员,会乐于让别人依赖自己,从而获得支配其它人的权力与社会地位。比如公司里面大量存在这样的现象:下属对上级的单方依赖;工厂对销售部的单方依赖;业务部门对HR、财务的单方依赖;公司员工对于老板的单方依赖;供应商对企业采购员的单方依赖。显然,“单边依赖”会摧毁规模效益,企业中单方依赖现象越多,企业的规模优势就越小,官僚主义,相互内耗,人浮于事越积越多。

第三,企业规模中存在的“南郭先生”现象。组织规模几乎是与南郭先生的出现成正比的,公司越大,越有可能出现南郭先生。而民营企业管理的粗放,以及人治管理体制,更容易培养一批“马屁精”,而老板也乐于享受这种吹棒,长期下来,“欺上压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也就不奇怪了。

最近,我所服务的北京锡恩咨询集团作了一个调查,内容是针对民营企业的管理现状。令人吃惊的是,像“人浮于事”“平均主义”“相互内耗”“官官相护”等问题,认为在本企业“严重存在”的比例都超过了50%,有的甚至高达80%。这让我们很吃惊。为此,我还专门到企业做了实地访谈,与企业各层面的人作了交流。因为担心样本不够,我们又扩大到几百个样本,最后的结论是,本来应当生机勃勃的中国民营企业,不少患上了“国企病”,出现了令人痛心的“未老先衰“现象。 值得重视的是,我们所做的这一调查是结合企业“盈利模式”转型进行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少企业都有着很好的盈利模式转型的构想,很多也正在进行尝试与努力,但这些尝试与努力,最大的阻碍并不是市场或竞争,更多的是组织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难度的加大。这种现象也让我得出了一个忧心的结论,那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在最近几年利润下降的真相,可能更多是内因,而不是外患。 我的结论是,中国民营企业利润率下降,本质上是组织生态恶化,而不完全是产品利润率下降。中国民营企业的利润转型,可能更多的是组织生态的转型:企业目前最大的成本是管理成本,管理成本中70%以上是人与人之间的成本。民营企业开始出现“国企病”:老板能人文化严重,管理粗放,高管职业化程度不高,导致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的合作成本越来越高。 具体说来,从我们调查的数据上看,民营主要存在“四大国企病”:1,人浮于事:空谈的多,干事的少。2,相互内耗:只有小我,没有大我。3,欺上瞒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4,反应迟钝: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为什么最有活力的民企会患上“国企病”?原因当然首先离不开这几年的宏观环境。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使一大批民营企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但最近这些年,民营做大     更要命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 “官本位文化”本来就是组织成长壮大的“大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民企老板喜欢讲排场,讲面子的虚荣心,进一步把民营企业“组织生态”逼向死角。所有这一切加起来,我们对中国民营企业的未来还有多少希望?我想我们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重新高举改革的大旗。最近的《人民日报》有一句话讲得好,“不改革,党危险”,我想,这句话同样适应于企业,不改革,企业危险!

 

最近,我所服务的北京锡恩咨询集团作了一个调查,内容是针对民营企业的管理现状。令人吃惊的是,像“人浮于事”“平均主义”“相互内耗”“官官相护”等问题,认为在本企业“严重存在”的比例都超过了50%,有的甚至高达80%。这让我们很吃惊。为此,我还专门到企业做了实地访谈,与企业各层面的人作了交流。因为担心样本不够,我们又扩大到几百个样本,最后的结论是,本来应当生机勃勃的中国民营企业,不少患上了“国企病”,出现了令人痛心的“未老先衰“现象。 值得重视的是,我们所做的这一调查是结合企业“盈利模式”转型进行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不少企业都有着很好的盈利模式转型的构想,很多也正在进行尝试与努力,但这些尝试与努力,最大的阻碍并不是市场或竞争,更多的是组织内部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难度的加大。这种现象也让我得出了一个忧心的结论,那就是中国民营企业在最近几年利润下降的真相,可能更多是内因,而不是外患。 我的结论是,中国民营企业利润率下降,本质上是组织生态恶化,而不完全是产品利润率下降。中国民营企业的利润转型,可能更多的是组织生态的转型:企业目前最大的成本是管理成本,管理成本中70%以上是人与人之间的成本。民营企业开始出现“国企病”:老板能人文化严重,管理粗放,高管职业化程度不高,导致上下级之间,同事之间的合作成本越来越高。 具体说来,从我们调查的数据上看,民营主要存在“四大国企病”:1,人浮于事:空谈的多,干事的少。2,相互内耗:只有小我,没有大我。3,欺上瞒下:当面一套,背后一套。4,反应迟钝: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为什么最有活力的民企会患上“国企病”?原因当然首先离不开这几年的宏观环境。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使一大批民营企业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但最近这些年,民营做大

                                                                                                                    ------姜汝祥

 

  评论这张
 
阅读(19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